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汉族是一个水一样的民族

水是什么?水是生命之源,水是毁灭之王。但这并非是我将汉民族比做水的原由。之所以将汉族比做水,是因为我发现汉族仿佛与水一样没有什么固定的特色。你能说水是什么原色吗?你能说水是什么形状吗?汉族就像水一样可以因时因地不断转变自己,以跟上形势的需要,可一旦当你自认为已经改变或固定了她的时候,却又会惊讶地发现,原来你早已被她带走和融化。

以着装为例(不想把课题搞深了),回头看看历史,你会吃惊于汉民族是那么容易被改变。蒙古人来了,统治了我们,于是脱下了自己习惯多年的衣裳,即使当初的蒙古统治者并不认为我们因此就成了蒙古人,但我们一口同音说我们是元人(昨天已经过去),大元帝国就是我们汉人的帝国。满洲人进关了,我们虽然极不情意,也拼死抗争过,但没过多久还是留上长辫,穿起了满人为我们量身定做的衣服,且逐渐习惯为一种骄傲(昨天已经过去)。以至许多年后无数汉胞就是被打死仍不愿意剪辫和脱袍,他们觉得大清已经同样是汉人的大清。但这只是假象,装得就像新媳妇一样羞羞答答的假象,因为我们很快就喜欢上了洋装,使之成为了新的时尚和骄傲,直至延续至今成为我们走向世界的象征。相反,曾经一时的中山装不知为什么就失去了原有的待遇(昨天已经过去)。如果你说之所以要变是因为暴力,不得不变,对此我不否认,可是当外来暴力不存在后是什么结果呢?明朝恢复唐宋的着装了吗?民国又重拾明朝的衣着了吗?没有,因为我们忘了或者认为那已经不屑一顾.

今天像日本、韩国这些我们昔日的弟子门生,仍然穿着师傅教他们做的衣服一晃千年死不改悔,而且成了有些骄傲感成分的国服,顽固不化到令我等汉人直惊叹这如何了得?而我堂堂大汉、大唐、大中华国服何在?好像已经争论了多年,但我们实在已经记不起哪件是真哪件是假。事实上,由于我们几千年来实在太与时俱进,并成就于服装设计的艺术想像与时尚追求,我们也许从来就没有认真继承过什么款式。这种太随意的丢失会带来流浪的感觉,每当看到一些中国青年竟然以穿日本和服为时尚,耀武扬威于照片,每当看到有的女人穿印有杀了我们无数同胞的日本军国主义军旗的超短裙招摇过市做广告,我就会痛苦地感到一个民族有时丢失一件衣服真会让有的弱智子孙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们的民族难道真就像水一样,既然出发了就从来也没想到过回家?可我也惊奇地发现,我们遇洼成潭,遇沟成河的随意而安的个性在忽悠了自己的同时,也会让这个世界感到无可奈何?

因为这是水啊,水一样的民族!她在善于忘记自己的同时,也善于把别人搞混,辩证法在她的怀里体现得那么淋漓尽致。很多年过去了,如果真的存在九泉之下有知,不知当初那些蒙、满的野心家们会有何感想,因为他们会有一些疑问——究竟是谁统治谁啊!现在一个样,都是一个被称为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了。对这一结果颇感无奈,却又说法可笑的是当今的某些国家,他们狂叫中国的国土是侵占的——靠,搞错没有啊?到底是国家太年轻,不懂历史,不学无术,连是谁侵略谁,是谁愿意入伙都没搞清楚。但对中国大一统的结果,可以肯定56个民族的祖先们除了极个别顽固分子总体一定笑得很灿烂。看看当今世界那些遍地开花的种族战争,再试想假若不是这个水一样的汉族具有强性的融合力,神州将会被置于何地?(嘿,我不一定有机会在这里写博客,你也不一定有机会在此看博客。)

也许世界原本就是这样,人类本没有什么族之分(上帝之初可能就只打算弄几个不同颜色的人玩玩),族群之说也许就起源于少数自认高智商的老头目,他们也许当初只是想以此过一把人上人之瘾,却没想到后来的会把事情搞得无比复杂化、血腥化。汉族也许真是天性聪明,多数老同胞早就看透了这点,所以久而久之造就了我们如水的性格,因此也更不会在意衣服固定的款式了。有此一解,对失去衣服的痛苦好像是稍稍好了些。

本文内容于 2007-11-27 16:16:51 被古今中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