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五 千里堤系列杀人案

九十年代初,红桥区丁字沽一号路和三号路还没有拓宽,也没有地铁,但一到晚上那一带就变成繁华的夜市,晚上小贩很多,刨冰,沙锅,套圈,到了夏天傍晚开始,可以说是个大集市。再往前不远,千里堤沿线却是一片荒凉,堤是解放前用来防洪水的一道土坡,两边杂草丛生,没有人烟,有零星的收破烂的院子,附近没有住宅,到是有个理工的分院,路尽头就是天津商院所在了。

那阵子我被几个异常的失踪人口搅和的寝食难安,近三个月来,该管辖区已经报上三起失踪案,倒退半年来看还有两起,其中只有一起是老年痴呆症患者走失,其他4起都有若隐若现的共性:失踪者为女性,年龄介于15至29岁之间。失踪案一般来说都有个概率,如果某地区同一时期超过此概率,则会有特殊情况出现,所以也加大了警力夜控。

一天夜控巡逻,民警小张开着车,我和两名联防队员随行,绕千里堤兜一圈后停在路边休息。凌晨一点多,我坐到后面趁空迷瞪一下,似睡非睡中,下意识感觉一只手拍到我脑门,一激灵我醒了。这时小张似乎看见远处墙后有只手挥动了一下,问我注意到没有。我刚清醒没留神,那就让他过去看看吧。小张启动车,开了过去,下车绕过墙拐角一看,眼前景象极为恐怖。只见一个女孩半卧在地,喉咙还在汩汩的冒血,身后血迹拖了有20米长,连忙下车,一看女孩胸口也有致命伤,如此伤势,能有毅力爬行这么远真不简单!一般人不超过几十秒就会因心脏破裂死亡。不过这女孩半卧在距墙角还有两米远的位置,胳膊没那么长能招手让我们看到吧。事后我也和小张谈起过,是否真的看到那手挥动了一下,小张说千真万确看到了。

这是起凶杀案,自然而然要和前几起失踪案串联找共同点,看能否并案处理。据了解,该死亡女孩当晚本该住男朋友家,晚上两人因琐事突然吵起来,女孩赌气回家,男朋友也缺心眼就让她一个人半夜跑出来,回家半路就发生了这事。走访女孩家,进了小平房看到她的父亲我一愣。她父亲我认识,外号洪四,曾经因盗窃和组织绑架等罪名被处理过,在新疆待过十年,老婆也离婚了,孙女一直由奶奶照顾,他则刚释放回来没一年。以前他在红桥也算是有名号的人。洪四歇斯底里咆哮着,问我是谁干的,要剁了那凶手。我安慰他,目前还没有进展,不过要他相信政府,别做出蠢事,父亲冷冷地看着我喘粗气没说话。这个社会边缘的人物,因痛失爱女,神情变得异常可怕暴躁。

案子进展缓慢而毫无线索,没有相关的目击者。后来我和师傅走访附近收破烂的外地暂住者,发现其中一个户主收购的几麻袋易拉罐好几天没有转手,而我师傅从别的收废品那了解到易拉罐最近收购行情要下跌,都纷纷急着出手,而他为什么还没卖呢?我师傅稳住他继续盘查,我则独自到后院溜达一圈,看看他放废品的小院子,这时出现一个诡异的景象。附近的几只流浪狗都聚在他家后院门口徘徊着不走,溜达来溜达去,向院子瞭望。我突然间觉得胸口发闷,很难受的感觉,心里有点明白了,什么都没说,拉着师傅悄悄回了单位。

转天一早我就申请到了搜查令,开了三部车,带着十几个民警、法医去搜查他家院子。还没到他家门口,他老婆就迎着跑出来,对我们喊:昨晚闺女被绑架了,他爹半夜去找闺女去了。他老婆语无伦次的说着,原来昨天他闺女放学没回家,他四处去找,等到半夜来个电话,他接完电话就说去接闺女走了一宿没回来。

案情突然发生变故,我师傅赶紧留下人手搜查院子,凭直觉又让我带几个同事快去找那个洪四,车开到半道,那边搜查废品院子的民警传来消息,已经挖出来一具尸体了,我心理清楚,还有几具没挖出来。

到了洪四家平房,没进屋就看到门缝渗出来的血,心知情况不妙。撞开门,一副血腥残忍的场面令人作呕,那个收废品的男子被倒着吊在房顶上,嘴里淌着血早没声息了,双眼已被活生生的剜去,留个血肉模糊的黑框,舌头也割掉。像水蛭一样的刀口密布全身不下百处,桌上放了两个盘子,像涮锅一样摆着整整齐齐的两盘子人肉。就和过去的凌迟处死一样!这血腥的场景,令年轻的警员当场就吐了。

后来,收废品那家的小女孩完好无缺的找到了,有点精神失常。我想可能是看到了那恐怖的一幕吓的吧。收废品的男子并没有致命伤,全因体表密密麻麻的伤口破损,失血过多而死,在那个恐怖的夜晚,自己的肉被一刀、一刀地慢慢割下,目睹着自己缓慢的死亡。但他的罪行滔天,死有余辜。在他的院子地下挖掘出以前失踪女孩的尸体,都已经腐败不堪。我想只有那些流浪狗还会惦记着他什么时候再来喂食吧。

至于洪四,他失踪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他的消息,以至于每年严打通报,他都是榜上有名。尽管我不清楚哪个环节让他得知真凶是谁,能让他如此疯狂的报复。但我永远忘不了一个父亲绝望复仇的眼神。

本文内容于 2007-11-28 21:16:30 被linnidon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