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苏浪潮席卷东欧,项庄舞剑意在排俄


普京重振雄风国策的支柱是强化俄军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例如本月十五日,独联体七国在莫斯科讨论集体维和部队组建和职能问题,其中俄国、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和乌兹别克,正是中国极重视的「上海合作组织」的五个近邻国。另外,经过格鲁吉亚强烈坚持下,俄军终于在本月十四日撤走在该国境内的十二号军事基地,但是以维和名义驻在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地区的俄军,不但不撤还要加强,以支持当地的非法分裂主义政权。

俄国愈是坚持沙俄及苏联时代的大国沙文主义,妄图控制弱小邻国,愈是激起东欧各国的反弹,「乌克兰人民运动」上书总统尤先科,要求立法铲除布尔什维克时代的标志。在十月革命后,哈尔科夫市曾经是苏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的首都,尤先科收到的信中说:哈尔科夫市和本州岛大量的小城、城区、街道都以苏联革命者和苏共领导人命名,列宁纪念碑依然耸立在市中心的自由广场,历史的巨大反差形成时代的讽刺。该信函并指出:苏共时代的标志既得不到乌克兰国家的认可,又影响人民心态,政府应负责清除这些遗迹。

哈尔科夫市民的反苏情绪并非个别现象,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动作更快,经过全民公决,市政府计划在年底前完全清除苏联时期的痕迹,包括四条列宁大街的130条街道,将改名为同乌克兰的历史有关的名称,以求恢复民族本来面目。

波罗的海三小国正是船小好掉头,早在刚获得独立的当年,便迅速取消俄文街牌。斯大林的故乡格鲁吉亚对这位臭名昭著的同乡并不欣赏,宁愿用独立后首任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的名字取代斯大林河岸街。首都第比利斯的苏联色彩街名也恢复格鲁吉亚被俄国侵吞前的旧街名。其实,历史遗留下来的意识形态问题,并非燃眉之急,不必高调强硬解决。弱小邻国在军事和政治上外交乏力,只好在文化之类的软目标上下手;名为反苏,项庄舞剑意在排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