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法,伦理和医药

三十功名尘与土 收藏 25 484
导读:法,伦理和医药 -我的大三的一门课,正好解读眼下热门的官司 关键词:医疗案件,夫妻间责任,医痪间责任,民法体系,普通法体系,邻居原则,侵权不作为,刑事不作为。。。 [size=10][/size]国内又出了热门的案子了,好像平均每个星期一起。。。佩服。本来不想说什么,中国的案子,我却不懂中国法;可是女朋友好像很在意这个案子;另,可以和国内的同行探讨

法,伦理和医药


-我大三的一门课,正好解读眼下热门的官司


关键词:医疗案件,夫妻间责任,医痪间责任,民法体系,普通法体系,邻居原则,侵权不作为,刑事不作为。

国内又出了热门的案子了,好像平均每个星期一起。。。佩服。本来不想说什么,中国的案子,我却不懂中国法;不过可以和国内的同行探讨一下医疗案件;干脆,发个帖子吧。


名词解释:死者(案件的死者:李丽云),丈夫(李丽云的丈夫:肖志军),院方(我很想说,所有的中国医院,但是还是算了,低调:涉案的医院)。


案情:略-估计大家比我清楚,呵呵。。。

(括弧1,死者到底因为什么死的),

(括弧2,我的重点是医院出具的,给丈夫签的文件的内容),

(括弧3,丈夫的目的很重要)


各方观点:认为丈夫有责任的,和认为医院有责任的都大有人在;还有的说是因为无知造成的惨剧,不必惊慌


正题:(期待已久的正题终于登场了。。。鼓掌。。。)


此案,死者的真正死因还没有出来,所以一切的判断都是不成立的,但是有一个事实很可能改变整个案子,就是死者在送进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处于很危险的状况了,并且这个事实,直接与死者的死因相关(我的意思是,很可能死者的晚产,并发症等状况才是真凶;也许丈夫及时签字了,医院全力抢救了,死者还是会死。如果是这样的话,其他人是没有责任的)。在法医的报告公布之前,我们都只能基于假设来讨论。所以,我以下所说的所有观点,都有待于事实证据的支持!


1.A)如果死因是人力不可抗拒的,我想大家还会纠缠在丈夫没有给于死者适当的照顾,还是要负上责任的。关于这一点,就很不好讲了,丈夫的无知,死者自己的无知,他们的财政状况,等等。。。在这种情况之下,要确定谁的责任,什么责任,是需要大量的事实来证明的,并且只可能是民事责任。因为从丈夫的“希望生第二胎”来看,丈夫根本没有伤害死者的动机和愿望,相应的,如果要定为刑事的伤人案,根本没有办法证明犯罪思想(网上有的文章说“专家认为涉嫌过失杀人”,这个专家很搞笑)。如果是民事责任,我不确定国内的民法体系是怎么定的,应该是视为不作为。因为法理上,有行为,才能建立责任;而没有行为,原则上是没有责任的。也就是说,丈夫什么都没有做,也就什么责任都没有。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婚姻关系的问题。不作为当中,有一种被动不作为,就是被害人和被告之间有一个已经存在的关系,这个关系很可能要求被告在某些特定情况之下必须有所作为,婚姻关系在这点上是成立的(主动不作为是说,被告的主动行为造成了一个危险环境,而被害人要进入这个危险环境的时候,被告是有义务阻止被害人的)。所以这个民事当中的不作为也许可以成立。这首先就要先确定死者和丈夫之间的婚姻关系的合法性(据传,二人并没有合法的婚姻关系,但是中国的民法好像对程序不合法,但是有长期公开的婚姻事实,也是承认的,这一点有待国内的同行认定。在婚姻关系被承认的情况之下,如果是因为丈夫的无知,或者是两个人的无知,导致的死者没有得到适当的照顾而产生晚产及并发症,那只能说是悲剧了。无知不是罪呀!如果是丈夫有目的的没有照顾好死者(我实在看不出,有这个可能。谁知道呢,也许有证据,或者证人吧。还是那句话,等待尸检报告),那么民事,甚至刑事不作为是可能成立的,这要视细节来定是刑事还是民事。


