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2/


二 紧急集合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中午,吃过饭回来,我们的班长不知道是怎么了,心血来潮。班长老胡喊到:“八班的都过来”然后,走到自己的床前说:“今天教你们打背包”我们很快都学会了,因为我们在家就跟别人学过,所以都会,就是不熟。老胡教完以后叫我们自己练,越快越好,以后打紧急集合就快了。还给我们说了紧急集合所带的物品。我们一个中午就在练习着。谁都没有想到,我们的老胡班长心里此时是怎么想的。我们各自在体会,想着紧急集合所要带的东西。

今天是来到部队的第一个周未,听说可以打电话,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呀,还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不能出营区。班长们,都高兴的换上了便装,要出去了。老胡:“杨军,快点。”杨军是七班的班长。杨军:“知道了,妈的喊什么喊,急个屁呀”。我们都坐在宿舍,放松自己的身心。老胡走过来:“你们个有要买什么东西的?”王宏飞:“班长,帮我买件内衣”。都问过之后,老胡:“你们想打电话的,叫你们班副带你们去,回来练习打背包”。然后就和杨军转眼即失了。小林子:“你们谁打电话的?跟我来。”我们都跟去了,来到西门口有个公用电话,我是第一个打的电话。我拿来我叔叔临来前给的磁卡,电话通了…..嘟….嘟…..那位? “我三姑,我是大亮,我妈他们个在家”。

“不在家,去你大姑家去了,有事的,你在部队好吗,要好好干,听班长话。”

“知道了”就这样我的电话就完了。下个打电话的是孙鹏,电话一通,孙鹏就泣不成声了,………………

电话打过了,压抑很久的心又有了动力。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在练习打背包,孙中永不一样在背条例。

班长下午才回来,把王宏飞的衣服给了他,然后说:“都穿上拖鞋和我去洗澡去,”我们都听话的跟随着。通过食堂往前就是了。洗完澡,整个人都很轻松,一个多星期的汉水湿透的内衣张于换下来了。

我走到班长的面前:“班长,你的衣服我来帮你洗吧,”老胡看看我笑了笑,给了我他的脏衣服,然后指了一下排长的。我又马上跑过去。这是二姑爷临走时跟我说的要帮班长洗衣服,他当过兵的,他什么都知道。很快周未就过去了。晚上每个班都要开班务会,我们都整齐的坐着,班长坐在他的柜子前。班长讲评了一个星期来的全班工作情况“孙鹏同志,军事训练比较好,进步比较快,还有王亮,其它的同志要努力,孙中永内务整理的比较好,条令背的很好。还表扬了我比较勤劳。”受表扬的滋味真好,对我真是一大鼓舞。伴着息灯号的响起,我们都上床睡觉了。班长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别的班都和往常一样在搞体能呢。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半夜,也不知道什么时间,突然听到一串的哨声,抬头一看是班长老胡吹的,老胡:“紧急集合”。当时不知道怎么搞了,白天练的感觉都忘记了,乌黑的房间里很快就响起来了,架子床发出…..吱……….吱的响声。首先打报告的是孙中永,陆续的报完了,我是最后一个下来的。老胡叫我站好了,他拿着手电筒一个一个检查,孙鹏,里面的衣服都没有扣,一个扣子10个俯卧撑100个,背包太松20个,没有穿袜子10个一共130个,王宏飞,300个因为他的背包背着就掉下来了,还有很多的问题,孙中永最舒服了,第一是不用做的,上床睡觉。检查到我了,背包打的到时很紧,最后一个下来的,做200个,没有带齐物品100个,衣扣没有扣,100个,没有穿袜子,没有系鞋带,帽子带的歪着,100个。500个俯卧撑,我的天了。前300个做做停停很快就做完了,可是后面的200个真是要人命了,脸下面的水泥地都湿了一大片。没有办法,看着战友们都一个一个上床睡了,我和王宏飞还在地上。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才做完的,我做完以后站起来,:“班长,我做完了。”老胡:“这只是训练,不是战场,是战场就没有机会给你做俯卧撑了,上床睡吧。” “是”

内衣都湿了,这回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内心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