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晚铁血小说《热血军魂》作者在线访谈活动预告



铁血小说《热血军魂》作者在线访谈活动

活动时间:2007年12月2日晚(周日晚)8点30分

活动地点:铁血社区小说讨论区

届时,《热血军魂》作者狂龙轰天将与大家在线讨论交流,欢迎各位战友、烙饼、筒子、潜水员们参加、参观、围观。。。。。。


《热血军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即将出版上市,《热血军魂》小说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续集《战狼纵横》正在更新中。小说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当我们阅读本书时,骨子里会涌流着一种血脉贲张的原始冲动,唤醒我们身体里最深沉的强者意识,它让所有鲜活的生命在冰冷的弹雨中热烈拥抱! 他曾为责任而战;他也曾为信念而战;现在,他准备为生命和正义而战。 世态的冷暖炎凉、命运的大起大落造就了一段铁血柔情的将星之路…… 黑色的人心,黑色的战争,黑色的写实。子弹在枪口处焰火般流泻,血花在空气中娇艳绽放,它们发出的沉重的声音是如此悦耳,所有的一切都在钢铁暴雨中跳舞。





《热血军魂》精彩片段欣赏:


冷血按正常100公里/小时的速度开车,他不想让对方发觉他已经发现他们。这时候,有一辆宝马车快速赶上来,想超冷血的车,想和后面的两辆车把冷血夹在中间。冷血注意地看着倒镜,当两辆车快平行行驶时,冷血先发制人。他猛地把方向盘向左狂摆,“凌志”的车头猛地撞在那辆“宝马”车的车头副驾驶室处,“凌志”和“宝马”来了一个最热烈的亲吻。

宝马车猝不及防,被撞得猛地冲向中间的隔离防撞墙。高速行驶的宝马车狠狠地撞在隔离墙上,车身凌空翻了几翻,美国好来坞大片的特技镜头也不外乎如此。“轰”的一声巨响,宝马车狠狠地砸落地面,成了一堆废铁。

后面跟着的是一辆“奔驰”和一辆“法拉利”,车上的人做梦也想不到,冷血居然在短短两分钟时间,就发现了他们的跟踪,并悄无声息地突然发动攻击,把宝马给撞翻了,这么高速,车上的人看来凶多吉少。

冷血驾驶的“凌志”撞翻宝马,车身也剧烈摇摆几下,在冷血高超的驾车技术下,只一会儿时间,“凌志”又心平气和地在高速路上狂奔。

后面“奔驰”和“法拉利”车上的人有的打电话要求支援,有的拔出手枪,打开车窗,准备武力攻击。

后面的法拉利跑车飙上来,想超冷血的车。法拉利跑车可是世界名车,极速350千米/小时,静止加速到100公里只要3.65秒,这两个参数使得其他以速度为傲的跑车都黯然失色。Enzo采用了大量F1的技术,并配备F1的顺序换档变速箱和超大的碳纤陶瓷刹车碟。虽然该车的马力高达惊人的660匹,但是却非常容易驾驶。车身采用无骨架式车身,车头的进气口是采用的是法拉力经典的气流控制系统技术,所以车辆高速行驶时不会发飘,车的底盘是全封闭的加上一些导气管道,有助于增加汽车的下压力。所有这些都保证了Enzo无与伦比的速度——不管是在弯角还是在直道上,它都是超越颠峰的典范。

冷血把凌志的油门踩尽,但他也明白凌志在笔直的高速公路上,是无论如何是飙不赢法拉利跑车的,他盼的是开法拉利的车手技术不过关,追不上他。可惜,开法拉利的车手技术不差,紧紧咬着凌志的尾巴,冷血只能在高速路上左摇右摆,堵住法拉利跑车前进的方向。

法拉利跑车的车手也不顾自己开的是世界名车,一次又一次地撞凌志的车尾,每一次撞击,都像有一根大铁桩狠狠地砸在凌志的车身上。

每一次撞击,黄菲的身子都狠狠地颤抖一下,她的脸色煞白,俏脸满是惊恐万状之色。她贝齿紧咬下唇,双手紧紧地抓住坐垫,硬是没有发出一声惊叫,硬是没有令冷血分心。

冷血凭借自己在部队掌握的高超开车技术,每一次都逢凶化吉,有惊无险,成功地把法拉利跑车堵在自己身后。

“嘭啷”,车尾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传入冷血的耳朵,“糟糕,敌人居然用枪射击,用的还是无声手枪。”

