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三章 “狗拿耗子” 第二十三章 “狗拿耗子”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他抬手朝天放了一枪,而后又左手托枪,斜端着指向众兵痞。“都他妈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谁再动我就毙了谁!”

枪响还是震住了那帮畜生。但他们看到任江那新颖的持枪方式,还是有人扑哧笑了出来。

“咻!”任江真的没客气,一发子弹打在一个兵痞脚前不到半寸的地方。吓得他当即呆立当场。

二排的战士其实早就看见了下面的情况,只是碍于都是国军装束,才不好按照任江原来的命令动手。此刻闻得枪响,30多挺全轻机枪阵容突然在各个房顶上出现。

听到响动,这帮兵痞的反应还真快。纷纷拉动枪栓,意图反抗。任江喊道:“谁再乱动,我让他的脑袋立刻变成马蜂窝!”那些家伙才老实地举起双手,将枪扔在地上。用步枪在近距离和机枪对着干,绝对吃不到好果子。

一个看似头头的家伙上前几步道:“长官。误会,完全误会了。我们是4兵团的。都是自己人。”

“滚你妈的自己人。老子看你们这副德行就像是土匪。给我站住,再上前我可开枪了!”任江把枪朝前一挺,那人只得站住不动。对方人数太多。任江不好叫二排的战士帮忙,只得亲自动手,把这帮人都的步枪都缴了之后捆成几捆。又用他们抓壮丁的绳子以牙还牙把他们给捆成几串“蚂蚱”。一开始百姓还摄于刚才那帮兵痞的威吓不敢动作,一见连长官都把自家人绑了,无不咬牙切齿,上来对着那帮家伙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最后还帮着任江把枪支转移到了村口。

空下来时,村里的百姓无不围住任江道谢称赞,又有不少人向任江诉苦。一时间把他当作了青天大老爷。任江也知道国军中的风纪不怎么样,不过没见识到之前也不知道会如此过分。真是如张发奎所言“沿途鸣枪拉夫、搜寻给养,不肖者且强奸掳掠军行所至,村社为墟”。除了不像鬼子那般残忍外,真是有一路货色。

姑娘犹在啜泣,大爷仍然为了鸡蛋被摔碎不少而心痛。任江的头脑一时难以平复,揪起刚才那个头头道:“你们4兵团不是防守前线吗!怎么在跑到老乡这里来打秋风?”

“回禀长官。上头虽然拨来点饷银,但根本不够吃的。我们家里也有家小要养活,不抽点秋风,怎么过活啊?您行行好,就放我们一马吧。我们保证不再来此地骚扰。”

任江冷笑一声。“你怎么不问问我是哪个部分的?下次?你还想有下次是吧。别说你们的兵团长我没放在眼里。有种叫他到委员长那里评理去。老子坐不改名,行不改行,特别宪兵队队长任江是也!”任江突然心血来潮,杜撰了个“特别宪兵队”出来吓唬他们。

“长官您别开玩笑了。国军里哪有这么个部队啊……”他落入任江的手里,便像待宰的羔羊,明知糊弄他,却不敢出言反驳。

“我说有就有!我现在放你回去。记得告诉你们上宪。武器我统统没收了。有种就来找‘特别宪兵队’的麻烦。这个村的百姓和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滚吧!”任江深知此事不会轻易了结,如果不把麻烦都揽到自己身上,估计这个村子的百姓没几个人能活下去。那家伙被任江一脚蹬得老远,屁滚尿流地赶回去讨救兵去了。

村中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被推选出来与任江商谈。原来此地叫做牛皮地村。罗田的村名都普遍具有特色,就像大部队呆的燕窝湾村。老者道:“任长官。其实这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国军在徐州会战撤退到武汉附近,我们这儿就开始鸡犬不宁。三天两头有国军的部队来打秋风。刚开始还比较老实,要些钱粮。我们一合计,不如息事宁人,于是大伙凑钱凑粮给顶上了。可是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后来去告官,县长对军队也没办法。结果软的不成,这帮家伙就来硬抢的。今天村里被他们打死十多条人命。有三个闺女给他们糟蹋了。说句不好听的,刚看到长官您出现,我还以为又是一伙黑吃黑呢。兵痞更甚于土匪啊!要是国军都是您带的这样的部队。我们乡亲还盼你们永驻此处呢。”

