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路 第二卷 不归路 第一节 中阿边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第八节 中阿边境

就这样,我就成了一个背负行囊,四海为家的驴友,还好在当兵时任务津贴拿了不少,我还算是略有积蓄,倒是没花家里多少钱,这一路,我从祖国的东部走到了西部,一路上旅游景点倒没去多少,现在的我对人多的地方都会下意识的逃避,因为我怕再犯病,所以每次到一个地方都去些游人比较少的地方,去看看那些少有人迹的山山水水,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也别说,这样的日子也还不错,起码以前的那些烦恼已经抛到脑后很少想起了。

我就这么一路走着,一路玩着,来到了祖国西部的一个城市—新疆喀什。

新疆喀什是离中阿边境最近的中型城市,有从吐鲁番直达的铁路以及314国道。而由314国道至与阿富汗搭界的边境站克克吐鲁克则只有六十多公里,距铁里盖边防哨只有四十多公里。

在喀什,我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说是熟人,其实也不是太熟悉,只是在这个地方看到他有点意外而已。那天我刚到喀什,找了个小旅馆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八点多了,天还没黑,因为新疆虽然用的也是北京时间,但和北京相差好几个时区,北京时间的八点,这里的太阳还没完全落山。我感觉肚子饿了,就到街上买了两个馕,又买了几串羊肉串,在街上啃着馕四处闲逛。走着走着,我就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喊着:“哟!哟!”我还在奇怪,他们在哟什么,难道这是维族人在祷告什么的?我也没回去,继续向前走着,突然我感觉到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心里一惊,抓住那只手向前拉同时一矮身,想给他来个过肩摔,谁知道身后的那个人反应也很快,他的另一只手此时已经抵住了我的另一侧肩膀让我使不上劲,而且那家伙个子很高,力气也比我大,他一使劲,抱着我的脖子向他怀里拉,我顺势一转身,支起肘部,对他胸口就是一个肘击,当时打得他一个踉跄,然后我又一矮身,一个扫膛腿把他扫翻在地,然后趁他还没爬起来,从腰中拨出在内蒙买的一把用来防身的小弯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尤,尤,别动,是我,是你的老朋友谢辽沙,你忘记我了吗?”

听着他说的生硬的汉语,我才注意到他长的样子,原来是他。他的全名是谢辽沙。弗拉基米尔。彼得洛夫,在俄罗斯信号旗特种部队服役,以前和他在一次国际特种兵比武的时候认识的,而且相处的还挺不错的。我笑了笑,把他拉了起来。

这家伙一站起来就给了我一个熊抱,“哈哈,尤,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么能打。”

他的强有力的拥抱让我差点喘不过气来,“谢辽沙,是好久不见了。”我用蹩脚的英语跟他说。

“哈哈,亲爱的尤,我们一起喝酒去吧,庆祝我们的重逢。”

他也用英语跟我说着,我以前英语学的就不错,在部队里又自学过,加上参加过一些国外的活动,应付一般的会话没问题。

“好啊,走。”

我把手的羊肉串分给他几串,他三下五除二给吃掉,然后我手里拎着半块馕跟着他走到了一个路边的小酒馆里坐下,要了瓶本地人自酿的烧酒,点了盘手抓羊肉,一边喝着,一边聊着。

“谢辽沙,你什么时候退役的?”我问,他如果不退役是不可能到中国境内的,除非是中俄在中国境内搞联合演习。

“我在上次国际特种兵比武过后就退役了,没办法,普京给的薪水太少,而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啊。”

“是啊,为国家奉献过了,也该为家人为自己奉献了。”

“尤,你也退役了?”

“是啊,不想再当兵了。”

“哦,那可是中国陆军的损失啊!”

我笑了笑,“你的退役不也是俄国陆军的损失吗,是啊,亲爱的谢辽沙。弗拉基米尔。彼得洛夫退役了,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优秀的特种兵,却多了一个老板,对了,我去给你当保镖怎么样?”

“哈哈哈哈,尤,你真可爱,可惜我不是一个老板,我还是一名士兵,A mercenaries

!”

