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四大战役

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四大战役之一:格拉尼卡斯河畔战役

前情简述:BC336年,马其顿大王腓力被刺身亡,亚历山大在混乱中进入王宫,被宣布即位为王。此后他处死了参与行刺的贵族,整顿军备,准备出征东方。但是希腊本土并不安靖,底比斯突然爆发了叛乱,斯巴达人也不承认他的权威。年轻的亚历山大并不畏缩,以泰山压顶之势击破底比斯城防,严厉地处罚了叛乱分子。此后,亚历山大又远征北方,平定多瑙河流域的色雷斯蛮人。后方安定以后,亚历山大于BC334年出征波斯帝国。

格拉尼卡斯河畔是亚历山大跨过海峡以后的东征第一仗,所谓首战必胜,声威大振。亚历山大在此役中也表现出了他卓越的指挥才能与大胆泼辣(鲁莽)的英雄本色。

补记——单位转换(工程师的臭脾气):1斯台地=180米;1库比特=2市尺;塔兰特,Talanton或Talentum,古代最大的重量单位及货币单位。

作为重量单位,在古巴比伦相当于30kg,在古希腊约25.5kg。

作为货币单位,1 Talanton=30 mina,马其顿王国时期约25kg白银。

亚历山大从伊利亚来到阿瑞斯比。他率领全军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今达达尼尔海峡)之后,就在这里宿营。第二天到达坡考特;再一天,通过兰普萨卡斯,在普拉克提亚斯河边宿营。这条河发源于伊达山,在赫勒斯访海峡和攸克塞因海(黑海)之间入海。从那里出发经过科罗内到达赫摩托斯。他派侦察队在大部队之前先行,领队是阿明塔斯(阿拉巴亚斯之子),配以阿波罗尼亚地方武装一中队,队长是苏格拉底(萨松之子),还有四个中队的所谓先头侦察兵。在路过普瑞帕斯城时,市民向亚历山大表示献城归顺。他派帕瑞高拉斯俐卡高拉斯之子)率领一支地方部队去接管。

波斯方面的指挥官有阿萨米斯、罗米色瑞斯、拍提尼斯、尼发提斯,还有利地亚和爱奥尼亚二地的督办斯皮色瑞达提斯以及赫勒斯访地区的福瑞吉亚的总督阿西提斯。他们率领的波斯骑兵和希腊籍雇佣兵已在泽雷亚城外扎营。获悉亚历山大已渡过海峡之后,他们就召开了作战会议。罗德岛人迈农在会议上劝他们不要冒险跟马其顿人打仗,因为他们的步兵比波斯的强得多:特别是有亚历山大御驾亲征,而波斯兰大流土则远在后方。因此,波斯方面最好把部队转移;用骑兵践踏粮草,全部毁掉;放火焚烧地里庄稼,甚至连城市也别留下。这样,到处没粮没草,亚历山大就无法在这一带立足。但是,据说在这次波斯将领会议上,阿西提斯发言说。他决不允许自己人的房子有一间被烧。出席会议的人支持阿西提斯,因为他们怀疑迈农是为了保住国王封给他的官位才有意地拖延战争。

(十三)这时,亚历山大率领全军正向格拉尼卡斯河挺进,作好了战斗准备:已把骑兵部署在两翼,还把步兵方阵加强了;前面有赫格罗卡斯指挥的侦察队和一些搜索班、骑兵和五百轻装部队,后边跟着运输队。亚历山大率部推进至距离格拉尼卡斯河不远处,就接到飞马驰回的侦察兵的报告,说波斯部队已在河对岸摆好了阵势。于是亚历山大就把部队调动成战斗队形。这时帕曼组走向前来对他说:

“陛下,我的意见是,我军马上就在河这边扎营。我相信,由于敌军步兵比我军少,必然不敢在我军附近露营。因此,我军等拂晓时再渡河必无困难。在敌军还未部置就绪时,我军就可渡河完毕。根据目前情况,我觉得,如果我军立即采取行动必然会冒极大危险。因为我军不能在这样宽广的正面一齐渡河。可以看得出来,河道有不少地方水很深;而且,您看得见,河岸也很高,有些地方简

直象悬崖一般。如果我军以最易受攻击的疏开队形无秩序地在敌前出现,敌军骑兵必将以较好的密集队形向我冲击。出师首战失利,对目前来说,后果将很严重,对战争全局来说,将更为有害。”