任江被老者抢白一阵,脸忽红忽白。哎!谁叫咱也是国军呢。

不过任江还是硬着头皮说出来意,希望牛皮地村能买些粮食给自己。

老者道:“任长官于我们有恩。您就不说买,我们凑也给您凑出来。您稍等,我和乡亲们合计合计。”回头就钻到人堆里去了。

任江叫王立行把带来的大洋都倒在石磨上。百姓听到钱掉出来的响声,偷偷地瞟了一眼,又赶紧回头商量。

最后,老者答应卖给任江200斤的大米和300斤苞谷。这对于被洗劫了好多次的小村子,已经是仁至义尽。任江感慨万千,激动的握着老者的手,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他偷偷回身抹掉了眼眶里的泪水,对众村民表示感谢。其实只要好好商量,中国的百姓还是支持自己的军队的。

正在任江要带着粮食和押解这帮兵痞走的时候,一个20来岁的青年从人群中脱众而出。扑通跪在任江面前,表情坚毅地说道:“任长官。我爹死的早。我娘今天也让这帮畜生打死了。如今我孤身一人。听您的部下说,您的部队是真正打鬼子的。对部下像对兄弟一样好。还从不骚扰百姓。求您收下我,让我杀鬼子!”

任江本想抽身便走,见状,转念一想,部队不是要补充兵员吗?收几个也成,于是便点头答应了。结果村里的青壮年一见这家伙顺利的在任长官的手底下当了兵,自己也不比他差,呼啦啦上来一大片,争先恐后要求入伍。

既然任江已经开了头,就没有理由阻止,一点算,居然有31个人自愿报名参军。这在眼下的国军里也算是新鲜事儿。

任江怕村里失去30多个男丁会出事,就将缴来的步枪留下50支,一半的子弹给村里组织武装自卫。又派了一名精明能干的战士先行回去通知江参谋长这里发生的事,叫他派人来接应。把一个排的国军缴了械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对方可不是善主,就这么善罢甘休。

回去的路才走到一半,任江忽然命令原地休息。他悄悄对王立行道:“老王,你看一个排的人被咱们缴了械。这帮家伙要是刚才就放了,肯定直接会村里闹事。要是带回去,还是麻烦事。我觉着在这儿就把他们放了,咱们也好轻身开溜。”王立行也认为这么办比较妥当。于是就把一个排的兵痞松了绑,叫他们自行回去。当然子弹带和武器一样也不许带走。

在村里耽搁了半天,携带了粮食和缴获的装备行走的又慢。任江他们都没注意到,其实刚放掉的兵痞中有几个古怪精灵的一半回去报信,一半缀上了任江他们。武林中找仇家寻仇,一般都惯用此招。只是任江没想到罢了。

这帮国军打鬼子慢悠悠,欺负自己人行动确实很迅速。那个排长直接跑到团里汇报,结果那个糊涂团长居然立刻集合了一个营让这个排长带路直奔而来。路上还遇到了跟着任江的尾巴,经过他们的指点,马上就找到了任江他们的落脚点。

这时燕窝湾村里的情况——除了使用了些村子的井水外。华中特别大队对老百姓的东西秋毫无犯。时间长了,除了从锅里飘出香气外,村里的百姓没发现有什么异样。胆子大的,从墙头和门缝朝外张望。说实话,要是真想蛮横点,那木头造的门又怎是兵痞的对手。

“孩子他娘,你快来瞅瞅。这群当兵的有些古怪,咋和前些天来的那帮不一样呢?”一个40多岁的男子正在呼叫他的妻子。

“你胆子忒大了吧。小心叫那帮家伙发现了。”

“没事儿。他们都在空地上搭伙做饭呢。快来瞧。”说着对老婆招招手。

百姓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最近被兵痞祸害的够戗,见到穿军装的胆先小三分。不过总不能一直等下去。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大部分人家便又打开院门,各行其事了。不过一会儿,还和女兵们攀谈起来。聊着聊着,就觉着这个部队和以往的不一样,颇都新四军游击队的作风。江涛趁热打铁,找到了该村的村长,商量购买粮食之事。对方一听,价格比进城卖还高些,而且付的是现钱,就把村里的余粮都集合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