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金门,在我们的脑海里一定想到它独特的战地风光及享誉海内外的金门高粱酒。然而这两天有关金门的话题确是相当严肃的。来自岛内多家媒体披露的消息说,11月份,台湾当局将再次进行金门大裁军,除了大幅压缩金门驻军规模,还将全面降编岛上各级部队。而其给出的理由却是含糊的,只说考虑到金门不再具有前线战略地位。于是,台军高层启动了大裁军的进程,从11月1日起,原本属于军团级的台军“金防部”正式降编为军级的指挥部,“金防部”在大降编后,台湾陆军员额正式宣告跌破十万。

我们知道, 在陈水扁上任前,原本台湾陆军还留有八个“师”的编制,不过在民进党执政七年多以来,陆续经过“精实案”和“精进案”,台军中这些当年从大陆带到台湾的师级部队番号如二四九师及其“龙虎”部队等代号,已在不久前全数遭到裁撤而成为历史名词。更名的更名,裁撤的裁撤,这是一种善意之举还是别有它意?今天我们不妨就来说说金门大裁军暗藏的玄机。

听众朋友, 两岸和平,共谋发展,这是两岸人民的共同期望。降低一些军事对峙的火药味没什么不好。可就是这样一个两岸同胞共同期盼的美好原景也会被一些人拿来打算盘。大家别不信,有军事分析家给我们分析了“金门大裁军”这一台军战略调整盘棋中的险招。我们一同来梳理一下:

首先,尽管对金门马祖是否完全非军事化、金马战时要守到何种程度等问题,台军内部意见仍然不尽相同。但是,从台军降低金马防卫部层级、取消两防卫部旅级单位以及将金门唯一的装甲打击力量(584装甲旅)调回台湾本岛等举措可看出,台军“战略收缩、力保本岛”战略和金马驻军“缩减而不尽撤”政策逐渐成形。同时,表明未来台军在强化外岛威慑力量同时,将大力加强本岛防御作战体系。

其次,台军在进行金门裁军的同时,却持续在外岛部署先进远程武器,扬言要将火力提高1.5倍。由此,我们不难联想到近年来台军军事战略的调整。

众所周知,陈水扁上台不久便提出“决战境外”的构想,将台军的军事战略由“守势”转向“攻势”,把“先制反制”作战视为“实战威慑”手段,并提升至战略层次。台军在缩减金门驻军规模同时,却持续在外岛部署先进攻击武器,目的是为了弥补导弹射程不足的弱点,归根到底是在落实“决战境外”战略。于是洞悉台海军事战略的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台军这种对外岛进行“火力换兵力”调整是与陈水扁当局推行的“决战境外”战略是一脉相承的。对外岛进行“火力换兵力”调整,陈水扁当局的目的非常清楚,就是不仅希望外岛能够为本岛防御作战争取更大的防御纵深和预警时间,更希望将外岛打造成“威慑大陆”的基地及实施“先制反制”作战的平台。 从这里可以见得,金门的战略重要性并非不重要了。台湾当局之所以说金门不重要了,其实是担心外岛民众对其激进的台独路线不满和反谈。说到这里,有关金门撤军的“善意说”也就不攻自破了。

听众朋友,如果翻看一些历史资料,我们从中可以读出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台军的“外岛战略”的数次重大变化。可以说每次变化都有着深刻的军事战略背景。比如,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反攻大陆”,到90年代的“守势防卫”,再到陈水扁上台后的“决战境外”。如今,外岛尤其是靠近大陆的金门、马祖,已从台军发动“反攻大陆”行动的跳板,逐渐演变成台军实施所谓“先制反制”的作战平台。

通过反思金门裁军计划出炉与实行的全过程,我们不难发现台湾当局对外岛战略地位的思考已经被烙上了政治标签。有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陈水扁当局加大推行“台独”政策,加快推进“去中国化”进程,金门裁军并非向大陆示好,而是有意脱离接触,甚至舍弃金马,固守台澎,实现所谓“划峡而治”的企图。

其实,早在陈水扁上台之初,由其智囊所写所谓《“国防政策”白皮书》中便有专章讨论金马驻军问题。该白皮书认为,外岛驻军的存在妨碍“台独”发展,因为外岛与大陆往来方便,经济向大陆倾斜,外岛将牵制“台独”的发展,如果台湾没有外岛地区,即可斩断与大陆的脐带关系。当然,台湾当局也考虑到外岛存在对于台湾本岛防御空间的战略价值。

于是,在两难情势下,民进党当局提出了上中下上策是外岛成为军事中立区为台湾提供屏障;中策是默许外岛成立自由特区或自由贸易区,并将驻军内调回台,改由警察或海巡人员接管,这样就不必负担外岛军事存在的军费,内调回台湾本岛的部队还可以强化台湾本岛防御;下策是强化外岛火力配备,结合当地后备部队,配合台湾派遣基干部队全力防守外岛,将外岛视为台湾防务第一线。目前,台军高层对于是否从金门完全撤军意见并不一致,为避免被外界认为“弃守金门”,一定时期内台湾当局仍会在金门部署“些许象征兵力”。

对于台湾当局“外岛战略”调整,一些美国防务专家认为,陈水扁当局变换花样玩起“外岛军事牌”,一方面提出所谓“金马非军事化”的概念,不断缩减金马驻军规模,实现靠近大陆沿海岛屿非军事化,另一方面又暗藏杀机地在外岛部署多种攻击性导弹,威胁大陆沿海地区。台湾当局这样的做法只会将两岸关系更加复杂化,是危险且不负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