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砖窑牵扯出的政府腐败现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河南省政府规定,2007年年底河南所有黏土砖窑场都得关停。登封市东金店乡政府连夜出招:砖场要开工须交“支援教育费”,谁交钱多,就让谁干得时间长。


投诉:砖场要开工需交钱


登封市东金店乡库庄村村民冯占北彻底失望了。今年年初,他踌躇满志投入10余万元承包一砖场,结果乡政府的一项土政策击碎了他的致富梦。


今年3月24日,全乡窑场开工前,乡政府召开会议,乡长李慧锋在会上向全乡11家砖场老板说:今年上级有文件规定,年底前全乡所有砖场都要关停。考虑到各砖场的不同情况,准备分批次关停,条件是:谁想干就交钱,否则就别想开工。


会上还提出,哪家同意提前关停,乡政府给他们一次性补助1万元。并说明,这部分补助必须由后关停的砖场出。会议开了一天,“最终李乡长口头宣布‘向乡政府交钱,上不封顶,谁交的钱多就让谁经营!’”冯占北说,当夜,除4位场主同意提前关闭外,他与其余6家等待乡政府最终意见。第二天凌晨3点,7家砖场负责人同意乡政府的意见:根据砖场上交钱的多少来确定经营时间的长短。


冯占北说:“7家砖场共交20多万,5月17日,乡政府让我们交纳5714元,说是给提前关停的那些砖场的补偿,我们怕砖场停工,就答应了乡政府的条件。”


让7家砖场老板没想到的是,今年6月底,这些砖场才经营不到两个月,就被登封市国土资源局查封。他们多次向乡政府索要上交的款项,乡政府却以7家砖场是自愿上交“支援教育费”为由,拒绝退还。


“原来说交钱最多的可以干到年底,现在钱交了,砖场也给关了。”冯占北认为乡政府应该退回他们这些费用。


调查:乡政府凌晨4时收取20多万元“支援教育费”


11月22日上午,记者来到该乡窑沟村,陈花荣正在自己的砖场转运剩下的砖坯。


“今年3月24日那天,因砖场开工乡政府开了一整天会。说实话,我开办窑场的资金都是借的高利贷,如不让开工就得赔钱,当时我听说哪家摞得钱高,哪家就能开工,我就尽力往多交。”陈花荣说,经最后清点,王柱金的钱摞得最高——3.5万元,依次是麻玉龙3.4万、冯狗蛋3.3万,他与马广都是3万元。


“当时,领导看到桌上那一沓沓现金,最后决定7家砖场都让开工,谁交钱多,谁干的期限就长;谁交钱少的,谁干的时间就相应缩短,收款的款项就定为支援教育款。”


记者又找到另一砖场老板王柱金,王说当日负责收款的是该乡武装部长郑庆建,同时他也证实冯占北及陈花荣所说的开会收钱情况。


各方说法


场主:乡政府曾下令收回票据


今年5月中旬,乡政府又通知砖窑场老板开会,条件是必须带着交款票据。


7家砖窑场代表来到二楼会议室,郑庆建让他们交出今年乡政府所开票据,理由是:“上面来人要查,怕你们处理不好。”


“那天他们都上交了,担心乡政府耍赖,大部分都把票据进行复印,当时我有两张确实找不到而没上交。”说着,陈花荣拿出前天才找到的那两张票据。其中一张是今年3月25日开具的“河南省统一财务收款收据”,上写:今收到陈花荣交来支持教育款3万元整。票据上盖有“登封市东金店乡教育会计核算中心”印章。另一张收款日期为5月10日,收款数目为5714元。


乡长:收钱是让他们多干几天


11月23日,东金店乡乡长李慧锋电话里向商报记者解释,收取费用之事当时他不在家,武装部长郑庆建负责,收费原因是这些砖场“主动要求出钱支持教育”。


既然是“主动要求出钱”,为何要选在凌晨4点交钱,而不是白天?乡政府给他们出具的手续,为何不是行政事业收费票据,却是一般收据?


李慧锋对此称:“我不太清楚,可能是窑场老板要求的。当时乡政府根据上级精神,对所属砖窑场分批关停,收这一部分钱,是对首批关停的砖场的补偿,这样后关停的砖场就可以多生产一天。”


收费票据后来为何又从窑主手中收回?“可能是因为乡里核账吧?”李慧锋在电话里说。


律师:乡政府涉嫌乱收费


东金店乡武装部长郑庆建也否认向砖窑场老板收费,他说:“这事郑州市纪委已调查清楚,结论是我们没乱收费,详细情况你可问郑州市纪委。”记者到郑州市纪委核实情况,工作人员称:“这事不方便向媒体透露。”


河南春秋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杜天征认为:“国家明令黏土砖窑场关停或转产,乡政府却制定土政策,让砖场交钱就可继续干,还让他们集资给关停砖场补偿,这一做法涉嫌乱收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