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当军营再次出现在五人眼前的时候,五人心里已经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好像是高兴,但又不像。当听到教官说还差两分钟六点时,五人都奋起最后的体力,向军营的方向冲去。五人按时完成了任务,当然,晚饭是得吃了,只是五人都有种食不知味的感觉,身上的酸痛,让他们感受不到饭菜的香味了。


“你们很不错,今天的任务并不太重,但以往的学员能完成的不多,明天你们还是同样的训练,不过时间缩短一个小时,五点钟回不来,你们就没饭吃,早点休息吧。”唐教官的话让四女感觉到掉进了地狱里一样。同时发出一声悲呼。但突然想到好像不能在别人面前认输,又都相视一眼,哼了一声各自睡觉,这一夜,众人都睡得很香,疲惫让众人忘记了其它。叶天涯也被疲惫送进了梦乡。


第二天,五人还是背那么多东西,有了昨天的尝试,五人都知道要加快速度才能提前赶到。结果,他们还是赶到了,不过,四个女孩差点就晕了过去。


第三天,又缩短了一个小时,这时叶天涯终于忍不住提醒四个女孩了:“你们四家不是都有家传的心法吗,在赶路的时候为什么不用来调息?”


叶天涯的话提醒了四女,于是,第三天,五人也完成了任务,而且比前一天还显得轻松一些。


第四天,教官加重了负重,叶天涯的加到了五十公斤,而四女的加到了四十公斤,完成和第三天一样的任务。


第五天,五人被带到了一条湍急的河流边,五人被下令从河里泅过去,入冬的河水冰冷刺骨,但叶天涯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河水是很冷,冻到骨子最里面去的那种冷,跳下去的叶天涯感到心都在收缩,不过,也只有这们的温度才反衬出他的内心还有一点点温度,让他感到那颗伤透了的心还没有完全冰凉,还没有死。叶天涯下水后差点都冻得脚抽筋了。还好没多久就适应过来,混沌诀自动地就护住了全身。


四女也都相视一眼,各自都露出了有服输的眼神,跟着跳下去,她们四人都有自家的独门心法内功,自然也能护住全身御寒。当五人从对岸爬起来的时候,全身上下被冰冷的河水浸湿,全身发抖,四女打湿了的衣服下面,玲珑的体态显现了出来,只是这会儿,已经没人会注意那些了,在教官的另一个命令‘泅回来’下达之后,五人又跳进了河水。


第六天,还是泅河,只是每人身上多了一个十公斤的背包


第七天,泅河,背包十五公斤。


第八天,泅河,背包二十公斤。这一次,四个女孩都没能抵挡得住湍急的河水,加上被河水冻僵,手上划水的力度不大,背上又有二十公斤的负重,四女都被冲往了下游,这可苦了叶天涯,他原本就为了防止四女被冲走,每次泅河的时候,都在四女的下游,四女被冲下来的时候,叶天涯先是拉住了南宫倩儿,然后忙叫南宫倩儿拉住另外的人,在危急的时候,四女还是没有再相互过不去,五人拉在一起后,全靠着叶天涯用力的一甩,四女才脱离了最湍急的区域。而叶天涯自己,则因为太用力的一甩,自己沉进了水里去。


“队长————”到达河边浅水处后的四女回头搜寻着叶天涯的踪影,却发现河面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个打旋的旋涡。


那个教官也急了,本来这加重二十公斤不是他们训练的内容,而是唐教官想要看看这五个总能完成任务的学员到底有多大能奈而加上去的,当看到那个平时冷冰冰不发一言的男生为了救四个女孩被冲进旋涡时,忙向旁边准备着急救的士兵下令:“还等什么,快救人啊。”


士兵们冲下河水,而到了岸边上的四女哭喊着也要冲下去,被唐教官让人拖住。


“队长————”四个女孩冻得嘴唇发紫,还向着河面哭喊,他们知道,这就是为什么要签生死状的原因,如果叶天涯这样死了,也不能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当在河面水里搜了好久的士兵们打着颤报告说没有找到时,四个女孩都悲呼一声队长晕了过去。


“马上送他们去医院,向营部求救,然后继续到下游去搜。”


