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近期没有征收资本利得税的计划,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


国家税务总局的一纸通知,使资本利得税征收传言又起。记者近日从国家财政部得到的消息是,“近期没有征收资本利得税的计划,财政部甚至没有考虑过征收,因为各方面条件都不允许。”但对于“新版个税申报表单独列出‘股票转让所得’和‘个人房屋转让所得’,现在要求申报是不是为今后的征税作准备?”“是否无须通过立法三审的程序,便可开征资本利得税?”等敏感问题,财政部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近期股市走势十分敏感,上证指数步入调整态势,除了股民被套,不少基民也遭遇了今年以来的最大损失。资本市场上的风吹草动,都牵动着他们紧绷的神经。


第一问:现在申报是为今后征税作准备?


海通证券认为,个税申报表修订就是为了掌握纳税人的基本税收信息,是国家一项极为基础性的工作,并非只是作为税收政策调整的依据。当前开征资本利得税的条件还不成熟,主要是由于我国的资本市场起步较晚,目前还很不成熟。如果此时开征资本利得税,股市发展将受很大影响。


从历史上看,一个被广为引用的先例是,台湾曾征收过资本利得税,但对股市形成了极大的冲击,股指从1万点跌至3000点,以致当局不得不取消该税种。


横向比较,世界上其他正在征收股票转让所得税的国家,在征收时一般都采用低税率。因为资本利得往往是经过若干年才积累起来的,或偶尔发生一次。


当前我国证券市场上固定的、双向征收的佣金成本,再加上3‰的证券交易印花税,交易成本已经并不算低。如果开征股票交易所得税,过高的交易成本将损害投资者对我国证券市场的信心。


第二问:无须立法三审?


国内有律师提出,由于我国个人所得税法已明确把个人转让有价证券的所得,列入征税范围。因此无须大动干戈地通过立法三审的程序开征资本利得税。这加重了股市对开征资本利得税的恐慌。


“中国现行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包括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中,类似资本利得税的内容已有涉及,企业在转让股权时获得的收益,需要交纳所得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财政系教授刘颖说。


“个人所得税中,也有关于股票转让所得的内容,但暂不征收,针对的是转让在沪市、深市上市的股票。而对于转让没有在上海和深圳两地上市的股权获得的收益,目前需要缴税。”刘颖教授说。


第三问:在二级市场推行股票转让所得税是否具有可行性?


目前国内很多专家提出,开征资本利得税必须充分估计到其对证券市场的冲击力。近期征收“资本利得税”的传言放大,已对股市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同时,目前我国的征管技术在“利润确定”方面也有一定的困难。比如是按当笔交易课征,还是按当月累计交易所得课征?如果出现当期亏损是否可以抵扣?又如何进行抵扣?这些问题都需要有具体的规定。


最后让我们来看一下国际上其他国家的实例。美国税法规定,纳税人允许以证券投资利得弥补其纳税年度的经营亏损,未冲减的损失可以在限期结转至以后年度冲减;在日本,除被视为营业交易或营业分配的证券利得外,对出售证券的资本利得采取免税的政策,其课税的范围主要集中于大额与频繁交易的投资者,这要求有很高的税收征管技术;法国以2年为界限区分长短期证券,长期证券交易的资本利得税只是短期证券交易资本利得税的60%。这种差别化的的资本利得税制对投资者形成长期投资理念有重要推动作用。


综上所述,虽然国际上征收资本利得税是一种趋势,但我国目前并不具备开征股票转让所得税的条件,我国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税收征管的现代化方面,还需进行一段较长时期的努力。


相关新闻:


开征资本利得税的条件尚未成熟


11月16日,国家税务总局正式发布<关于做好2007年度年所得12万元以上个人自行纳税申报工作的通知>,从明年1月1日起,对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纳税人,其自行申报的项目中增加了股票等转让所得。A股当天应声下挫。


按照新的规定,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纳税人,在向税务部门自行申报纳税资料时,除了传统的工资、劳务报酬等应税项目外,还必须如实申报本年度股票等转让所得,其执行的标准是:在一个纳税年度内,个人股票转让所得与损失盈亏相抵后的正数为申报所得数额,盈亏相抵为负数的,此项所得按“零”填写——通俗地说,这一年炒股赚了多少,要如实向税务部门报告;亏了,这一栏划个“0”即可交差。


或许担心引起更大的恐慌情绪,国家税务总局稍后解释说,新的个人所得税纳税政策没有变化,只是要求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纳税人如实申报股票转让所得,并不需要纳税,国家将继续执行对股票转让所得暂免征税的政策。


但是,对于这项个税“新政”,一系列问题仍然令人不得其解:目前只是要求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人自行申报纳税资料,而这12万元显然属于工资、劳务报酬等应税所得,炒股收入是否包含在12万元之内呢?换句话说,我没有其他任何应税收入,而只是一个像杨百万一样的职业股民,每年都赚个盆满钵满,是否也属于自行申报纳税的“12万元俱乐部”成员呢?再者,如果“12万元俱乐部”成员如实申报了所有的应税收入并履行了纳税义务,但却隐瞒了非应税项目的股票转让所得,税务部门是否应当对其处罚呢?最后,既然对股票转让所得暂免征税的政策没有改变,却在股市剧烈波动的关键时点再次抛出这个敏感话题,其目的是为了掌握“12万元俱乐部”成员的股票收益资料,还是新税种出台前的“放风”?或者仅仅是为了让股民们多一份清醒?(21世纪经济报道2007/11/24)


皮海洲:投资者为什么惧怕征收资本利得税?