1.B)如果死因是人力不可抗拒的,那医院的问题何在呢?医院在没有病人本人(病人本人在清醒的情况之下),或者病人家属,监护人,或者授权人(病人本人不清醒的情况下)的签字授权进行手术的情况下,实际上,医院的确没有太多的选择。医院只能用不需要授权签字的保守治疗的方法(一般是维持病人生命的必要手段,例如输氧,输血,止血等),来维持病人的生命。如果死者在这个期间死亡,那就要看医院是不是给于病人恰当的保守治疗。这就是医院的责任。这个责任源于普通法系的邻居原则(neighbour principle), 很多民事侵权责任的确立,都需要这个原则来解释。在民法体系里,暨中国法,这个原则是承认的。医院在这种责任之下,采取了必要的治疗措施,那这件事情,就只能是个悲剧了。因为这个责任不需要授权,又是强制的责任,所以医院的错失是很好判定的,还是要看证据。


2)关于手术签字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医院有义务要病人及家属知道,病人的病情,可选择的治疗方法,各种治疗方法的目的,大概过程,好处,副作用等,以及治疗之后能达成什么样的效果。总之,要让病人及家属在完全理解所有情况之下,并且医生要确定病人及家属确实明白所有情况之下,才能签手术单。普通法系当中有自治权原则(right of autonomy),即人有权处理自己的身体(推断:遗体捐赠授权书证明,中国法是承认这个原则的)。而医生的治疗(比如手术)是侵害性(法理上来讲)的治疗手段,就是要对病人先造成伤害(划开肚子),再进行治疗的。所以医生在进行手术之前需要病人或家属的授权。这才是签手术单的真正法理依据。而免责是附加的。在普通法系里,即使病人或家属签了授权及免责,在术后出现不该出现的后果,或者治疗过程中出现不合程序,不恰当的行为,法院仍然可以推翻这个免责;甚至,即使是手术中一切都完美的完成了,手术效果也达到目的了,病人和家属一样起诉医生,没有按照病人的最大利益(best interest)来进行治疗(比如,腿伤。本来可以治成个瘸子,可是医生直接把人家的腿给锯了---anyway,都要拄拐杖,或者做轮椅),或者诉医生没有让病人及家属完全明了所有的情况,而导致作出不是最好的选择。法院同样会推翻免责条款。归根到底,手术单,是用来授权医生进行侵害性治疗的许可,不是用来免责的。中国法好像只是机械的规定,手术单上,有什么就算什么;签了,就成立了。


我想,以中国医生的医德,让人签这个授权,捎带脚的给免了责,我也会很犹豫。中国的很多医生利用这个授权来给自己强制性的免责,即不合情,也不合理,更不合法(在国内合不合法,我实在不敢下定论;但是这种强制性的免责,肯定是不符合法律精神的,即使是在中国)。而免责,法理上,免的是由于手术方法而导致的伤害的免责(比如,割盲肠,会给病人肚子上留下一道疤,免责是免的这个。),而不是一切后果,医生都不负责任。如果授权书上出现这一条,那应该视为非法的条款(国外是这样的)


此案,丈夫拒绝签手术单,好像是因为不同意治疗方法。说实话,丈夫是有这个权利的。而实际情况是什么呢?剖腹产是必须的吗?引产一点可能都没有吗?为什么在丈夫签字之前,医院没有对死者进行必要的维持生命的治疗手段?如果医院实施了必要的维持生命的治疗手段,那死者的死因是不是人力不可抗拒的,如果不是,医院对死者进行的维持生命的治疗,过程中有没有错误;如果没有,医院有没有让丈夫明白,剖腹产是救死者的唯一方法?甚至,他无知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普通法系里,在客观条件下没有办法获得病人及家属的授权的情况下(病人不清醒,家属也不清醒(本案)),医生仍然有义务以他的专业知识采取符合病人最大利益的方式进行治疗,或死或惨,由政府来起诉。普通法系在程序上,要求医生需要有其他的医生的意见和见证人,来证明医生履行了“以他的专业知识采取符合病人最大利益的方式进行治疗”的义务。中国好像没有这一条。不管怎么说,丈夫是不是神智清醒,对医院到病人死都不进行治疗,很令人费解。就是说,丈夫神智清醒,医院为什么没有跟他解释,准备进行的治疗是有效的,唯一的选择?丈夫神智不清醒,医院可以越过丈夫,以病人的最大利益来治疗。


所以,我的重点就是,医院给丈夫的手术单里,到底都是些什么内容,足以让一个期盼老婆为自己传宗接代的男人,不顾妻儿的死活,也不肯签那个手术单?

