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超强 R E M I X 版[暴笑]

原著: 马各马它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人民大会堂里面,暴雪新闻发布官笑容可鞠的说:“很高兴《魔兽争霸?!纺茉谥泄?取得成功,在这里,请允许我代表我们的公司全体同仁向大家说声谢谢!”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相信在座的各位‘名人大家’都已经玩过了《魔兽争霸?!妨恕D敲矗?请各位在今天回去之后写一篇这个游戏之后的总结。具体内容不限,可以是散文、诗歌、小说、玩后感等等等等。还请各位多多合作,希望各位在明天开会之前,把作品都交上来,以便我们凭取“中国魔兽文学第一人”的称号!谢谢!”


“哗~~~”台下又响起经久不熄的掌声!


第二天,果然参加了会议的各位文人都及时交上了报告,可见“中国魔兽文学第一人”称号果然另人垂诞三尺。



***********************************


吉龙 先生交的小说《天涯、魔兽、刀》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麽会远?”


“魔兽好玩吗?”

“好玩!”

“暴雪出品的,怎么会不好玩?”




那一天农历上写着:初四日,惊蛰,宜决斗,不宜泡妞。


华山之颠上,两个人搁着十几丈的距离背对背站着,俨然两尊雕像。

一个手里握着一把长三尺的刀。

另一个拎着一把通体黝黑的剑。


拿刀的,是当今天下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 旋风刀 剑圣。

用剑的,是当今天下英雄榜上傲视群雄的 闪电剑 死亡骑士。

二人在此为“天下第一”的名号而决斗!


正午。

天气明朗,阳光艳丽。

一丝风也没有,天地间仿佛一切都是沉寂的。


突然,剑圣 开口道:“你来了,我希望你没来。”

死亡骑士道:“你在这,我多想你不在!”

剑圣道:“出招吧!”

死亡骑士叹道:“为什么总有人急着去死?”


两人同时出手!

刀光剑影只一闪,即逝!


瞬间后,两个人又搁着十几丈的距离背对背站着,只不过位置已经换了。

世界上没有人能清楚清他们是怎么交手的。

但是二人分明是胜负已定!



突然,剑圣笑了,而且笑得很开心。

一种只有在网络上泡到了八个美女才应该有的这种开心。

但是 剑圣 不是,他的笑是因为他做了一件他自己都不相信能够做到的事。

同时也是天下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有多少人一辈子都不能够做到的事。

因为他已经听到了 死亡骑士 的剑掉到了地上。他赢得了天下第一的称号。

武林至尊 是你的话你不会笑?


在江湖最有名 先知 编著的《兵器谱》中关于 死亡骑士 的资料是这样的:

名字:死亡骑士;

兵器:闪电剑,排名为世界第一,速度之快当今天下无人可及;

性格:忧郁;

特点:常与一黑马形影不离;

口头禅:是你逼我的。通常伴随着右手拇指一掠鼻翼。


剑圣 的笑容更加开心了。

因为他感觉到身后 死亡骑士 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晃了。

一个人有了十成的把握能打败了他的敌人时,总是很开心的。剑圣 也不能例外。


但是 剑圣 的瞳孔突然收缩了,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他遇到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是在他面前发生的,大概他死也不会相信。

他听到死亡骑士在笑,而且笑得比他还要开心!



剑圣 变得面无表情,对 死亡骑士 道:“你输了!”

骑士道:“哦?”

剑圣道:“你输了你不能输的决斗。”

骑士道:“哦?”

剑圣道:“你知不知道你输了会有什么后果?”

骑士道:“不知道。”

剑圣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天下第一’‘武林至尊’的名号都已经变成我的了?”

骑士道:“不知道。”

剑圣道:“你为什么不知道?”

骑士突然咧开嘴笑得更加开心:“因为我想你不知道一件事情。”

剑圣道:“什么事情?”

死亡骑士平静的说:“你只知道我已经摇晃了,但是却没有检查过自己的咽喉。”

剑圣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

死亡骑士又道:“你是第七个见到我用出‘死亡缠绕’的人。”

剑圣道:“那些人现在在哪里?”

