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碰撞 第十章 (七)

张隼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1/[/size][/URL] “可是,我们有那么多巡航导弹让高炮部队去演练吗?”韦昭南远离部队火热的现实生活,他的问话既愚笨,又仿佛在情理之中。 司令员微微一笑,向女少尉使了一个眼色。少尉一见,回答说:“在训练过程中的巡航导弹是模拟飞行器,只不过将它们加以改装,按照巡航导弹的各种技术参数,让它们具备同样的性能罢了。这样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1/

“可是,我们有那么多巡航导弹让高炮部队去演练吗?”韦昭南远离部队火热的现实生活,他的问话既愚笨,又仿佛在情理之中。

司令员微微一笑,向女少尉使了一个眼色。少尉一见,回答说:“在训练过程中的巡航导弹是模拟飞行器,只不过将它们加以改装,按照巡航导弹的各种技术参数,让它们具备同样的性能罢了。这样的话,任何一个模拟飞行装置,都可以被改装成一个类似于巡航导弹的飞行物。一般来讲,部队都是按这种方式进行训练的。”

韦昭南恍然大悟地点了一下头,又问:“与高炮配套的指挥系统不是模拟的吧?”

“这些都属于常规武器装备,高技术含量不大,在训练过程中损耗不了什么,当然不会是模拟器。”少尉说。

“它的整个打击过程,你解释得清楚吗?”韦昭南又问。

女少尉解释道:“雷达系统发现目标之后,把这一信息传输给计算机指挥控制系统,后者便跟踪锁定目标,并将指挥信息传输给高炮部队,高炮部队按照预定的各项参数确定打击诸元,通过这样一个循环过程,才得以将巡航导弹击毁的。”

“如此说来,这本来就是一个小型的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嘛。”韦昭南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几天来自己奔波到这里的意图,颇为惊讶地叫道。

少尉回答道:“事实是这么一回事。”

韦昭南脑子里继续回味那种高炮打巡航导弹的场景,样子很陶醉。少尉见状,很敏感地把他们引向了另一个展厅。这是一个关于陆军直升机部队实施侦察、转移、地面打击等作战行动的成果演示厅。望着那一帧帧画片,司令员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想当年,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我们的部队都是依靠一双铁腿为胜利赢得时间的。那时候,别说空中,只要有地面装备帮助英勇无畏的我军将士,也是一种奢望!现在呢?不光海空军能够翱翔蓝天,陆军也插上翅膀,能够恣意在空中畅想它的未来,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变化呀!

正当司令员思绪万千的时候,韦昭南的兴趣却依旧集中在那一片号令三军的天地里,提议道:“我们还是先看看C4ISR模型吧。”

于是,两人随少尉走过了这个不太大的展厅,向右一拐,就进入了一个颇为宽大的空间,这就是展览中心的精华所在了。一眼望去,正中间是一个宽大的计算机屏幕,上面显示着外人根本看不懂的数据;沿着这块屏幕四周,放置了许多用于指挥控制的模型,有大型的雷达系统、机动指挥车辆、各种先进的通信设备,这些模型都用看不见的光纤连接着,只要有人开启,它们都会运动开来。四周靠墙壁的地方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地形地貌,一些飞机、坦克、装甲车辆、火炮及导弹的小型模拟装备,按照战争的要求,很有规模地安放在这些地形上。在内行人看来,这其实已是一个完整的战役构想。双方的武器装备,用颜色加以区别,十分耀眼,让人一看就能完全区分开来。看着这些静静地躺在地形图上的各种敌对的装备,韦昭南隐隐地感到了一股肃杀的气息。他围绕这堆模型接连转了几圈,脑海里思索着这些兵力的布势,很过了一会儿,问司令员道:“可以启动它们吗?”

“当然可以。”司令员笑着做出请他启动的手势。

韦昭南走向那面屏幕,检视它的操作系统,寻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它的奥秘,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司令员。

“怎么回事?”这位总参谋长秘书急得抓耳挠腮。

司令员笑着说:“这是一场战争,不是游戏,战争的规则要求针对随机出现的情况随时干预战争的发展方向与进程,你却并没有这样做。哪有一场战争完全按一种预案一打到底的呢?”

韦昭南这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愚不可及的错误,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重新启动了那场战争。这一次,他十分小心地避开了各种错误,慢慢地渐入佳境了,心情也格外放松,脑海里的战役战术运用也恰到好处,最后的胜利就这么不可避免地属于他了。打完了海战、空战、又干完了陆战之后,他一发而不可收,又演绎起三军联合作战来。正当他玩到兴起的时候,脑海中一片空灵,他顿时不由自主地问司令员道:“这一套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不是很完整吗?干吗还要投入这么多人力物力去干一样的事呢?”

