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应“统一司法考试制度需要保卫”


(9月6日E30自由谈)




做律师的第一次见面,都会问到对方是哪一年通过律考或司考的,然后会对当时备考及通过考试的情形津津乐道。因为大家都是通过一个共同的管道进来,所以有更多的共同语言,这也正是国家正在倾力打造的法律职业共同体。可是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一同行是未经司考的特许律师,不知你作何感想。然而这可能就要变成现实,因为目前二读的律师法修订草案将增设“特许律师”,理由一是某些专业性很强的领域缺少专业律师,二是法学教学、法学研究应与法学实践有机结合,真是滑稽。首先,某些领域缺少律师自然市场会自发调节,何必又去破坏法律职业这个神圣的共同体。倘若有一天那些领域不缺律师了或又有一些新的领域缺律师,律师法岂不又要修来修去;其次,法学教学、法学研究应与法学实践有机结合,我不明白这是什么逻辑,做了律师就可有机结合,不做律师就不能有机结合。至少目前我国法律规定,公民身份还是要以办理案件的,只恐怕某些人是为了有机结合律师的高收入吧。因此我要大喊一声“我反对”,反对这光天化日之下的群体作弊,反对某些人不把十几万法律共同体成员当回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