骑士道:“那六个现在都在地府里。”

剑圣的脸变的没有一丝血色。喉头“咯咯”作响,双眼如死鱼般的突出。

他至死也没有看清‘死亡缠绕’是怎么发出的!



死亡骑士却早已“嘤咛”一声窜上马背,唱着“花未凋,月未缺,明月照何处?天涯有美眉!”策马而去。



***********************************


凉瑶女士交的故事 《魔兽格格》


让我们红尘做伴,一起打打杀杀;策马奔腾,共享金钱经验;对酒当歌,唱出升级喜悦,轰轰烈烈,把握屠龙安全~~~


(以上是主题歌)


三月跑场,草长莺飞,蝶舞翩芊,景色是这么的宜人。女巫 妹妹却在 牧师 哥哥面前已经哭成了泪人!

女巫 妹妹哭得柔肠寸断,摧枯拉朽。她睁大了本来就大的眼睛,那里面有怨,有恨,有情,有一潭深深的秋水,更多的却是相思的闲愁!

女巫 妹妹用着哽咽得令人心颤的嗓子对 牧师 哥哥怨道:“牧牧哥,你难道不爱我了吗?你难道不爱面前这个和你一起从 神秘之地 里携手走出来的 巫妹妹了吗?为什么啊?!你难道就是因为我们打不过那些怪物就不爱你的巫妹妹了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的肝肠寸断,有多么的伤心欲绝,你难道不知道这些肝肠寸断,这些伤心欲绝是因为你吗?再没有别的哥哥,能让我有这些的肝肠寸断,这些的伤心欲绝,你难道还要给我更多的肝肠寸断,更多的伤心欲绝了吗?你就这么狠心这么无情,这么的野蛮的抢走我的心,然后就这么狠心的不还给我了吗?我的一切都可以拿走,都可以给你,但是我请求你不要折磨我的内心,也不要再折磨我的感情,不要再让我不断的肝肠寸断,不断的伤心欲绝……那样我有多痛苦,我有多难受,就算是死我也没有那么的痛苦,那么的难受……不要离开我!这辈子都不要!”


(旁边的牛头怪和萨满都看傻眼ing......)


牧师痛苦得紧紧抓住自己的一头黄发伤心欲绝:“巫妹妹,我没有说不爱你,我也没有说不要你。这些不爱和不要不会从我嘴里面听到,我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你的那些肝肠寸断,伤心欲绝,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呢?你的痛苦,你的难受同样也是我的痛苦,我的难受。我不会那么狠心要丢下你不管,也不要狠心让你痛苦难受,这一切我都不要!不要!但是这场比赛也不是无关紧要。也许你能够明白我,也许你不能明白我,但是我是爱你的!我是疼你的!我知道你也爱我,你也疼我!但是……我们确实打不过眼前的这些加了 嗜血 的 牛头怪 啊!”


女巫妹妹:“不!我不明白,我就是不明白!难道你宁愿自己去死,也不要和我在一起吗?你嫌弃我了吗?嫌我不够漂亮?不够丰满?不够性感?那你可以找一个漂亮、丰满、性感的,但是没有任何女巫妹妹能比我更爱你,比我更疼你,我知道,没有!永远都不会有!你难道要放弃我了吗?你会不要我吗?那样我还不如卑微的活着,能跟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幸福,难道你不明白吗?这种幸福就好象是在天国里面的感觉?你见过天使吗?你不觉得我们就好象那不可以分离的天使吗?你告诉我,不要骗我,直接的告诉我,我要我的爱人没有欺骗,没有隐瞒,我们就应该是脸靠着脸,心贴着心的!我陪你一起去死!不要离开我,抱紧我……”



(虽然老牛有四个胃,但还是消化不良的把早餐全吐了出来ing......)


女巫妹妹牧师哥哥正在哭成泪人,肝肠寸断伤心欲绝之际 老牛 突然“咚”的一声仍掉图腾柱,扑到到他们面前跪下不断的磕头,一边还吐着殷红的鲜血:“我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最大的折磨!只要你们两个不说了,我现在马上就去自杀!求你们两个不要在煽情了!555!!!”


