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铁血小兵初看毛片的经历




记不清是哪一天了,闲着没事跑过三四条街去遛弯儿,一眨么眼就看到了新开的一家那个什么金碟银碟发烧的那个什么城。我心里合计着,这八成又是挂着金银幌子卖毛片的吧!进去先搂他一眼再说。就这么着,我也就跟着别人溜了进去。这一看才傻了眼,原来满屋子都是挂着外文单词的玩意,我这没学过两个字母的俗人哪看得懂这阵仗啊!我知了趣,偷偷地溜到一边去问老板,问他找两个露的多的毛片看看,那傻子竟然盯着我瞪着眼睛张着大嘴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末了扔给我这么个外国货,还说是什么什么云上的……对了!云上的日子!


他哥的!还是人家老外心眼好使,什么新鲜卖俏的玩意都能搞得出来,就这么一露胸露屁股的毛片,也鼓弄出来这么好听、这么新鲜的一个俗名。云上的日子,多他哥的新鲜啊!咱中国老百姓形容形容床上生活时,也都知道用上些飘飘然了、欲仙欲死之类的好词。可是一排到电影字幕上,可就有点太不象话了,除了什么在一起了、就是那个什么什么鸡毛,看上一眼就能混出个底透,明摆着导演和作者就是没上念过什么书,苦大愁深、小时侯捡过煤球之类的浑汉子。连个飘飘忽忽的歪词都想不出来,还能拿出什么汤汤水水的东西去跟人家叫板啊!云上的日子,听听人家老外这名起的有多好听、多体贴啊!罩上一眼,人也就跟着它飘飘然了。那种欲仙欲死、抓心挠肺的感觉你就甭提有多爽了!这不,就为了爽这么一回,我也就鼓起了俗人胆,趁着那个傻子老板一个不留神,我就把它顺到了口袋里。走出人家门儿的时候,心里除了还有那么点紧张之外,那感觉,你就甭提有多美了!


其实这街面上的好片多了去了,什么警匪、武打、砍人、偷窥……我之所以挑了这么个玩意下手,就是吃准了这外皮封套上的这点裸体风景而已,以我的经验来琢磨,这玩意十有八九是个毛片,看那暴露的成色,最差也得是个三级的吧!可是回到家里罩了两眼我就发觉有点不对劲了,这哪里是啥毛片啊,就那么两个镜头,就光那么个傻冒在那儿闲溜达,再看见两个更傻的主往当街那么直挺挺地一戳,十来分钟都没咋挪地方,你就甭提有多闷了。就这么着,我就抱起了枕头打了盹。


也不知道是在做梦呢!还是我压根就没睡着,总之记得迷迷糊糊里,那个女的念了一段好长好长的鸟语,就脱得一件也不剩了。原以为此时那个男的一定还会有点好节目,可那孙子却他哥的假正经,浑身上下地伸手比画了一通,就他哥地穿好了衣服滚球了。没劲,估计那导演也没准是个浑球,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叫那个傻小子走了,啥菜单也没鼓弄出来,那个女的不就白他哥地脱了一回了吗?真他哥没劲!没准那个男的是个有病的,上辈子做过太监也说不定。


我都困得不行了,抱着枕头都快打呼噜了,可是眼前还是有那么几个影子在那里晃啊晃,让你咋能安安稳稳地睡得香啊!记不清那几个镜头到底是啥意思了,只知道有个捂着一件破风衣的傻老爷们好象有了艳遇。艳遇!说实在的,那个漂亮洋妞也实在是美的够PP了,我虽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但是心里确实也他哥地痒痒了。


艳遇!谁没想过啊!不过我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在都什么年头了,空着两只脏手,想把一个女人唬到床上,你以为容易啊?老实说俺长得也算是有模有样的了,空手套白狼那一套基本功我花了一天半工夫就了然于胸了,举一反三都不是什么难事。可再怎么着也没这哥们来电啊!随便跟着人家屁股后头溜达溜达,再直目愣眼地瞪着人家,连句人话都不会说了,居然也把那个叫什么什么苏……索的漂亮美眉唬得直放电。真他哥的简单,眼睁睁地,那妞儿就脱的一件不剩,上了床了。我登时眼睛就亮了,心想如果咱哪天出门遇上个这么漂亮的妞,也能两眼发直瞪得她云山雾绕心里犯痒痒,回头领我回家过夜还不掴我嘴巴子,那该有多美啊!


说句实在的,这随后的那么点事儿我还真的有点看明白了。其实这点猫腻儿谁都能瞧出来个一二三来,不就是那么点鹾事么!那个傻老爷们想泡人家,就死皮赖脸地磨着人家,一听说人家那个妞是个杀人犯来着,他登时就面了。可是大老爷们有了色心,也得长点色胆啊!你瞧他那点出息,跟人家战战兢兢、不温不火地搞了那么一把,就偷偷摸摸地提上裤子跑路了。真他哥的没啥劲,不过你瞧瞧人家那洋妞的那个身段、那个模样,咋都看不出来是个捅了自己老爹十三刀的主啊!


