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骨池里嘴巴一张一合!揭秘黑色8604部队

开篇语:


68年前的那天,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对华侵略战争,随着战场逐步扩大,身处华南的广东、广州也于1938年前后沦为一个生灵涂炭之地:日寇的惨无人道的细菌试验,在数年间悄就无声息地杀害了粤港十余万人;14个月对民居的空袭把广州炸成废墟;在战争阴影下,广州的经济陷入绝境、国家银行被迫数次大迁移……


68年后的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由信息时报策划的纪念专题,将陆续推出抗战幸存者亲述经历、历史学家回顾历史的系列报道,揭露当年侵华日军在我们的国土上犯下的种种甚至至今还鲜为人知的罪行。


回忆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不能忘却,忘却将是对历史真相和人民感情的最大伤害!信息时报欢迎广大市民向我们提供关于抗战历史的资料、图片,和你们宝贵的记忆。


南石头,是如今广州市海珠区的一条行政街,在上世纪之初,曾是菜田连野,民风平和之地,自1942年,这里的南石头难民收容所,却成为侵华日军在华南负责研施细菌战、番号叫“旧军波字8604部队”的试验场,十多万粤港难民惨死在“细菌杀人工场”。这一惨痛的历史被掩盖半个世纪之久,直到1994年才终于昭彰于世。


今年8月中上旬,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馆、广东省档案馆、广州市档案馆、华南理工大学课题组将隆重推出首个有关南石头细菌战的展览,发掘日本法西斯更严重的反人类罪行。


省政府参事、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谭元亨向我们讲述了这段侵华日军当年在广州所犯下的肮脏罪行。

难民营变成细菌战试验场


建国前,位于南石头村东有一座规模宏大而神秘阴森的建筑群,即“南石头惩戒场”。当初国民党政府设立惩戒场的宗旨是“专为收容轻罪人犯及不良少年,实施感化,教以技能,其性质与监狱不同。”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南石头惩戒场就变本加厉地成为当局残酷迫害、镇压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的专政场所,曾先后囚禁革命志士2000多人,其中有不少人被杀害。


抗日战争初期,沦陷区各地百姓流离失所,形成涌入珠三角的难民潮。香港英军失守之后,大批香港难民加入了这支流亡大军。当时广州当局把原南石头惩戒场改为“广东省南石头难民收容所”,原意是将粤港难民和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乞丐集中收容救济。难民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后来竟然陷入了日军在华南施行惨无人道的细菌战试验的魔窟,充当了“活人试验品”,其中也包括南石头本地一些为免饿死而进入的贫苦居民。


1994年,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沙东迅教授调查证实,1938年到1945年间,日军1200名专业人员,就是在现为中山医科大学图书馆旧楼的地方从事细菌研究和病体解剖等。而当年南石头难民收容所,实际上是8604部队的细菌战实验场所。这段历史终于昭彰于世。


粤港难民“人间蒸发”


“类似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南石头难民收容所,上十万粤港难民就是在这个地方人间蒸发的,其杀害的人数可能是东北731部队在实验室杀害上万人的10倍,是个杀人工厂!”说到南石头难民收容所,谭元亨抛出了这样惊人的话语。


据谭教授介绍,在华南负责研施细菌战、番号叫“旧军波字8604部队”的组织,是罪恶昭著的侵华日军细菌部队“731部队”的4个分支机构之一。它1939年在广州组建,对外称为“华南防疫给水部”,除附带负责为日军执行防疫给水任务外,实际工作是进行细菌战研究。它的大本营在广州市百子路(今中山二路)原国立中山大学医学院图书馆大楼内,试验场则在南石头难民收容所。


对于人间蒸发的粤港难民,目前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谭教授说,香港在沦陷前有160万人口,这其中包括部分从广州逃到香港避难的广州难民。香港沦陷后,1942年1月,香港的日军政厅企图把市民赶出占领区,无法度日的难民约近百万人涌向广州。军方为了保持广州市的治安稳定,不让他们进入广州市,而关在南石头难民收容所里,施以惨无人遭的细菌战。据幸存者说,遇害者有上十万人!