女巫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以为这样做我们就会感激你,崇拜你,在你的阴影下生活一辈子吗?不要,我们才不要,我们有爱情,我们是自立的,我们才不会苟且偷生!再怎么困难,再怎么活的艰辛,我们都要生活下去,有他陪着我,有我陪着他,就是最大的幸福,这种幸福就好象是在天国里面,你见过天使吗?我想你不会,你这样的动物是不会见到天使的,你不觉得我和他两只就好象不可以分离的天使吗?我们现在感觉好幸福,好幸福……”


(老牛头怪两眼翻白,四腿一蹬,死翘翘了。转眼间他们俩的周围都是自杀的尸体,有上吊的,有跳河的!后来树被吊满了,河也被自杀的填平了,动作慢一点的只好全都咬舌自尽了。)



***********************************


村下春树家伙交的是《魔兽的森林》


下过雨的草地,十分的清新。大概是因为全世界的雨都落在全世界的草坪上的缘故吧!天空蓝得有些深了,生命也能象这么深吗?

我看到了 丛林守护者,他那有着十足个性的身躯,好象是很沧桑的样子。经常有人觉得他可笑,但是他毫不在意,很象是坚强的样子。

“嘿!月之女祭祀 君!”他叫了叫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两只手摩挲着,好象不只往哪里放呢!

“今天我们去看电影啊, 丛林守护君!”我朝他笑笑,阳光照在他脸上,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当然是听你的呢,祭祀君,”他显得有些局促了,喃喃的说,“象祭祀君这么漂亮又有风度的人呢,你一定知道你去哪里我就会去哪里的,你不说是不肯让我伤心的。我知道的。”

我笑了:“那个,没有,你不要多想。我是有些无聊的。春天就是让人有些无聊的啊!”我朝他扬了扬手,转头就走。我发现我的眼角竟然有些湿润。

“祭祀君!对不起!麻烦等一下!”他在身后叫道。我回过头,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什么事?”


他使劲咬了咬嘴唇,好象费了很大劲和用尽了全身心的勇气,“请祭祀均和我交往吧”我当场呆立在原地。蜜蜂在阳光下嗡嗡的飞舞着,它们一刻不停的在采集着花粉,而我象是失去了生命般不动了,一动不动了。

“我喜欢 祭祀君 你呢!从看见的第一眼就喜欢。我也曾……无数次的想着和 祭祀君 你在一起的样子。可是,象我这么卑微的守护者,祭祀君你应该是不会喜欢我的呢!应该不会的!你尽管鄙视我,尽管用 流星陨落 来砸我吧,没关系的!只是能够看到 祭祀君你,心里就感觉很舒服呢……”


丛林守护者 说不下去了,呜咽起来,这样一个沧桑的有个性的半神人,居然也会被心事所打垮。我看到了他头上的鹿角在不停的抖动着。

我原来是目瞪口呆的,现在我不知被什么力量所驱使,越过草地向他走去,把他拥在怀中。

他粗糙的脖子在我面前抖动着,抽噎着,我安静的拥抱着他。鼻子传来鹿所特有的味道,我就这样拥抱着他。好象要直到永远。

这个正午的草地突然变得十分的安静和不知所终……


***********************************

金康教授的报告《魔兽英雄传》


谁是跑的最快的英雄?请于八月十五月圆之夜日暮时分到达lost temple “十二点钟位置”。界时我和牛头人酋长那厮一比高下!还请各位朋友及时到场为我助阵!


江湖上的人族联盟老大 大法师 收到了落款是 恶魔猎手 的这样一封邀请函。没等 大法师 说话,在一旁的 山丘之王 早已按耐不住嚷嚷道:“这简直就是和龟兔赛跑一样嘛~!”

“我看未必!”一旁一直默不做声的 圣骑士 站了起来。

大法师:“二位不必争了,眼下离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只有几日光景,我们去了便知!”