还是没啥来劲的,敢情人家老外现在整个毛片也流行造假。光他哥地谈爱情,谈得俺都只剩下睡觉的心思了。其实俺也挺想爱情他一下的!可是爱情这鸟东西,它总是看不见摸不着啊,你想抓住它,可它就偏偏得让你抓耳挠腮、撕心裂肺、肠穿肚烂地等上一等,说不定还整出个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由子来考验考验你,真他哥的没劲透了。没辙了,俺也就只有侯在当街骗骗女孩子的份了,可是最近又不太敢了,听说骗女孩子这事一不小心就会栽到局子里的,还得往单位通报,凑钱交罚款。我胆儿小,面子也矮,最重要还是心疼那俩钱,所以这闲事儿压根就没太敢再想过。可整天只替人类想事儿不替自己肚子想事儿那多无聊啊。我大一时恰有一酒色朋友叼着手指头垂蜒三尺地说:知道不?XX女又陪XX孙子睡觉了。他哥哥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也倒曾经让我好几个月没睡好觉。


这情节再往下演,可就真是没啥进步了,整个玩意稀里糊涂的,谁还有心思再往下看啊!又迷糊了好一阵子,好不容易才看见一个既年轻、又漂亮的美眉,在当街上逛来逛去,旁边还有个傻小子在那儿显丕来、显丕去的。应该有点意思了吧!我就这么琢磨着,也就将就着往下看,看着人家挤在一块压马路,看着人家凑成一对进教堂,看着人家合伙迈着方步,顶着大雨淋的像一对鸭子似的玩浪漫,好歹是把太阳也给靠落山了,那个漂亮妞也到了家了,那傻小子也鬼鬼祟祟地跟着走上去了,可是人家那个漂亮美眉末了一转身回头说出的那么两句话没把我气死。她说她明儿就要去当修女了,让那个傻冒再去找个别的地方凉快凉快去吧!然后就关了门了,你说让人这个气啊!就这么点烂事你至于拍的这么麻烦吗!白白地浪费了我这么多的感情不说,赶巧你也得再整出点节目来再散局啊!他哥哥的,这就是个国际大烂片、国际大骗局啊!赶明儿得赶紧告诉告诉合伙看毛片的那些哥们们,以后可千万不能再上这种当了。回头一想想,他哥的俺也没吃着啥亏啊,这片不是咱偷摸着顺回来的么,就当是走了眼、失了手得了。


我正在这痛苦地眯着呢,外面就有人没命地砸门了,我这正心头慢热着呢,居然还有人敢来撮火,我心里合计着,嘴里嚼着外面那孙子的爷爷、祖宗、十八代,就去给开门了。看了一眼,我的心里就凉快了,眼前站着俺们胡同派出所里的几个“煞星”,旁边还跟着两个邻居家的“治保”老太太……


就这样,我以一个偷摸看毛片的罪名在派出所里住了两天,在这地儿,我的任何狡辩都是苍白的。还记得王领导跟我嚷嚷的那两句话,说我就是欠他哥的修理,这片子里的人脱得快连毛都不剩了,还居然敢狡辩不是在看毛片。我的丑恶事迹马上在街道内外得到了宣传与发扬光大,老太太们的那些添油加醋的本事我可是领教的太多了。


我正睡得香呢,就有人把我给晃醒了,睁开眼一看倒是吓了我一哆嗦,好家伙,整个所里的人物都到齐了,这不就是要搞个三堂会审了么?我正在这儿瞎琢磨呢,所长就拖着个大肚皮,一脸笑嘻嘻地蹲下给我把手铐打开了。还一脸堆笑地说道些什么,眼前的这些平日里下巴和眼皮一样高的爷们们纷纷冲上来和我握手,拍打着我的肩膀,揽着我的后脑勺和脖子,塞到我手里好多营养品,就把我给请出去了。临末了那个刚刚调来没几天,就已经骂了我29次混蛋的实习小警花,还偷偷地塞给了我一张电影票,说是个啥时候要请教请教……


狗日的,我已经迷糊了,街道的老太太们看我的眼神也都变了,那副德行,就差没给我掬个躬、请个安了。难道是我又立了傻大功了,还是现在有了政策,看毛片这事就变得光荣了,反正我还是有点想不通。回到家里,那个破片就这么工工整整地放在我的桌子上,上面还夹了个小纸条——“怎么样,艺术家,晚上有时间去看电影么?”落款是小警花……


哇噻!我狂晕!想不到这年头的艺术家们都是看毛片看出来的啊!这么说以后我买毛片就再也不用藏着掖着的了,直接说我是搞艺术的也不就完了!嘿嘿!居然还有这么便宜的好事,看来以后真得跟那个警察妹妹多学学法了,对了,这应该是……云上的日子吧!嘿嘿!过瘾!回家再看上它一遍,真他哥的爽呆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