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引用的界限与可能~~[如今是我说]

引用的界限与可能


大凡立论,总离不开举例说理,引经据典。古今中外,上天入地,只要能论证自己的论点,都拿来用了。若是某个经典故事,或是某句经典语录,现就是某个权威的言论,更是不嫌多,引不烦,只恨不能那主角就是自己。但谁都清楚明白,自己请来的这些帮衬自己的故事言论的主角不能是自己,而是来头越大越响越好(好像有点狐假虎威)。同一件事、同一句话,在不同的人身上表现出来的效果那是有天壤之别的。似乎自己引用的不是事实也不是言论,而只是做事或说话的人。但这个人却必须满足一个条件——他做的事或说的话是有助自己的论点的,或者说,只要能支持自己的论点,这个人是谁只是巧合。


那么我们为何如此热衷于引用,是非得他人的事例或言论才能论证自己的论点的正确与可行,还是积极的表明自己是和许多的他人都是在做相同的选择更能表明怀坚定自己正确无误的可能。真理不掌握在多数人手中,也不在少数人的掌握中。选择与认识的正确与否只在事实本身,而不在于或多或少的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或认识。在选择与认识上,并不是人多力量大,一个错误并不因更多的人有相同的错误而就此成为正确。


但实际正是这样,自己的一个错误或毫无根据的行为,因为众多他人的相同行为而充满信心;而自己的行为在事实上无比正确甚至可以惊天动地,却也会因为无人喝彩而裹足不前。在客观上是否能实行,自己的意志并不是自己行为选择的唯一最终理由。作为一个社会人,行为选择在客观的存在上的实践肯定之外,还有一个主观的选择上的肯定。不管自己的行为在客观实践上将如何正确,那也只是客观存在。在选择上,人们更多的会支持肯定与自己有相同行为的人,否则的话,就是执迷不悟了。实践上的肯定来自于存在上的实践本身,选择上的肯定来自于外在存在,包括他人的选择。自己若是犯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错误会显得愚蠢,若是同大多数人一样犯同一个错误,就显得自然而然了。在坚持真理与随众之间,后者实在太过简单——前者并不先验的确定无误,而后者已然获得了他人选择上的肯定。


与行为的选择一样,立论之中,不管是对存在的认识还是意志的表达,自己或多或少的以他人的言行作为参照。除了描述一种存在的可能以及对他人在先言论和言语表达的尊重外,引用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坚固自己的论点。一般方式是以他人在先言行来佐证自己的论点,或者相反,以反驳他人言行来反证自己的论点。那么,这样的引用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更加证明自己的论点的正确;或者说,引用的他人的言行与自己的论点的正确与否有多大的相关性;再或者说,引用为的言行有多少的自身正确的确定性、必然性。为什么用来佐证的言行都是符合自己的论点的相同或相似的东西,而用来反证的都正好是相对或相左的言行?而这,却正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佐证也好,反证也好,都不是从论点本身存在中确立它的正确,而只是从外在存在的相关性中寻求它正确的理由,并在不自觉中以这种正确的理由取代它存在上的正确。作为佐证或者反证而引用来的言行,与自己的论点本身一样,是相同的平等的,同样只作为认识与选择而存在,不管引用的东西多么正确或荒谬,都不能改变它自身表现上的特性,并且不能取代它存在本身。真正可以确定论点正确与否的客观存在只在实践中,而存在之上的实践是不能被引用的,只会在实践中去完成。


当在自己的论点中引用他人的言行来佐证时,首先在自己的选择已然给予了所引用言行一种肯定,然后以这种自己所选择肯定的言行再来佐证或者说肯定自己的论点。而在反证中,只是以自己所否定的某一言行来否定自己的论点中相对的一方,从而间接进行佐证。以自己所选择肯定的存在来肯定自己,或者,以自己的所选择否定的存在否定自己的对立面,这才是引用的实质逻辑。于是,自己先设立一个正确的言行,再以这一言行来支持自己的论点,引用就此完成了一个自我肯定的过程。


世上本没有权威,当自己在心中设定了一个权威时,权威就存在了。引用的实质逻辑只是一次自我肯定的表现,形式却是他人的言行。虽然这些都丝毫不能在任何可能上对确定自己论点在客观上的正确性有所帮助,但却在自己获得选择上的肯定上有着莫大的支持。既然存在上的正确只能在实践中确定,那就交给实践好了,自己的引用只要在选择上能被更多的人肯定就行。或许,引用的目的原本就只是为了他人的选择上的肯定,而选择上的肯定原本就只是一种自我肯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