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赛格惊天黑幕:谁为600名弱式员工主持正义?

ST赛格惊天黑幕:谁为600名弱式员工主持正义?

2007-11-23 *ST赛格刊登重大资产出售公告,同意公司持有的深圳市赛格中电彩色显示器件有限公司73.24%的股权(赛格中心控股赛格日立)以人民币38,45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于2007年11月21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本次交易完成后,将为本公司带来约5600万元的投资收益。

但实际上,ST赛格转让赛格日立,并非是出售期彩管业务,而是赛格日立所在的那块开发商们垂涎的土地!在地产开发商的幕后推动下,ST赛格卖掉日立,以图腾出那块十五万平方米的土地.在这笔交易中ST赛格隐瞒了交易价格,更重要的是,践踏了赛格日立600名员工的利益!

以下是国内某著名财经记者在ST赛格公告前,于11月21日完成的稿件,原计划是11月22日见报,但临时因为被有关方面因为话题“敏感”而撤稿,其它相当媒体的采访也在有关方面的干涉下,没有得到发稿!

我们作为无助的赛格日立员工,无所合理地得到公众和媒体的帮助助,所以转贴此文,它便于大家了解真相——


ST赛格重组背后:卖地“救”了ST赛格!

本报记者 ???深圳报道


赛格日立“没”了,*ST赛格(000058,SZ)活了。

11月19日,因为公司彩管生产线全线停产,已经几个月无事可做的程先生(化名)站在深圳赛格日立彩色显示器件有限公司(即“赛格日立”)大门前,看着寂静的厂区、以及紧靠公司边上、越来越繁华的皇岗路,陷入了巨大的失落与迷惘之中。

“公司一直给的说法是‘转型’,但是没想到是今天这样结果。”程先生说。从今年春节后开工第一天到今年7月17号,公司四条生产线依次停产,在此前后,公司2000多名劳务工也陆续获得补尝并被辞退,余下的600名正式职工(无固定期合同员工)一直处在平静地等待公司调整、并安排下一步工作的期盼中。但是11月初,被动的等待被一则公告惊醒。

11月9日,*ST赛格发布本公司称,其间接控股深圳赛格日立彩色显示器件有限公司的日方股东——株式会社日立显示器公司已于一天前在将其所持有的赛格日立25%的股份,以1。7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致投资”),并签署了《关于深圳赛格日立彩色显示器件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

这让事先对此毫不知情的赛格日立员工们感到不安。事实上,在接下来的多次职工代表与公司高管以及所属集团公司——深圳市赛格集团沟通的过中,得到的进一步消息更让他们陷入了慌乱:

据多位与公司高管接触的员工向本报透露:赛格集团已经作出整体方案,在日方转让了股权后,ST赛格亦将很快悉数出售其所持有的赛格日立股权与远致投资公司,并彻底退出彩管行业。这笔交易达成后,*ST赛格将从中获得约8亿元收入,从而改变濒临退市的命运,并转危为安。

让600名职工感到失望的是,最近的10天里从集团公司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并不能随“赛格日立”一同被转让,在脱离了赛格日立之后,他们也将在年底前被谴散,因为“赛格日立能卖出去是因为脚下这块15万平方米的地,它才是最值钱的,产业已经没有意义。”

11月20日, *ST赛格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公告称,“因重大事项有待公告,已申请公司A股和B股股票于2007年11月20日开始停牌,预计停牌至2007年11月27日,公司将在披露上述重大事项后复牌。”本报多次致电该公司董秘办公室求证停牌原因,皆未获答复。


(小标题)一块地,与*ST赛格的命运

“如果不是因为这块地,估计赛格日立可能还不会就这么没了。”赛格日立一位职工代表感叹说。

赛格日立,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末,作为中国的改革实验田,早在中国对外资开放经营许可权之前,深圳市政府决定由赛格集团率先与日立公司成立中国首家合资公司,并建立了中国首条彩管生产线。赛格日立在最辉煌的1996-1999年间,其生产的21寸彩色显像管曾占据了中国八大彩管厂的35%产能,销售规模在国内公司中一度位前列。

也就是在赛格日立如日中天之时,1996年,赛格集团以赛格日立为主业打包“赛格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并成为赛格集团旗下龙头企业。

