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白领流行“伪精神病”




(2007-11-21)





最近,一些发达城市中出现了一种新的潮流,并没有精神病的白领们纷纷走进设立在精神卫生专科医院中的“开放式病房”。目前不少精神医疗专科医院都尝试开设这类病房。有人评论,这种现象代表正在流行“伪精神病”。


主动住“精神病房”的人数越来越多


若干间平整规矩的砖房围成一圈,在中间留出一个可以洒满阳光的天井。天井中暖灰色的墙壁和砖红色的地面,在光线的作用下显得十分自然柔和。病区内的走廊里铺设着印有绿色碎石图案的地砖,加上雪白的墙面,很清新明快的感觉。在围成一圈的各个房间上都挂有不同的门牌,有“探视室”、“心理治疗室”、“观察室”等等功能各异的分类。这个看起来既舒适又温暖的小院落,就是国内大型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设立的“开放式病房”。根据北京回龙观医院的心理科主任过斌医生介绍:该院的18号病区就是“开放式病房”,也是这里惟一不实行封闭式管理的病房。它隶属于“心理科”,真正的名字是“心理治疗病房”,一共配备了5位临床专科医生及1位心理治疗师,目前共有20张床位。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一位值班医生告诉记者,心理疾病患者住在与精神中心同一院子内的心理咨询中心心身科病房。这个病房从1988年成立以来一直在提供服务,只是近年来随着入住人数的增长将床位从原有的28张调整至48张,在这里就医的病人以年轻人为主,30%都是白领。


走进“开放式病房”问诊的人,主要有抑郁、焦虑、强迫和厌食等症状。(互联网照片)


前来问诊者都有着明显“神经症”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这个病房叫做“开放式”,但并不是有一些人想象的那样,只要因为压力过大、情绪低落就可以跑来要求入住“开放式病房”,必须要严格遵守相应的流程。过斌主任介绍了一般入院的流程:当你感觉某些不适心理或行为习惯甚至是“生理疾病”开始严重干扰正常的工作生活,需要疏导和治疗时,可以先去心理科看门诊,当医生认为必要时会推荐你入住“开放式病房”;如果症状较轻,程度较浅,则可能只需要进行阶段性常规的心理辅导,无需入院。根据他的经验,由于毕竟这是治疗“精神疾病”的医院,人们在出现一些最初的不良情绪反应后,出于传统认知对这类地方的排斥,可能不太容易会直接找上门来。前来问诊的人,大部分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神经症”症状,比如坚信自己患有某种癌症或重病,出现强迫型反应,无法入睡等等。根据统计,目前比例最大的主要是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和厌食症。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五花八门的“病”,大部分都是“神经症”一类的,其中有很多都属于“躯体形式障碍”。此外还有诸如失眠症、人格障碍等方面的患者。


住院者“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并非真的“精神病患者”,出入完全自由


既然有了“明显症状”,那么是不是进来的人都有了“精神病”呢?专家否定了这个说法。北京和上海的医生都解释道,选择住进“开放式病房”的人意识都十分清醒,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病”患者。他们大多只是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压力,或者是某件应激性的刺激事件而形成了一些比较难以自我调节的心理问题。因此自愿来到这里,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并寻求系统的环境支持。这里基本上以心理治疗为主,药物治疗为辅。既然如此,“开放式”病房不同于以往精神病院的一般病房,不设置强制隔离与24小时警戒监控,人们完全是自愿入住。由于住在这里的人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精神疾病,他们大多只是伴随一定的心理问题。因此他们的日常起居并不受到监视与管束,平时都和医护人员一起去食堂吃饭,自由出入病房,随时可以回家,家属也可以陪住。真正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专家诊断


心理问题引发“躯体形式障碍”许芸的情况临床上诊断为“躯体形式障碍”。所谓“躯体形式障碍”,是一种以持久的担心或坚信各种躯体症状的优势观念为特征的神经症。病人因这些症状反复就医,各种医学检查阴性结果和医生的解释均不能打消其疑虑。许芸经过与医生的沟通及交流后发现,半年前她开始怀疑丈夫出现“外遇”,自己逐渐被忽略和冷落,但是某次由于其受寒后的下腹痉挛使得丈夫开始重新呵护自己,经常按时回家。这种在心理学上称之为“即发性获益”的感受,很容易支配一部分的潜意识,成为其“躯体障碍”的心理驱动力。类似这样的病人,在各类普通医院问诊无效后,会来到精神治疗专科医院接受检查。但其中大部分人起初都不认为自己有心理问题,只有经过反复沟通和疏导后,才能逐渐恢复到客观的认知状态。


(文章转载自东方网)


《联合早报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