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山赵子龙(三)转贴

常山赵子龙(三)


文章原创者:燕双鹰


次日,公孙瓒重整兵马,要和袁绍决一死战。他令手下大将严纲为先锋官,将马军分为两队站定左右两翼,自己率大队人马为中军。由于赵云刚到自己的麾下,不是太放心,只是命赵云带两千人马在后押阵。





袁绍看到公孙瓒排出的阵式,命文丑、颜良为左右先锋,各领一千弓弩手分列两翼,令手下大将麴义领八百弓箭手和一万五千步兵在中路列阵,袁绍亲自带五万兵马在后面接应。






三通鼓响,严纲向袁绍军阵前冲去,麴义不为所动,命弓箭手埋伏在盾牌后面,等到严纲的部队冲到跟前时,只听到一声炮响,八百弓箭手乱箭齐发,严纲的队伍登时死伤无数,乱作一团。严纲一看不妙,回马便走。麴义带领手下一万多人马在后掩杀,严纲不及麴义的马快,被麴义拍马敢上,一刀劈于马下,当场送命。





公孙瓒令左右马军上前接应,却被文丑、颜良的弓弩手乱箭射回。麴义斩杀严纲之后并未收兵,而是领兵杀过界桥,一路杀奔公孙瓒的中军。公孙瓒还没有反应过来,帅字旗已被麴义砍翻。公孙瓒见势不妙,掉头就跑。麴义顺势掩杀上去,公孙瓒人马登时四处逃散。





却说赵云领两千人马在后押阵,见前面的兵马乱作一团,命令手下压住阵脚。这时远远看见公孙瓒被人在后追杀,向这个方向跑来。待公孙瓒跑到跟前,赵云让手下让开一条道,放公孙瓒的人马过去,然后让手下队伍重新列阵,命弓箭手射向麴义的兵马,稳住阵脚。赵云则单枪匹马站在阵前,左手勒缰,右手斜执蟠龙枪,只见他银盔银甲,白袍银枪,不为眼前的混乱所动,威风凛凛。





这时,麴义已经杀到了眼前。赵云看见麴义的坐骑毛白如雪,煞是喜爱。手中银枪一指,说:“来将何人,快快报上姓名,赵某枪下不死无名之辈。”麴义一看赵云是个年轻小将,不以为然,说:“我乃麴义是也,你这个黄毛小儿竟敢挡我的去路,不要命了?”说完,抡起手上的大刀劈头就砍。赵云一侧身,挺起蟠龙枪回手格开麴义的大刀,接着抖开银枪,扎向麴义的面门,枪头好像变成了十多个枪尖,虚虚实实,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枪尖。麴义哪儿见过这种枪法,顿时慌了手脚,拿手中的刀向中间的枪头磕去,谁知一刀劈空了。麴义刚一愣神,这时候赵云的枪就到了,说时迟那时快,耳轮中只听得“噗”的一声,前胸通后背,麴义被赵云扎了个透心凉,叫都没有叫出声来,就滚落马下,当场殒命。





赵云一把拉住麴义的白马,翻身跨上,手中的长枪一挥,向袁绍军杀去。这时公孙瓒的士兵一看赵云只用了一个回合就杀死了对方的大将,士气大盛,齐声呐喊,奋勇杀向袁绍的军队。





刚缴获的白马确实是一匹好马,赵云只需要用脚镫轻轻一磕马的肚子,马儿就撒开四蹄向前狂奔,不一会儿就杀入袁军阵中。或许马儿也通灵性,看见赵云一身白盔白甲,跟自己的毛色一样,对上眼了,一点也不欺生。就如白色旋风一般,在袁军阵中左突右冲,人快马快枪更快,如入无人之境。只见赵云轻舒猿臂,手起枪落,见人就刺,枪起处,袁军人仰马翻,中枪者非死即伤,一时间杀得袁军心惊胆裂,到后来,只要看见赵云的马到,情不自禁闪身让开一条道路。公孙瓒趁势招集兵马在后面掩杀,袁军顿时溃不成军,自相践踏,死伤者无数。