还有,为什么中国会出现这样的法律---单子上有什么,什么就成立?病人病危之季,病人或者家属一般只有被迫授权医生手术,这时候,病人是处于绝对的弱势(红包现象,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一纸授权,使医生和医院以强势地位,将病人的所有权利都剥夺了。这是趁火打劫。普通法系里,有侵权法,刑法(普通法系里,医疗案件多半最后会判刑事罪),医药法(Law of medicine),消费者合同不公平条款法案(unfair terms of consumer contract act 1986), 不公平合同条款法案(unfair contract terms act 1979), 医生实践操作条例(code of practice for pharmacy/medicine/doctor/psychiatrist ....)等。。。很多法律,法规来管理,从伦理的,道德的,合同法的,侵权法的,刑法的,医学伦理规范的。。。各种角度来限制医生的行为。而中国呢?中国法连授权书应该有什么内容都没弄清楚。。。汗。。。寒!!!


3A)我现在要讲一个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问题,就是:丈夫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说这个问题,我们要先假设,丈夫是清醒的,并且医生已经给他解释了所有的情况,并且他也完全明白了所有的情况(不然,就是医院的责任,这个问题就没有意义了)。从现在的消息来看,丈夫签了一个“不同意剖腹产,后果自负”的授权。这里需要懂医的朋友解答, 在这样的情况下,医院可以做什么?医院做了吗?我想丈夫怕的就是“据说”的,不能要第二胎。剖腹产之后能不能要第二胎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术后的后果,医生为什么没有给丈夫解释清楚?医生在剖腹产的授权书上还加了什么条款?医生对剖腹产的后果是怎么解释的?为什么丈夫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而唯独惧怕剖腹产呢?这些问题,推理是推不出来的,我们只有等证据了。


3B)排除医院的因素,丈夫有可能就是因为无知的相信了剖腹产之后不能生第二胎的传言,丈夫可以起诉给他谣言的人(普通法系),尤其是那个人是以“医生”,这个专业身份给的。我想在中国法里,我们只能说丈夫无知了。但是,如果丈夫知道不剖腹产,死者就会有生命危险,他仍然继续拒绝签字,1这是刑事不作为,2故意杀人。因为丈夫明知道不进行手术的后果,就是死,没有其他可能,他仍然拒绝签字-这是犯罪思想;他在医院用尽了方法说服他签字的情况下,仍然拒绝签字-阻止医生对死者施救(医生救人,是正常的行为,而明知后果却阻止别人救人的正常行为,就是非法行为。由于他的行为(阻止施救),导致了死者死亡(如果“施救”这个正常行为进行下去,死者就不会死(剖腹产不是什么绝症,不一定要死,不是吗?)),这个行为就是他的犯罪行为。犯罪行为,犯罪思想,都有了,二元定罪,罪名可以成立(还是缺少证据),(前面提到的,过失杀人的说法很搞笑,过失杀人是罪犯的犯罪思想与犯罪行为不符,比如,小偷偷钱包,用小刀喇人家衣服,结果不小心,一个跟头冲过去,把人扎死了,这是过失。明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导致死者死亡的唯一原因,仍然继续下去,这是故意杀人。)如果案情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只有悲哀了。还有一种说法是,丈夫对医院的不信任,导致他宁可相信私人诊所的医生的一个人的话,也不相信“大医院”的众多医生。呵呵,这就是社会问题了,另外这又回到了我的第二个问题中的分析-医生到底有没有将情况解释清楚,医院到底有没有确定丈夫理解,明白当时的情况?还是等证据。。。