司令员颇觉这位秘书的问话很幼稚,哈哈一笑,问道:“真正用于战场的系统能跟这完全一样吗?”

韦昭南固执地反问道:“你这不是科技练兵成果展览吗?既然是成果,当然要有用。”

司令员像打量天外来客一样注视了他一会儿,说道:“这种成果只是一种设想、一种探索,里面的许多东西,我们的确已经掌握了,但还有一些就不那么简单了。应该说,这里展示出来的我军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只是我们未来的一种雏形。”

韦昭南不自然地笑了一笑,没有继续手上的战争游戏,而是在少尉的带领下,把整个展览中心全部浏览完毕,才与司令员缓缓地出了大门。

屋外,天色很晚了,整个军区营院在灯火的辉映下,显出了一派庄严肃穆的气氛。凉风习习,拂过他们的脸颊,使他们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天空中,一轮新月泛发出惨白的光芒,照耀得整个四周一片惨淡。那些适宜于春天开放的花,也渐渐绽开了笑容,在空中传播了它们的幽香。两人似乎许久未曾经历过这样的惬意,只顾尽情地欣赏这大自然的恩赐。好一会儿,才有一个淡淡的身影走了过来,低声向将军汇报了一件什么事,将军立刻脸色凝重,告别了韦上校,随那人一同匆匆离去。韦昭南在这片花坛周围继续来回踱步,心无旁骛地吮吸着夜风中的香气,心中愈发畅快了。他正这么微闭着眼沉浸于难得的幽静雅致的氛围中,忽地感到身旁走过一个人来,睡梦中惊醒一般,瞪大了眼睛,本能地喝问一声:“谁?”

“是我。”一个女性充满磁性的声音接着说:“韦秘书月下赏花,可真够浪漫的。”

韦昭南见是裴少玮,松了一口气:“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呢?”

裴少玮笑道:“这里是通向招待所的必经之路,韦大秘书忘记了吗?”

韦昭南仔细地察看一下地形,不觉哑然失笑了。裴少玮浅浅一笑,正想离去,不料,秘书忽然触动一件心事,忙喊住了她。

裴少玮问道:“韦秘书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只是随便聊聊。”经她一问,韦昭南不知怎么开口了,只有支吾其辞。

裴少玮从他的语气中,隐隐约约地感到韦秘书这次与自己的谈话,一定包含着与她密切相关的目的。但是见他没有表露出来,玲珑剔透的她是不愿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的。

“最近还习惯吧?”韦昭南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故意不经意似地问道。

裴少玮眨巴了两下眼,回答说:“军人嘛,到哪里都是这样,也无所谓习惯不习惯的。”

“工作上有压力吗?”韦昭南又问道,见她点头承认,便安慰道:“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而且又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压力当然是有的;不过,这也是组织上对你们的信任,更是对你们能力的一种承认,只要你们齐心协力,一定会完成的。”

“我也这么想。”裴少玮说道:“不过,不能早点建功立业,心中还是有些急躁。”

韦昭南笑道:“你是网络英才,什么会难得了你?”

见裴少玮有些羞愧地低下头,他又安慰了一阵子,鼓励道:“我给你推荐一位,他在全军是独一无二的,同龄人中恐怕难逢对手,相信他会帮助你的。”

“谁?”裴少玮仿佛身处湍急河流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急切地问。

“梅雨吟。”韦昭南终于让她着了道,心中十分快意,夸耀地说。

这三个字从韦秘书口中一出,裴少玮的心中像有头小鹿在乱撞,脸上顿时绯红,浑身不自然起来。好在夜色掩盖了这种尴尬,韦昭南看不清楚,见她很久也不回答,问道:“他是不是曾给你打过电话?”

裴少玮心下顿时明白为什么梅雨吟会知道与她的联系方式了,但很奇怪这两人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我可以向你保证,梅雨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对你肯定有益。”韦昭南既然开了口,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也不设身处地替裴少玮着想,只顾兜售他的主顾。

“韦秘书还有事吗?”裴少玮很快调整自己的心态,轻声问道。

韦昭南如遭当头棒喝,怔了一会儿,说道:“也许是我多此一举吧。但是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它不同于那些儿女情长和扭捏作态,而是为了一个愿望、一个理想,才走到一块的。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同样是这样,代代相传,历久不绝。我相信,你会认同我这个观点的。”

裴少玮静静地听完他说的每一个字,心中燃烧起希望的火焰,但是,她依旧保持女性特有的矜持,向这位热心的秘书说了一声“谢谢”,就转身逃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