再说袁绍,起先得到探马回报,说麴义首战告捷,旗开得胜,斩将夺旗,正在一路追杀公孙瓒的败兵。袁绍得报后大喜,跟手下的第一大谋士田丰只带了几百亲兵卫队走出中军营帐,到阵前观战,还对着田丰大笑道:“公孙瓒不过是无能之辈啊。”





正在他们说笑之间,赵云已经拍马杀到跟前,弓箭手正要弯弓搭箭,已经被赵云连杀数人,无法施展阵式,众兵将抱头鼠窜。这时候公孙瓒也引兵杀到,袁绍顿时陷入重围。多亏手下亲兵卫队死命保护,赵云连突几次未果,方才保住袁绍性命,但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不一会儿,袁绍的大队援军与文丑、颜良部也赶来了,两军陷入苦战,无奈公孙瓒的兵马不及袁军多,马上就被重重包围了。赵云只好保护着公孙瓒边打边退,幸亏袁军对赵云还心有余悸,不敢过于靠前,总算让赵云保护着公孙瓒杀出重围,退回界桥。





这时候袁绍回过神来,命令大军趁胜追击,袁军向公孙部身后发起了猛攻,公孙部当场就溃不成军,有的士兵来不及度过界桥,纷纷跳下河,淹死者不计其数。袁绍大军一举攻过了界桥,尾随公孙瓒一路追杀。





此时的公孙瓒部队刚从包围圈中突围,已经人困马乏,基本丧失了战斗力,只能向山里退去。袁绍一马当先,冲在队伍最前面,袁军士气大振,喊杀声震天,一眼望去,满山遍野都是袁军人马。眼看袁绍马上就要追上公孙瓒了,公孙瓒不禁仰天长叹:“吾命休矣!”赵云在一旁劝道:“将军放心,我赵云定保将军无忧。”





就在这危急关头,只听见山背后一声炮响,接着喊声大作,闪出了一彪人马,为首的是三员大将。一位面白如玉,双手使一对镔铁剑;一个面如重枣,手使青龙偃月刀;一个豹头环眼,手使一柄丈八蛇矛枪。公孙瓒定睛一看,原来是刘备、关羽、张飞兄弟三人,三匹马,三般兵刃,直取袁绍。公孙瓒大喜:“我命不该绝啊。”





赵云一见来了援兵,立刻回马向袁绍冲去。袁绍哪里料到在这里还埋伏了一拨公孙瓒的援兵,再看到领兵的是刘关张三兄弟,虎牢关前的一战,他知道此三人的厉害,再加上赵云又杀回马枪过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手中的宝刀拿不住掉下马,急忙拨马向回逃跑。赵云趁势在后面兜杀,凡挡住赵云者,皆被蟠龙枪挑死,一步步逼近袁绍。眼看袁绍转眼就要被擒,幸亏文丑、严良及时赶到,舍命拼死保护袁绍退过界桥。赵云穷追不舍,想一路杀过界桥,公孙瓒担心赵云势单,大叫道:“子龙,穷寇莫追。”






赵云这才回马,收拾好人马,与刘备他们兵合一处,收兵回营。公孙瓒在中军帐中摆下酒席,答谢刘备。公孙瓒说:“若非刘玄德远道来救,我几乎要全军覆没了。”当下问起原由,刘备说:“我兄弟三人在平原得知公孙太守和袁绍在此相争,特来助太守一臂之力,可惜来迟一步,不能多救一些军士的性命。”公孙瓒道:“玄德公何出此言,今番全靠你兄弟三人才保住我的命,此等救命之恩我公孙瓒自当铭记在心啊。”





两人边喝酒边询问自打洛阳一别之后的情况。言谈间,刘备忽然问起:“刚才我在阵前看见一位白袍小将,此人勇猛异常,在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不知此人是何方人士,太守可否引我一见?”





公孙瓒对赵云说:“子龙,快来见过玄德公。”赵云早就认出此三人就是当年在虎牢关前打得吕布狼狈不堪的英雄,当日已经有心相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今天再次相逢,自然是大喜过望。





也许赵云自己都没有料到,他们这次的重逢,才有了日后一段深厚的主仆之谊、兄弟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