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战至二次大战的火炮分类与特性及战术思想

祖国统一 收藏 5 1283
导读:一战炮兵战斗: 一次大战爆发前各国陆军对「下一场战争」的想象都是在高度机动环境下的一连串遭遇战,没有人会相信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几乎长达四年的艰苦壕沟战。所有的准则教范都是攻势主义下的产物,部队训练除了不断强调这种精神外,精神力可战胜物质的观念也弥漫在每一个角落。这种观念尤其在法国陆军中最为显著,受到19世纪末法国哲学家勃格森(Bergson)的影响,他们相信精神战力(élan)可以压倒一切,而战争的结果受到双方精神战力强弱所支配,精神战力强的一方可藉由不断运动、压迫,促使守方崩溃。在这样的观念引导下,当时主

一战炮兵战斗:

一次大战爆发前各国陆军对「下一场战争」的想象都是在高度机动环境下的一连串遭遇战,没有人会相信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几乎长达四年的艰苦壕沟战。所有的准则教范都是攻势主义下的产物,部队训练除了不断强调这种精神外,精神力可战胜物质的观念也弥漫在每一个角落。这种观念尤其在法国陆军中最为显著,受到19世纪末法国哲学家勃格森(Bergson)的影响,他们相信精神战力(élan)可以压倒一切,而战争的结果受到双方精神战力强弱所支配,精神战力强的一方可藉由不断运动、压迫,促使守方崩溃。在这样的观念引导下,当时主要的炮兵战术是利用马匹拖曳方式将火炮拖曳至火线,由人力在敌火下推行火炮进入阵地实施直接射击,利用猛烈的火力粉碎防守方的意志。在这样的战术思维下,当时炮兵发展的重点是提高野战机动力,而最著名的产品就是法75速射炮。一次大战前现代炮兵战术中的「间接射击」、「反炮兵技术」、「几何校正法」才刚刚起步,而且由于这些方法都跟野战轻炮兵的思潮、建军方向背道而驰,多少也受到各国当权者刻意的忽略与打压。

战争是军事思想最好的考验,普法战争的结果显示从拿破仑时代以来的步兵横线冲锋战术已到了尽头,而一次大战战场上强大的火力:速射炮、机枪、步枪,更证明了精神战力不过是绞肉机前面的牺牲品。到了1915年初,战争已进被从瑞士边界到比利时间长达700公里的战壕固定下来,自此壕沟战成了战争的主体,防御再一次被证明是较强的战争型式。面对这种型态改变,一战前的轻炮兵速射炮战术也不再有发挥空间。

战炮兵思潮演进

根据英国陆军上校Bailey在其名著「Field Artillery and Firepower」(1989)中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炮兵思潮可以分为四个主要阶段:(1)草创期(2)实验与建军期(3)摧毁期(4)中和期。

草创期(1914年)

在一次大战爆发的时候,大部分陆军都将炮兵视为一种步兵的辅助兵种,大量的口水浪费在讨论炮兵如何在运动战中协助步兵攻击,完全没有在之前发生的日俄战争与巴尔干战争中学到任何经验。以战前德军为例,准则明定炮兵主要任务即偕同步兵进行攻击,但在战前完全没有任何的计画提供部对此方面的训练,因此在战争爆发的前几个月中,德军炮兵不是找不到自己的部队,就是把大量弹药投在自己人身上;而法军解决这种困境的方法是,在步兵的背上涂上明显的白漆以供炮兵识别。

虽然拿破仑的「炮兵集中」观念被后来的军人奉为圭臬,但在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各国陆军认知的「炮兵集中」,指的是将大量的炮兵集中在第一线上。以德军准则为例,其中要求指挥官应尽可能地在战场空间许可的条件下,将手中的火炮在敌战线前排成一线,以直接瞄准射击方式在敌军防线上撕开一个缺口,以便步兵突破。在日俄战争中,炮兵间接射击被证明具有高度战术价值,机枪的出现使得轻炮兵进距离直接支持射击变成一种自杀行为,但是这样的经验却被欧洲各国陆军轻易的以「间接射击不利炮兵伴随步兵运动」为由否决。

而战前对炮兵轻量化、机动化的要求,也在各国炮兵装备、弹药上产生深远的影响。各国炮兵主力都是所谓的「速射炮」:法军 model 1897 75mm、德军 77mm、英军 Mk I 18-pdr、俄军 76.2mm。这些火炮所能发射的高爆弹药最重的也只有8公斤,根本无法摧毁野战工事。而当这些轻量级的速射炮被迫后退到战壕后方时,炮兵更发现他们根本没有可以进行高角度射击的装药,以最有名的法军model 1897 75mm炮为例,虽然技术上最大射程可达9,000公尺,但因为在准则中被限制仅能在4,500公尺范围内进行直射击,因此当他们进入到壕沟后方射击阵地的时候,才发现瞄准具上的刻度划分最远只到6,000公尺,而更夸张的是,法国根本没有生产高角度射击用的装药。

第一次大战爆发时各国陆军所谓的「反炮兵」观念,还是停留在拿破仑战争中「炮兵决斗」的浪漫想象中:轻炮兵冒着矢石推炮前进,发射旺盛火力摧毁敌军火炮。在战前的德军准则中提到「炮兵决斗」之外的有关「反炮兵」方法,不过准则至中的建议是利用步兵突击摧毁敌军观测、指挥所,以使敌军炮兵陷入混乱;而法军对「反炮兵」战斗的看法更为极端,认为任何将弹药运用在提供步兵直接支持以外的地方上都是浪费,并且在1913年出版的准则中明令禁止。

同样的,在1914年欧洲陆军中几乎没有所谓的「指挥、管制」(C2)观念,炮兵只是单纯听从步兵指挥官的命令,所谓的炮兵指挥不过就是「向我军刀所指的地方射击」。战争爆发的时候虽然大部分的陆军都在步兵师中成立了独立的炮兵指挥单位,不过这也就是战争爆发前几年的事情;举例来说,皇家陆军在1912年的编装表中才首次出现「师炮兵指挥官」这样的职位与「炮兵旅」这样的单位,但直到战争爆发,皇家陆军都不曾实施过任何师炮兵的偕同指挥训练、演习。

部分国家陆军在开战时有所谓的「军炮兵」的组织,不过这所谓的「军炮兵」只能够说是军炮兵预备队;以德军为例,编制在军炮兵阶层的155榴炮营经常性的配属给军所辖的某一师,并且无论在作战上还是行政、后勤管理上,均受该师管制。在德军编制中,最高炮兵指挥官是师炮兵指挥官,军级以上单位的炮兵军官都仅能担任参谋的工作,而且直到1917年第五军团发动 Passchendaele攻势的时候,军团炮兵总监Uniacke中将还没有权力参与军团作战计画的拟定工作。

而战前对炮兵轻量化、机动化的要求,也在各国炮兵装备、弹药上产生深远的影响。各国炮兵主力都是所谓的「速射炮」:法军 model 1897 75mm、德军 77mm、英军 Mk I 18-pdr、俄军 76.2mm。这些火炮所能发射的高爆弹药最重的也只有8公斤,根本无法摧毁野战工事。而当这些轻量级的速射炮被迫后退到战壕后方时,炮兵更发现他们根本没有可以进行高角度射击的装药,以最有名的法军model 1897 75mm炮为例,虽然技术上最大射程可达9,000公尺,但因为在准则中被限制仅能在4,500公尺范围内进行直射击,因此当他们进入到壕沟后方射击阵地的时候,才发现瞄准具上的刻度划分最远只到6,000公尺,而更夸张的是,法国根本没有生产高角度射击用的装药。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