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28岁的深圳一小学女老师,一个是年近四十的某机关单位中层干部―――两人近一年来的纠葛愈演愈烈

一个是28岁的深圳一小学女老师,一个是年近四十的某机关单位中层干部―――两人近一年来的纠葛愈演愈烈,甚至从当初的口舌之争演变到拳脚相殴,女方称被殴打流产,男方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0天并罚款500元。但小学女教师刘娅(化名)仍不依不饶,向深圳市纪委投诉身为深圳某局中层干部的李琛(化名),并要求纪检部门查处这个欺骗她感情的已婚男人,甚至特意留着对方的“染精”内裤作为证据。而李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非常气愤地指责刘娅以应聘家教为名企图色诱诈骗钱财,甚至完全否认和刘发生过男女关系。深圳市纪委责成市直机关纪工委调查处理此事,深圳市直机关纪工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直在按程序调查,目前还没有结果。而刘娅说,她正式向纪检部门举报至今,时间已过去了半年多。


11月13日,刘娅来本报反映情况时,手里拿着厚厚一叠材料,有的是她自己的记录,有的是她整理出来的录音资料。本月20日,当本报记者找到身为深圳某机关单位下属一部门负责人的李琛时,他立即情绪激动地说,“这件事完全是一宗职业诈骗案。”他说他手头也整理了有关此事的相关材料,已提交给市直机关纪工委。他再三向记者表示,一看材料就全都明白了。随后,李琛针对刘娅对他的投诉也一一进行了澄清和反驳。


人物A:刘娅(化名),女,28岁,未婚,深圳某小学老师。


人物B:李琛(化名),男,37岁,已婚,深圳某机关一部门负责人。


我被他骗了


我几次跟他说怀孕的事情后,李琛表示找个时间陪我去检查一下。


3月24日去医院但没挂上号,3月25日,他郑重承诺会在5月8日之前办完离婚手续。


3月27日下午,我再打手机找他时,对方称是律师,有什么事情直接跟她谈。我这才明白过来,他以前说的都是在哄骗我。


―――刘娅


女教师诉悲情


他玩弄我,还打掉我的娃


“我征婚他应征,隐瞒已婚身份”


“我是一心一意想找个男人结婚的。”今年已经28岁的刘娅在家里是老大。可是眼看着比她小的妹妹们一个个结婚成家,刘娅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不然我也不会在去年8月和11月两次登报征婚。”她拿出在报纸上刊登的交友信息给记者看。


第二次登报后,大概在今年1月10日左右,刘娅接到一名男子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一心想找个客家女做妻子,觉得我的条件挺符合的。”刘向记者描述说,来电男子的声音浑厚,听了很有安全感。“他自我介绍叫李琛,单身,在政府机关工作,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儿。”刘娅说,最后这一点让她有些犹豫不决。


到了1月19日晚上,李琛打电话约刘娅在一家餐馆第一次见面。“当时我去得比较晚,李琛在那家餐馆等了几个小时,这让我有些感动。”刘说,见面后发现李琛风趣健谈,于是产生了好感。不久学校开始放寒假,两人见面也频繁起来。


“见面10天后发生关系,他说会对我负责”


1月29日晚上,李琛约她到他家里,边听音乐边聊天。“那天第一次发生了关系。”刘娅说当时她极不情愿,还不停警告他要考虑后果。李则信誓旦旦表示会对她负责任。此后,两人交往更加频繁,通常是李到刘所在学校的宿舍过夜,第二天早上很早离开。


学校门卫小周也向记者证实,经常看见一个40岁上下的男子在晚上来学校找刘老师,第二天早上再离开学校。“开始时不认识,还拦过他一次。”小周说,后来知道是刘老师的男朋友后就没有再拦他。小周还告诉记者,那个男的好像怕见人似的,总是绕道去刘老师的宿舍。与刘同住一层楼的几个学校同事告诉记者,尽管她们之间的宿舍离得很近,但对刘老师的男朋友只见过一两次面,“不过大家都知道刘老师谈了一个大龄男友,那段时间她看起来很开心。”


在一起时间长了,刘娅要求李琛跟她光明正大谈恋爱,但李总顾左右而言它。“有一次问得急了,他才吐露说,他还有老婆,但两人正在办理离婚手续。”刘娅说,当初他没有跟她说有老婆,只是说有个十几岁的女儿。“当时我就感觉自己被骗了!”刘娅回忆,李琛一边向她诉说自己婚姻的不幸,一边信誓旦旦承诺一定会跟老婆离婚,但祈求她给他一些时间。


