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所认识的陈宏将军!

陈宏将军,安徽金寨县人,1930年12月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和红四方面军的长征。历任指导员、教导员、团长、师长、军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军委装甲兵司令员,成都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兰州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

认识陈宏将军,那是上世纪84年夏,在陕西临潼兰州军区陆军疗养院。那时我在疗养院警卫班当兵,恰遇将军从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的任上离休下来,在疗养院作短暂停留。一天,院务处把我叫去,处长亲自给我交待了一个新的任务。说陈副司令员离休下来在疗养院暂时住一段时间,考虑到我是警卫班班长,各方面都比较可靠,经院领导研究决定,让我临时去担任陈副司令员的警卫员,在陪伴他的同时,注意他的起居安全和在疗养院的衣食住行。

接过这个任务后,我是既紧张又激动。虽说警卫班经常负责保卫这些进驻疗养院将军楼的军队副兵团级以上高级干部,但如此亲密接触还是第一次。陈宏将军平时散步也见过,一个儒雅、温和的老军人,没什么架子,有时还和我们警卫战士说说话,但具体怎么样心里也没底。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跟在疗养院政委的身后,我走进了将军下榻的将军楼三号院。

疗养院将军楼,座落在疗养院的东南角,是由七幢独立而又相连的老式别墅组成的,建于六十年代。这里环境幽雅,鸟语花香,景色宜人,是休闲度假的好地方。在客厅里,听完政委对我的介绍,陈将军笑了,说:“原来是四川人嗦,我们可是半个老乡。”原来将军早年曾在川陕根据地战斗过,亲历了血雨腥风的川陕苏区的反“三路围攻”和宣汉的反“六路围攻”,难怪他要这么说。将军的风趣幽默让我紧张的心得到了缓解,我也松了一口气。

这以后,我就住进了将军楼,和陈宏将军朝夕生活在一起,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将军平易近人,宽厚慈祥的长者胸怀。我对他的敬畏之心,也随着越来越熟悉而淡化了,有时甚至开始“放肆”起来。没事的时候,我们下棋娱乐。不讳言地说,将军的象棋的确不敢恭维,但他的兴趣却不减,属于典型的棋臭瘾大。他对胜负也很执着,明知四面楚歌,输赢已成定局,他就是不肯轻易言败,总要悔过来悔过去,三搞两不搞,趁你沉不住气的时候,在不知不觉中就把形势逆转了,而他呢,则露出了开心的笑。有时我也故意较真,不准悔。于是老少之间就较上了劲,一个执意要悔,一个坚决不准悔,争得不亦乐乎,让护理人员捂着嘴窃笑不已。

后来我送将军回到了北京,因新的住处正在修建中,他暂时借住在白石桥附近的一个临时居所。这时离国庆三十五周年大阅兵的日子越来越近,北京的大街小巷、公园绿地到处都披红戴绿,到处都是为国庆紧张排练的人群,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没有多久,怀着对北京和将军的眷念,我回到了陕西临潼陆军疗养院,以后和将军通过几次电话,不久他也就搬离了白石桥,再以后我就复员了,离开了我热爱的军营,也就中断了和将军的联系。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前年我学会了上网,在网上查询,才知道陈宏将军已于2004年5月21日因病离开了我们。青山不改,音容犹存,权以这篇小文,心香一瓣,寄托我的哀思,深情怀念我心目中那可亲可敬的陈宏将军。

本文内容于 2009-8-29 23:42:46 被风雨夜归人12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