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到极至是另一种美 颓废杂文集 公家≠自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4/


昨天适逢周末,在忙碌了一周之后,总算有了些闲暇时间可以处理点私事.就在盘算如何在几个既定的时间安排表中,选择一个悠然度过这愉快假日的时候.一位许久未曾联系的战友飘来个电话问候,一番寒暄之后意犹未尽,于是约定下午来家中当面一叙.为此我还特意找来几位同批服役的战友作陪.



要么说部队出来的人,时间观念都很强.眼见离约好的时间只差几分钟了,几声门铃过后,那老兄如约赶来.热情的跟几位多时未曾谋面的战友一一打过之后,大家落座开始聊天.“来的时候匆忙,没买什么东西,从家里提了两箱牛奶过来,你放着喝吧.”随着话音,我这才发现,人家进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东西.我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熟悉我脾气的这些个战友都很清楚,我平时最反对这种送礼收礼.虽然我也活在现今的社会,不能完全的脱离这种亲戚朋友间的交际、礼尚往来.但从心底是讨厌的.



逢年过节当然走亲串友馈赠些礼品我是不反对的,这是国人千百年来养成的一种习惯,就是要改,也不容易.如果真的改了,那咱也不是礼仪之邦了.可朋友间平时这种聚会串门,我看还真没必要如此烦琐.毕竟大部分人都是上班族,收入有限,去别人家里拜访时,手里不拎东西吧,感觉面子上过意不去;拎点东西吧,又无形中增加了一项支出.久而久之,很多朋友间仅仅是因为这样的小事,而不敢频繁联系,互相走访,致使本来很好的友谊逐渐变淡,细想之下确实不值当.再者说了,谁家还缺那些东西不是吗?



这些行为出现在战友身上,则更让我心情不爽.虽然我对朋友一视同仁,但从内心来说,战友情还是要略微看重于其他情感的,甚至可以与亲情、爱情相提并论.为什么?几年的共同生活,虽然年代晚没赶上一起经历过战争的生死考验,但同吃同住同训练同学习中培养建立起的这份深厚感情,也是非常珍贵的.记得在退伍回来后的第一次战友聚会中,我就讲过,今后彼此间交往,别把礼仪、客套和面子放在心上,如果那样,反而见外,别怪大家翻脸.可今天这架势......



那位老兄仿佛也发现了我表情的变化,连忙打趣道“哥们没花钱,你心里别不舒服,这都是我老婆单位生产的牛奶,平时拿回家来的太多,搁那也是浪费,知道你不嫌弃,才提过来一起享用的.”


经他这边一讲,我倒回忆起来,他婚礼时战友们去参加,席间确实介绍说他爱人就职于本市一乳品厂.这下心情倒又好转了一些,毕竟没让人家花钱,咱这心里也多少舒服一些.战友见面,免不了喝上几杯,热菜上桌,酒瓶开启,欢声笑语很快冲淡了刚才那一幕尴尬的局面.几个小时下来,大家已经是酒足饭饱,借着几分酒劲,彼此间开始了闲聊胡侃.一些关于部队、军事等话题聊过之后,很自然的转入了彼此生活、家庭里的现状.不知是谁,估计是酒醉,又把刚才那两箱牛奶的事情摆了出来,借此羡慕人家老婆得了份美差.席间其他几人,跟着也都开始讲自己平时如何得空借工作职务之便,大行私事的经历.坐在旁边的我,耳中传来这些谈话,心中不知是一种什么滋味.要说是这帮战友都“变”了,好像不对,平日里做事可以看得出都还是有当年那份感觉的.那这算什么?一种风气、一种趋势?想想也不能完全怪罪于他们,现在社会已然如此.有哪一个人就职于公家单位的人,拍着胸口说,他从来没有沾过一丝公家的光.又有几个手中有权的,没为自己、亲朋办过私事的?我想没几人拍的响这胸脯.



讲了这么多,倒也不是把自己形容的有多清高,不可否认,类似的事情我也做过.可万事得有个度,也得分情况不是吗?比如平时多用点公家的东西、遇到私事调辆单位的小车、办事的时候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先给亲朋办等等,这些虽然也都不对,但或可理解和原谅.而将单位生产的东西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往家里搬,老兄,说句难听话,这跟“偷盗”有什么区别?别人也许会尽情享受这不花钱的东西,可我做不到,心里这关过意不去.



带着这么多的疑问和复杂的情绪,一改往日的聚会必尽兴,没聊多一会,大家就散场离开了.临别之时,我拎起那两箱牛奶,死活硬塞给了那位战友,推说自己家中都不喝这种纯牛奶的.无奈之下,人家又拎了回去.收拾完残局,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我匆匆上床躺下,却不知是因为酒醉的缘故还是其他,折腾了大半夜也不能安心睡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