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戏谈

某日,我顺手接过老板六年的财务数据,全英的报表,研究性的看了几眼,然后画了几张关于利润成长的曲线图,得出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财务是断头台上的铡刀,见血了才知道它的锋利。可惜我害怕暴力,所以干脆不判它死刑,吓唬一下围观的人群也就罢了。关键还是看平时的运营,可如果一个大家族的家长天生自傲的性格再加上后生偏听的习惯,如何有效的建议都会被某些小人先入为主的小报告给糟蹋了。再加上积劳成疾的因素,一个人患上了30多年的慢性胃炎,多么美味的食物都不敢多吃,生怕拉的比吃的还多。可怜的一个中年人,前年刚刚跟兄弟闹了家产分离,股权上,由于老大哥抽身而出,所以小弟只能背负着沉重的债务,一年好几百万地无私贡献给全国人民,多少还是为社会做出了一点贡献。可惜啊,队伍大了,不好带啊。得管一千多人的吃饭问题,还有一千多人身后的更多个一千多人,这家族大了就是麻烦到三姑六婆都要照顾,要是照顾不周,再亲的人都会跟你翻脸。没办法,社会就是有奶人的天下,没奶的痛苦地做个什么手术也要扮着奶水充足。瘦死的骆驼就算比马大,可也要看其价值谁高。做为企业投资者,利润固然是追求的决定因素,但企业家有两种心态,一种人觉得企业管理地舒服他就会很舒服,另一种人觉得企业问题反映出来得越多他就会舒服,同样是舒服,一个是追求平稳,一个则是期盼发展。但,手下人总是不会很理解个中的暗计,满足一千多人不同的渴求也显得相当地困难。平心而论,有了债务,才会使企业家从第一种心态变成第二种心态,动力有了,精力也就有了,胃口自然会好很多,什么山珍美味,哪怕是残羹冷祉,都可以下咽,且吃进去的永远比拉出来的要多。这样一来,小人也就无从下毒了,灰溜溜地生怕被公众曝光,这种良心的谴责足以让其难过好一阵。当然,也不用上断头台了,不就是吓唬人嘛,老百姓的心始终是脆弱的,这群人往往是听骗不听劝的,当然,他们也很现实,所以也不用去吓唬他们了,安抚好,再多点回报,自然与你走上同一条康庄大道。所以,来年再接到财务数据,那曲线必定蹭蹭蹭地往上猛涨,英文也不必研究了,123已经明显地显示了abc的内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