可是,亚历山大却回答说:“这我知道,帕曼纽。可是,在我们这样轻易地渡过了赫勒斯滂海峡之后,如果让这条小河沟子(他就是这样看不起这条格拉尼卡斯河)就在目前情况下挡住咱们的去路,我觉得这是可耻的。不论就马其顿人的威望,还是就我自己迅速对付危险的能力来讲,我认为都不妥。我相信,波斯人以为他们自己是和马其顿人一样的好战士,因而可能会鼓足勇气,但这不过是因为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经受过使他们吃惊的事情罢了。”

(十四)亚历山大说完之后,立即派帕曼纽去指挥左翼,他自己则到右翼去了。他早已指派菲罗塔斯(帕曼纽之子)为右翼司令,部下有地方骑兵、弓箭手、以及阿格瑞安部队和标枪手等。配属给菲罗塔斯的,还有阿明塔斯(阿拉巴亚斯之子)所部标枪手、培欧尼亚部队和苏格拉底中队;挨着他们部署的是尼卡诺啪曼纽之子)所率地方部队。他们一旁还有坡狄卡斯(欧戎提斯之子)的方阵、科那斯(坡莱摩克拉提斯之子)、克拉特拉斯(亚历山大之子)和阿明塔斯(安德罗米尼斯之子)所率各方阵以及菲利普(阿明塔斯之子)所部。在左翼,为首的是卡利斯(哈帕拉斯之子)指挥的塞萨利骑兵,换下去是菲利普(迈尼劳斯之子)指挥的联合骑兵队,然后是阿格索率领的色雷斯部队;他们右边是步兵,即克拉特拉斯、迈立杰和罪利普等人指挥的诸方阵,直到全军中央。

波斯方面约有骑兵二万以及稍小于此数的步兵和外籍雇佣兵。他们的部署是:骑兵沿河列队,形成一个拉长了的方阵;步兵在后。河岸以上的地很高,形成居高临下之势。在他们左翼的对岸,他们发现了亚历山大本人——由于他的盔甲光耀夺目,随从人员对他的奉承姿态,一眼就看出是他,于是他们就在河岸这一段集中了大批骑兵中队。

在一段时间内,两军隔河对峙,一动不动,鸦雀无声,都不敢猛然挑起大战。波斯方面是在等待,如果马其顿人企图强渡、在河面上一露头,就向他们冲杀。这时,亚历山大一跃上马,招唤随从跟上,要他们表现自己的忠勇,命令第一线由阿明塔斯(阿拉巴亚斯之子)指挥的侦察兵、培欧尼亚部队和一纵列步兵向前推进,直扑河中。在这些部队之前,还派了由托勒密(菲利普之子)指挥的苏格拉底中队——按当天的战勤次序,由这个骑兵中队担任前锋。然后他亲自率领右翼各部,,吹起号角,向战神高呼响彻云霄的战斗口号,奋勇冲入河中,部队与水流方向成斜角前进,使波斯人不能在拉长了的战线上一齐向他的部队冲击;而他的部队却可以用尽可能密集的队形攻击波斯人。

(十五)在阿明塔斯和苏格拉底率领的先锋部队把守河防的地方,波军从高高的对岸往下射排箭,有的在稍靠后一些的高地上往下投标枪,有些在较低的地方,有些甚至冲到水边来了。于是河岸上展开了一场骑兵大混战。希腊人拚命要登上彼岸,波斯人则千方百计阻拦。波军标枪如滂沱大雨,铺天盖地;马其顿人的长矛似万道金蛇,左刺右扎。但马其顿人终因寡不敌众,首战失利。这也是因为敌人阵地坚强,居高临下;马其顿部队则地势不利,位于低处。此外,波斯骑兵的精华就部署在强渡地点。而且,迈农指挥部队厮杀时还亲自带着他的儿子们首当其冲。首批和波军交锋的马其顿部队,在表现了他们那种非凡的忠勇之后,几乎全部牺牲。只有少数在亚历山大到来时撤到他跟前去了。这时亚历山大已率领右翼部队逼来,冲击波军。就在双方骑兵绞作一团,也就是波军首领所在之地,亚历山大身先士卒,头一个杀入敌阵。于是在他周围立即展开了猛烈的厮杀。这时,马其顿部队一队接一队陆续过河,现在过河已不困难。战斗虽然是在步兵战线上进行的,但却是一场骑兵大战。鞍上人斗人,脚绊拳击;鞍下马战马,冲撞奔腾,酣战如狂,难解难分。希腊人要一股劲把波斯人从河岸推开,赶到平地;波斯人则千方百计阻挡他们登陆,拚命把他们赶回河里。不过,亚历山大这时已率领卫队步步得手。这不只是因为他们英勇顽强、纪律严格,也是因为他们用的武器较好,是用坚固的山茱萸木制成的长矛,而波斯人使用的则是短标枪。