不死亡灵族的 死亡骑士 在当日也收到了 牛头人酋长 的助阵邀请函!三英雄的反应与人类类似,略去不表。


却说八月十五日暮时分,日光把lost temple照得明晃晃的。转眼间,太阳已经落下山去,如今已是皎洁的月光照在这块土地上。树上几只乌鸦啊~~啊了怪叫几声,气氛甚是诡异。三点钟的位置上,早已经是人头攒动,却没有半点声音。这时,中立英雄 熊猫人 从一旁的人群中慢步踱出,神色十分凝重。众人见他出了,不由得全都停止了私语,等他发话。

熊猫人 神色甚是庄重道:“今晚江湖四大门派掌门都到齐了,为的便是这 恶魔猎手 和 牛头人酋长 的究竟谁跑的快一事。老衲无才,有幸的当选了今晚的主裁判,还希望各位施主和老衲一起为他们主持个公道!这里,我先替二人谢过各位了。”

“废话少说,却是怎么个比划法?熊猫人道:“这位不要着急,请先听我宣读比赛规矩:

第一条:比赛地点就是各位脚下的lost temple,起点便是十二点钟的位置,终点是 六点钟主矿的人类主基地,先到达者为本次比赛的胜者;

第二条: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本次比赛不允许有赛场暴力出现!否则一律视为技术犯规,取消比赛资格;

第三条:比赛双方的本帮兄弟也应该遵循文明观众的守则,禁止乱丢垃圾、果核、废纸......”

熊猫人旁边的 牛头人酋长 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恶狠狠的道:“格老子的,又不是搞奥运会哪里来的那么多规矩?赶快给我喊开始!”

“开始。”被提在空中的熊猫人嗡着嗓子里挤出两个字。

牛头人酋长:“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言罢奋力一掷,熊猫人应声落地。

熊猫人捂着嗓子干咳了几声道:“咳~咳~咳~我刚才说的是开始啊!”


“啊!!”牛头人酋长 大惊失色,一扭头,却见那 恶魔猎手 兔起鹘落,迅捷无比,已然跑出几十丈开外。


众人大哗,几个年轻弟子的咕噜兽、双足飞龙当场显出不解的神色,大骂道:“这死瞎子,耳朵倒是挺灵!”众人正议论间,忽听一苍老声音道:“恶魔猎手 建派三千五百余年,素来以脚上工夫轻便闻名。而 牛头人酋长 以金钟罩名动江湖,但素来太过拘泥以下盘根基,乃江湖上行走最慢的英雄之一。而如今这 恶魔猎手又占了先机……胜负已分!”说话者乃是江湖中的名门人类联盟中的二长老 山丘之王,只见他不住摇头,显是内心是为 牛头人酋长 惋惜。

兽族帮众个个面露怒色,更有几个胆大的弟子萨满、巫医等嘴里不干不净骂起来,说什么“恶魔猎手不过浪得虚名,只会占人家便宜”之类。那边暗夜精灵族帮众本是江湖上粗豪汉子,这下怎生忍耐得住?当下便要动手。

此时桀~桀~几声怪笑。不死亡灵族掌门 死亡骑士 和 恐惧魔王 同时跃出。两人似乎胸有成竹的怪笑不已。却见那 死亡骑士 一声大喝:“住手!今日如果有人违反体育道德,我们不死族一定要为武林主持公道!扁他个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再也不能泡美眉!”声若洪钟,内力甚是雄厚无比。兽族帮众派闻言方才按下火气,回看掌门 剑圣 的意思。只见 剑圣 手按胸口,似乎十分艰难,一时间诺大一个场地静悄悄地,竟无人再敢出声。先知 忙上前搀扶,但 剑圣 做个手势示意不可妄动,再用眼角余光看看暗夜精灵众人,只见 丛林守护者 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片刻过后,剑圣环顾一下众人,郎声道:“不可妄动,今日我们是比赛轻功的。不是来打架的。让我们去神庙去迎他们二人回来,也就知道结果了。”

一行人等到达神庙附近时,却见 恶魔猎手 和 牛头人酋长 早以等在那里。二人疲惫不堪,显然已是内力耗尽!


