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女人,当个皇帝容易吗我!

——鬼话连篇之武则天

泱泱中华帝国,物产丰饶,地域广博。古老而伟大的中华民族,在这片土地上世代生息,创造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日月轮回,山河依旧,江山代有杰人出,总是一代新朝换旧朝!纵观上下五千年,在中国的历史上,大大小小的帝王约300余人,而其中,只有唯一的一位女性,她就是我——武曌武则天!

今天是公元2007年11月的某一天,我从睡了一千三百零二年的乾陵中醒了过来,其实这一千多年来,我一直没怎么睡安稳!长期以来,人们对我的一生评论纷纷,有的抓着我的私生活大肆炒作,说我是个荒淫的老太婆,有的又把我捧为伟大的国家元首,以法治国的典范,我的一些缺点与不足也被誉为美德,并积极效仿。。。。。。等等,吵得我怎么能安寝呢?看看旁边还睡得象头死鬼样的李治,我摇摇头,叹了口气,起身飘出了乾陵。正是午夜,乌黑的天空看不见一丝亮光,我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遥望东南面霓红闪烁的咸阳城,思绪回到了一千多年前……

从才人到皇后

我本姓武,并州文水人,也就是现在的山西文水人。我老爸原来做木头生意后来改行从政,当上了工部尚书。我九岁的时候他死了,但因为他在朝中做大官,所以我长得漂亮的事情成了朝廷里人人皆知的秘密。贞观十一年,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公元637年,我刚满14岁,唐太宗李世民便把长得天姿国色的我召入后宫,于是他成了我的第一任老公。我当时是个妩媚动人且聪明乖巧的MM,四十郎当的老李能不喜欢?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老牛吃嫩草吧”?听说铁血什么坛子里有个怪人叫尖锋时刻的,三十多岁的人了也喜欢和坛里的年轻MM们交朋结友,这点却和我家老李有着几分相像!与老李厮混了几天,老李深深滴爱上了我,封我为才人,赐号“武媚”,宫里的GGMM们都叫我“媚娘”。才人虽然也算个皇帝后宫里的“职称”,但比起皇后、嫔妃们来说,我的级别就太低了些,而积极求上进是我与别人性格的不同之处,在佳丽如云的后宫要想得到老李的长久宠爱,我还要有自己的手段。而这个时候,太子李治闯入了我的生活!他英俊文雅,气度不凡,说实话一见到他,我都差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辕!巧的是,他也对我“一见钟情”!太子爱上父皇的才人,可想而知要承担多大的压力!于是我们发展的是“地下情”。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老李挂了,临崩前安排了我的生活和工作——到长安感业寺削发当尼姑。我想老李其实已经发现了我和李治的“地下情”的,只是为了维护皇室的尊严,才没有揭破,所以最后才把我安置去当了尼姑。但是,爱情的力量是任何东西也抵挡不住的!老李驾崩后,太子李治继位做了皇帝,叫唐高宗,那年他才22岁!我们日日饱受着相思的煎熬,一天,当我又一次对窗暗自垂泪的时候,正被驾临感业寺进香的李治看见,我们不由得相拥而泣,在李治的强烈要求下,我重新蓄发,准备回宫侍寝。