2003年后,CRT彩电业江河日下,彩管业转入了夕阳产业,并最终导致了2005年赛格股份连年亏损。至2006年,ST赛格实现销售收入19亿元,亏损6717万元,其中,赛格日立贡献了16.6亿元的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87%,但同时也带来了1.9亿元的业务亏损。

ST赛格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颓势依旧没有扭转,其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38亿元,同比降低190.86%,基本每股收益-0.177元,同比下降190.16%,除此以外,*ST赛格的债务情况亦不甚乐观,除了涉及多起民事诉讼,被有多家上游供应商追讨超过2亿元欠款外,ST赛格为其兄弟公司“赛格储运”等公司提供的各类贷款担保事项共4笔“连带责任”涉及资金亦有8,607.17万元——也就是说,如果最后一个季度内不能出现奇迹,*ST赛格将只能选择退市。

出售赛格日立拯救了*ST赛格。

赛格日立职工代表们告诉本报说,由于彩电业技术快速的更新换代,赛格日立目前的厂房、设备等价值已不大,“最值钱”的是公司目前所在的深圳市福田区皇岗路莲花彩电工业园15万平方米的工业用地,建园之初“前后都是大片荒山,连公路都没有”的工业园用地在18年后价值暴涨,所从处的深圳市中心福田区从2005年以来就寸土寸金,而工业园一路之隔、建于1993-1996年间的“老房子”——莲花一村目前的住宅售价均已达2万元/平米,附近楼盘更是高达3万元/平米以上。

令人充满想象的是,赛格日立早在1989年成立时就已获得了30年的土地使用权,2006年公司再次与市政府续签了50年使用期——余下的62年土地使用权已基本等于一片商业用地的整个开发周期。

“它现在最低估值是15亿元”,赛格日立职工们说,除了支付日方退出股权部分的成本1。7亿元外,仍有13。3亿元的收入。工商资料显示,赛格日立控股公司为深圳市赛格中电彩色显示器件有限公司(简称赛格中电),与日立公司分别持股75%和25%,其中*ST赛格在赛格中电持股74。24%,故ST赛格在赛格日立的实际权益为54.93%——以此估算,*ST赛格从该笔转让获得的收益为8。25亿元。

从土地的价值来拯救公司的想法似乎是由来已久。今年8月14日,*ST赛格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寻找一家银行,用赛格日立拥有的土地作抵押,“一次性融资8亿元”,以解决由于赛格日立工厂全线停产引发的相关银行欠款、供应商货款及员工分流的经济补偿等事宜。

出乎意料的是,“抵押”改为直接出售。赛格职工们认为该笔转让获得了深圳市政府的支持,因为,全权接盘的赛格日立的“远致投资”是深圳市国资委新成立的公司,该公司成立目前即是“处理像赛格日立这样的深圳国企资产”。工商资料显示,远致投资成立日期为:2007年6月22日,股东方为深圳市国资委控股的“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投资与资产管理”。


(小标题)中国首家合资企业的坍塌

显然,以“地产”之名被转让的赛格日立将再无“开工”的希望。

据曾参与赛格日立内部会议的人士告诉记者,公司从今年8月开始即已宣布公司未来转型方向为“工业园或科技园开发”等地产项目,其中有可能会有商业地产项目。*ST赛格亦曾在此前的公告中称,根据深圳市政府办公厅“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426)号”文件指示,“原则同意赛格集团提出的对原有工业区进行改造、升级的思路,即在保持现用地功能的前提下,通过工业区改造、升级、改建,提升土地资源的利用价值,使赛格日立尽快走出困境。”

这也使得赛格日立成为国内八大彩管厂中第二家倒下的企业:今年9月前后,作为八大彩管厂之一的上海永新宣布关闭,随着赛格日立生产线的关停,未来彩管业战场就只余下北京松下、深圳三星、赛格日立、东莞汤姆逊、长沙LG曙光、南京华飞、咸阳彩虹。

赛格日立的老员工们感叹说,脚下这块土地加速了赛格日立的消亡。过去几年中,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彩管的价格从最高峰的1000元/支一度滑落到180-190元/支,“今年下半年价格每支涨了5美元,如果保持生产今年的产值还会上去一些”,前述程先生说,但他同时亦知道,即使不停产,赛格日立坍塌从历史上看就已注定。