日军老兵自爆内幕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正是参与过细菌武器大屠杀的日军老兵丸山茂在忏悔证词中,才将南石头“细菌杀人工厂”杀人内幕揭露出来的。


丸山茂是日军原8604部队的第一课细菌检索班的兵长 班长 。因无法忍受良心的折磨,他于1993年写下了屠杀的证词,1994年寄至中国,1995年转到了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沙东迅教授手中。原来,1941年12月,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侵略香港后,大批香港难民被迫返回广州。日军为了稳占广州,不让难民进入广州,而是把他们关在南石头难民收容所里。由于收容所里人满为患,部队长佐藤俊二军医大佐口头命令秘密地使用细菌武器屠杀了大批香港及广东本地的难民。深知这个秘密的场守喜伍长又把杀人内幕告诉了丸山茂。


细菌直接投放进热粥


难民在收容所是如何悲惨死去的?据丸山茂的证词,日军波8604部队起先是往水井里投放自己培养的伤寒菌和副伤寒菌,但因难民只吃煮过的食物,不喝生水,只喝开水,所以投放细菌没有效果。


后来日军又尝试把各种细菌投放到难民早上吃的稀粥里,但因为中国人习惯吃热食,细菌容易被烫死。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日军就向东京军医学校报告,并从那里专程运来了沙门氏菌,在难民营使用。具体的方法是,早餐时先在厨房里把刚刚煮好的热粥停放一会儿,使温度下降到一定度数,然后再把细菌放进粥里,趁当地工作人员还没来上班之前,把已经投放了细菌的热粥送进难民营,让难民们食用。


沙门氏菌的特点是会造成急性的食物中毒,吃进去后发病很急、很快、很重,死亡率很高。就这样,难民在吃粥的过程后,当天会发高烧、腹泻、吐水,直至死亡。

遇害者遭“化骨”抛尸


谭教授调查后发现,死去的难民主要通过4种方式毁灭,令人发指。最初是土埋。日军强迫劳力挖出一道又一道的探沟,每道沟都有上百米长,好几米深。不断把新土往同一侧倒。将一边深沟填满尸体之后,便在旁边再挖上一道。而后一道探沟挖出来的新土,便盖到了前一道深沟里的尸体上面。由于是薄土厚尸,沟中的尸体一层又一层地重叠着的,很容易腐烂化解掉,一年多后原来的探沟便塌陷了下去,显出了凹痕。


随后,日军由采取火烧的方式焚烧尸体,却因为汽油终于耗不起,改为弄起两个“化骨池”,用砖和水泥砌起两个处理尸体的池子,泡上硝水、石灰,并排在难民所大门的左侧,每个大约20多平方米,深4米,尸体丢下去后不仅将肉体化解掉,连骨头也化了。


在以上种种都应付不来后,日军用上“猪笼车”,把死去的难民运出抛尸在深山野岭,其中不少直接抛入白云山山谷中。


纪念碑有望年内建成


作为省政府参事,谭元亨在最近向广东省政府建议,在海珠区重修“粤港难民纪念碑”,并将碑址从居民点迁移到就近的公园或空地上,重新设计纪念碑。在纪念碑侧修建纪念馆,举办专题展览。谭教授说,建纪念碑的愿望应该可以实现,据说海珠区政府目前已着手进行纪念碑的筹建工作,有望年内建成。


幸存难民讲述在日军细菌实验中的生死经历


“难民所就是细菌实验所”


在广州海珠区南石西一个老巷子里,我们找到了在此居住的75岁老人肖铮,他是广州造纸厂的退休职工。肖老伯是日军细菌武器下的幸存者之一。1995年,适逢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一位名叫丸山茂的日本老兵来广州忏悔。直到那一年,肖老伯才知道,自己左脚受创伤的真正原因——罪恶的细菌实验。24日,肖老伯拿出一张自制的南石头村难民所图表,向记者回忆当年的恐怖往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