一开始,刘娅的同事靳老师给她的建议是,关键看人品好坏,如果人好,带个孩子也没什么。“后来听说李有家室,我非常生气地问她还跟这种男人来往干什么?”靳老师说,她当时就劝刘娅别再考虑,立即断绝来往。后来,刘老师还是拉着靳老师一起去跟李琛交涉事情怎么处理。“在饭桌上,李琛再次保证,他正在跟妻子办离婚,还拿出了拟好的离婚协议书给我们看。”靳老师说。


“等他离婚,等来一顿殴打”


刘娅说,从那以后,她开始真心实意地等待李和他的妻子离婚,但一直不见对方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我开始怀疑他只是在欺骗我,要求他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而不是遥遥无期地拖延下去。”刘娅说,她为此还直接去李的单位去找他,这让李很不高兴。


“后来他可能觉得事情瞒不住了,居然叫上他老婆在3月9日凌晨两三点来到我的宿舍跟我谈判。”刘嫣说,他们警告她不要把事情闹大,他们肯定会离婚,但如果再去李的单位找他,事情就不好办了。但刘怀疑,那天跟李一起来的女人并不是他的老婆。


刘娅说,那以后她几次找李琛谈,他都敷衍搪塞,最后李说给他三个月期限,让她等到今年6月8日,一定会有结果。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刘娅说,她发觉自己可能怀孕了,“正常的经期有好几天没来。”刘几次跟李说起这件事,但李都表示怀疑。刘娅说,“他以为我吃过避孕药了,其实我没有吃,我也告诉了他实情。”最后,李答应找个时间陪刘去检查一下。


3月24日,李琛安排一个下属开车送刘娅到北大深圳医院检查,“但当天去得太晚没有挂上号,之后李总是推脱说抽不出时间。”


3月25日,刘娅的表姐从老家赶过来,李琛在刘及其表姐面前,又一次郑重承诺会在5月8日之前办完离婚手续,并表示如果刘真的有了孩子,会对她肚子里的“猪娃”负责任。


3月27日下午,刘娅再打手机找李琛的时候,接电话的男子自称是李的律师,有什么事情直接跟他谈。“这时我这才明白过来,他一直都是在哄骗我。”刘娅说。


3月28日上午,刘娅再次来到李琛的办公室扬言要找李的领导时,李把她带到市民中心北门的公交站台处。“没等我说几句话,他就对我拳脚相加。”刘娅说,她几次被李打倒在地上。辖区派出所民警接到刘报警后,将两人带到派出所调查。5月26日,派出所作出对李罚款300元和对刘罚款50元的处罚决定。刘娅说,她当时由于全身伤痛,跟表姐一起回老家休息了一段时间。“我感觉腹痛加剧,到老家一家诊所去检查,结果医生说我流产了。”


刘娅回到深圳后,立即对派出所的处罚决定提起行政复议。7月24日,福田公安分局最终认定,李琛殴打孕妇,决定对李行政拘留10天并罚款500元。刘娅所在学校的校长还出面帮她调解此事,校长回忆说,事情发生后,一位自称是李妻子的妇女也找过他,还有一个自称李律师的人给他打电话要求当面谈谈,“但因为我工作忙都推掉了。”校长说,他向李琛的单位领导转达了刘娅要求赔偿50万元的要求,但对方只能接受五千到一万元的赔偿数额。“男女感情的事情怎么扯得清楚?”校长说,他还一直劝刘娅不要再闹腾这事了,以免耽误上课。


“担心时间久证据无法鉴定”


虽然校长好心相劝,但刘娅仍表示自己咽不下这口气。从今年4月份开始,她便写信给深圳市纪委,“投诉李琛身为政府机关干部,却恶意欺骗、玩弄我的感情,还殴打致我流产。”刘娅说,她给纪委部门提供了相关的录音资料,而最关键的证据是,“我手头保存着一条沾满李琛精液的内裤。”


随后,深圳市纪委将此事转给市直机关纪工委调查。刘娅说,她三天两头往深圳市直机关纪工委跑去询问调查进展,但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始终没有结果。“内裤上的精液放这么长时间,DNA鉴定不能做怎么办?”刘娅很着急,她怕自己保留的证据到最后无法进行检验。“市纪委的人给我的答复是,市直机关纪工委出具的调查报告重点不是很突出,还缺乏一些资料,正督促再调查。”刘娅表示,她不会轻易罢休,“一定要等一个结果出来。”


她才是骗子


她是职业骗子!


