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蜂 第一卷 喀喇昆仑 第八章 傻大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


“很无聊的生活。”高杨道。“现在又不是以前,大学生失业满街都是。”高杨万分无奈的说着。

“啊!不会吧,俺是个大老粗,初中都没毕业,这世界真变了,当年我们那时候,大学生就是个宝,现在还失业。”老金满脸惊讶道。

两人一阵沉默,社会在变,可军营里却没有变,除了一群群满腔热血的青年进进出出,军营还是军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能在喀喇昆仑当兵的人绝不是孬货。

“小高,我看秦芳那丫头对你有意思。”老金半天冒出来一句。“恩?老金,你是不是烧晕了,她可是师长的千金。再说了,我才和她认识一天,你又拿我耍呐。”

高杨哭笑不得。“你个新兵蛋子知道啥,当初,你嫂子看我的眼神就和秦芳看你一样,火辣辣的,这女兵和男兵不知有多少象你们这样的,只见了一面就为对方能生能死。你个狗日的,还不信。”老金看出高杨满脸不屑的表情。

“我给你讲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团。有一天,一个女兵被老兵救了,死心塌地的要嫁给那个老兵。可是老兵已经有老婆了,女兵冒了句,我等。这个女长的那个漂亮,是全团公认的军花。

那时的副团长还没娶媳妇,就找人托媒。找来找去,找到了老兵。老兵就给那个女兵说,我有媳妇了,而且还有个一岁的儿子,你不要等我,我们俩根本不可能。你看副团长年纪轻轻,一表人才的,他也挺喜欢你的,你不如和他好吧。

女兵一听,满脸泪水的道,你既然让我嫁给他,我就嫁。女兵一赌气嫁给了副团长,隔年还生了个女娃。但她仍坚持在老兵附近的部队当医生,只为能见见老兵。

第二年,老兵在执行任务中不幸壮烈牺牲了,那个女兵很难过,尽然在老兵的坟头开枪自杀了。我本来不想提这件事,这是十几年前的真人真事。”老金眼角湿润的说道。

高杨静默不语,男女间的爱情真的可以这么伟大,就像自己和叶小玉,他爱着她,她也爱着他。人类不可理喻的动物。有时感情就像毒药能摧毁一个人。高杨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小玉的样子。小玉,你还好吗?

第二天,秦芳一大早来查病房。“来,量下温度”秦芳把温度计插在高杨的胳肢窝里,手指不经意的划过高杨的胸膛。高杨一个大红脸,他明显的感到手指传来的温度。“无耻”高杨暗骂道自己。“你脸怎么了。怎么那么红。”秦芳问道。“没啥”高杨低着头道。

老金在隔壁床一边笑一边哼着“哥哥我走西口 小妹妹你实在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秦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针还没打够呀。”秦芳对着老金说道。“我说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昨天屁股扎的地方现在还疼。我不唱了,可以了吧。”老金呵呵笑着说。“别和我油嘴滑舌的。”秦芳骂道。“我哪有”老金无辜的望着秦芳。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高杨的伤也渐渐的好了。这天,秦芳手里拿着一封信走了过来。“给你的信,好像还是个女孩子哦”秦芳意味深长把信扔在了高杨的病床上。

“好像还是个女孩子哦”老金学着秦芳的腔调说着。高杨无奈的摇摇头。信封上用娟秀的字体写着“高杨收。”

高杨慢慢的撕开信封,打开一看:

亲爱的杨:很久没有收到你的信了,你还好吗。我一切都好,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兼职,不用担心我,今年就可以把所有学费还清了。上个星期,我去见了伯母,她身体还好,只是关节炎的老毛病犯了。你放心吧,我一有空就回去你家的。。。。。。。。。。爱你的小玉。

高杨折上了信,把它放在内衣口袋里。“谁给你来的信呀?”老金笑眯眯的问道,他脸上的纱布已经被取掉了。“家里”高杨洋溢着笑容。“秦大小姐可有点不高兴呀。”老金呵呵笑着。“老金,你又来,本来没有的事情,让你臭嘴说的跟真的一样。”正说道这里,门外的马团长做了进来。

“团长好。”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得了得了,我这次是带来消息的,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听那一个?”马建国道。“当然听好的了”老金道。“那好,我就先说好的吧,师里给高杨批了个三等功,而且知道高杨是大学生,准备掉高杨去师部。”

马建国拍着高杨的肩膀说道。“哈哈,你小子修成正果了。不用在山里猫着了。”老金满脸兴奋。“不,我那都不去,我要上雅里克里哨所。”高杨固执的说道。“啥?”马团长和老金充满疑惑的望着高杨。

老金跳下床,用手摸着高杨的额头,“你没发烧吧?”关切的问着。

“团长,我除了雅里克里哨所哪都不去。”“胡闹,这是军队,不是你们家,你想去哪就去哪?”马建国怒道。

“报告团长”高杨跳下床敬了个军礼道“士兵高杨请求组织安排去雅里克里哨所。”“靠!你小子是不是有病,不是你田姐天天在我耳边唠叨,说你高原反应,我他妈懒得理你这事,跑上跑下,好不容易给你弄到团部,你还不去,妈的。”

马建国从口袋里摸出红塔山,刚点着,就看见墙上贴的标示:禁止吸烟。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用皮鞋狠狠的踩灭。老金在一旁劝道:“他还是个孩子,团长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肯定会去师部的。”高杨在那边扭着脖子道:“不,我不去,我要去雅里克里。”

“我看你小子是着魔了,是不是?”老金骂道。“团长坐,别生气。”老金忙招呼马建国坐下,马建国一脸怒气道;“他妈的,老子懒得待见你的事。”说完转身就走,到了门口甩了一句;“老金,组织上鉴于你的身体状况,建议你退伍。”

老金听完这句,脸刷的白了,坐在了床上。“老金”“恩?呵呵,没事。我早想退伍了。赖在部队赖了十几年。你嫂子知道了,还不乐得屁颠屁颠的。”

老金长舒一口气道。“你呀,小高,不是我说你,能去师部对一个兵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嘛?等会给田姐打个电话,再让她给你吹吹风。”“不,老王,我决定了。我要去雅里克里。”高杨斩钉截铁道。

师部,秦师长办公室,秦云看着高杨写给他的信。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政委道:“这个娃,很有意思,有骨气,是我们的兵,要好好宣传一下。”

“是呀,这年头象这样主动要求去艰苦地方的并越来越少了。”政委道。“我看,就让他去,好好锻炼一下,你觉得怎么样。”“就按你的意思办吧。”“这个高杨,确实是个好兵。”秦师长说道。

三十里营房医院,高杨收拾着行李。秦芳站在一边道:“听说掉你去师部,你不去。偏要去雅里克里哨所。”“恩”高杨答道。“你多说几个字会死呀。”秦芳骂道。高杨一声不吭收拾着行李。秦芳见状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走开了。

“小高,你现在可是师里的新闻任务了。”老金说道。“我就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去雅里克里”“有些事,我自己也不明白。”高杨顿了顿,他的眼里露出迷茫。

“老金,你的转业申请什么时候批下来。”高杨问道。“快了,就下个月吧”老金神情黯然道。“到时我来送你。”高杨背起行李向老金敬了个军礼。推开门走了出去。

老金透过医院的玻璃看着这个背包远去的新兵,眼角湿润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