就这样我回到了皇宫,新皇帝李治成了我的第二任老公。回宫后我一改以往刚烈不驯的性格,处处忍辱事上,谦恭有礼,得到了王皇后的欣赏,我把与她的关系处理得很好,不久我的“职称”就晋级了,升为了昭仪,昭仪地位仅次于皇后和四妃,待遇还是不错的,能很快升为昭仪,王皇后在李治枕边是做不少公关工作的,这点我心里清楚。那时候,王皇后和萧淑妃争宠,我赶紧上前帮忙,知恩图报方君子嘛!在我们的同心协力下,萧淑妃倒台了,被废为了平民。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其实自己离皇后的位置是那么的近!我知道,无论是比才比貌,最适合做皇后的应该是我!但是别说王皇后不肯退让,就是朝中大臣也很多不同意,于是不得已,我只有一狠心闷死了自己的女儿,嫁祸于王皇后,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把她挤下台!虽然我牺牲了自己的女儿,但我觉得值,因为我一直认为,做大事者,只须在乎结果,而不必太在意过程的。终于,在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十月,我老公李治断然颁诏,废了皇后王氏,正式册立我为皇后,这个成绩的取得,是我一直不懈努力的结果。至于后来我将王皇后、萧淑妃手脚砍断,泡在酒翁中,把她们弄死的事情,我只是想让人们知道,欺负我的人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但是,朝中那些老家伙们还是对册立我为皇后的事情十分不满,特别是以手握兵权的太尉长孙无忌和宰相诸遂良为首的所谓元老重臣,更是跳起来反对我!我派出心腹到长孙无忌家去拉关系,走后门,那老东西居然不给面子!既然这样,那就也怪不得我武则天心狠手辣了!于是我充分发挥自己在吹“枕边风”方面的高超技巧,在老公面前狠狠参了长孙无忌和宰相诸遂良几本!老公在大事大非面前还是把疼爱我放在第一位的,最后把诸遂良弄去了南方体验生活,同时,在朝中我又争取到了李义府、许敬宗等官员进了我的阵营,随着我的力量不断壮大,终于在32岁那年,我登上肃义门,正式接受了皇后玺绶。随后,我继续扩大自己的政治力量,把长孙无忌等老东西或杀或贬,一一清除。并开始参与政务,与老公一起管理起了国家。人们并称我和老公李治为“二圣”,他为天皇,我为天后,想想那时,我与老公真是一对神仙皇帝眷侣啊!

从皇后到皇帝

从重新入宫到成为国母,我一共用了五年时间。但是,看着多病的老公,我心里渐渐起了一个念头,那便是把他的皇帝位置接管过来,自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真天子,亲自带领全国百姓奔老康!但是想归想,谈何容易啊?为确保他姓李的皇统,李治要传位给儿孙,我当然不答应!通过我的努力,国家其实已经由我执政了,纂在手里的皇权怎么能轻易交了出去?这不是我的性格。于是围绕皇位问题,我痛苦地与老公、儿子展开了坚决的斗争,矛盾不可避免地激化了。

我有四个亲生儿子,长子李弘,老二李贤、老三李显、老四李旦。老大李弘性情仁厚,老公想把皇位让给他,我担心老大不能胜任皇帝的工作,便给他喝了杯毒酒。同一年,老公又想传位给老二李贤,李显虽然性格稳重,喜欢读书,有文才,但我又怕他把国家搞乱,于是把他废为平民,去基层体验百姓疾苦。可是,李治又把25岁的老三李显立为太子,更气我的是,把李显刚得的儿子重照立为皇孙!简直就是当我不存在。过了三年,就是弘道元年(公元683年)李治驾崩了,我成了寡妇,老三李显当了皇帝,称中宗。虽然我还沉浸在丧夫的悲痛之中,但当皇帝的远大理想我一直没有忘怀,于是过了55天,我把老三废了,给了他个庐陵王的待遇,幽禁在深宫过安闲日子。那个被封为皇太孙的重照,18年后我把他杀了,碍手碍脚,看着都不顺眼!公元684年,我把22岁的老四李旦推举上了皇位,称睿宗,可这小子没表现出什么睿智之处,我只好把他关在了屋子里,怕他出去做坏事,也不用做过问朝政这样复杂的事情了。从此,国家的事情都是由我亲自裁决,好像写历史的酸文人们称为“武后称制”。

后来有一件事情让我很生气,就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李贤,被我放去四川体验基层生活的时候,可能是吃不了苦,就爱发牢骚,还写了一首狗屁词骂我!词名叫黄台瓜: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为可,四摘抱蔓归!这不是骂我心狠手辣嘛?这样不孝儿子不要也罢,我立即派人去四川,让他自己了断,有31岁也活得差不多了,早死早投生嘛!与老公、儿子们的争斗,我取得了胜利,终于在公元690年,我看到亲临帝位的条件已经成熟,于是先借和尚法明之口,大造社会舆论:“号外,号外,武后为弥勒佛转生,当代唐为天子!”接着以我的乖儿子唐睿宗为首的六万臣民上表劝进,请我改国号,虽然我在其中做了些导演和策划的工作,但具体的事情都是下面的人做的嘛!至此,一切都已具备,在67岁的时候我终于登临大宝,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夙愿,改唐为“周”, 改东都洛阳为神都,我又给自己自立了个威猛响亮的称谓——“圣神皇帝”。掰指头算下,我从被封皇后开始,经历了36年的风雨,以牺牲亲生儿女的生命或政治前途为代价,才成为了中华帝国的帝王,我容易吗我!

