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五十九章 永恒的传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北宫月音静静的等在新房里,现在她的心情无法名状,紧张,兴奋,又高兴,又害怕,如果现在让她抚琴的话,她实在无法知道自己的琴会演奏出什么样的曲子。她希望夏龙扬赶紧进来,同时又希望他在等一会儿再进来,好让自己能享受一下最后的孤独。

3匹马快速跑出谷口,等在那里的士兵也没有阻拦他们,秦中鹰驱马走在最前面,在别人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中时一定要有警惕的士兵站岗,同时,当暂时的喜庆蔓延开的时候也一定要有人去注意着即将到来的风暴,而秦中鹰就是这样的人,他了解自己的责任。

“站住。”一匹战马从他们背后冲了过来,在几人停下的一刹那,对方已经冲到了他们前面,夏龙扬拉住缰绳,“我说秦中鹰啊,你小子也太不够兄弟了,今天我大喜的日子,竟然偷偷逃跑,话说回来,我还得感谢你们给我办这么场婚宴。”3人吃惊的看着夏龙扬,不明白他是如何从洞房跑出来的。“别小看我,美人固然重要,兄弟也不能丢,我还不至于因为新婚就松懈下来,毕竟这里是最前沿。”夏龙扬说。“你的新娘在等你呢,这么多兄弟帮你弄到的,别辜负人家,也别辜负这么多兄弟的好意。”秦中鹰说。“你们要去哪里?”“回北凉。”“我爹现在正在气头上,你们现在回去他一定不会饶了你们。”“如果我们不去,他不会放过北安府的人。”秦中鹰回答,“这件事情越早解决越好,时间一长对整个北凉都是灾难。”夏龙扬没有说话,他盯着秦中鹰看,“我这个当镇守使的真是没用,出兵抢人的是我,处理后事的却是你们,有时候我真觉得我很没用。”3人相互一视都笑了出来,“你指出方向,我来帮你走,这是我的职责,谁叫我是你的兄弟呢,谁叫我们的兄弟死了那么多呢,为了他们我也要帮助你走下去,不要担心,我不会打没有把握的战争,保护北凉军,北安府,你,北宫小姐,郡主和所有的兄弟就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信念,一个人能在有生之年找到能为之拼命的东西是幸运的,而我找到了。”秦中鹰驱马冲了过去。“殿下,我记得你说过,打仗时就该一心打仗,谈情说爱的时候就一心谈情说爱,现在北宫小姐在等着你呢,她就像我妹妹一样,照顾好她。”南宫盛一驱马也追了上去。李一中看了看夏龙扬,“殿下,府内就全靠您了,不过请放心,我们会回来的。”说完也驱马赶了上去……

夏龙扬站在原地,看着3人逐渐消失在黑夜中,泪水已经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人生中有这样的兄弟,还有这样的女人他还有什么所求的呢,转过身,他准备返回北安府。

夏龙扬僵住了,他感觉背后有人,而且是一个难以名壮的人,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野兽的气息,以他的身手,能够突然出现在他背后的人不是一等一的高手是做不到的,更何即使发现,他的本能反应就是回身出剑,不能让自己处于不利的地位。但是这次他动不了,一动也不能动,只凭气息就能把他震撼住的天下恐怕只有一个人。

“冷夜,是你吗?”夏龙扬问,对方没有回答,“你小子自从那次狼群进攻后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我们大家都想你吗,你小子一声不吭就溜了,留下我们孤军奋战。”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说出来一句,“对不起。”“这话可不象你说的啊。”夏龙扬猛的回过身,但是背后什么都没有,“你小子做什么?”夏龙扬问,此时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冷夜又到了他的背后。“没想到你是王府的二殿下,过去失礼了,本来老朋友结婚,是该来祝贺的,但是现在的我不能再回到你们中间。”“你在说什么。”夏龙扬再次一回头,依然是漆黑一片。“我曾经以为我死了,风天河的剑刺穿了我的脖子,当时当我身处一片黑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她给了我一个选择,而这个选择让我无法回到你们的世界。”“你在说什么啊。”夏龙扬再次转身,眼前终于出现了韩冷夜的身影,他还是那样,苍白而面无表情的脸,注视着夏龙扬,“你有一班好兄弟。”“他们也是你的好兄弟。”“曾经是,但是今后我必须一个人生活下去。”夏龙扬看了看他,“回队伍来,第17队你还是其中的一员。”韩冷夜笑了,笑容中的悲伤难以掩饰,“我曾经对夏族神话中的天河传说没有兴趣,直到见到她。”“她是谁。”“你妹妹也见过,她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我答应了她的要求,那就是永远的活下去。”“永远?”“不错,永恒的生命,那也意味着我不能再有朋友,不能再回到你们的世界,必须一个人和天地万物为友活下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夏龙扬恼火的向前走了一步,一把抓住韩冷夜,“跟我回去。”“你不会明白的。”韩冷夜的脸颊上有几滴晶莹的水滴,“替我跟弟兄们说声对不起,再见了。”