“A mercenaries?雇佣兵?”

“呵呵,是啊,信号旗只教了我杀人的技巧,除了这个我什么都不会,为了老婆孩子,只有去当雇佣兵了,以前我为国家打仗,现在我为自己打仗。哈哈”

虽然谢辽沙还在笑着,可是我还是从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落寞,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谢辽沙来自西伯利亚,祖上是被沙皇流放过去的那些人的后代,他是一个很憨厚的人,力气很大,相对的,技巧上的东西相对差一点,那次参加比武的时候没少吃我的亏,也是不打不相识。

“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中国有仗给你打吗?不会是帮东突分子还搞破坏吧。”

“那怎么可能,这次过来是当保镖的,要去瓦罕走廊,来中国只是过境。”

“哦。”

我们就这样一边喝酒一边闲扯着,直到两个人喝的烂醉如泥,到最后,两人互相搀扶着歪歪斜斜的走回了我住的小旅馆。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谢辽沙已经离开了,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我感觉到很奇怪,国际雇佣兵组织怎么又对瓦罕走廊感兴趣了呢?

在中阿92公里的边境线上,共有7条通道。在其中的克克吐鲁克、科西拜勒等山口都有边防站、哨卡。另一条通道是在中国与阿富汗的国界的起点,这是一个高地,这块高地的山峰海拔高度达到5630米,这里大雪封山的时间比较长,一般只有夏季才能通行,这里人迹稀罕,只有一个小村,小村的东、南,北面各是一片5公里宽的开阔地,西是5630米的高山,也就是说翻过这山就是阿富汗,山上有很多可以隐匿人的冰洞,开阔地四周是崇山峻岭,没有人烟,举目四望都是白雪皑皑,而走到这个小村要穿过瓦罕走廊,走廊长300公里,最窄处宽仅11公里,走廊地带非常偏僻,全是高山地区。瓦罕走廊,也称阿富汗走廊,位于阿富汗东北部,东西走向,北依帕米尔高原南缘(与塔吉克斯坦相邻),南傍兴都库什山脉最险峻高耸的东段(与巴基斯坦及巴控克什米尔相接),西起阿姆河上游的喷赤河及其支流帕米尔河,东接我国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整个走廊东西长约300公里,南北最窄处仅11公里,最宽处约75公里。中阿两国在狭长的瓦罕走廊东端相毗邻,边界线只有92公里。

现在就是这段边界线成了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活动频繁的地区,也为“东突”分裂主义分子提供了一个天然的通道。中阿两国边界目前共有7条通道,在其中的克克吐鲁克、科西拜勒等山口,除了边防站、哨卡和个别游牧帐篷外,均为无人区,一般10月份就会大雪封山,直到第二年的四五月份才能通行。但在封山的月份,人依靠马匹和骆驼尚可通过。近年来,战乱使得阿富汗边防相当薄弱,发生过多次阿难民或武器贩子试图越境进入中国的事件。随着民族分裂势力和走私贩私活动的日益猖獗,常有民族分裂主义者和走私者冒险穿越这些地处无人区的山口。特别是那些向中国境内偷运武器的恐怖分子,对中国边疆的安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以前我曾经也在那里执行过任务,消灭了一群偷渡的恐怖分子,并越境摧毁了他们的一个基地。

这时,我发现床上多了个手机,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个卫星电话,这玩艺一个要上万美元,现在的我还是买不起这玩艺的,可能是谢辽沙丢在这里的。对了,他们到瓦罕走廊干什么呢?虽然我已经退伍了,可毕竟受过部队多年的教育,再说我还是一名预备役士兵,他们不会跟东突组织勾结起来了吧,不行,我要跟过去看看!

想到这里,我收拾收拾东西,去把房间退了,往边境赶去。

我先到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小县城里买了一匹马,又买了个羊皮斗蓬和一些干粮,还有一些酒,然后偷偷越过了边境。瓦罕走廊到中国边境有一道峡谷,是进出的必经之路,我就在这条峡谷边上找了个高处,在上面挖了个雪窝,潜伏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