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中间价创下年内第75次新高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27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于7.3872,人民币较昨日上涨了70个基点。

人民币已经连续上涨了7个交易日,今早中间价报于7.3872,并创下今年以来第75次新高,人民币自汇改以来已经累计升值达9.78%。近期以来美元的持续贬值将人民币推上升值快车,国际汇市美元对主要货币尤其是日元持续走低。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27日公布的银 行间外汇市场其他非美元交易货币对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为:1欧元对人民币10.9759元,100日元对人民币6.8817元,1港元对人民币0.94930元,1英镑对人民币15.2919元。


相关新闻:


快速升值的步伐依旧 人民币本月八度创出新高


继前一交易日突破7.4整数关口之后,昨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以7.3942再创汇改以来新高。这已是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连续第三个交易日创出汇改以来新高,也是进入11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第8次创出新高。


人民币快走的步伐显然还不愿停止,昨日又以7.3942元的中间价再次改写汇改以来的新高纪录。在从上周一开始的连续六个交易日里,人民币累计攀升了394个基点,连续3个交易日创出新高纪录。


昨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7.3942元,与上周五的7.3992元相比,人民币上涨了50个基点,汇改以来的累计升值幅度达到了9.681%,今年以来的升幅则为5.587%。


美元的走软在继续为人民币升值创造条件,但是与此同时,来自外部的声音也在为“唱多”人民币贡献力量。正在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法国总统萨科齐上周日抵达北京,他呼吁中国允许人民币扩大升值范围,推动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及人民币在内的主要货币汇率实现合理平衡。而本周三,中国欧盟峰会将在北京举行,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欧元集团主席容克及欧盟专员华金·阿尔穆尼亚都将访问中国,欧盟是否会借此向人民币施加压力成为市场的关注焦点,这期间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走势无疑更受到市场关注。


询价市场上,昨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收盘时突破7.4元关口,报于7.3969元,人民币比前一交易日上涨91个基点,盘中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为7.3944-7.4040元。


■相关新闻


人民币兑欧元


今年累计跌6.52%


随着法国总统萨科齐访问中国之行启动,市场中关于人民币可能会因来自欧盟的压力而加快升值的预期也随之燃起。昨日,欧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从上周五的10.9956元变为10.9700元,意味着人民币的涨幅达到256个基点,也已经是连续第二个交易日上行。但是今年以来,人民币兑欧元仍然下跌6.52%。


本周三,中国欧盟峰会将举行,欧盟将就贸易方面有关议题与中方进行磋商,市场预计此次欧元区“三驾马车”首次集体出访,目标可能直指人民币汇率。


按照2005年7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安排,人民币汇率实行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有管理浮动汇率制度。虽然央行并没有公布一篮子货币的组成和权重,但是美元、欧元等主要的国际货币被包括在内应是没有悬念。这样测算,虽然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出现了接近10%的升值幅度,但是兑欧元却出现高达8.47%的跌幅,这也被认为是造成中国对欧盟贸易顺差规模高企的一个直接原因。今年上半年,这一数字高达599亿欧元。


以往,要求人民币加快升值的声音主要来自于美国,但是这一次欧盟也显示出对于要求人民币升值的极大兴趣,专家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近期内的快速走升与这一因素不无关系,但是随着有涨有跌、双向波动特征的进一步显现,人民币汇率涨得越快,未来进行回调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交易员表示,峰会过后,人民币可能会有所回落。


■专家观点


汇率政策在宏观调控中分量将加大


在人民币汇率屡屡以新高亮相、不断挑战市场对于其升值速度想象力的同时,关于汇率政策是否应担纲稳定通胀预期的讨论也在热烈进行着。关于这个话题,我们专访了花期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他认为,如果人民币升值适当快一点,用加息的手段来进行调控效果就会更好一些,未来人民币汇率在整个宏观调控中的分量会增加。


加快升值有助抑制通胀


上海证券报:对于央行最近提出的“将加强利率和汇率政策的协调配合,稳定通货膨胀预期”这个观点您怎么看,人民币升值可以起到抑制通胀的目的吗?


沈明高:事实上,目前中国通货膨胀的最大问题并不是其绝对水平,而是市场对于未来通胀的预期。如果市场预期增加,有可能迫使很多企业调价,把价格水平真正给提上去。从这个角度来看,人民币升值加快对通胀是有抑制作用的。


上海证券报:但是升值可能会导致更多热钱流入,从而削弱央行通过加息进行紧缩的政策效果,这一问题如何解决?如何理解汇率和利率两者之间在一定程度上的相互制约作用?


沈明高:在人民币升值到一个均衡水平之前,出现升值引致更多热钱涌入的现象可能是难以避免的。至于什么时候人民币才到达均衡,我觉得必须让市场中的一部分人认为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水平差不多了,有些人开始愿意进行反向操作了。


还要看怎么理解“协调配合”这个提法的意思。如果人民币升值快一点,加息的压力就小一些,货币政策的效果会更好。而且从过去两年的经验来看,在保持人民币升值步伐比较稳健的时候,用加息的手段来解决流动性过剩的问题看来效果不是很好。


升值有助于改进经济结构


上海证券报:在人民币达到均衡水平的时候,外汇市场以及宏观经济会有什么特征?