恶魔猎手 突地喉头一甜,吐出一大口血,晕倒在地。暗夜精灵帮众迅速上前扶起。却见 恶魔猎手 缓缓睁开眼睛,吃力的说:“我输了。我们回去罢!”众皆大骇!不但大出众人所料,就连 暗夜精灵 的帮众也是又惊又骇!谁也不相信这个结果。


此时月光如洒,将 牛头人酋长 的英姿映得甚是伟岸,美艳不可方物。只听得裁判 熊猫人 朗声道:“无快无慢,无输无赢,无前无后,无胜无败,一切有为法,亦做如是观!不来不向不回向,无异无同无有无!”众人闻言都是心中一凛,几个悟性较高的如月之女祭奠祀、巫妖、圣骑士已经双手合十,神色十分肃穆。众人纷纷明白过来,都一个个双手合十跪下。lost temple中央神庙附近顿时黑压压一片都是跪下的四大门派弟子。


牛头人酋长却不动声色,但心下暗喜:“格老子的,多亏我昨天晚上事先花350块钱买了个回城卷轴,要不然要我跑过那死瞎子,把我当神仙啊?不输才怪!不过幸好没有穿帮,不然今天是非打架不可了!”



***********************************

马小刚同志交的稿件《魔方兽方》


“猫腻!这里面铁定有猫腻!”大法师 乐呵呵的跟 虎妹儿 说着。“我就不信了,象 牛头人酋长 这么大的家伙竟然连 先知 都掐不过?这叫奶牛后面放电扇,吹牛b!”

虎妹儿 皱了下眉:“呀!你这人怎么说话忒脏啊!兴许人家 牛头人酋长 是报名儿参加了 先知 他们公司办的‘好梦一日游吧’?”

“说谁呢说谁呢?”恐惧魔王 冷不丁冒了出来,肩上还搭一汗巾,他摸摸光头,跟说:“你以为掐架光往死里掐就行了?光不要命就行了?那还得讲究技巧!讲究地形!讲究道具!这里面的学问呐,海了去了!”

巫妖在一旁插嘴说:“切,那跟道具有什么关系啊?”

丛林守护者:“要是不用道具,那 牛头人酋长 那大块头能输给 先知 那丫的吗?”

山丘之王 和 圣骑士 不禁乐了,伸出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这时候 牛头人酋长 闷声不响的进来了。死亡骑士 和 恶魔猎手 一看:“哟!您可回来啦~~我们可都惦记着您呐!”

牛头人酋长:“有啥好惦记的,不就输一顿晚饭嘛!走,跟我到 lost temple 饭店吃去。”

剑圣一回头,看见了丑陋的恐惧魔王:“带着你!我们不~嫌你难看!”

恐惧魔王的声音提高了八度直着个嗓子吼道:“我~嫌你难!看!”



(众人走在街上,看见一群年迈的老女巫、女妖、女猎手正在扭秧歌......)


大法师和虎妹一起凑到人群前看热闹。

大法师用胳膊肘碰了碰虎妹:“嘿~~你看这大姐秧歌扭的,多棒哎!”

虎妹:“恩~就是就是!一准儿的职业选手风范!”

大法师连忙凑到一老女巫身边,把脑袋伸到人家面前问:“大姐,您今年有四十了吧?”

老女巫憋着个嗓子卷着个舌头用一口纯正的北京话答:“我都七十八啦~!”

大法师:“哎呦喂,你要不说我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你这么扭啊,明年说您三十都有人儿信!”

虎妹:“大姐,您这么漂亮,原来一定是空姐吧?”

老女巫:“空姐?没当过。”

大法师:“肯~~定是!还不~~是呢!你就承认了吧!”


老女巫:“少跟我在这儿饶舌头玩!看见那边树下站着的我家老头子了吗?他的名字叫猛禽德鲁伊,你们再不走,我就让他把你们都吹天上去当空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