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历史:难道斯大林曾想劝阻解放军过江?

帝国军刀lj 收藏 3 159
导读:此时的中国共产党,不再像十几年前那样唯莫斯科的命令是从。对于斯大林的“不许革命”,毛泽东当然“置之不理”。打了三年多的仗,取得了革命的胜利。用毛泽东的话说,“中国的革命是违背斯大林的意志而取得胜利的”。 1948年12月30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起草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指出,人民解放战争在1948年7月至12月发生了根本变化。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的敌人即将完全消灭,华东和中原的敌人只剩下少数。国民党的主力在长江以北被消灭的结果,大大地便利了人民解放军今后渡江南进

此时的中国共产党,不再像十几年前那样唯莫斯科的命令是从。对于斯大林的“不许革命”,毛泽东当然“置之不理”。打了三年多的仗,取得了革命的胜利。用毛泽东的话说,“中国的革命是违背斯大林的意志而取得胜利的”。


1948年12月30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起草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指出,人民解放战争在1948年7月至12月发生了根本变化。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的敌人即将完全消灭,华东和中原的敌人只剩下少数。国民党的主力在长江以北被消灭的结果,大大地便利了人民解放军今后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的作战。同军事战线上的胜利同时,中国人民在政治战线上和经济战线上也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因为这样,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现在在全世界的舆论界,包括一切帝国主义的报纸,都完全没有争论了。


但是,毛泽东也料到,国民党是不会自行消灭的。“中国反动派和美国侵略者现在一方面正在利用现存的国民党政府来进行‘和平’阴谋”,企图在革命阵营内部组织反对派,极力使革命就此止步。


所以,毛泽东提出,现在摆在中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面前的问题,是将革命进行到底呢,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呢?如果要使革命进行到底,“那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


毛泽东还提醒说,现在中国的敌人忽然竭力装作无害而且可怜的样子。这就是国民党内部有人开始大谈“光荣的和平”,而且美国官方人士也在热心于中国的“和平”。毛泽东明确表示,“中国人民绝不怜惜蛇一样的恶人”。他宣布: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加伟大的胜利。


1949年元旦,蒋介石发表求和声明。宣称:“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只要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


1月4日,毛泽东为新华社起草了《评战犯求和》的评论。他在评论中说,人们不要以为战犯求和未免滑稽,也不要以为这样的求和声明实在可恶。须知由第一号战犯国民党匪首出面求和,并且发表这样的声明,对于中国人民认识国民党匪帮和美国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有一种显然的利益。中国人民可以由此知道:原来现在喧嚷着的所谓“和平”,就是蒋介石这一伙杀人凶犯及其美国主子所迫切地需要的东西。


可是,毛泽东没有料到,正当他全力以赴地领导中国革命胜利前进之际,1949年1月10日,斯大林给他发来一封电报说:南京政府照会苏、美、英等国政府调停中国内战,“我们打算这样答复:苏联政府过去、现在都是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和实现和平的。但是在同意进行调停之前,它想知道另一方即中国共产党一方是否同意接受苏联的调停。因此,苏联政府想使另一方即中国共产党一方也被告知中国政府的这一和平举措,并征得另一方对苏联进行调停的同意。”斯大林在电报中让毛泽东大体这样答复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一向赞成中国和平,但是,由于挑起中国内战的不是中国共产党,而是南京政府,因此南京政府应对战争后果承担责任。中国共产党赞成同国民党进行谈判,但“不能让那些发动中国内战的战犯参加,中国共产党赞成在没有任何外国调停人参加的情况下同国民党进行直接谈判”。


斯大林这封电报又使毛泽东感到不悦。此时,不只是东北,就连华北乃至整个黄河流域都将落入共产党的手中,眼看蒋介石就要兵败大陆。可是,四年前的一幕又重演了,斯大林的电报无疑再度勾起了毛泽东的往事。毛泽东由此怀疑,斯大林是否有意在中国搞“南北朝”,让国共两党划江而治。如同前一封电报一样,毛泽东后来多次提到这件事。他说:“有些外国朋友对我们的胜利半信半疑。他们试图说服我们,停止在这里,把长江作为与蒋的分界线,建立‘南北朝’。”甚至到了1957年,毛泽东对此事仍刻骨铭心。他说:1949年,我们眼看就要过长江的时候,还有人阻止,他说,千万不能过长江,过了,就会引起美国出兵,中国就可能出现南北朝。我们没有听他们的,我们过了长江,美国并没有出兵,中国也没有出现南北朝。如果我们听了他的话,中国倒真可能出现南北朝。后来我会见了阻止我们过江的人,他的第一句话就说:“胜利者是不应该受责备的。”


另外,周恩来也说起过“南北朝”的事情。1955年1月,周恩来对即将赴莫斯科任驻苏大使的刘晓说,当时军事、政治形势都很好,我们准备南下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苏联对此有看法,要求我们停止内战,实际上是搞“南北朝”,两个中国。


斯大林到底有没有在中国搞“南北朝”的想法?师哲回忆说,“南北朝”的提出是在1949年4月间,我们已进入北京一个多月以后,国民党政府的谈判代表在北京谈判时,才提出所谓建立“南北朝”的问题。“有人说,斯大林让我们搞‘南北朝’。这是没有根据的说法,苏联人,包括斯大林,有几个人懂得‘南北朝’这个词?既然他们连这个词都不懂,怎么会提出搞‘南北朝’呢?”看来,师哲明确否认了斯大林有搞“南北朝”的想法。


从20多天后米高扬同毛泽东的谈话中也可以看出,斯大林并没有劝阻解放军过江。米高扬问毛泽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夺取南京、上海?毛泽东回答说,现在不忙于这个。他还说,还需要一两年时间我们才能够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完全占领中国。毛泽东甚至避免夺取大城市,而是极力占领农村地区。因为中国共产党没有干部。在干部培养出来时,我们就要占领南京和上海。


米高扬显然不赞成毛泽东的想法。因为苏共中央和莫斯科的看法是,中国共产党占领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越快越好,干部是在斗争过程中成长起来的。米高扬劝说毛泽东,不要拖延建立革命政府一事,应该在占领南京、上海之后立即宣布建立新的革命政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