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七大奇案:孙传芳枭雄末路血溅佛堂(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孙传芳


在天津南开区东马路清修胡同有一座很清幽的禅院,大门上黑漆的匾额上三个斗大的金字――居士林,这居士林占地752平米,建筑面积700平米,由大雄宝殿和两侧的配殿组成,当中供奉着两尊宣德年间铸造的鎏金铜佛,分别是‘毗卢遮那'和'文殊菩萨'。最早呢,这是天津八大家中的'李大善人'李春城家的家庙。李家在天津很有势力,特意地从北京怀柔资福寺请来清池和尚住持清修院,而且请的是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给提的匾额'清修禅院'.到后来,1933年勒云鹏联合孙传芳等人与李春城的长孙李颂巨商议,说是商议,其实就是明抢阿,把清修禅院改为'居士林',勒云鹏任林长,孙传芳出任副林长,而且自封为是'首席居士',而且定了个惯例,每周日居士要到居士林来诵经。


1935年11月13日,天上下着小雨,路上有了不少积水,一辆马车停在居士林前,从车上下来一人,这个人中等身材,短发,白净脸,两道短眉毛,一双三角眼,蒜头鼻子,小薄片儿嘴,颏下无髯,别看这位长的貌不出众,来头可不小,这就是军阀孙传芳。


孙传芳是山东历城人,在北洋时期曾经是陆军第二师的市长、还是长江上游警备总司令、浙闽巡阅使、浙江军务督办和苏、皖、浙、赣、闽五省联军总司令,当时可说是威震一方。后来被北伐军打败了,这才韬光养晦,每日里的‘皈佛诵经'.来到禅院里,雨中的大雄宝殿更显得清静透彻,正面端坐的是富明法师,正在和身边的勒云鹏低声说着什么,大殿中三三两两的站着来听法师讲经的信徒。


孙传芳来到法师跟前双手合什作礼‘富明大师'富明大师和勒云鹏一抬头,'哟,还以为今天下雨你不会来了呢,想不到你竟冒雨赶来了'孙传芳一笑'昨天已经约好了,怎么能不来呢,我来的不晚吧?'“没事没事,不晚,还没起火呢”,勒云鹏赶紧说敢情孙传芳是奔着午饭来的。


吃过素斋,喝了壶清茶,看看时间,下午两点多了,富明法师打着饱嗝跟勒云鹏、孙传芳商量,‘我说,咱们该讲经了吧'孙传芳剔着牙点点头,'成,这就开始吧'来到大殿,富明法师在讲台后一坐,左边男居士首席坐的勒云鹏,右边女居士首席上作着孙传芳。身后一排排坐好了来听经的善男信女。


富明法师打起精神,开始讲经,说了还没超过十句话,正低头看着佛经呢,就听见‘乓'的一声响,把富明法师吓了一跳,这什么声音啊?


抬头看,哟,只见随着响声,孙传芳正往下倒,前额上一个血洞,正‘波波'的往外流着血和脑浆,富明法师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是有人开枪杀人呐。


紧接着,‘乓'又是一声枪响,子弹从右太阳穴而入,穿左额而出,这下富明法师看清楚了,在女居士中第三排站着一位体型微胖的中年妇女,手中拿着一支比利时出产的勃朗宁手枪,咬着牙瞪着眼,看着已经倒下的孙传芳。


听经的早乱了,第一声枪响,这人就都连滚带爬的往大殿外边跑,等到放第二枪,大殿上就没剩几个人了。


看看孙传芳脑浆横流,这女的还觉得不解恨,走到近前,照着孙传芳身上又是一枪,这一枪打在腰上,子弹从前胸又穿出来了。


打完三枪,中年妇女把枪往地上一扔,长出了口气,抬头看看,一旁吓傻了的勒云鹏,‘你怎么没跑啊?'勒云鹏很尴尬,'我尿了裤了''别害怕,我这是替父报仇,绝不牵连别人'中年妇女坦然地说勒云鹏一挑大指,'好,巾帼英雄,恩怨分明''你去报警吧,我在这里等着警察来'中年妇女一点没有要逃脱的意思,找了个座子坐了下来。


“我能先去换条裤子吗?”勒云鹏不好意思地说差个人去报警,勒云鹏到后边儿去换裤子,没一会儿,警察厅来人了,把中年妇女是上了手铐,带往法院拘禁。


一路上,中年妇女从怀里掏出一沓子传单,一边走一边扬手散发,就有好事的捡起来看,一看,传单上写着,‘各位先生,我施剑翘今天打死孙传芳是为我的先父施从滨报仇,大仇已报,我即向法院自首,唯血溅佛堂,有污清心,惊骇各位,施剑翘谨表歉意。'下款,'报仇女施剑翘'旁边儿还有个拇指印。


这案子还没审呢,天津已经是街知巷闻了,紧跟着全国都轰动了,各大报纸都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件事。


河北省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孙、施一案,在法庭上,两家展开了激烈的法庭诉讼,最后,做出了对施剑翘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的判罚。


施剑翘又上诉到南京最高法院,1936年8月23日,南京高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决定。


后来冯玉祥、于右任、李烈钧、张继等人向国民政府请求,终于,在施剑翘入狱一年后,国民政府发了特赦令,赦免施剑翘。


那位说了,施剑翘什么人啊?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这还要从她的父亲施从滨说起。


施从滨原是山东督办张宗昌的部下,任山东军务帮办,施从滨有个四弟施从云,曾经参与过辛亥革命滦州起义,与冯玉祥曾经是战友,因此上冯玉祥等人在这种关系上才会为施剑翘说话。


那施剑翘这仇又是怎么结下的呢?1925年,孙传芳领兵北犯,在皖北固镇和施从滨交火,施从滨寡不敌众,兵败被俘,抓到施从滨后,孙传芳传令将施从滨枪杀后分尸,在蚌埠车站上是暴尸三日,悬首七天。噩号传到家中,当时施剑翘就下定决心要替父报仇。


另外存在一种说法,说国民政府之所以能赦免施剑翘,是因为蒋介石想杀孙传芳,施剑翘帮蒋介石除了眼中钉,所以送了冯玉祥这么个顺水人情。


这有根据吗?想当初1933年,曾任湖南督军的张敬尧被刺杀在北平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后来传出是执行当时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的制裁令,本来想也把孙传芳也杀了,但当时孙传芳置身天津租界,而且深居简出,暂停了汉奸活动,而且当时还接到针对石友三的制裁令,所以,还没对孙传芳下手。


就这样,施剑翘是蒙恩开赦,平平安安的回到家中。


正所谓是‘湛湛青天不可欺,是非公道自有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这就是民国七大奇案中的血溅佛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