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丹江遗韵,宛楚风流。


八百里丹江源出秦岭,一路劈山穿涧,于荆紫关东进南阳盆地,在淅川注入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丹江口水库,而后一路浩歌南下汉水,奔向长江。


丹江口水库,碧波荡漾,一望无际,渔歌唱晚,宛如江南。这里不仅是著名的旅游圣地,也是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中线渠首。59年前为修建这座745平方公里的亚洲水库之王,20多万宛西人民移民他乡。


青山含翠,壮美如画;丹江流韵,柔情似诗。万顷碧波之下,是我国楚文化的发祥地----楚始都丹阳故址。当年楚人的先祖从这里发出了征服南中国的金戈铁马。“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屈原《国殇》)“秦楚丹阳血战”中阵亡的8万多楚军将士也埋骨于此。丰富的楚文化积淀使南阳淅川成为全国出土春秋文物最多的县。


山水有情,江山多娇。这里是史学家范晔,文学家范泰、范启,经学家范宁,思想家范缜的家乡,至于东晋南朝之间南阳范姓居江南者,更是人才济济,光耀史册。而我们今天的主人公范蠡也将在这一片热土上于春秋末期傲然登场。


社会大变革中的春秋战国时期,思想上开启了百家争鸣的时代。公元前518年,老子于函谷关著《道德经》五千言后骑青牛归隐,强调天人合一的內圣气质的道家学说创立。之后老子的弟子辛研(后世称其为文子,又名计然。)著述《文子》十二篇,上承《老子》哲学,下启黄老道家,其养生之道和重生思想涉及到修身、养生和治国三个方面。思想体系上以老子道学为中心,兼有部分儒家、法家思想,进一步由宇宙至人生方面诠释道家思想的精髓,更反映了可贵的积极入世态度。


再提老子和文子,还是试图从思想上把握一下范蠡,因为范蠡的一生似乎很明显地打上了其老师文子学说的影子。好了,现在也该揭开戏剧主场大幕了。公元前536年,一位姓范名蠡字少伯的男性小生命在楚国宛县三户邑(今南阳市淅川县商圣街道办)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呱呱坠地了,其时鲁国一个叫孔丘的男孩子刚满十五岁。后来那个孔姓的小孩做了天下第一大教----儒教的创始人兼教主,可谓文成武德、君临天下;世代香火,享受至今。那么这个范姓小男孩又即将有怎样的因缘际遇呢?


光阴象丹江水一样“逝者如斯夫”。范蠡也伴着盆地的日出日落逐渐长大了,他年少时曾师从道家名师文子,聪敏睿智、胸藏韬略的范蠡也很快显露出贤圣之资和独虑之明。满腹经纶、文韬武略、晓天文识地理的少年,总会有一颗驿动的心----外边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什么时间我可以闯荡天下、建功立业?而在当时贵胄专权、政治紊乱的楚国,范蠡没有什么机会。他也曾带着自己的梦想和冲动见当时的宛令(相当于现在的市长)面陈方略,但对方见他出身贫寒、年龄又小,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情。毛遂自荐失败了,为了躲避凡夫俗子的嘲笑和妒嫉,他索性逍遥独处、佯狂装痴,隐身守己以待天时。因其不苟同于社会,更加显得愤世嫉俗,卓然不群了。


天汉文化传播公司绍兴分公司经理兼首席写手虞预同志在《会稽典录》(该书1916年经大师中的大师鲁迅先生整理,原书已经失散了)中为范蠡的少年形象做了如此描述:“佯狂,倜傥,负俗”。简单的六个字把范蠡的名士风采刻画地入木三分,真乃地道的绍兴刀笔也。如此范蠡是效法前辈太公的垂钓?还是后世卧龙的躬耕呢?(呵呵,终南捷径,源远流长。神出鬼沒,屡试不爽。)。但等待毕竟是需要时间和代价的,他的机会在哪里呢?青山俯首,丹江漫流……