在其位谋其政

我当了皇帝,建立了新王朝“周”,那些原皇亲国戚们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靠山,肯定不甘心,于是纷纷叛乱!对此我早有防备,对于我来说,对付这些乌合之众简直就是“洒洒水”,当然,虽然我很快将他们的叛乱镇压下去,但他们作为一股潜在的残余政治势力,对我新王朝的威胁还是存在的,我必须采取一些有效措施。于是我听取了一个叫鱼保家的人的建议,下诏命令在京城设立“铜匣”,那铜匣与现在的举报箱比较类似——也许当代人就是从我这个发明这里学来的吧?铜匣外型四方,四面各开个投书口,告状信投进去出不来,由政府部门用专用钥匙开匣取信,是专门为进京告状的人准备的。铜匣设置后,告状的人日益增多,案子多了就要查嘛,我很快提拔了一批新法官来审案,虽然这些人大都是无赖出生,性情比较残忍,又喜欢用酷刑,但他们的工作效率还是相当高的,短时间内,这些法官们就诛杀宗室几百人,搞定高级大臣几百家,刺史以下军政官员更是不计其数,圆满地完成了我赋予的狠狠打击李唐王朝旧势力的任务,确保了新王朝的稳定。乱世用重典是我的执政理念,但其副作用也是有的,比如由于那些酷吏的滥杀,造成朝臣们人人自危的悲观情绪,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于是我应同志们的要求,很大方地把那些鸟酷吏砍了,从而大大缓解了紧张的社会形势。

旧王朝的势力逐渐被镇压后,我要做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急需培养新王朝的势力。因此我决定不拘一格,放手招官,广揽人才。科举是项好政策,可以从中选拔有用的人才。每次科举,我都要亲自考问参加科举的贡生,有才华的,破格录用!这就是后人们称为的“殿试”,把原来只有文科选拔赛一项内容的科举增加了武科这一专业,用来选拔带兵打仗的将才,另外,还规定自认为有才能的人可以自己推荐自己,只要有一技之长,都可视情况予以录用,这点,我自信与现在一些地方呆板、僵化甚至任人为亲的用人制度相比,都是先进灵活许多的!我还派了很多“人才搜寻工作组”下到各地明察暗访,挖掘人才。我是一个爱才的人,致力于把天下所有有才之人都网罗过来,让他为国家社稷,为黎民百姓努力工作,贡献力量。一时间,朝廷上下人才济济,我凭着自己的敏锐的观察和判断,遴选出大批出色的干部,委以重任。象宰相李昭德、魏元忠、狄仁杰等等,边防部队将领唐休景、娄师德、郭元振等等,都是好样的,我的帝国既无内忧也无外患,经济文化都有了很大发展。

我虽然以高位和高薪收取天下人才,但是也经常进行一些考核,在考核中发现不称职的,轻则撤职辞退,重则追究刑事责任,所以也有大批不称职的干部官员或被降职、罢免,或被流放、杀头。最大限度保证了政府部门领导干部的高效和廉洁。

从皇帝再到皇后

很开心地当了一些年的皇帝,期间我面向社会广招猛男入宫侍寝,尽享人生之乐!难道男的当皇帝就可以三千佳丽而理所当然,我一个女的当皇帝就不可以也多养几个帅哥猛男服侍?没道理嘛!算了,一说就来气,不说也罢!奇怪的是,都过了一千多年了,当年春宵帐里的无边风月,我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就这点破事,那些后人就一直这么指指点点的,少见多怪,至于吗?

