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的真相和“9.11”后的世界

历史的车轮轰隆隆的碾过二十一世纪。在这个世纪的第一年,也就是2001年,当人们跨入新世纪的激动心情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还没来得及消退时,有一件事情却震惊了整个世界,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那就是“9.11事件”。就在这一刻,美国人的心情就有如晴天霹雳从“美好”的峰顶一下子跌倒了“悲哀”的峰底。可以说,自冷战后,甚至是自二战后,还没有哪个单一的事件对世界局势产生过如此深远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至今还在继续。

1.“9.11”的真相 ―― 一个“美丽的谎言”?

“9.11”离我们是如此的近,所以其经过就不用我们再细述了。关于9.11,这里我们只想讨论两个问题:

(1) 谁制造了“9.11”

(2) “9.11”之后发生了什么?


这两个问题看起来是如此浅显,以至于我们几乎不假思索就可以得到答案:对第1个问题,答案当然是“基地”组织,这个“标准”答案是美国政府所提供的;对第2个问题,我们都知道9.11后紧接着就发生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但是,如果我们换一种提问的方式,问题恐怕就变得耐人寻味了:

(1) 谁最需要“9.11”?

(2) 他们需要“9.11”做什么?


聪明的读者可能马上意识到了这两组问题之间的关联:

(1) 谁最需要“9.11”? -- 谁制造了“9.11”

(2) 他们需要“9.11”做什么? -- “9.11”之后发生了什么?


看到了吗?这两组问题几乎是等价的,至少从本质上来讲是这样。甚至我们可以说,它们根本就是一个问题。好了,我们现在就来分析这个问题:谁最需要“9.11”?


看过《基督山伯爵》的朋友,一定会对这段情节记忆犹新:当伯爵(当时还是个可怜的水手)遭人陷害而被投入监狱后,他自认为自己一直善良诚实,从未有过仇人,因此对到底谁会陷害自己这个问题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向关在隔壁监狱的博学多才、充满智慧的意大利神甫询问究竟。但神甫并没有立刻给出回答,而是反问了他一个问题:“谁会从这件事情中获益?”伯爵终于恍然大悟,立即找到了答案。


同样,我们也可以这样反问:谁从“9.11”事件中获益?


是“基地”组织吗?不像。因为基地组织没有从这件事情中获得什么好处。事实上,9.11后连支持基地组织的塔利班政权都被推翻了,要知道,这可是基地所认为的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穆斯林”政权;而基地组织自己也损失惨重,基地领导人更是被迫躲进了深山。这难道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结果吗?


其实,从本.拉登的屡次讲话录音中,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基地的最终目标只是为了在大中东建立一个终极“穆斯林”政权。而这个政权并非想挑战美国的权威,他们只是不想任由美国蹂躏而已。而美国人却把它称为极端的原教旨主义,并认为与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价值观存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抗。但是,真正研究过***《可兰经》和穆斯林历史的人,包括我在内,并不会轻易同意美国的这一结论。


一个更需要注意的事实是:本.拉登本来就是在美国的一手扶持之下才成立了基地组织,也是在美国的大力援助下才将基地组织发展壮大的。美国人为什么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对付侵占阿富汗的原苏联!关于这些,我们会在后面的阿富汗战争中再予以详细阐述,这里,我只是想提醒读者这样一个问题:对于自己昔日的大靠山,基地会去冒死袭击它吗?它为什么要冒死挑战美国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呢?恐怕基地还没有这样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它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意愿!因为这根本对它没有任何好处。


因此,基地是9.11事件受益者的论断基本上可以排除了。那么,真正的受益者会是谁?


有两个人进入了我们的视线:一个是以色列人,一个则是美国人自己。


难道他们是9.11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正是!说到这里,各位读者可要打起一下精神,擦亮一下眼睛了!不然,你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抑或,你还以为是我在说梦话呢。


首先来看以色列。我们知道,以色列这个民族,也称犹太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而且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民族。一方面,他们对自己的民族非常热爱,甚至到了高傲的地步-他们自诩为上帝唯一的选民!以色列人创造了《圣经》,而《圣经》则影响了整个西方文明。以色列也是一个极富智慧的民族,人类历史上思想和科学的两座无法逾越的丰碑-马克思和爱因斯坦,都是犹太人。


但另一方面,犹太民族又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民族,这种奇特在于,在历史上2000多年的时间里,犹太人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国家!这不能不说是人类历史的一道奇观!而更奇特的在于,尽管犹太民族散居世界各地,但在长达几千年的时间里,始终没有消失,始终没有被其他民族同化,始终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这种民族的凝聚力和生存力,不能不令人惊叹!


犹太民族也是一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本来,他们最早在摩西的带领下,走出埃及,在中东落根。之后,在大约公元前1000年时,戴维王在耶路撒冷地区建立了以色列王国。在戴维的儿子所罗门死后,王国一分为二,南为犹大(Judea),北为以色列(Israel)。直到公元133年,耶路撒冷一直是犹太人的政治和宗教中心。但在公元前722年,亚述人攻占了以色列,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人占领了犹大,他们焚毁耶路撒冷的所罗门圣殿,驱逐了大批犹太人。从此之后,耶路撒冷曾被多次易手,还被无数次地摧毁和重建。犹太人从此流离失所,散落到各个地方。大约在公元前61年,庞贝的罗马军团攻占了犹大,占领了耶路撒冷。而耶稣正是在罗马的统治区伯利恒降生的。罗马统治者在公元70年和132年两次扑灭了犹太人起义的烈火,并于公元135年将所有犹太人驱逐出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也被罗马人命名为巴勒斯坦。今天的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对抗,其实在这时就已经埋下了祸根。