“伏下”,冷血边大喊边把自己整个头部都隐藏在座椅下,差不多是躺着开车。黄菲一愣之后,也学着冷血把自己整个身子都藏在椅子下。

月冷,风凉,夜冻。

人少,车稀,灯暗。

在空荡荡的高速公路上,三辆名贵的轿车如发情的公牛般在极速狂奔。

近了,更近了。

可以看清跑在前面的是凌志,跟着的是法拉利,最后的是奔驰。乍一看,你绝对认为是公子哥儿在非法飙车,认真看就知道绝对不是。

三辆车犹如在高速公路跳霹雳舞,一会儿飙左,一会儿飙右,跑在第二的法拉利还不时狠狠地撞在前面的凌志车尾。

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轮胎刺耳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夜晚传得很远,很远。

入城的收费站到了,跑在前面的凌志毫不减速,呼啸而至,毫不犹豫地撞断收费站的栏杆,狂飙而去。

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赶忙跑出来看发生什么回事,“呜”,一辆车极速地在他们眼前一掠而过。惊出一身大汗的收费员,还没有看清发生什么事,“呜”,又一辆车在他身边狂飙而过,卷起的旋风差点把收费员卷倒在地。

惊魂未定的收费员终于一屁股坐在地上,猛喘粗气。本能地向绝尘而去的汽车望去,三辆车已在百米开外,车屁股后的两个红点在晚上格外的鲜艳,格外的耀眼,格外的醒目。

叫骂声,怒斥声,报警声,在收费站响成一片。稍倾,停在收费站的一辆警车,闪着夺目的警灯,鸣着凄厉的警笛,狂追而去。

进城了,车流多起来,冷血松一口气。在车多路窄的地方飙车,靠的不仅是车速,最主要靠的是车手的技术。

“给霍董打电话。”直到现在,冷血才能抽空对黄菲说话。

夜色中的车流有了变化,一辆黑色的凌志突然冒出来,就如脱缰的野马,在不断超越,穿插,速度惊人。后面一辆法拉利,一辆奔驰紧追而上,远远还有一辆闪着警灯响着警笛的警车追来。

三辆名车一前二后极速地在车流中穿插,忽左忽右。正常的车流骚动了,正常驾驶的司机只能听到车被超越的呼啸之声,只觉眼前一花,三辆车就一闪而过。远处的警车早已找不到这三辆的影子。

“霍董电话关机。”黄菲哭丧着脸说。

“拿我的电话给王伟豪打电话,把耳麦塞在我耳朵。”冷血一边命令一边全神贯注地开车。

进了城,杀手大概还不敢闹市开枪,所以冷血重新坐好。“嘭啷”,车尾又传来玻璃破碎的清脆声。靠,杀手胆大包天,居然敢在闹市开枪。在车多路窄的地方还伏着开车,有点危险。冷血灵机一动,把放在车上的几个皮座垫垫在自己的脑后,这样即使流弹打中,也没有什么问题。

凌志的油门还没有踩到底,在普通而车多的道路上,冷血还没有达到颠峰的速度,但即使这样,黄菲也能感到速度的刺激。

这时候,电话通了,传来王伟豪睡意浓厚的声音。冷血也不等王伟豪询问,就大声喊:“黄菲遭遇杀手,我正在和杀手飙车,请确保黄菲住宅的安全。”

冷血娴熟地炫耀自己的车技,在车流中见缝插针,在来往的车流中体现极速快感是他的拿手好戏。红绿灯已不起作用,迎面而来的车辆不是障碍。在一次次车头猛烈异常的狂甩下,一次次堪堪避过呼啸来车。

凌志带着轮胎尖锐的摩擦之声,插进车流的缝隙之间,然后诡异的车头再次冒出,飙进,甩开。黑色的凌志灵活的轨迹不断地重复着,巧到毫厘,险过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