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官人,何处偷情?《水浒》阳谷,《金瓶》清河zt

刘福通大龙头 收藏 0 516
导读:喜爱某位大师,进而在作品中对之致敬,这种故事并不少见——加西亚·马尔克斯在其处女作《枯枝败叶》中就有着浓郁的福克纳《我弥留之际》的味道,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上承意大利人遥远的骄傲《马可·波罗游记》。然而,如《金瓶梅》一样,摘录《水浒传》中的某段情节,进而大肆挥发,繁衍出比原文更长的作品,这样的致敬却实在罕见。  然而,《金瓶梅》与《水浒传》中,却有着一个若有意、若无意的区别。《水浒传》中,宋江于柴大官人庄上巧遇武松,武二郎自称”小弟在清河县”云云。后来又“思乡,要回清河县去看望哥哥。”这

喜爱某位大师,进而在作品中对之致敬,这种故事并不少见——加西亚·马尔克斯在其处女作《枯枝败叶》中就有着浓郁的福克纳《我弥留之际》的味道,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上承意大利人遥远的骄傲《马可·波罗游记》。然而,如《金瓶梅》一样,摘录《水浒传》中的某段情节,进而大肆挥发,繁衍出比原文更长的作品,这样的致敬却实在罕见。



然而,《金瓶梅》与《水浒传》中,却有着一个若有意、若无意的区别。《水浒传》中,宋江于柴大官人庄上巧遇武松,武二郎自称”小弟在清河县”云云。后来又“思乡,要回清河县去看望哥哥。”这一去,便出了三碗不过岗、打虎扬名,直到被众猎人们拥去了阳谷县中,当厅封了都头。阳谷县前,巧遇武大,听大哥说起“搬来这里赁房居住”。清河县已成往昔,此后见嫂子、丧大哥、狮子楼杀奸夫,都是在阳谷县闹得沸反盈天。然而,到了《金瓶梅》中,开首便是“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个风流子弟”。阳谷清河,一时乱成一团。当然,没有人会去问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中的马贡多小镇在哪里,也没有人会去探究福克纳小说中的约克纳帕塔法县是否存在,或是考证大观园究竟地处何方、经纬度如何。对虚构小说锱铢必究,多少吹毛求疵。只是若细一想,便发觉《水》之阳谷、《金》之清河,自有其不同之处。



《水浒》是好汉杆棒书,风土人情一向粗爽。鲁智深吃狗肉、武二郎嚼牛筋,都讲究“将酒只顾大碗筛来。”偶尔细腻一回,也是做惯押司的黑宋江,在江州故做风雅,对江要口“加辣点红白鱼汤”吃。《水浒》中的阳谷县,很有些偏僻小县的意思,自然比不得京都繁华。先是山中闹老虎,县令对付不了,只好催着猎户去拿。等武松打罢了虎,见了他英雄身段,忠厚仁德,就破格提拔,当了步兵都头。又说知县“自到任以来,赚得好些金银”,打算让武松送到东京,“谋个升转”。显然这县不是什么肥缺,县令大人不甚喜欢。



真正说及阳谷县风情的,还是得请西门大官人、潘金莲、王婆等出场。先是西门庆“一个破落户财主”,开个生药铺,就有本事“排陷官吏”,让满县人目为土霸王。一位草根企业家就可以把持县府政权,这县显然是气度不大。潘金莲一叉竿打得西门庆入了迷,惹得大官人自家把竹杠送给王婆敲时,王婆让他猜“他老公便是每日在县前卖熟食的。”西门庆猜错几回,听说潘大嫂是武大太太,大叫“羊肉掉了狗嘴里”,只能说明这县大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

在《水浒》中,阳谷县是无非如此了:紫石街、茶铺、县衙,邻里大多认识,而且西门庆与潘金莲一勾搭,几乎满县皆知:更像是一个小镇的格局。到了《金瓶梅》里,却是另一番风景。《水浒》中提清河县,是约略几笔。先是有一个张大户,受用了潘金莲身子,然后卖给了武大;又是有些浮浪子弟,口才不错,给武大起个“三寸丁谷树皮”的绰号。所以武大要急急忙忙,搬到阳谷县居住。多少有些逃荒避难,寻个清净地的意思。《水浒》中的阳谷县事儿,都搬到了《金瓶梅》里的清河县来。然而兰陵笑笑生显然是骚客文笔,弄起墨来浓心艳骨,《金瓶梅》中的清河县,比《水浒》中那太平安稳、略嫌狭窄的阳谷县,丰满得多。



《金瓶梅》是世情小说,比《水浒》大大咧咧的好汉粗口,显然铺陈细致。虽是假托北宋。本来西门庆与潘金莲床第间“达达”这称呼,似是山东方言称呼,呼父亲所用?——另一著名艳小说《如意君传》里,则天大帝欲仙欲死的时候,也呼过句“俺的爹”——但也有朋友说,达达这词是蒙古语中,元朝之后,才起始于杂剧、日常生活中流行。