夏龙扬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发现自己正一个人站在新房的外面,韩冷夜已经不知去向,远处还可以听到嘈杂的欢呼和打架声。“不可思议。”夏龙扬四下一扫,发现确实是自己的新房,当他抬起头向上看去的时候,发现在山峰顶间站着一个人,远远的向他招手,那里的位置根本不可能轻易上去,而且也没有部署军队,夏龙扬顿时明白了,“保重,兄弟。”他含泪说,一眨眼的工夫,山峰上已经空无一人。“新郎官,你怎么还在这里。”凌风跑了过来,“你打败我妹妹了?”夏龙扬看着凌风,“我可打不过他,我是抄小路来的,不过你怎么还不进去,新娘都已经等急了。”“刚才你有没有看见那里站着人?”“那里?”凌风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不可能,你一定是眼花了。”凌风笑着说,“那里根本不是人能上去的,连猴子都上不去,更何况那附近都部署了我们的人,有人上去的话他们会发出警报的。”“是这样啊。”夏龙扬笑了,“多谢了,我要进去了,对了,韩冷夜叫我向你们问好。”“谁?”凌风大吃一惊,但是夏龙扬已经走进了新房。

北宫月音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夏龙扬走过去,缓缓的掀开了她头上的盖头,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时间凝固了,外面嘈杂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周围的景象也看不到了,天地间只有对方存在,两人就这么相互看着,夏龙扬突然明白了,什么是永恒,当时间已经没有实际意义的时候就是永恒。“我很幸运来到这个世界上,出生在这个国家,活在这个年代,有一班真正的好兄弟,一个自己爱同时也爱自己的人,无论是战乱,杀戮,强权,天灾都无法将我们分开,即使今天就会死去我也会毫无怨言,因为我在这一刻已经得到了永恒的幸福。”夏龙扬说,北宫月音的眼睛湿润了,她没有说话,只是让自己靠在夏龙扬身上……

太阳已经逐渐从地平线上升起,风灵谷内一片狼藉,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官兵躺在地上,其中不少身上带伤。夏龙燕被一群鼻青脸肿的人死死的按在距离新房只有10几米的地方,她一定要去偷看什么叫“洞房”结果被宇文忠阻止,为此足足调动了1000多人才勉强把她制服住。换班的士兵开始有条不紊的换班,一些清醒过来的官兵也开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返回自己的驻地,一些士兵则开始收拾夜宴的残局……

夏龙扬从床上爬了起来,健壮的肌肉一览无余,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北宫月音,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丽,夏龙扬有种恍如梦幻的感觉,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不能永远沉浸在这种真实的梦幻中,他是镇守使,是将军,必须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静悄悄的穿上自己的衣服。一双洁白的手把他的甲胄披在他的身上,“你醒了。”夏龙扬回过头,看见一张充满笑容的美丽脸庞,北宫月音从背后抱住夏龙扬,“快去吧,月音已经是殿下的人了,一定会协助镇守使大人的。”夏龙扬回过头给了月音轻轻一吻,后者有些不甘心的放开了手,轻轻帮夏龙扬穿上甲胄,“快去吧,你的兄弟们都在等着你呢。”夏龙扬回头看了美丽的妻子一眼,然后毅然走出新房……

北安府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短短的一场婚宴无法改变任何事情,这里依然是最前沿的前线,依然有很多防御工事要修,依然有很多军队要整编,训练,新的编制也不断的出现,铁虎的标枪营,董连成的战车营,凌风的疾风营,雷战和的雷霆营4个全新的营编制完成,马云营的骑兵17军和尚志中的骑兵18军也逐渐成形,拥有新军和最坚固防御的要塞的北府军的战斗力已经逐渐成为北凉军中最强大的一支。不过唯一有插曲的地方就是北安府中首次出现了女人的身影,夏龙燕在一夜之间打败了一共182名军官后应夏龙扬的邀请成为了北府军总教头,而北宫月音也换下了新娘妆,换上跟夏龙燕一样的甲胄开始协助夏龙扬处理北安府的事务,或者亲自下厨给将士们烧饭,当士兵们知道自己吃的饭菜是镇守使夫人所做时候,饭量增加了许多,令后勤部队头疼不已……

