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兵的训练

高压水枪下的泥潭极限训练



经受高强度极限训练后,仍然要保持精湛的军事技能。



抗疲劳极限训练。在耐受疲劳的同时还要注意协同行动。



蚂蚁坑极限训练。



攀登训练。



匍匐泥潭的极限训练



体能极限训练



攀登训练。

侦察兵往往被称为“军中骄子”,其职业决定了他们在未来战争中必须比一般军人担负更为艰巨的任、面对更为凶险的战场环境和更为恶劣的自然环境,因此每名侦察兵都必须具备一流的军事技能和绝佳的心理素质。我军一支被誉为“英雄侦察连”的某部,从未来实战出发。用一种超常规的训练方式,从体能、技能、智能等方面磨炼官兵意志,提高他们生理、心理耐受力的极限。记者有幸来到这支部队的训练场,用镜头捕捉了他们精彩的训练瞬间。

针对未来战场的艰巨性、残疾性他们采用了心理训练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科学合理地设置了生理耐力、心理承受能力、战场识别能力,灵活处置能力等15项训练内容,并根据战争发展的不同阶段,设置不同的训练课目,在机枪扫射下、高压水枪的冲击下,受训人员必须在规定时间内通过碎石铁桩网、火墙、断桥、蚂蚁坑、步步高、旋转木马、泥潭、断崖和水池等障碍~~~~~~~经过高强度的训练,官兵的生理及心理的耐受能力战术运用能力都有了极大提高。

“以前的迷彩主要用于对付地面侦察,现在的迷彩主要用于对付太空和航空侦察。”理工大学工程兵工程学院伪装材料研究室主任吕绪良用这样一句简单的话,概括了迷彩在现代战争条件下应对的主要“敌人”。


迷彩伪装以其收效快、成本低、施工方便等优势被广泛地用于军事目标伪装,是一种对抗军事侦察和武器攻击系统的常用手段,其伪装效果的优劣关系到战斗力能否得到有效的保存。无论是在平时还是战时,迷彩伪装对于保障战备物资、提高部队战斗力和战场生存能力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吕绪良介绍,我军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使用迷彩对军事目标进行伪装,“由于50年代的卫星侦察水平很低,所以当时的迷彩更多的是对付地面侦察。”


近年来,随着卫星和高空飞行器技术的发展,侦察卫星和侦察机在军事领域被广泛运用。侦察技术的发展必然要求伪装技术也做出相应的改进。吕绪良强调:“对手变了,我们也不能再用原来的招数了。”


从地面上观察周围的景物和从高空观察景物主要有4个方面的区别:颜色不同、亮度对比不同、形状不同和纹理不同。“举个简单的例子:从地面上看,一棵树基本上是一个宝塔形状,而从空中看一棵树只是一个圆形加上阴影。在地面上你看到的是一所房子的侧面,而从卫星上看到的更多的是房顶。”


国侦察兵首次亮相国际侦察兵大赛大获赞誉


“中国特种兵,世界一流”


1998年8月8日,第七届“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在爱沙尼亚闭幕。


牛年岁末,一封邀请函送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


赛向中国军人发出挑战“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是一项综合性的军事体育比赛。共


设操舟登陆、森林沼泽、徒步越野、多种条件下步枪手枪射击、运动中投弹、战场急救、野


战生存、敌情侦察和穿越敌军封锁线等20个项目。每个代表队4人,要求队员全副武装,


负重35公斤,采取不同方式,于4天3夜之内,在异常复杂地域行军150公里,完成所有


战斗侦察科目。


第七届“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于1998年8月5日~8日在爱沙尼亚首都塔


林东部沿海地区举行,近20个代表队参加。这是国际特种兵相互较量的重要比赛。收到邀


请函,总参谋长傅全有上将亲自点将:由济南军区组队代表我军参赛。


从济南到三亚,从荒山到大海,队员们展开了残酷的选拔训练军令如山倒,几天之后,


从济南军区各部队挑选出来的60名侦察兵就汇集到某训练基地,开始了艰苦的选拔训练。


训练的残酷超乎想像。为提高体能,队员每天要完成俯卧撑、仰卧起坐、杠铃等12项


“100次”,早晚还各有一次10公里武装越野,连随队的外语翻译都能跑出“优秀”。中


国足球甲A联赛体能测试的标准是:12分钟跑3000米及格,3200米优秀。在这里不仅要爬


坡跃沟,标准还更高:3300米及格,3500米优秀。为了把队员练成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他


们白天戴着防毒面具在烟雾里打靶,晚上就瞄准蜡烛、信号弹练准头……


1998年4月,从60位参训队员中精选出的12名队员组成竞赛队,开赴海南三亚的中


国人民解放军国际侦察兵竞赛训练基地。


如果去欣赏海南的热带原始森林,或许别有一番情趣。然而队员们在夜间负重35公斤


急行军50公里,却是另外一种滋味。在这样的环境下完成侦察、捕俘、射击等科目,真有


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第二天凌晨,在终点毛公山的主峰上,一字排开了十几个湿漉漉的军


人。前来视察的将军高兴地说:我放心,这样的兵不会给中国军队丢脸!