沈明高:第一,必须要看到贸易顺差稳定下落,不再保持高速增长。第二,出口增长速度略微放慢,可能从现在27%左右下降到23%附近。第三,有很多企业的盈利出现较大波动,有些企业会觉得生存困难,只能选择倒闭或者提高价格。这几个因素一起出现,才意味着市场看得见人民币升值的效果。


上海证券报:如果人民币升值对于抑制通胀有用,那么是否可以牺牲汇率稳定而专注于控制通胀?


沈明高:人民币升值不完全是为了抑制通胀,对于改进目前比较扭曲的经济结构,使得经济增长从过分依赖外需转向内需有更重要的意义,通胀毕竟是短期的现象。


要提高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刺激国内消费。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升值对刺激国内消费有一定支持作用,可以起到解决由于汇率低估而形成的价格扭曲的作用,但是国内的经济结构调整不能完全依靠人民币升值来解决,银行利率、资源价格等也需要调整。外部价格调整和内部价格调整必须结合起来,这样既可以解决结构失衡的问题,也对通胀有抑制作用。


汇率在调控中分量会加大


上海证券报:以后汇率会不会在调控中发挥更大作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会不会发生变化?


沈明高:虽然还不能说汇率会起到主导作用,但是它在整个宏观调控中的分量会加大。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的一个要件是市场中必须有分歧。尽管现在人民币升值有所加快,但是总体来讲还是比较慢,特别是与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相比有差距,它们的货币今年以来兑美元升值幅度都在10%以上,所以市场对人民币单边预期的可能性更大,使得有管理的浮动和双边波动变成了事实上的单边升值。


上海证券报:未来人民币汇率升值的方向将会怎样?


沈明高:起码先是在有管理的浮动基础上,最终向着可自由兑换的方向前进。但是最关键的是时间问题,什么时候可以做到,还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有几个问题值得关注,一是中国目前就业压力还很大,在内需真正可以替代外需支持就业之前,要让汇率自由浮动还有一定的难度。二是中国经济还有很多结构性问题,比如内部价格扭曲,百姓收入占国民经济收入比重下降,这些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靠价格发挥主要作用确实有一定困难。


但是汇率机制一定会更加灵活。所谓灵活,就是说政府干预少,如果市场有(升值)需求,人民币就升值;市场没有需求,人民币就贬值,这才是比较灵活。(上海证券报)


高调施压人民币 欧盟不愿为全球金融体系调整买单


欧盟近期为何一改以往在汇率问题上的立场,高调就人民币升值问题向中国施压?


“轮番轰炸”


近日,欧洲三大重量级代表团将以空前的密度接踵访华。2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和谐之旅”一马当先,随后欧元集团主席容克27日将率欧元区“三驾马车”首次集体出访,2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贸易委员曼德尔森等将在北京出席每年一度的第十届中欧领导人峰会。


日前,欧盟这三大代表团纷纷向媒体放出“气球”造势,将访华的主要目标直指“人民币汇率”。


访华期间,萨科齐在北京对工商界人士发表演讲时,把他在人民汇率问题上的立场表述得更为清楚:“我希望让中国领导人相信,与中国格外相关的全球和谐,必须包含主要货币之间的恰当平衡。”


27日,由卢森堡首相、欧元集团主席容克,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与欧盟经济和货币事务委员阿尔穆尼亚组成的欧元区“三驾马车”将把首次集体出访的目的地指向中国,与中国国务院总理***、财政部长谢旭人和央行行长周小川分别举行会谈。


会谈的主要议题是人民币汇率。容克在出访前对媒体表示,人民币被低估了25%,他希望与中方“面对面”就“国际货币问题进行一场安静的辩论”,而阿尔穆尼亚则将致力于使中方认同,更灵活的人民币汇率将有助于中国抑制通胀,平衡国内经济。


2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贸易委员曼德尔森将再次于第十次中欧领导人峰会上提出人民币汇率问题。


有欧盟内消息人士透露,欧方为此次峰会设定四大主题,即贸易逆差和人民币汇率、能源和环境合作、对非洲战略和国际热点问题,其中人民币汇率和贸易逆差问题是欧盟最为关注的重点议题。


欧盟不愿为金融体系调整买单


欧盟以往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态度相对务实,强调汇率改革应充分考虑国内经济的承受能力,认为美国要求人民币一步到位地升值30%~40%不切实际。


欧盟近期为何高调就人民币升值问题向中国施压?这与全球整体经济环境、国际收支失衡,特别是欧中贸易逆差增大等因素密切相关。


首先,尽管“强势”欧元正使欧洲人以相对便宜的价格在国际市场上获得石油,但不少欧盟成员国仍无法适应高汇率给出口带来的压力。美元持续走低,欧元对美元持续升值,欧元区开始担心其出口产品的竞争力受到欧元走高的拖累,迫使更多的欧洲企业向海外转移,增加欧元区的就业压力。


其次,在全球金融格局微妙调整之际,由于人民币与美元关联较大,欧美无法将欧元和美元两大货币体系磨合的压力转嫁给中国。据欧盟统计数据显示,由于美元大幅贬值,不断小步兑美元升值的人民币无法跟上美元贬值的步伐。自中国实施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经累计升值9.7%,但同期人民币汇率兑欧元却贬值了8%以上。


欧盟内部有观点认为,中国在汇率问题上“处心积虑”,让欧元为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买单。这种论调无疑表现出,欧盟面对难以阻挡的美元贬值趋势,希望经济基本面比较繁荣的中国为国际金融体系调整“承担更多义务”的心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