“集团从把赛格日立产业打包上市开始就没有很好的经营这块产业”,多位员工分析说,公司建立之初即为日方提供技术,中方提供资金和场地,“生产线也是日本人来安装的”,在此后的18年中,赛格没有及时地对其进行合理的研发投入,导致错失了CRT向平板显示器升级换代的时机。据员工们回忆说,在赛格集团主导下,1996年上市之初融资,以及此后增资扩股中,多次从资本市场融得的资金没有投向公司的生产改造或者研发项目,而被集团用于“赛格广场”等商业项目之中。

建厂后唯一一次大型项目投资发生在1999年——以超过10亿的巨资新建一条34寸彩管生产线,大多数员工认为,该项目上马草率“之前没有经过严格的论证,建成后只有一年不到的满负荷生产,之后就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员工们回忆说,近几年,赛格日立的CRT彩管并非没有机会实现产业升级,他们举例说,曾经与赛格日立毗邻的深圳三星电子,上世纪90年代同样秉接日本的CRT技术,但是三星此后快速消化提升,根据市场需求将CRT升级为超薄、宽屏产品,“现在三星不但没有退市,还把它在新加坡等地的工厂都迁到深圳了,在龙岗扩大了生产基地。”

赛格日立研发部门的员工告诉记者,2004年,公司员工亦曾向集团提出自主研发超薄型CRT产品,但最终未获支持。如今市场上热销的超薄CRT已基本由三星、LG等韩国厂商所占领。

深圳三星的逆市崛起反衬了赛格日立、上海永新,以及其它中国本土CRT彩电业的巨大失落。

程先生告诉记者,职工代表与集团方面的沟通中亦提过继续赛格日立的产业路线,但集团方面认为,继续进入产业投入之后,管理、研发跟进等风险较大,盈利与否的存在悬疑,“不如花点钱把员工解散了”,来得直接。


(小标题)600产业工人的去留

此时,最后驻留赛格日立的600名职工正在感受跌入人生谷底惶恐不安。

赛格日立的消亡,给接盘的“远致投资”以及实现“瞬间盈利”的*ST赛格,在未来的运作提供了“方便”:一方面众多的开发商正盯着远致投资手中的15万平方米土地;另一方面,丢掉产业包袱的ST赛格,将成为一个实际的壳公司,重组、并注入新资产将引发更多资本想象,实际上,从今年中以来,连报巨亏的*ST赛格股价一直处于不跌反涨的状态。

但是这600名员工将何去何从呢?

“我们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公司对员工安置工作。”程先生说,员工们对赛格股份先前制定的员工补偿方案并不满意,已经数次派出员工代表向赛格高层表达不同诉求。最近的一次是在11月16日,100多名员工代表前往赛格集团总部,一直到次日下午方才离开,但仍未获集团回复。

据了解,此600名员工在赛格日立工作的时间大部分超过10年,此前皆与公司签订的基本是无固定期合同。集团公司此前提出的补尝方案为:根据员工与日立赛格在2006年签订的劳动用工补充协议,将以2006年7、8、9三个月在岗月平均工资作为参考基数(最高不超过当年深圳职工平均每月工资的5倍,即13530元),再乘以每个员工的工作年限,将是员工所能获得的赔偿金额。另外,每个员工还将得到12000元的再就业培训费和5000元的安置费。

有员工回忆说,2006年年底公司“突然”通知员工签订补充协议。“我们还在生产线上,一个电话过来,我们就去签了,也没细究,因为之前的合同都是这么签的。”

根据这个补充协议,有员工代表估算,每个人平均能够获得大致10万元的赔偿金,据此计算,赛格股份用于补偿这部分员工的资金约为6000万元。

但是10万元相比深圳市物价的飞涨,已显得杯水车薪。而此600名工人的平均年龄为39岁,正处在就业竞争的尴尬年龄,另外,作为珠三角第一批产业工人,他们长期从事的是彩管的专业生产,“隔行如隔山,我们很难在其它行业找到相应工作。”

多位职工告诉记者,停产后至今约半年时间里,他们每月仍能按月均工资的85%领取生活费,但这种生活费也将在年底停止发放,在领取最后的补偿金后他们将永远作别赛格日立。

“我们还在向国资委、集团反应意见。”几位职工告诉记者说,在等待结果的这些日子里,他们终日无事可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