资本利得税的消息每一次传到股市中来,都会在股市里引发一次震荡。对于资本利得税投资者可说是谈虎色变。时下,2007年个税申报工作又进入准备阶段,炒股收入仍然被纳入到申报范围,所以股市仍然一度因此而下跌,开征资本利得税的问题也因此而成为市场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


这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但既然资本利得税的问题一次次地困扰着股市,那么,这个问题一次次被谈起,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所以,尽管应健中老师对这个话题不屑一顾,认为:“每年这个时候,总有一个老掉牙的题材到股市中来兜一圈,还真把人吓得不轻,这个题材就是是否对股票交易征收资本利得税。评论者每到年底煞有介事地借着年底的税务申报将征收资本利得税的问题宏论一番,也没什么新意,就是将去年的文章一字不改登出来还照样被人们当一回事”,但最后还是难免落入俗套,站出来“也说资本利得税”。


笔者是上周五从《中国证券报》上读到应健中老师的这篇《也说资本利得税》的文章的。对于应健中老师笔者一直都充满了仰慕之情,应健中老师的文章,笔者也都会毕恭毕敬地拜读。而从《也说资本利得税》一文中,笔者就看到了应健中老师相识满天下以及广阔的胸怀。在这篇文章里,应健中老师不仅借一位华裔德国人之口表明了对把资本利得税视为中国股市特大利空的“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进一步认为:“中国股市熊了5年,大家都不赚钱,尽管不征资本利得税,难道这样的市场对大家有利吗?一个能让大家都挣钱的市场,有什么不好,有人跟你分钱说明你赚钱了,为什么又不高兴了呢?非得自己独吞呢?”并且,应健中老师还非常自信地认为:“在当下的中国股市,资本利得税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在未来的一、两年中推出的可能性不大,在未来的三、五年中即便推出,也会在一些诸如起征点、免征额、税率、纳税环节等一系列税法要素上做严格规定,并尽可能减轻对股市的冲击,而如今每年底的税务申报中对股票收益的申报,是在做一种无用功,本身就缺乏税收的基本要素,离所谓的资本利得税还十分遥远。”

应该说,在当今的中国股市里,象应健中老师这样站得高、看得远,而且有着广阔胸襟的投资者是不多见的。在当今的投资者队伍中,绝大多数的中小投资者,生活在中国社会的最底层,退休职工,下岗职工、失业人员、待业人员,总之是以平头老百姓居多。他们要为衣食问题操心,为住房问题、医疗问题、子女教育与就业问题操心。所以,我们不能要求他们都象应健中老师那样高瞻远瞩。而且,这些人也不可能与国税局的局长、财政部的部长沾亲带故,或有什么往来,他们不可能知道资本利得税开征的时间表。更何况,今年5月30日印花税的调整,国家财政部就上演了“半夜鸡叫”的一幕,谁知道资本利得税的开征,会不会上演“半夜鸡叫”的第二幕呢?所以,尽管应健中老师“赚钱纳税”的胸襟令人敬佩,但我们更应该要理解投资者惧怕资本利得税的心情。


投资者为什么惧怕资本利得税?首先这与投资者本身的并不富裕有关。正如上文中提到的,我们的投资者队伍中有不少退休职工,下岗职工、失业人员、待业人员,这些人的收入都是非常有限,甚至是无收入的。即便是一些在职职工,他们的收入也相对有限,应付时下的物价上涨及住房问题、医疗问题、子女教育与就业问题等都存在很大的困难。这样一些投资者,进入股市是希望从股市里获取一部分收入,正象****报告中提到的:国家将创造条件让更多的老百姓获得财产性收入。这样一些投资者自身的实际困难都难以解决,又如何不对资本利得税的开征充满了恐惧的情绪呢?


其次是我国的税收制度并不合理。虽然应健中老师认为“在未来的三、五年中即便推出,也会在一些诸如起征点、免征额、税率、纳税环节等一系列税法要素上做严格规定,并尽可能减轻对股市的冲击”,但是否果真如此,笔者不敢乐观。因为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在现在的收入申报中,投资者赚钱了按实申报,亏钱了却公开作假,按零申报。一个税务申报制度公然提倡造假!这样的制度还会有合理可言吗?投资者还敢奢望在投资亏损的情况下,我们的税务部门能给投资者补偿吗?


更加重要的是,我国社会的各种保障制度非常缺乏。税收制度应该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我国税收的用途却是不透明的。国人能够看到的是取之于民,用之于各级政府部门。在城市居民收入偏低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却是年年加薪,并享受着各种优厚的福利待遇。而作为老百姓来说,社会保障方面基本上是一张白纸。为什么一些国外的公民纳税意识很强,因为在这些国家里,公民享受着医疗、教育、失业待业、伤残等方面的救济与资助,可以切身感受到国家对公民的回馈,一个公民就算是没有工作,其基本生活方面也是有保障的。但这些社会保障目前在我国还是一片空白。我国公民不仅要承受巨额的医疗、教育、住房开支,而且一旦某个家庭成员患上了重大疾病,往往是弄得一个家庭倾家荡产,亲戚朋友也跟着受连累。如果我国也能象国外一些国家那样,给公民以良好的社会保障,国人都不必为未来的生活担心,投资者还惧怕开征资本利得税吗?(2007/11/26)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