“是!”士兵们各顾各的跑散开,有人送四女回医院,有人沿着河流向下游跑。


士兵找不到叶天涯是因为他们都是在河里找,而叶天涯被冲去上千米的下游后,已经上了岸,在一个岸边上的一片小竹林里运功将逼入体内的寒气逼出来。等他功行三转醒来,再沿着上游找去时,却发现训练的地方,军车已经开走了。只留下一条长长的车轮痕迹。叶天涯不知道,有不少的士兵已经到更远的下游去找他的‘尸体’去了,刚好与他错过。


叶天涯无奈,沿着车轮的痕迹往回去。却在上柏油路的时候失去了依据,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沿着柏油路叶天涯一直走着,他必须找到一个城镇或者找到一个人,才能问清走哪个方向。


司马如烟等四人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开口就问有没有叶天涯的消息,钟祥叹了口气说没有时,四个平时互不相让的女孩抱在一起痛哭起来。钟祥给那条河两岸的武装部门都挂了电话要求全力搜寻叶天涯的行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然而,两天过去了,都还没有丝毫叶天涯的消息,四女开始绝望了。从医院出来后都懒神无气无心训练的四女被钟祥训了一顿:“在你们来之前,就作好了有生命危险的心里准备,你们随时都有失去战友的可能,这点打击你们都经受不起,还来集训什么,你们干脆放弃得了,回你们的大学去过安逸的生活。”


四女被训之后,又恢复了训练,进行战术的学习,还有就是对枪械武器的使用。


依旧没有叶天涯的消息,只要训练的间隙时间,欧阳馨儿都会从行李里面拿出手机,看着屏幕流泪,开始的时候其它三女不知道她在看什么,直到有一天,慕容霜雪不小心看到了她手机的屏幕上是叶天涯的照片时,四个女孩都跟着流起泪来,看着欧阳馨儿手机屏幕上那个站在风雪里的男孩。


第五天,四女的训练没有丝毫的进展,就连打靶也都从来进不了九环。这天四人从靶场回来时,远远地就看到了连营的前面操场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和钟祥站在着她们。四个女孩都愣住了,愣过之后,四个女孩都忘记了自己得保持队伍,一下子就散掉了。连手里的枪都不要了扔在地上,欢呼一声:“队长————”朝钟祥旁边的那个身影扑去。


叶天涯被四个女孩争先恐后地扑来将他团团围住,八只纤手抓在他手臂上,好像是怕他消失了一样。然而他脸上却依旧平静,可以说是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淡然,看淡世间一切的那种淡。这让站在旁边看到四女的表现都激动了的钟祥惊异不已。‘这样的场面,他居然还那么冷淡?’钟祥想不通,更是惊奇不已。


叶天涯平淡地看着四女激动的表情,淡淡地道:“好了,列队,站好。”


“是!”四个女孩看到叶天涯回来,心情一下子从地上到了天上,叶天涯的冷淡她们并没有在意,因为相处的一个多星期里,叶天涯都是那个样子。每个晚上,她们看到叶天涯看着开空叹息的时候,她们知道,队长的心里,有一件心痛的事,没人敢问,却也理解了叶天涯的冷。


四个女孩听话地列队整理好,才发现自己居然将枪都扔在了地上,而她们的射击教官,正一个人抱着四把枪走过来。放在地上才向钟祥敬礼。


钟祥笑了起来道:“你们四个,你们的队长回来了,就给我好好的用心训练,别再给我每天只拿个平均四五环来向我交差”


“是!”四个女孩高声地答道。双眼放光地看着叶天涯。


原来叶天涯那天走错了方向,而走了好远都没有找到人家,等找到了普通人家也只能是借宿一宿,那些普通平民根本就不知道附近有军营,等叶天涯第二天找到城镇的时候,直接去了武装部,可那里的人却不知道什么集训的事,不愿意理会他,不过也指点了他说他走错了方向,军营在另一边,叶天涯走的路也是南辕北辙。没法,叶天涯又只好往回去,第三天回到那个从河边回公路的岔口,向另一边走。第四天的时候才到另一个城镇,那里的武装部门已经得到了军队的通知,让他们搜寻叶天涯行踪一事。叶天涯上门询问的时候,立刻被那里的人认出来,才得以送回军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