小说里写道,清河县是在“山东东平府”,日常生活,显然北方味道十足。王婆请西门庆坐,“浓浓点上茶来”。茶里另放胡桃松子,和北方人开水冲果子当茶的习惯类似。《西游记》中,蜘蛛精的大哥蜈蚣精就请师徒四人吃过枣子泡茶。如果说王婆只是小门茶铺,那么到了西门家中来个“银匙雕漆茶盅、蜜饯金橙泡茶吃了”,就很见北方殷实人家的格局。相比起《红楼梦》贾家书家大族的作风,连带发修行的尼姑妙玉都讲究“扫雪烹茶”这种太虚幻境般的雅事,西门家就实在得多。



相比于《水浒》中,不分南北,一律牛肉牛筋、村酒烈酿的吃喝,《金瓶梅》中的清河县,吃喝就细密些。既然是定在了山东,理所当然饮食上也要仔细靠拢。《金》中著名的一道菜,是来旺媳妇宋惠莲的猪头。一根硬柴,煮到猪头皮脱肉化,献给李瓶儿去吃——却是加了姜蒜碟子。山东老乡看了一定眼熟。若这还不够,西门庆、谢希大和应伯爵一起下双陆、吃猪肉卤面时,桌上“三碟蒜汁”,又是典型的山东大汉吃饭必带蒜的格局。到了这里,恐怕不说清河县在山东,怕也没人信了。



《金》之清河,比《水浒》的阳谷、清河乃至宋江当差的郓城,都热闹得多。阳谷无非出现了紫石街、狮子楼等几处,而在《金》中,西门庆家宅中固然热闹得有大观园气象,却不像贾宝玉般,每天闷在园中。每天里里外外活动,引着人看清河县的周遭陈设:教场、玉皇庙、灯市、县前、狮子桥、都督府,乃至西门庆自己的官署“山东省提刑所”。第一回西门庆连带帮闲的十兄弟们结拜,就一起跑到“殿宇嵯峨,宫墙高耸”的玉皇庙去:寺庙道观、街衢市井,无一不齐了。



相比于《水浒》中西门庆居处阳谷的天高皇帝远,需要武松押运金银去京都,《金》中的清河可谓来宾众多。山东巡按御史、工部督催皇木的安主政、管砖厂的黄主政、宋御史之类,来往络绎不绝。西门庆善于逢迎,既然拜蔡太师为干爹,对于领导自然不肯放过,一位一位,都礼宴齐备。话说清河县既不是东平府衙门所在地,为何这些领导都爱打这里过呢?三十五回道:“西门庆与夏提刑出郊五十里迎接,到新河口,地名百家村。先到蔡御史船上拜见了”。此后又说“这临清闸上,是个热闹繁华大码头去处,商贾往来,船只聚会之所,车辆辐辏之地,有三十二条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楼。”大概这清河县虽不是什么政治中心,但却临着运河,所以交通便利之余,人民殷富,所以才有西门庆连带着一群帮闲,每日里眠花宿柳。帮闲中有些日子过得苦的,小门窄户,也不至于太倒霉。与晁盖、三阮们感叹贪官横行、民不聊生的愤青调子,截然不同。



虽然小说之中,临清与清河并非一路,但说到“管砖厂的黄主政”、“运河”都跟清河县相关,略加推演,便可以发现“清河县”这地方,其实半真半假的,正是临清。紫禁城建于明清两代,而建紫禁城所用之砖,大多数是由临清生产。元代之后,京杭大运河南北贯通,漕运大盛,临清在明朝时已是航运重镇。所以来往官船不断,热闹繁华,也是理所当然。清河与临清,写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然,小说本是虚构,穷根问底、强求一致,不免落个胶柱鼓瑟的名号。只是略加揉捏,概念便依稀得出。我们大致可以把《金瓶梅》的清河县做个定位了。虽然同样有一位放刁把滥的西门庆,有一位豪迈勇武的武都头,有一个冤死的武大和不守节的太太潘金莲,但《水浒》中是一个闭塞狭小、人丁稀少的县城,而《金瓶梅》中,却是一个航运发达、街市喧嚷的“好繁华所在。”



乾隆朝时,《金瓶梅》一度被禁,大约是因为这书中那为数不多、却足以让卫道士们不舒服的骄奢淫逸、声色犬马之处,让领导们觉得不宜教化,致伤风俗。这与福楼拜《包法利夫人》被法国政府低看一眼,倒有类似之处。艺术作品倘或过于真实,有时难免触目。让老夫子们明白《金瓶梅》中悲天悯人之情,想必是为难他们了。只是,若把这书禁了,我们又何从得知曾经在明朝的运河县城中,有过喝菊花酒前掺一瓶凉水的风俗,有过用椒料姜蒜米儿团粉裹就香炸的螃蟹,以及财主家自扬州船运的杨梅?老夫子总以为世道人心是容易败坏的,却总是忘记,在他们战战兢兢的压抑下,后世会失去了解风流蕴籍清河县及其中男男女女诸色人等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