中国队射击比赛弹无虚发,连裁判都举起大拇指:中国队的枪法简直神了!


8月5日,“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开幕。中国军人第一


次出现在赛场上。


紧张激烈的比赛开始了,各参赛代表队首先登上扫雷艇紧急航行150海里,然后分乘各


自的橡皮舟。中国队4名队员动作熟练,不到5分钟就把其他各队抛在脑后,1.8海里的


海上操舟只用了16分31秒,比前6届最好成绩快了20多秒。登陆后,中国队迅速判明方


位,准确地穿过复杂地段,第一个到达终点,旗开得胜。


在接下来的轻武器射击预赛中,中国队的4名小伙子先后出场,枪响处,只有40平方


厘米的小靶子应声落地。张秀光手枪速射,5发全中仅用32秒。裁判竖起大拇指,连夸


“VeryGood”。正式比赛开始,首先进行的是手枪对运动目标射击,每人5发子弹,爱沙尼


亚代表队表现出色,34秒打掉14个靶子。中国队第四个出场,只听一片枪声过后,20个靶


子全部倒地,最快的张恒亮只用了28秒!此后中国队势如破竹,一口气连夺步枪夜间射


击、步枪运动50米、跪姿射击、步枪运动立姿连发射击等数项第一。在场的裁判和其他国


家的选手都赞叹不已:中国队的枪法简直神了!


黑夜之中,只有中国队全副武装泅渡过河。来自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裁判员感慨:中国侦


察兵真不怕死8月6日,紧张比赛了两天一夜的中国队员又在漆黑的夜晚开始了20公里的


对敌侦察的比赛。该科目要求通过一片没有道路的沼泽地,其间还埋伏了900名假想敌,一


旦被假想敌发现,就要被扣掉80分。中国队研究后决定:避开道路、桥梁、开阔地,从出


发点迂回潜入。


漆黑的夜里,中国队4名队员机智地躲过“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埋伏和搜索,来到一座


小桥边。队员们机敏地意识到,桥上一定有假想敌,贸然上桥可能全军覆没。他们在泥水杂


草中慢慢地潜到水边,准备泅渡。河面宽50米、深4米多,水流湍急,夜间水寒刺骨。中


国队员毫不犹豫地跳入急流之中,把装具拴在救生圈上,用绳子绕在肩上,隐蔽地向对岸游


去。冰冷的河水把他们冻得直打哆嗦,突然,一股急流把张恒亮冲出5米多远,他沉着镇


定,终于化险为夷。


当他们到达终点检查时才知道,敢于全副武装泅渡过河的只有中国队。而冒险过桥的挪


威队4名队员全部被抓,一下被扣掉80分。一名来自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裁判员感慨地说:


中国侦察兵真不怕死,真能吃苦!


中国队创造了奇迹!


比赛进入第三天,中国队的科目是战场急救。这个科目看似简单,因为一般情况下,伤


员是顺从配合的,但中国队遇到的是一名“在战场上头部受伤,大脑受到刺激”的伤员。这


名“伤员”身高体壮,是从爱沙尼亚特种部队里挑选出来的,“伤员”不但不配合,还拳打


脚踢,并企图夺中国队队员的枪。


要想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急救任务,必须首先制服“伤员”。曾获得全军散打冠军的葛克


军一下把“伤员”撂倒,几下捆住他的两条胳膊,另一名队员用力摁住双脚,“伤员”顿时


伏贴了,“卫生员”熟练地消毒、清洗、缝合、包扎,动作快得让裁判员看得眼花缭乱,德


国考官干脆地给中国队打了个第一。


进入第四天,已经有5个队被淘汰,中国队的队员也已是伤痕累累,饥困交加。最后一


战是全副武装28公里越野,考核组在沼泽、河流旁设置了陷阱,在道路、桥梁上横上大堆


树木、石头,使比赛变得更加恶劣、艰难。


经过3天3夜的比赛,4名中国队队员已是面目全非,浑身满是黑黑的臭泥,衣服和鞋


子都连成了一个整体,但他们全然不顾。队员赵东海受伤已经难以走路,按规定可以退出比


赛,但要扣掉一个人的分数。这位从石家庄陆军学院侦察系毕业的全优生咬紧牙关坚持到最


后。当中国队相互鼓励着冲向终点,在最后200米时超过了提前5分钟出发的爱沙尼亚队


时,全场的外国队员都跑过来表示祝贺,裁判员们纷纷表示:中国队创造了“爱尔纳·突


击”国际侦察兵竞赛的奇迹!


中国队第一次走上国际军事体育竞技舞台,就取得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好成绩。在20个


比赛项目中,中国队夺得8项第一,1项第二,4项第三,名列总分第三(冠、亚军都是东


道主爱沙尼亚的代表队,他们熟悉地形、气候,也熟悉扮演假想敌的本国战友)。在比赛结


束时的宴会上,爱沙尼亚国防军总参谋长拉雷斯将军特意和中国队队员一一碰杯,连声赞扬


说:中国军队是不可战胜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