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七十八章回到自己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你认识她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倪娜总感觉他把自己当小孩儿,有事儿从不跟她说。

许睿心想我要百分之百什么都说,那这个家还不炸了窝?那以后还不被严加看管起来?“我没想认识她,是她很麻烦,她总找我。”

“其实她很漂亮,你应该喜欢她。”倪娜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来,这让许睿很吃惊不知道她接下来说什么,不如自己来这里插一句就此打住这个话题,“我心里只有你,我不会喜欢别人的,干嘛喜欢那么多人,那多累呀,我上个班就快累死了。”

“累就别上班,实在我不行我回家一躺,让他们给你安排个好工作。”倪娜和小芸这几天没少聊,知道自己的父母心情很不好,他们打算接受现在的事实,但倪娜不太相信,害怕回去被关起来,每天他都这么对自己说,说一回去这辈子就见不到了什么的,凭自己对父母性格的了解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很高,关着自己能怎么样?铁栅栏门能挡住他?即使被关起来他也能救自己出去,怕什么实在不行就报警。

“你是不是想回家看看?”许睿也知道总和她这么个躲着她家里人也不算个事,不如回去和解了再说。

“想是想,怕你不愿意,他们见了你就像猫见了老鼠横竖不对眼,我是怕他们找你的茬。”

“你护着我不就没事,关键时候你替我说话不就行了?”许睿想回去一躺也好,实在不行就搬家搬回香港,这里的房子就当是度假的地方吧。

“好,那我们多会走呢,我在这里闷死了,上学也学不进去,这的考试太难,还是香港的学校轻松。”倪娜看他同意,都着急的去收拾自己的衣服。

“你去那?”许睿问。

“收拾东西准备走。”

她到是来去自由呀,自己呢还要请假,他要不批准自己就闪人,根本不稀罕这个工作,去香港可做的事情也是很多么,何必在这里拴着?“我帮你吧。”许睿跟着她去了二楼。


杰克一路上就挑选不查行李的长途客车坐,尽量选票价贵的长途车坐,而且有卧铺尽量坐卧铺车,他算计着自己在路上耽误的时间已经太多,如果去晚了怕有什么变故。

结果他到了地方才发现,果然扑空,他来到许睿家门口,门上贴着个启示,‘本人出远门探亲,不知道何时归来,有事请联系物业公司’, 杰克差点没气晕过去,自己大来远来一躺一踩盘子就扑个空,真是扫兴。

离开许睿家,他找了一处便宜的出租房住下,躺在床上想这是他的计还是真走了,不行,自己要探听一下虚实,另外给上边发个电子邮件,看看他们有什么最新的情报。

局里很快回了信,说他的确去了香港,杰克这下可更着急了,香港那地方更难去,真麻烦,自己本以为找到他一枪解决问题就完事呢,没想到这么复杂,现在是追到香港干掉他还是在这里等下去呢?

杰克无聊的时候只好玩电子游戏解闷,反正笔记本电脑又是工作的用具也是娱乐用的,自己和上边联络全考电脑,电脑上传来数据量很大的资料。

他白天出去转,逐渐熟悉这个城市,晚上就休息,一直等了一周都没见到许睿的影子,后来他冒充生意合作伙伴从物业公司那得到条消息,他暂时不回来,这了把他给急坏了。


许睿和倪娜以及小芸一起回了香港,这次倪娜的父母可没少给这个保姆做思想工作,好话说了一大堆还给了部少奖金,小芸和倪娜单独聊了十几次才说动她,才把他们俩给劝回香港。

倪娜一回到自己家,就看到她母亲一脸忧愁的坐在沙发上,这可不是装出来的,她家人真发愁,真怕她因为恋爱结婚的事真和家里人闹掰了不回来,倪娜的母亲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过去抱住倪娜就哭,边哭还边认错。倪娜也十分难过,也承认自己有错。

哭了一阵,倪娜的母亲不哭了,抱着孩子仔细的看,发现女儿变化很大,身高比以前高了许多,身材也稍微胖了一点,以前瘦的像豆芽似的,现在估计是营养很好心情也很好所以吃胖了,看来这个臭保镖很会照顾自己的女儿,倪娜的母亲虽然想到了他对自己的孩子很好,可是把他当女婿看还是看不下去,他也太自私了,她还这么小就急着娶她,真有点过分,女儿怎么喜欢他呢?