据我查证,之前她就曾与两个人有过类似的情况。并分别从对方那里骗取了几万块钱。现在她又开始打我的主意。


从历史的轨迹来看,这个人从来是善于搞敲诈勒索。


―――李琛


男干部发毒誓


内裤如有我精液,马上枪毙我!


“我没应征交友,是她主动应聘家教”


李琛表示,他认识刘娅绝不是因为去应征她的征婚启事。“事情起因是年初的时候,我想为女儿找家教,因为女儿的英语总是跟不上。”当时他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招聘家教的信息,并以李生名义留了电话。


发布信息后没几天,“是刘娅主动打电话过来找的我,表示要应聘家教。”李琛说,由于大家都是客家人,在电话里聊得很投机,约好以后再见面详谈具体事宜。李琛说,事后他回想起来才知道刘娅是有预谋的,并感叹:“她完全是职业性的(诈骗)。”


“她勾引我,我把持住,没发生关系”


对于刘娅所说的认识第10天两人即发生了男女关系,李琛更是断然否认。他说,刘娅两次趁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来他家里,“有一次甚至在晚上七点半左右突然来访。”李琛说,刘来他家里之后不跟他聊家教的事情,反而扯东扯西,聊起他们老家,还问他的收入以及家庭情况,在哪里上班等情况。“专问一些纯粹是私隐的问题。”李琛说,他当时就感觉很奇怪,怎么也就是一两次见面,双方再友好也有个度。于是,他对刘娅产生了警觉,并对妻子说了这个情况。之后,刘娅再联系他询问家教事宜的时候,他明确表示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家教。


李琛说,刘娅却表示不做家教可以做朋友。“就这样,一个一个伏笔下来了。”李说他感觉那个女人非常“职业”。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给我的电话和短信息不断,总是说要跟我聊天、交朋友。”李琛说。后来刘还找他帮忙办人事调动,他答应了她找时间跟她说一下相关程序。在一个周末,刘娅给他打来电话,说学校里面有个羽毛球场,问他喜不喜欢打羽毛球。李称他当时觉得周末去一下也无妨,“第一把调动程序告诉她一下。另外,如果真的羽毛球场不错,以后可以在那里打羽毛球。”两人在学校附近的餐馆吃了个饭,然后去看了一下学校里的羽毛球场。刘娅还邀他去她宿舍喝杯茶。李说他看时间也还早,“八九点钟吧,觉得去她那里坐一下也没什么,就同意了。”


然而在喝茶过程中,“刘娅又提起跟他谈朋友的事,甚至开始劝他和老婆离婚。”李琛说自己当即表明态度,自己有老婆小孩,怎么还谈这些事情?他没有再谈下去,离开了她的宿舍。李琛补充说,刘娅多次勾引他,但他都把持住了,始终未越雷池半步。


“流产证明是假证据”


对于今年3月28日发生的“殴打事件”,李琛表示,他至今不服有关处罚决定,并表示在准备提起行政复议。


李琛回忆说,3月9日凌晨,他和妻子是去过刘娅所在学校的宿舍。那是因为3月8日的时候,刘娅突然打电话给他妻子,称已与他发生关系并怀了他的小孩,之后还跑到他的办公室闹。李琛说,妻子表示不能再回避刘娅,一定要跟她当面讲清楚。于是夫妻俩深夜来到刘娅的宿舍,明确告诉她,这样做很危险,再这样闹就要告她。但之后的几天刘娅仍然不断骚扰他,甚至给他单位领导打电话。


3月28日,刘娅又一次跑到他办公室来。为了不影响办公,他就叫刘出去谈。“结果走到北门外的公共汽车站台等车的时候,刘就向我扑过来,又撕又咬。”李琛说,当时自己只有不停地挡她,在阻挡过程中,她自己摔倒在地上,并从地上爬起扑过来,反复好几次。


对于后来刘娅自称流产而提起行政复议,李琛表示很荒唐,“这个流产证明明明是违法诊所开的假证据,为什么行政复议机关要采信?”李说,他现在还在找律师,要起诉这个事情。而公安机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互殴”事件的行政复议及处罚决定,是经过严谨调查之后作出的,对医师证言的取证是完全符合法律程序的,是真实有效的证据。


“内裤如有我精液,马上枪毙我!”