结案,现在基本可以认为可能性很大的是,丈夫极度缺乏医学常识;医院的手术单的条款不明确,有没有不可接受的条款,不得而知;医院在给丈夫解释当时情况,并且确定丈夫全面,准确和正确的理解当时情况方面应该是有问题的,但是没有证据。我个人的猜测,丈夫有偏听偏信剖腹产后不能有第二胎的谣传的因素,可为什么医院不告诉他,”不剖腹产,第一胎现在就得死,而且老婆也会死,那就更不会有第二胎了“? ok,这一点,仍然可以用丈夫极度不信任医院来解释。还有就是,医院要丈夫签的手术单的全文,到底是什么?要知道,签字就意味着接受里面的条款。是什么使他除了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外还加了,“不同意剖腹产,后果自负”这样的话?我想,手术单里,肯定有胡扯级别的条款。总结下来,医院肯定有猫腻(纯属猜测!!!)


另外的思考:-至于医患之间的相互信任问题,在中国由来已久了,并且这个问题还可以延伸到其他的很多专业领域。对专业人士的信任,不可能是无条件的。咱们中国自古都有专业分工,但是现代的专业分类是起源于西方的。西方对于专业领域,专业从业人员,专业规范的发展已经很成熟了,中国在这方面还非常的不够。不过西方在这方面的发展,也是经理了很漫长的过程。不过正是因为他们过程的漫长,和成果的成熟,我们应该积极的借鉴,没有必要把他们的老路再走一遍。


西方原来对专业人士的信任是无条件的,这在普通法系里构成了-Trust-的关系,所有的所谓的专业人士(医生,律师,工程师,建筑设计师。。。)被认为是-Trustee-。 这当中,没有任何的文件,授权什么的需要签署,但是仍然有法要以就是 信托法 -Law of Trust-. 一旦出现问题,法院会审查-trustee-做过的每一件事情的每一个细节,看看有没有错误,甚至要看所有的行为的所有细节有没有违背良心(-act on conscience-原则)。


后来,专业人士觉得,这样太冤了,才开始的要求签署授权书,希望避免Trust的关系,将双方的关系变成合同关系。并且在授权书上附上一定的免责条款,要求在某些情况之下,不负责任。后来发展成,什么责任都免,合理的和不合理的责任都没了。这样的情况是专业人士的客户们无法忍受的,但是因为是专业领域的服务,人们还免不了他们的服务。于是法院进行了干预。


法院认为,双方(专业人士与他们提供服务的客户之间)是什么关系要看双方的相互交换的本质来定的,是由法院来定的,不是一方在文件上写个-Contract-就是合同关系,写个-Trust-就是信托关系的,这是一个法律问题(-Matter of Law-),是要法院根据法律原则,审核过所有事实和证据之后,给双方关系确定性质的;而不是事实问题(-Matter of Fact-,法院不会给双方关系重新定性,只是根据涉及的条款和事实,给出一个裁决)。一旦确定为-Trust-的关系,那么双方文件上的免责条款是否有效,就不是双方说了算了,而是法院。只有那些不违反-Trust-原则的,和不违反公平的原则的免责条款才是有效的。


现代的专业分类传到了中国,但是这些法规是不是被中国接受和被中国法确认,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任何人没有义务无条件的完全信任这些专业人士(医生,律师。。。什么的)。于情于理于法,都是说不通的。


这些专业领域对非专业人士的排他性,要求专业从业人员非常高的职业道德和专业操守,如果没有这个基础,那所谓的专业门槛和壁垒,还有专业认证,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医生(其实是所有的专业人士)由于处于优势地位,甚至是权威地位,如果要医患之间相互信任,还是应该医生多做出些努力的。其实不难就想上面几段中说的---本着人性,本着良心。如果做到这些,我想即使出了问题,病人家属也是能够理解的。


哎。。。。什么都不确定。。。因为没有证据。。。没有证据,我们就只能过过嘴瘾,什么实质性的结论都不能成立。。。大家姑且先看着吧。。。


本文内容于 2007-12-1 20:24:45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