到底着小子什么背景,出门还做领事馆的车,听说他还有点钱,没让女儿受罪,女儿还学会了开车,听小芸的电话汇报说,倪娜出门不是开宾利就是开马丁,经常把保镖开的廉价车给甩掉,小芸还详细的说了女儿住的地方,还拿DV机拍了很多家里的画面,还有他们俩在一起吃饭的画面,录影带邮到香港倪娜的父母也都看了,感觉还比较满意,孩子每天住的不错吃的也不错,这小子手艺还不错,听小芸汇报说女儿都怎么去酒店里吃,就喜欢吃他做的。


抱完自己的女儿,倪娜的母亲才发现倪娜的脖子上戴着一条她在商场里都没见过的项链,项链上挂着一个巨大的钻石,这钻石比自己家首饰盒里的那个些钻石都大的多,看光泽还是天然的,这穷保镖怎么这么有钱,把女儿打扮成这个样子,他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吧,仔细看看钻石是真的,再又想到刚果领事馆的车就明白了,这小子肯定在那里做过生意,生意做的不错还结交了官员,这石头就是从那的矿上开采的天然钻石,看项链的做工与商场里卖的不一样,不用问也知道是定做的。

当娘的心能不细么?她还发现女儿的手上戴着个戒指,上边的钻石虽然没脖子上挂着大,但是也不小,和女儿的手指粗细差不多,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戴的起的,看外表现在她也清楚女儿嫁给他是享福了,这样的人家可不多。但这小子父母双亡没家产,难道这些都是他两年内赚的?两年前他当保镖的时候也出手很大方,动不动请一群保镖去大酒店吃一顿,女儿也跟着去,听说一顿吃个上万美圆也不是没有,他那来的钱,这么年轻看起来有点呆头呆脑的不像个会赚钱的。

“快和妈说说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倪娜的母亲着急,想知道她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怎么过的,她以前去大陆是每周都回家,自从遇到这小子以后女儿就不回来,就回来办了次结婚议事,老两口还赌气没去,扫了不少女婿和女儿的面子。


现在孩子回来了,怎么弥补他们之间的裂痕呢?倪娜的母亲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而弥补裂痕的唯一办法就是接受那个拿着来路不明的钱哄女儿开心的人,他就是个迷,不弄明白他怎么接受他?

在倪娜母亲的眼里,许睿几乎就是个尽职的保镖而已,他敢那自己挡住横飞的子弹,他的血不止一次溅在女儿的身上,难道是这个原因女儿喜欢他?当初不该给他那么多机会让他接触女儿,现在木已成舟,不接受能怎么办,都住在一起这么久了,该怎么办呢。

倪娜看着自己的母亲,等着她说话,自己只假装啥都不明白,她不想提醒母亲先和他说话,也不会提醒他,看看他的临时表演能力如何。

现在就是家庭冷战的最后时刻,看看谁先肯低头认错,倪娜相信他肯定又有精彩表演。她心里暗自对自己说‘亲爱的老公千万别给我丢脸,你就委屈一次吧,就算为了我’,她心里默默的说着。


许睿心里明亮的像个镜子,不用老婆点化他也知道怎么说话,毕竟自己一时走运赚了几个小钱,和人家家人做的正行赚大钱根本没法比,以后要想不用累死累活的上班,就必须搞好和岳母的关系,自己就不用辛苦的上班赚钱拉,老婆的好日子也有保证了,还是自己先说软化吧。

他放下行李,走到岳母身边,“东家。”许睿一着急叫错了,外人不知道是他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叫走了嘴,以前他都是这么称呼现在老婆的父母,他感觉自己叫错了,尴尬的看了看沙发上坐着的老婆,尴尬的笑了一下,“妈,这事是我做的不对,请您原谅。”

这几句软话说的倪娜的母亲都没退路了,她也没办法了不说话吧把女儿得罪了,说话吧这个台阶有点不好下,她尴尬的叹了口气,“事情都过去了还说这个做什么,回来就好。”

倪娜假装出哀求的目光看着母亲的脸,意思是你换个表情吧,脸实在是太难看,话也太一般应该多说点。倪娜的母亲迫于女儿的压力,只好继续说:“刚下飞机很累吧,快坐下吧,小芸去准备茶水和咖啡。”

小芸没好意思继续偷听人家说话,只好跑到厨房里准备。

“谢谢。”许睿坐下以后说。

“和谁说谢谢呢,怎么不会说话了?”倪娜故意这么问。

许睿马上纠正,“谢谢妈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