秦中鹰奔驰在草原上,他必须日夜兼程,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北凉城,“有人来了。”南宫盛一指前面,只见一个骑兵正向他们飞速跑来,“拦住他。”秦中鹰一声令下,3人迅速冲了上去,对方发现了这3人,刚一停下来,就被3人围在中间,“你们是什么人?”骑兵大声喝问,“是北府军吗?”“我们是谁你别管。”秦中鹰笑着说,“看你的样子是负责传送文书的吧,是给北安府的命令吗?”“这你不用管。”骑兵紧张起来,一手捂住胸口,另一手攥紧长枪。“把给北安府的命令书拿出来。”秦中鹰厉声命令,“休想,命令是给宇文将军的,除了将军,谁都不能看。”骑兵厉声回答。“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乖乖把命令书给我们,二是我们3个杀掉你,然后从你的尸体上拿命令书。”秦中鹰冷笑道。骑兵扫了一眼3人,感觉没有突围或者打败对手的可能,“好,这是你们要的命令书。”骑兵把长枪一丢,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然后在3人面前迅速将信封撕了个粉碎,纸片立即随风飘散,骑兵拔出宝剑,“现在你们来吧,我不会束手就擒的,北凉军从投军起就做出了战死的准备,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不过尽管上吧。”3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笑了起来,“在下北府军参军长鹰校尉秦中鹰。”“秦大人,你为何……”骑兵大惊失色。“现在命令书没有了,你只好回去再要一份了,否则你拿什么交给宇文将军呢?”“这,这……”“我们现在要去北凉城,你跟我们一起走吧。”秦中鹰驱马向北凉城的方向飞速而去,骑兵很无奈,也只好一起走了过去,南宫盛和李一中两人断后,生怕骑兵毁掉的是假的命令书,所以一路跟着前进。

长城防线很快就到了,疾风口关巍峨的耸立在天河之畔。秦中鹰在关下大叫,“末将北府军参军长鹰校尉秦中鹰,有要事禀报马忠鸣将军,速速通报。”“请稍后片刻。”守关士兵急忙跑去报告马忠鸣,没一会儿,城门开了秦中鹰等人立即跑了进去,“马将军在都督府等着大人。”一个军官报告,秦中鹰立即带着南宫盛和李一中前往都督府,一进都督府就看见马忠鸣将军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将军。”3人行礼,“你们来了。”马忠鸣急忙让3人坐下,“情况你们大概也清楚了,现在我所了解的情况是王爷震怒,要宇文将军把殿下和他抢的女人以及参与的所有官兵统统抓起来押到北凉城,飞鸽传书也传了,传令兵也带着文书出发了,但是都没有回音,这算是好的,万一宇文将军和殿下在北安府打了起来,那就完了。”“我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把鸽子给烤了,把传令兵押回来的原因。”秦中鹰面不改色的说,“你竟然敢……你不知道这两条都是死罪吗?”马忠鸣吃了一惊,“将军,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北安府或者北凉军受到这种打击的。”秦中鹰回答,“何况事情还远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我相信只要我去见王爷,一定可以有转机的。”马忠鸣摇了摇头,“王爷的身体现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平常还有国事处理,加上发生这种事情,已经无法冷静的判断了,恐怕他也难以听从你的建议。”“那么将军有什么提议吗?”“没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其实如果把殿下和那个女人送回去交给王爷发落也不会有什么事情,毕竟那是王爷的亲生儿子。”“那会拆散殿下和夫人的。”“什么他们已经……”“不错,现在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婚姻大事怎么能无视父母呢?”马忠鸣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也提高了几度,“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越来越不象话了。”“将军,这事情稍后再说。”秦中鹰急忙说,“眼下最要紧的是王爷随后的命令会下达给将军。”“你怎么知道?”马忠鸣坐了下来,“命令内容是命令将军带兵前往北安府捉拿殿下和夫人。”“什么?”“末将想问,如果将军接到这种命令会如何处置呢?”马忠鸣沉思了一下,“身为将领只有执行命令了,如果命令下达,我只好调集第13骑兵军和疾风口关以及长城守军驻军出击,到时候手足相残在所难免,但是如果你可以说服殿下……”“那么在下有一个请求。”秦中鹰说,“请将军收到命令后先按兵不动,等待王爷的下一道命令,我可以确定下一道命令会叫您等着按兵不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