二、春秋双星,双剑合璧。


公元前516年,名士文种自楚都出任南阳市市长(宛令),文种少有大志,爱结交天下英才,他听说范蠡为人疯癫、不合于世,有点二流子(南阳方言,懒汉之意)。文种认为“自古圣贤多寂寞”,断定范蠡非等闲之辈,于是遣小吏前往拜谒。现附该小吏的人事考察鉴定报告如下:“那小子是生来就有病的狂人。”(“范蠡本国狂人,生有此病”《会稽典录》)。文种笑而驳斥道:“贤俊饱学的君子,经常被讥为狂人。智慧超常的能人,肯定会被毁谤,你等一般俗人不会懂的。”(呵呵,看来文种同志在2500多年前已经看到了我们民族的劣根性了,不幸的是这些缺点也随着浩浩荡荡的中华文明泥沙俱下,流传至今了)。文种,以其超人的智慧和心胸成就了范蠡,也成就了自己,更改写了一段历史,这是后话。现在文种要亲自出马二访范蠡了。


文种的车骑到了范蠡居住的小村庄。村里的人都跑出来迎接,唯独不见范蠡(其实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文种下车去见范蠡,可小范并不卖面子----拒绝出见,不予接待(一说范只把背影留给了文种。)。久候不得的文种只好怏怏而返。


文种走后,村人和家人都埋怨范蠡妄自托大,不识抬举、不会做人等等。范蠡傲然一笑,对兄嫂曰:“近日有客,请借衣冠相候。”遂于众人责难声中漫卷英雄长袖而去----真正的人才,永远存在双向选择的自由和权力,文种在选择范蠡,范蠡不也在选择文种吗?初次的无声交流,他们是否感觉到了彼此真诚的心跳?是否有惺惺相惜的感觉?远去的历史很难再恢复原貌,但历史的尘埃还能够提供一些奇迹的点点滴滴。


我等凡夫俗子也不必再揣度范蠡和文种两位天皇巨星的心思和想法了。事实上范蠡借来衣服后不久,文种的车驾又到了他的家门口。此次小范同志一反常态,“进退揖让,君子之容。”(《越绝书?越绝外传纪策考第七》)。两人更是一见如故,抵掌而谈,针对当时礼崩乐坏的人文状况和社会现实,纵论天下风云,疾谈霸王之道,互相为对方的学识风度所征服,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慨。时年文种25岁,范蠡20岁。这对春秋战国时期最耀眼的政治双星风云际会了。


随后几年,两个人都在你来我往的交流中度过,友谊也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了----最终两人相约共勉,发出了天涯相随、共创人生格局的誓言(“志和意同,胡越相从”《越绝书?越绝外传纪策考第七》)。两把兴国良剑合璧天下了。


经范蠡提议,两人决定离开保守衰落的楚国,到“霸兆现于东南”(小范观天象的结论)的吴越之国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最初两人计划去吴国,但中途范蠡又改变了方案:因为吴王的公司已经拥有了齐人孙武和楚人伍员(伍子胥)两位职业经理人的最佳组合,他们再去的机会和竞争力都比较弱了。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抱负,应该到机会更多的地方去。文种认为很对,于是这一对楚人最佳拍档最终选择了同在霸兆区的越国。历史的发展固然有其必然性,但有很多偶然因素也确实在起着改变历史的作用。很难想像夫差董事长在自杀前如果知道范蠡和文种最初本来打算去他的公司打工的情况会作何感想。


有一种说法讲范蠡与文种“助越攻吴”是楚王安排----为对付晋吴的军事联盟,但各种历史资料及研究找不到这方面的相关论证;也有人讲文种是勾践派往楚地访才的官员,这个论据亦不充分。所以我们认为文种和范蠡到越国扶越灭吴完全是为了自我实现和个人功名;但不管这么说,这两把楚国名剑联袂下江南,客观地讲还是间接的为楚国化解了最大的忧患,并使整个政治格局发生了有利于楚国的变化。


范蠡的思想成熟是一个渐进的升华过程,还是先得道,后入世?这可能也是一个谜了。他的思想除了文子的道家思想外,相信当时南阳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两位人物——姜太公吕尚和楚始祖鬻熊——对范蠡思想的形成也必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以范蠡选择了积极入世----大丈夫当成名于天下。公元前511年,带着笑傲江湖、逐鹿天下的梦想,范蠡和文种走出了盆地,一路跋涉到达了长江之尾的越国,时年范蠡二十五岁,文种三十岁。等待这两个热血青年的又是什么呢?他们能够追逐到自己的梦想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