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东北野战军为何提前入关发动平津战役

东北野战军在东北获全线胜利后, 就地休整.


军委1104电:


(一)三日各电悉。迅速彻底干净歼灭各敌,光 复沈阳,极为欣慰,望向全军传令嘉奖。(二)傅军南进各部已北撤,但四纵、十一纵及各独立师进至遵化、蓟州地区之计划仍不变更。程黄率各部到达后,分派几个支队向平古、平津、津唐各线袭扰,主力择地整训,待东北主力入关后,统一发起对傅军作战。惟傅军如在我杨成武攻归绥时派兵西援,则应暂停整训,向北平等地有所动作,牵制傅军西援兵力,帮助杨成武得手,因杨罗耿所部已开回平汉线并须休整,平张线上傅军已不受威胁。(三)向平津作战时,冀东一带粮食必不够供应大军需要,平津攻克后,军民需粮亦多,东北需有所协助,望早日筹划。


林1115去电军委:


我们建议徐周、杨罗两部除留一部监视太原外,应集中力量迅速包围保定或张家口、切断其与北平的联络。对所包围之敌,采取围而不攻的办法,以达到拖住敌人的目的。使傅作义及其所属之中央军,既不能撒手南下,亦不能撤退绥远,亦不能集中兵力守天津或守北平。如我不攻城,他来增援则正便于我军歼灭,等到东北部队南下后,再同时合力发动攻势,歼灭全部敌人。


军委回1116电:


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们曾经考虑过,认为如以杨罗耿部位于绥东与杨成武集结一起,可以阻止傅作义部向绥远撤退,但不能阻止傅部及中央军向海上撤退,包围张家口也不能达此 目的。因敌共有三十五个步兵师、四个骑兵师,敌如决心从海上撤退,可以集中十几个师将张家口之敌接出来,集中于津沽逐步船运。保定守军是两个由保安队组成的师,包围与否不关大局,近亦有撤退模样。承德敌人已撤退。徐周所部十万人近月打得很苦,伤亡二万,可以停止对太原的攻击,但要他们将已攻占的阵地放弃,并开至张家口去担负包围任务,一则阎匪将出城滥扰;二则部队情绪上转不过来;三则我军未到张家口,而张家口之敌势将惧歼先逃。且张家口驻敌甚少,原只一个由保安队组成的师,现闻增加一个师,待证。傅部主力均在北平附近。我们曾考虑过你们主力早日入关,包围津沽,唐山,在包围姿态下进行休整,则敌无从从海上逃跑。请你们考虑,你们究以早日入关为好,还是在东北完成休整计划然后入关为好,并以结果电告为盼。


紧接着, 军委去1116电徐向前(较前电晚一小时):


估计到太原攻克过早,有使傅作义感到孤立,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南撤,或分别向西、向南撤退,增加尔后歼灭的困难,请你们考虑下列方针是否可行:(一)再打一二个星期,将外围要点攻占若干并确实控制机场,即停止攻击,进行政治攻势。部队固守已得阵地,就地休整。待明年一月上旬东北我军入关攻击平、津时,你们再攻太原。(二)如果采取此项方针,杨罗耿部即在阜平休整,暂不西进。如何,盼复。


从上几电看, 东野原定次年(一九四九年)一月上旬东北我军入关攻击平、津.


十六日(1116)电, 毛泽东是以征求的语气要林等考虑是否可提前进关.但没提出具体时间表.


紧接着,又一个1117电:


由于上述(略)种种原因,望你们郑重考虑下述两个方案:


(甲)东北野战军提前于本月二十五日左右起向关内开动,预计现在锦、义地区的部队,下月十日以前可到天津、唐山地区。如敌正在南撤,我可歼灭其一部或大部;如敌尚未开动,我可抑留该敌继续休整,并修复北宁路,然后大举歼敌。不管蒋、傅军是否撤走,仍按原计划休整到十二月半然后南进。即是说蒋、傅要撤就让其撤走,你们则准备于到平、津后无仗可打时即沿平汉路南下,先在长江中游作战,逐步东进与刘陈会攻京、沪。以上两案何者为宜,望考虑电复。


紧接一天的电文, 提出时间表, 且语气就不一样了, "请郑重考虑".


同一天, 林彪回电:


"东北主力提早入关很难,因为东北解放后,部队思想发生很大波动。东北籍战士怕离开家乡,怕走路太远,甚至某些干部已开始滋长享受情绪,需要以大力解决这一问题"


军委于1118再致电::


“望你们立即令各纵以一、二天时间完成出发准备,于二十一日或二十二日全军或至少八个纵队取捷径以最快速度行进,突然包围唐山、塘沽、天津三处敌人,不使逃跑并争取中央军不战投降(此种可能很大)。”


这次是命令式, 强硬语气. 林终于接受, 于十一月二十日十五时去电军委:


“在沈阳开会的各纵、师参谋长、政治部主任,今晨已开始离沈,远者须要明日才能回到部队。如二十二号出发,则实在太仓促,全军皆无法进行起码的政治动员,因此出发时间可否改在二十三号。”


以上的过程可看到, 军委为何在16日发电要求林考虑提前入关, 17日再电,请林郑重考虑, 见林回电反对, 18日则强令?是什么原因令毛泽东如此紧张?


原来,东北失陷以后,十一月四日,蒋介石将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召到南京,参加最高紧急军事会议,商量华北的作战方针。 会议上,蒋介石想让傅作义把部队撤到江南去,并委任他为华东南的行政长官.傅作义从南京返回北平后,开始在心里酝酿往江南撤退的事情,要撤往江南并不是一件让人很容易平和的接受的问题,十一月十五日,傅作义向傅冬菊(女儿)透露了自己的心事:全军要往江南撤退。当即傅冬菊坚决反对,两人不欢而散。之后,傅冬菊立即给毛泽东发了电报.


毛泽东接了电报,按理东北的战事刚结束,很多事还没有搞得完(如林彪所语),但要是让傅作义南下,那是毛泽东极不愿见到的.但没有东野入关,是不可能拦住傅军的,所以当时就一面要傅冬菊等继续统战(稳住)一面令林部提前入关,一如以往的习惯,毛泽东还是一开始以征求的语气,虽然林说的也是实情(即便同意提前入关,也真没法按毛要求于21日开拔),但这次因事来得急,不能允许有耐性等了,毛泽东第三封就强令了.可能林还在唠叨:怎么主席不多和我理论几番,咱有理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