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到极至是另一种美 颓废杂文集 军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4/


从小到大,我都一直不太喜欢戴帽子,感觉很累赘.尤其是男人,不管什么式样的帽子,走在街上看见这样的人,都会感觉很滑稽,说不上来的好笑.所以一直以来,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寒,在我的衣橱里,都别想找到遮阳帽跟棉帽.要说唯一不抵触的,估计就是穿制服的大盖帽了(警察,军人等),因为看起来很神气,很威严的样子.


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部队.军帽作为军人服装的一个组成部分(除了体能训练服以外),无时无刻不伴随着我们的军旅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外,当了两年兵也戴了两年的军帽.这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要算钢盔跟礼帽了.


当兵第二年,有幸参加了一场大军事演习(西部02演习,这不算泄密吧,呵呵),期间我们炮兵的任务主要是配合步兵主攻团队进攻,进行先期的火力压制.看似简单的任务,但在速度和质量(精准)的要求上却很严格.因为炮兵不同于其他兵种,以前在驻地的时候,大部分时间的训练,都是在炮场上按照不同的位置进行分组训练,理论性的知识多一样.真正的整炮合练,每年也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更别提实弹训练了,一年能有机会打几颗实弹的话,那也都是提前做好详细的准备,过去直接开打就完了,目的就是为了适应下那气氛.几乎没有什么危险系数,所以一般都只戴迷彩或者作训帽.


而那次演习却不同,实弹天天拉在牵引车上.而且训练科目就是抢占炮阵地,以及发射后迅速转移.当时的具体时间已经记不太清,期间要从一个阵地顺利转移到另外一个阵地,并且重新挖掘驻锄(炮架展开后的支撑点,防止后坐力的),设置数据,达到发射状态,这一切操作流程应该是在5分钟内完成.为了贴近实战,训练时清一色的顶着钢盔.那时候正是夏季最热的时候,在茫茫大戈壁上,顶着个头盔,其受罪程度可想而知.平时在转移的途中,我们都会利用这短短的一两分钟时间,摘掉钢盔给脑袋透透风的.世界上往往很多事情都象早有定数一般,在演习前的最后一次预演当天.因为在上个阵地时装炮的过程中出了点小意外,所以耽误了1分钟时间,其他炮车已经在赶往下一个阵地的途中了,我们才发车.所以跳上驾驶楼,我就叫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去,叫后面的弟兄都抓好车厢,注意安全,因为这一着急,就忘了平时的习惯,没有拿下钢盔,也庆幸这一举动,保住了自己的小命.司机的水平也好,那个车速快的没法形容,车尾拉着一股浓浓的灰尘就陆续的超过了其他车辆.我正在窃喜没有耽误抢占时间的时候,突然发现车辆已经到了新的炮点(提前都有安排的,每门炮该配置在什么地方都有标记),我冲口就出:“停车!”司机被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吓到,来不及反应就是一脚急刹车,后面的兄弟在车厢里翻了一片自不必说,我的头也硬生生的顶到了汽车的挡风玻璃上.玻璃被撞的碎了一地,我的脸上也被划上了深深的一道疤痕(至今犹在),顾不上脑袋的疼痛和满脸的鲜血,冲下汽车我就开始指挥班里的兄弟们卸炮,设置.战友们也被这突发事件后,我带伤继续指挥的精神所鼓舞,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全营第一个准备发射完毕.


醒来后的我,躺在卫生队的病床上,我翻身坐了起来,问明情况后坚持着归了队.在回去的路上,连队卫生员跟我讲,营长已经就今天的事情上报给我请功了(最后立了三等功),看着手里提着的钢盔,两行热泪缓缓滚落下来.我拂去上面的灰土,轻轻的吻了下去....


礼帽,不止是老百姓,就连很多当过兵的战友也都没机会戴过.为了丰富军营文化生活,团里组建了军乐团.因为炮兵的训练相对于步兵来说少一些,所以大部分成员由我们营构成.我因为底气足,个头又高,还加上对音乐的爱好,在新兵时就被选进了军乐团,担任苏萨风(电视里军乐团中后排最大的那号)演奏手.乐队有自己的礼服,很漂亮,是专门从北京订做回来的.尤其是那帽子,在将军帽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不少的装饰,穿起来威严端庄不说,更平添了几分潇洒之气.因为不是天天穿着,其他战友在演出间隙就随手的把帽子丢在一边,还有垫在屁股下坐的.而我却总感觉戴不够,不穿戴的时候,也都放置在不沾灰、干净的地方.不仅是因为它漂亮,最关键的原因,是它前方正中间佩着的那枚帽徽.祖国的象征、军人的象征.当人们看到军人时,大多都会先看帽子以及帽徽,其次才是肩膀上的肩章.这些都代表着国家和军队,无时无刻不在激励和引导着自己的人生旅途.


但是戴军帽也有个最大的麻烦,那就是容易把发型弄乱(嘿嘿,有点看重形象的说).早上起来整理好好的发型,戴上一上午回来,就感觉头上象被箍了一样,很明显的一圈痕迹,有时一天都消散不了.最后为了方便,干脆理成只比光头长一点的发型,至今也是这样,改不掉的习惯了.


虽然曾经不喜欢帽子,但我想有些东西是注定的.回到地方后执法,每天也都穿制服、戴大盖帽.在解决纠纷的过程中,只有戴上了大盖帽,我跟当事人讲法规、说道理时,才理直气壮;在处理案件时,也只有戴上了大盖帽,才能时刻提醒我一碗水端平,认真履行职责,因为我知道,戴上它,我就代表了国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