在混战中,亚历山大的长矛折断了。他招呼他的御侍武官阿瑞提斯另给他一杆。可是阿瑞提斯自己那杆也折断了,正在用剩下的那半截儿奋勇招架向他紧紧逼来的敌人。他把手里这半截武器举起来给亚历山大看,向他大声喊叫,要他另找一个侍从要武器。正在这时,亚历山大的一个扈从科林斯人德马拉塔斯把自己的长矛给了他。亚历山大接过长矛,一眼发现大流士的女婿米色瑞达提斯骑在马上带着呈楔形的一些骑兵冲了过来,已远远离开了他们的战线,他自己冲在最前头。亚历山大直挺长矛一下子就扎到他脸上,把他甩在地上。这时罗萨西斯拍马朝亚历山大冲来,举起大刀劈在他头上,把他的盔砍掉一块,但这顶盔总算挡住了这一刀。亚历山大随即把他也甩倒地上,用长矛刺透他的胸甲扎入心窝。这时,斯皮色瑞达提斯已经举起他的短弯刀向亚历山大劈来。说时迟那时快,克雷塔斯(德罗皮第斯之子)忽然乘机问入,大刀起处,斯皮色瑞达提斯的肩膀早已削掉。这时骑兵不断从河岸飞驰而来,加入了亚历山大周围那一伙。

(十六)现在,波斯人四面八方都在受折磨了。人脸马面都吃上长矛。他们被追赶时,走在骑兵前面,轻装部队碍手碍脚,骑兵又跟轻装部队纠缠一起,搞得全军乱作一团。因此,他们开始撤退,最先撤走的是混战时亚历山大首当其冲的那个地方。当他们阵线中央开始后陷时,两翼的骑兵也被突破,于是急切的逃命开始了。只有一千多波斯骑兵被消灭,这是因为亚历山大对骑兵并未穷追猛打,而是他转而进攻外籍雇佣部队。这群雇佣兵坚守阵地,好象生了根似的。不过,与其说他们真有防守决心,倒不如说他们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大祸吓呆了。亚历山大率领方阵向他们冲击,还命令骑兵从四面八方扑去,很快就把他们包围起来,砍杀净尽,没有一个逃掉——也许有个别从死尸堆里溜走,生俘约两千。在

波斯将领中,死掉的有尼发提斯、拍提尼斯、利地亚督办斯皮色瑞达提斯、卡坡多西亚部队指挥官米西罗布赞、大流士的女婿米色瑞达提斯、大流士的儿子阿布帕利斯、阿太薛西斯的儿子大流士的小舅子发那西斯、以及外籍雇佣军司令欧马瑞斯。阿西提斯从战场上逃到福瑞吉亚,据说在那里自杀了。因为波斯的失败似乎要归咎于他。

马其顿方面,在第一次冲锋中,地方部队有二十五名阵亡。亚历山大命令在地亚穆给他们铸铜像。这件事是叫莱西帕斯承办的(他曾和许多人竞相承铸亚历山大的铜像,最后是由他承铸的)。此外还有骑兵六十人、步兵三十人阵亡。第二天,亚历山大把所有这些人,连同他们的武器和其他装备一起埋葬了。他下令国内对他们的父母子女一律豁免地方税、财产税和一切劳役。他对伤员也表示了极大的关怀,亲自看望每一个人,查看伤情,询问他们受到的照顾好不好,还鼓励每个人详细叙述甚至夸耀自己的功劳。他还埋葬了所有战死的波斯将领以及死在敌人行列里的那些希腊籍雇佣兵。那些被俘的希腊人,都带上手铐送回马其顿去做苦工,因为他们违背了希腊的公众舆论,和东方的敌人一起打自己人。他还把三百套波斯盔甲送到雅典向雅典娜献礼,并附有如下献词:“谨献上从亚洲波斯人手中俘获的这些战利品。腓力和全希腊人(拉斯地蒙人,即斯巴达人,除外)之子亚历山大敬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