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



就象适应战场一样,老王逐渐适应了建筑工地的喧闹和特别的作息时间。像这样的夏天,尤其济南的夏天,砌砖的工人都七点上班,下午的,轰轰隆隆干一夜,到第二天早上十点,日头上高了,就下来了,吃饭、睡觉。老王的活轻松点,白天看工地,晚上看石料。

赵洪波出院了,但是身体很虚弱,他妈妈说,先别上学,先等等恩人,见上一面再说。老王得到工头的允许,让他们住在老王的看石料的单独工棚里,他自己在外面支了一个小床,撑上蚊帐就成了。

张晓军什么时候来啊?他问小耿子,不是说过了这一周就来?

小耿子成天到网吧里等,为了这件事,他还专门磨着他爸爸老耿给他买了个手机,把手机号留在QQ上,等张晓军一回来,一上网就能看见他的手机号,这样很快就能联系上了。

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小耿子的手机一直没响过。

赵洪波和小耿子成了铁哥们,赵洪波跟着小耿子学会了上网打游戏,最喜欢的就是军事游戏。老耿挣的钱都让他儿子砸网吧里了,成天举着铁锨撵小耿子,要拍死他。小耿子就天天猫在老王和赵洪波那里。老王听说可以在那个方方的好象电视一样的东西里面打仗,感觉不可思议,人怎么钻进去呢?

小耿子和赵洪波试图解释给他听,他还是不懂:那人要是死在里头怎么出来啊?小耿子和赵洪波一愣,旋即哈哈大笑。

有一次小耿子半夜回来,被赵洪波抓住问战事如何,小耿子垂头丧气,输得很惨。被一个女的修理了。

赵洪波切切的笑,别担心,赶明我帮你报仇。

小耿子身无分文,赵洪波找老王借钱。老王正在石料场的窝棚里打盹,一听孩子们打仗没钱了,马上掏出来:去吧,打出咱英雄排的士气来!

赵洪波和小耿子第二天天一亮就杀进了网吧。结果赵洪波也惨败。两个男人输给了一个丫头,都愤愤不平,为了挽回一点面子,留言说:我们是扣马山英雄排,鲜血就是我们的颜色。然后就准备悲壮的退出,谁料想那个胜利的女战士回答说:我爸也是扣马山英雄排的,你们是谁?

小耿子心中一动,赶紧回答:你爸叫什么?那个女战士回答:马卫东。

小耿子没听老王叔说起过这个名字,赵洪波也不知道,就回答:我们这个排没有叫马卫东的!

女战士回答:那你们英雄排是假冒的!

赵洪波生气了:你才是假冒的!

三个人在网上打完仗,又打了半天口水仗。到了中午,小耿子和赵洪波决定回去问问老王叔。


老王正在建筑工地上吃盒饭,见两个孩子回来了,非常关心他们的战况:怎么样?这次打赢了吗?

赵洪波掂量着怎么问老王叔,老王叔一般不愿意提起往事,一提起来就伤心。小耿子先咕咚咕咚喝了一茶杯水,开口就说:王叔,你认识一个叫马卫东的吗?

老王以为自己听错了,谁?他嘴里还含着米饭。

马卫东!赵洪波和小耿子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老王使劲抓着饭盒,都忘了吃饭,脸变得煞白:你们怎么知道这个人?

赵洪波觉得老王叔反应反常,赶紧上前扶住他:王叔。

小耿子说,我们在网上遇到了他女儿,她说她爸是扣马山英雄排的。

老王的饭盒终于还是掉在了地上,他颤抖着把筷子放在一边,慢慢站起来:难道他还活着......他眼睛里忽然闪烁起一种奇异的光彩,那是小耿子从来没见过的生动的闪光。他笑起来,虽然泪水也同时流出来:太好了,他还活着.....

他忽然抓住小耿子的手说,赶紧带我找他去!

小耿子一时很为难,刚才光顾着打口水仗,也忘了问对方电话什么的。

老王叔,你别急,我们马上到网吧找她问清楚。

老王叔点着头:好,好,快点,要快,你们有钱吗?他从怀里掏出钱,塞到小耿子手里:快去问!

小耿子从来没见王叔这么焦急过,他抓着钱,看看赵洪波,赵洪波点点头,他赶紧朝网吧飞奔而去。


老王见小耿子走了,重新坐下,粗糙的老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

赵洪波也不知不觉跟着一起流泪。

老王看他也哭了,拍拍他的肩膀,俺是高兴得哭,你别跟着哭了。

赵洪波见王叔不哭了,也赶紧擦去眼泪。

老王含泪说:没想到马卫东还活着,还有个女儿,嗬嗬,他比我混得好,我还以为他死了呢。

赵洪波说,那你们班就是三个人了!

老王笑了:是啊!这是三分之一个班呢!他高兴得像个孩子:要是知道他在那里,我这就找他去,对了,还得跟小张班长说,马卫东还活着,咱班里还有三个人呢!


但是当小耿子重新上网打开那个军事游戏网站,那个女战士却已经下线,小耿子都急死了,赶紧留言:我叔叔是你爸爸的老战友,叫王**,如果看到留言,请打电话:***3000546。


回去告知老王叔,老王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把茶拿过来。

两个年轻人把茶端过去,太阳热辣辣照着白花花的石子堆,沙子黄得晃眼,知了声此起彼伏,老王就在看守石料的棚子底下给他们讲述马卫东和他的故事。

讲那个血与火的年代:我活着,是因为我的兄弟们都死了。他说。

那时候活着的人就是踩着死了的弟兄生存下来,那时候兄弟就是生命的翅膀,那时候兄弟就意味着死了都要埋在一个墓穴里。

讲马卫东,讲他总是踢他,其实是为了他好,为了他在战争中不至于早早上天;也讲陈春来,讲他就象一个大哥爱护着他这个小弟弟;还有周正,他和马卫东之间的故事,讲阿列的故事,也讲了老赵的故事......

赵洪波听到自己父亲牺牲的那一刻,放声大哭,小耿子也陪他哭,老王嘴唇哆嗦着,抱着赵洪波:孩子,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

他想起自己怀里珍藏了二十年的鹿皮小包,哆哆嗦嗦的从里面取出一张发黄的沾着黑色血迹的照片,递给赵洪波,赵洪波接过来一看,这是他家唯一的全家福,自己家里有一张,这张,就是父亲随身带的那一张?他泪雨滂沱。

他抬起头对老王叔说,我也要当兵去,我也要象爸爸那样,做一个好兵。

小耿子也泪流满面地说,俺也跟你一块去!

老王点点头,含着泪笑了:好,当兵好,当了兵才能长成真正的爷们。

两个孩子也都含着泪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