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十六节  “大刀”和“大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十六节 “大刀”和“大脑”

列车进站,放慢了速度,哼哧哼哧,向外冒着蒸汽。涂了红漆的铁轮,压得铁轨胆战心惊咣当咣当。尖锐的金属摩擦声,刺得人耳膜发涨。

急促的哨声响起,一小队日军荷枪实弹的奔向列车。在小队日军的背后,又是一队穿白大褂,抬着单架的医生护士。数辆军车已经停在了站台上,排成一列。

未等列车停稳,日军就冲了上去。

人还没有进入临时指挥部的车箱,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就迎面扑来,差点将日军士兵给“推”下了车。

日军上车看了一眼,又全都呕吐着,跑了出来。

一个鬼子铁道守备队的小队长,将王八盒子着朝医生们一挥,喊道:“你们的,上去!”

鬼子医生,见惯了血和内脏,但仍被列车上惨烈的景像吓了一跳。但职责所在,不得不听命。硬着发麻的头皮继续工作。

在这血腥列车上,医生不敢多呆,指挥着护士和士兵,将里面的尸体,逐一抬上单架,装上汽车。

列车上的人,除了二个人外,全都被砍了头。一个没被砍头的,躺在用桌子拼成了的手术床上。他穿着中将服,脸部中弹,子弹从脸上进,后脑勺穿出,不用说,死得不能再死。另一个形体很大,肌肉强健,长发结成了血斑。上身衣服已经稀烂,腰间的武装带上,挂着一把南部十四年式手枪(王八盒子)。和几个弹盒。下身只剩一条内裤。右手还执着一把武士刀。浑身是血,血沫儿已经沾满了全身。看不出容貌。

此人没穿军服,但配有手枪,又有指挥刀,还在多门师团长的身边,应该是一位佐官以上的军官。鬼子医生,没有怀疑卫华的身份。用手触摸卫华的颈动脉时,发现还有微弱的脉跳,不禁心喜,“快,他还有救!”

……

旅顺关东军司令部。

作战指挥室,一尘不染。中央是一张油光水亮的长方形会议桌,北墙上挂着日本军旗,四角写着“武运长久”四个字。在军旗的前面摆着一个刀架,刀架上一长一短横放着二把武士刀。

陆军中将本庄繁,现年55岁,刚刚由第10师团,师团长升任为关东军总司令。他在清朝末年,曾任日本驻华使馆副武官,积极研究和考察中国国情。1921—1923年应聘充当奉系军阀张作霖的军事顾问,是日本最熟悉中国内情的 “中国通”之一。

南满铁路柳条湖段的一声巨响,将他从梦中惊醒,待接到土肥原贤二的电报后,他喜得手舞足蹈。先是向天皇汇报,“关东军铁道守备队,受到中国军队的进攻。”然后召集高参,连夜开会,部署作战。关东军早有作战计划,只不过提前了10天,所以轻车熟路,命令下达得很快,部队行动迅速。上半夜的军事行动,一切都顺利得出乎日军的意料。

自从零点以后,就出现了一连串的意外。先是独立守备队的重炮阵地离奇的爆炸了。接着野战炮兵阵地莫明其妙的变成了“鬼炮”——除了炮没有活人。原本指望多门师团抵达后,可以一举踏平北大营。却不想多门二郎中将,还没有下火车,就被一发子弹,打爆了头。此后,本庄繁听到了一个新鲜名词“杀神!”

接着,第二师团数千人,竟然被个“杀神!”用轻机枪、二把毛瑟手枪、手雷和一把武士刀,打死打伤数百人。最后,还让这个“杀神”上了火车。第二师团十几名中校(佐)以上的军官,被屠戳一净。

本庄繁和一从高参都无法相信,下面人的汇报。

但所有目击的士兵数千人,全都众口一词,又让本庄繁等人不得不信。

“这已经不是一个人所能做的事!”关东军副参谋石原莞尔道。

石原面白如镜,上过陆军士官学校,后又考入陆军大学,并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其人聪明绝顶,被称之为陆军大学“有史以来第一的头脑”。曾提出过著名的“石原构想”,深受本庄繁的重视。因关东军的谋划,大都出自于石原,包括这次“满洲事变”,本庄繁戏称他是关东军的“大脑”。

石原的话,引来一人冷哼,他站起来道:“武士的英勇,是没有极限的。有时一个人,也能改变一次战役的结果。”

所有人都朝他看去,只见此人,长得方头大耳,两眼露着凶光,让人不由的联想起屠夫二字。他挺立如松,往那一站,仿佛就是一尊不可触犯的凶神。

他便是有关东军“大刀”之称的板垣征四郎。

现任关东军的高级参谋,同时也是本庄繁的好友,陆军大学的同学。

石原现在是中佐,与板垣差着等级,尽管他被板垣当面斥责,却没有害怕,甚至连一点点焦虑的情绪都没有。在他的脸孔,仍是智者如水般的平静:“没有任何人,可以挡住枪弹的射击,现在不是冷兵器时代,你能想象一个人,凭着血肉之躯,突破数千人的枪林弹雨,一步跃上火车,斩杀十几名高级军官吗?

这一定是第二师团,为了推御未能如期攻下北大营的责任,以及未能保护好多门师团长,而编造出来的借口。”石原将脸转向本庄繁,躬身道:“司令官阁下,请您严惩第二师团,以正军纪。”

板垣抢道:“如若正军纪,必先弄明白事情的真像,仅仅凭常理推断,是不行的。我们的忍者通过刻苦修炼,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行常人所不能行之事。我怀疑这个‘杀神’就是中国的忍者。”

本庄繁道:“今天我们就起程前往沈阳。你们可以各自调察。以断是非。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后续问题。”

石原道:“可继续照原计划实行。对外方面,我们应仍保持‘演习’和‘自卫还击’宣传口径。张学良,国民政府将因为不知我们的目的,而麻痹大意。多门将军的牺牲是一个意外,但并不会引响到我们的全盘计划,为了保护士气,请将多门阁下牺牲的消息封锁。如若有人问起,则宣称受伤了。”

本庄繁点头。

石原莞尔是一个优秀的参谋,总能一眼看穿层层迷雾,想出最妥当的解决办法。

“除此之外,”板垣征四郎道:“我成功的关键在于快,要以闪电般的速度,在支那人反应过来之前,解决蒙满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