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咸鱼翻身”无人喝彩

11月1日晚上,巨人网在纽交所上市。一个曾经纵横商界的“怪才”再一次回归人们的视线。


巨人网络发行价为15.5美元,开盘价18.25美元,融资10.45亿美元。曾经在商界大起大落过的史玉柱,手握68.43%巨人股权,加上史玉柱持有的民生银行和华夏银行的股票,一夜之间,他拥有了近500亿元人民币的身价。同时,巨人上市创下了一些“最大”纪录:中国登陆美国最大IPO民营企业,除美国本土外最大IPO的IT企业。这些,足以使涉足“互联网江湖”的史玉柱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以汉卡白手起家、以巨人集团失意、以“脑白金”起死回生、以《征途》掀起网络游戏波澜的史玉柱,也许早已经习惯了围绕在他身边的各种是是非非。而很多人对史玉柱的再次发家,都有一些复杂的心情。尽管史玉柱坐拥数百亿元资产,但他成功的路径、他的市场占有率极高的产品却屡遭质疑。他的成功被人们用市场、商业、道德的尺度反复丈量。


■纽交所“特批”史玉柱穿运动服入场


11月1日,史玉柱一如既往以另类的姿态,穿运动服出现在纽约交易所。连史玉柱自己都说,我穿运动服来,当地人都觉得奇怪,好像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纽交所可能是第一次让不穿西服的人进来。所以还为此事办了一个特批,因为,纽约交易所的规定就是必须穿着西服入内。而所有来的人也自觉地穿着西服。


对于史玉柱的“另类”,很多业内人士评述,你很难理解史玉柱的一些思路。当他的成功迹象开始稍微显露的时候,你才能尝试着去思索他的所作所为,一如史玉柱半路出家杀入网游界,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史玉柱能够成功。


2004年,网游《征途》在产品推广过程中采用的营销手段令同行目瞪口呆,数千名营销人员向网游潜在市场巨大的二、三级城市发动攻势,而这支队伍曾经创下了“脑白金”、“黄金搭档”的销售奇迹。而当时很多资深的游戏评论者都说用如此另类的方法推销网游不可能成功,但根据IDC的统计,《征途》今年第二季度同时最高在线人数为107万人,平均在线人数为51.5万人。据巨人网络的招股书显示,《征途》简直就是印钞机。2007年上半年,巨人网络营收总额为 6.87亿元,净利润高达5.12亿元。


据目击者称,当天在上海办公室观看上市视频直播的巨人员工个个喜形于色。巨人网络上市,共产生21位亿万富翁和186位百万富翁。


■史玉柱回归成“保守主义者”?


1997年,因为珠海巨人大厦的贪大,史玉柱欠债上亿,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首负”。史玉柱回想自己这段历史时说,“债主们纷纷上门,资金流完全瘫痪,那时候就是穷,债主逼债,官司缠身,账号全被查封了。穷到什么地步?刚给高管配的手机全都收回变卖,整个公司里只有我一人有手机用,大家很长时间都没有领过一分钱工资。”


短短10年时间,史玉柱不仅清偿了债务,还迅速完成了新一轮资本积累,直接为后来进军最感兴趣的网游市场铺平道路。不过,由于有了巨人大厦的失败,史玉柱自称变为了“完全的保守主义者”,目前他最在乎的事情,就是公司的现金流。“账上有5个亿趴着,心里就不再害怕”,史玉柱说。


巨人上市后,史玉柱依然不忌讳谈到那次失败,他说,“恰恰是一段失败的经历,使他赢得了华尔街的信任。因为没有失败经历的创业者,不知道什么是风险。”


■脑白金广告语年年被“骂”


可以说,《征途》的上市再一次把这个充满争议的人物推上了风口浪尖。有人说,重新崛起的史玉柱像个谜团,让人疑窦顿生的原因在于他身上背负的诸多矛盾体,比如,他“对行业规则从来就不理会”的营销论依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当年,史玉柱凭借脑白金重新出山,那句“送礼就送脑白金”的广告词连续被评为最恶心的广告。一位广告界人士戏称,“最佳广告奖年年都有变动,但是这句话可以说稳稳占据了最恶心广告语的一席。”虽然广告词被指庸俗,但是脑白金的销售收入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有人说,从“巨人集团”到“脑白金”,史玉柱一直在背负爱与恨的骂名,直到2003年卖出“脑白金”和“黄金搭档”大部分股份,转型投资商,才暂时让史玉柱淡出公众争议。


■挖角盛大恩怨至今未了


《征途》的出炉,也使他和盛大网络董事长陈天桥有了一段至今还在网游界广泛传播的江湖恩怨。据悉,当初史玉柱希望进军网络游戏,就通过段永基认识了陈天桥,而陈天桥热情地接待了史玉柱,还让史玉柱和盛大一个游戏的团队进行了接触。几乎是史玉柱前脚走,陈天桥后脚就收到了来自《英雄年代》项目组近乎集体规模辞职的消息,而辞职原因上一致写着“为寻求自我发展”。


后来有了盛大《英雄年代》的团队被史玉柱重金挖走的传闻。记者昨天采访了一些业内人士,他说“到今天,《征途》的内核还是《英雄年代》的。”他甚至说出了一些征途目前的员工,以前在盛大的哪个部门。


当然,也有一些传闻表示,是盛大的团队本来就要离开自我创业。虽然没有办法弄清哪一个版本是真的,但是无疑这样的传闻,使得史玉柱进入网游的经历,充满了争议。


还有人说,《征途》这款越来越疯狂的游戏也引发了人们对财富道德的争议。据报道,《征途》进入到50级后,允许玩家通过一些任务赚钱,“运镖”是其中之一,但需交钱作为押金,一旦被劫,押金会被系统没收,抢劫者却得到金钱奖励,一个玩家说:“这是在鼓励‘劫镖’”。


一位网游界人士评价,可以说,史玉柱是个怪才。但是这个行业本来就面临一些道德财富的严肃课题。我们只是希望新进入者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起到有益的作用。


随着《征途》的上市,史玉柱成功完成了“咸鱼大翻身”的高难度动作。他的财富,正是从争议声中堆砌起来的。史玉柱自己也承认,自己是个赌徒,不过,他的《征途》到底如何,也许还需要下一个十年来验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