对于刘娅的投诉,李琛表示自己也有很充分的证据,“我一直在配合纪委调查,材料都交上去了。”


李琛说,当他从纪工委那里得知刘娅提供了一条沾有精液的内裤时,他已经向纪工委表示,第一,他愿意配合;第二,必须是在法律保证他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去做鉴定。“鉴定的整个过程我不能离开现场。”李情绪激动地说,如果纪工委答应他这些条件,“那就行,如果(精液)查出来是我的,马上把我枪毙!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李还告诉记者,纪工委从今年五六月份就一直在催刘娅提交证据,“可到现在她什么都提供不了。”


李琛表示,他之所以说刘娅是职业诈骗人,是因为据他查证,“之前她就曾与两个人有过类似的纠葛,并分别从对方那里骗取到了几万块钱,现在又开始打他的主意。”李琛说,从她的这些作为来看,这个人从来是善于搞敲诈勒索。


记者联系到李琛所在单位的领导,一位领导表示,由于目前刘娅将此事告到了市纪委,他们目前只能是协助纪工委调查,最终根据纪工委调查结论再决定如何进行处理。这位领导表示,如果刘娅真能提供有力的证据,他们将按规定严查,绝不会包庇任何人。“但现在刘娅没有给我们提供证据,听说证据都交到了纪工委那边。”


四大焦点


谁在说谎?


李琛应征交友还是刘娅应征家教?


刘娅表示,是她发征婚启事李琛应征,双方才认识的。据她介绍,去年年底,她分别两次在报纸上刊登了征友信息,今年1月10日前后,自称是深圳某机关单位干部的李琛打电话并坚持要尽快见面。而李琛则称,是他在网上发布家教信息,女教师刘娅主动应聘。


在记者调查采访中,刘娅拿出了刊登交友信息的报纸,分别是去年8月28日和11月17日。同时,刘娅的同事也给本报记者介绍,刘在寒假期间一直呆在学校里,从没做过家教,甚至刘娅还介绍家教给她同事做。而李琛表示,他在网上发布家教信息不方便给记者看,有关证据材料已经上交给纪工委。


两人有没有发生关系?


刘娅回忆,今年1月29日晚,两人在李琛家里发生了关系。当时李约她去家里谈心,那天在他的强迫之下发生了关系,事后李琛说会给她幸福,会娶她。同时,记者从刘娅提交给市直机关纪工委的录音里,听到一位男子承认与她发生过性关系。李琛则表示,一直以来都是刘娅纠缠他,勾引他,他根本就不想理她。她老是问关于调动等事情,居心叵测。李琛说,这件事情自始至终他的妻子都是知道的,他只去过刘娅的学校两三次,并且从未在那里过夜。


在记者调查采访中,刘娅所在学校的门卫小周证实,多次看到有个大约40岁的男子到学校找刘老师,“一般是晚上11点左右。”记者试图联系李琛的妻子,但刘娅提供的据称是李琛妻子的手机一直关机,无法求证。


双方各提交了哪些证据?


刘娅一直强调,自己已经提交了很多证据等待调查,比如3月8日以后她就录了音,而且录得很详细。她说自己就是想讨一个说法,所以从4月份她就先后到深圳市纪委和市直机关纪工委投诉,并提交了很多证据材料。李琛则说,刘娅根本就没有提供什么证据,纪工委今年五六月份开始就一再催刘娅出示证据但她却什么都提供不了。李琛说,“几个月前纪工委就让她把内裤拿过来,立刻让公安部门鉴定。”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刘娅曾多次到纪工委催促对内裤等证物进行鉴定。市直机关纪工委有关人员表示,双方都提供了很多证据,至于是否已经正式立案调查,都不方便透露。“双方各有各的说法,该做的调查工作都在按程序做。”


刘娅所称内裤上有谁的精液?


刘娅告诉记者,今年3月当她知道李琛有家室后就对他存有戒心,加上同事也劝她要防备被骗,所以在一次与李发生关系后,故意将留有李精液的内裤藏了起来,留作证据。李琛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刘娅所说的内裤上的精液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方尽可以拿出来检验,“如果证明内裤上的精液是我的,就枪毙了我。”李琛最后还抛出狠话。


记者在采访调查中见到了刘娅提供的据说是李琛的内裤,但肉眼看不出沾有精液。深圳市直机关纪工委有关人员表示,只有公安、司法机关才有检验证据的权力,需要做鉴定的时候自然会拿去鉴定,“所以精液的主人不得而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