有一件事让我陷入了困境,我从来没有象这次那样矛盾和犹豫过,那就是,我该选谁为我的皇位接班人?改唐为周后,我是提拔了很多姓武的亲戚,我的本意也是想传帝位给武家,但是,李昭德、狄仁杰两个老家伙却劝我说:“姑侄和母子,哪个更亲些呢?陛下如果立你的儿子,升天之后,可以永远享受儿孙的祭祀,但是如果立你的侄子,也就是姓武的,有谁听过侄子为姑妈立庙奉祀呢?如果这样,先帝的陵寝也会被废毁的!”老实说,我听了这话后才有点心动,那小李和小狄的确没有辜负我对他们的欣赏,想问题比较周到。74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一只大鹦鹉两只翅膀被折断,天明我问小狄是什么征兆,小狄解释说:“鹉者,武也,就是指陛下你,两翼是指陛下的两个儿子,陛下如果起用两位殿下,被折的双翼不是又重振了吗?”那狄仁杰说得有理,我从此打消了立侄子武承嗣为太子的念头,从外地召回我的三儿李显,老四李旦也很乖,愿意让着他哥,于是我重新立老三李显为太子。

不久,一个叫吉颉的老臣来请安时说:“当今皇太子羽翼未丰,但外戚各王爷势力却已经形成,要确保向太子平稳交接皇位,陛下该怎么处置两方面关系使大家相安无事呢?”对这个问题,我的确深感忧虑。我担心的是,传位给儿子后,李唐宗室掌了权,将会使武家宗族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一直不忍心剪除姓武的各派势力。最终我想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把我那姓武的侄子和姓李的儿子、女儿叫来,让他们在庙堂上祭告天地,一起宣誓,彼此扶持,并写下铁书合约,藏在史馆里。

但事情的发展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武氏势力和李唐宗室的势力是水火不相容的,并没有因为一纸誓言而相安无事。公元705年,我已经82岁了,当时我正在病中,宰相张柬之带人趁机发动了政变,奉我的三儿皇太子李显为皇帝。人们都说我是被迫退位,其实不然,我知道我已经时日不多了,与其拼个鱼死网破,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宣布退位罢。我已经决定死后要与先行一步的第二任老公李治去做伴了,于是我立下遗嘱,希望死后归葬在乾陵,去掉皇帝称号,改回皇后称号,后人称我为则天皇后。不久,我死了,活了82岁,在那个时代,已经是高高寿了!没什么遗憾的,但后来李氏子孙与武氏子孙展开火拼死嗑,却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最终诸武被灭,李唐复兴,这也许就是天意。

千秋功罪后人说

从公元624年至今天的公元2007年,算来我已经有1384岁,死了也已经1300多年了,这些年来,我的灵魂一直得不到安宁,都是被那些后人折腾得,让我睡不了一个安稳觉!

我是个成长在帝王宫廷中的封建社会女性,怎么说也属于中国历史上不多见的杰出女政治家,特别是我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帝,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点是我一直引以为自豪的。我也许确实干了一些错事、坏事、荒唐事,但是我是有我自己的苦衷的,那些真正能成大事的人,有几个不要为达到目的而使用些权谋与手段呢?相信后人们也可以看到,在我执掌国政的近50年时间里,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我努力革除时弊,大力发展生产,完善科举制度,破除门阀观念,积极顺应历史潮流,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开创了一个兴旺发达的时期。虽然当时我在政权更替的时候造成了一些混乱,但正如一些历史学家说的:“乱上未乱下”,国家的社会还是很安定滴,经济发展是快滴,GDP每年是有增长滴。。。。。。等等,经济的发展带动人口的迅速增加,我执政的几十年时间,全国人口从386万户增加至615万户,当时我中华帝国疆域东濒大海,西有帕米尔高原,南达南海诸岛,北逾贝加尔湖,东北管辖区直到黑龙江中下游,西北抵达了巴尔喀什湖一带。纵横万里,民族众多,在我的统治和领导下,中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这些话其实不用我说出来你们也都知道,我一直相信这样一句话:“千秋功罪自有后人评说”,所以当年我给自己立下了那块“无字碑”,目的就是让历史和后人们,来对我的一生去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我这样一个女人,当个皇帝容易吗?

天就要亮了,鸡叫声跟催魂似的,哦,本来就是催我的魂,此地不宜久留,乾陵才是我的归宿,闪鬼先!




血狼兵团 尖锋时刻、ATC倾情奉献 2007年11月




本文内容于 2007-11-27 14:47:56 被尖锋时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