此后,犹太人开始了他们在世界各地流浪的命运,一直延续近2000年。直到1948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一年,他们终于建立了自己久违的国家-以色列,彻底结束了民族流浪的历史。但建国后的以色列并不太平。在以色列宣布建国的第二天,阿拉伯联盟国家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以及约旦拒绝承认以色列,并且对以色列宣战,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了。从1948年一直到1982年,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共爆发了五次较大规模的战争!而小战更是连绵不断,几乎从未断绝。自二战后,中东一直是世界上火药味最浓的地区。我记得从小到大,无论广播和电视里,几乎没有一天少了“中东”两个字,而这两个字,几乎每次都是和战争联系在一起。


历史上,犹太民族又是一个不受人欢迎甚至是受人憎恶的民族,因此也屡遭屠戮。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不论犹太人走到哪里,他们似乎都是当地最有钱的人。大家一定还记得莎士比亚笔下《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吧?这个名叫夏洛克的犹太人几乎成了放高利贷者和吝啬鬼的代名词!他对金钱的占有和贪婪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世界各地,由于犹太人总是占有了当地大量的财富,并且身上总是一副受人憎恶的放高利贷者的形象,因此,往往发生当地居民攻击甚至驱逐犹太人的事情。这种驱逐和屠杀在二战时达到了顶峰。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希特勒要屠杀600万犹太人:在希特勒这个狂人看来,一个连自己的国家都没有的民族,怎么配享有这么多财富?


也许,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犹太人才能深切体会到没有祖国是什么滋味了。试想一下,我们自己如果离开祖国久了,都会对祖国产生一种油然而生的思念之情。而这些犹太人,常年在别人的国家生活,却连自己思念的对象-祖国-都没有!而且屡遭驱逐和屠戮。所以,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犹太人在流浪2000年之后仍然不忘建立自己的国家;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以色列建国之后,在那弹丸之地,在那夹缝之中,无论受多少个阿拉伯国家的多少次围攻,仍然要寸土必争,毫不相让!以色列和阿拉伯穆斯林之间的矛盾,几乎是不可调和的!


好了,我们花了不少的篇幅来介绍以色列的历史和现状,无非是想论证我前面提出的那个观点:以色列需要“9.11”,它正是“9.11”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以色列为什么需要“9.11” 当然是为了它的生存!我们来看看“9.11”后发生了什么,结果就一目了然:“9.11”之后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前者使一个极端的塔利班穆斯林政权垮台,而后者则使萨达姆政权垮台。而这两个政权都是以色列的重大生存威胁!从地缘上来看,萨达姆政权则是一个更加现实的威胁。况且,萨达姆也曾经像伊朗总统内贾德一样,多次扬言要消灭以色列。尽管经过多次中东战争,以色列仍然顽强的活了下来,但生存的危机始终没有消失过。尤其是萨达姆的存在,对以色列简直就是如剑在悬、如骾在喉,只要萨达姆在一天,以色列人就没有一天茶饭是香,没有一天不提心吊胆!但现在是什么情况呢?萨达姆政权终于垮台了,萨达姆也被送上了绞刑架!对以色列人而言,这个昔日的心腹大患终于不复存在了。对于萨达姆的垮台,最额手称庆的人里面,如果说没有以色列人,打死我都不相信!难怪美国最新一期的《外交政策》评出的伊拉克战争十大赢家里,以色列位列其中!不过,美国人的这个期刊把以色列放在受益者中的第十位,要是我来评选,我会将以色列放在第一位!


好了,如果我们说以色列是“9.11”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不难理解的话,那么,美国自己也是“9.11”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又如何来理解呢?这是否有点耸人听闻呢?


9.11发生那天,从世界各地包括中国的新闻报导中,似乎都在说明美国是这起事件最大的受害者。是的,美国经济象征的世贸大厦轰然间倒塌了,美国军事力量象征的五角大楼也被撞出了大窟窿,而撞向美国政治象征-白宫-的飞机也在空中爆炸了。有3000多人在这场袭击中丧生。


美国的经济据说也遭到沉重打击。航空业和旅游业遭受致命打击,娱乐业几乎陷入停顿。受此事件影响,全球IT业受到冲击,全球股市出现动荡。


“9.11”事件是自1941年珍珠港事件之后60年以来,美国首次受到来自外部的大袭击;也是除美国独立战争和1812年美英战争以外,美国本土遭受到的最大规模的来自外部的袭击!单就这一点而言,“9.11”事件对美国人而言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在“9.11”发生的当天,许多人都不敢相信,如此强大的美国居然也会遭到来自外敌的袭击!美国人多年建立起来的关于美国是绝对安全的信念,也在这一瞬间突然动摇了。


以上这些似乎都在显示,美国是这场灾难的直接受害者。但是,我们要指出的是,美国人民,包括那些在袭击中丧生的死难者,确实是这场袭击的受害者;而美国政府,却是这次事件最大的受益者。


首先,这次事件后,整个美国民众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和个人力量的渺小。而美国政府则成功的将人民的悲痛化为力量,它让人民相信:只有依靠国家,只有依靠全体人民的团结的力量,才能保卫自己,才能使每个人免遭不幸。于是,在很短的时间,美国人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迅速上升,民族的凝聚力大幅提高。那段时间,我们在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美国国内举行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美国人没有中国人搞“联欢晚会”的传统,但我们看到,那段时间美国人也搞起了各种晚会-不过不是联欢晚会,而是联“悲”晚会。就连那些平常上舞台要价很高的明星们,那时也纷纷义不容辞的登台“义演”。顷刻间,美国人民同仇敌忾,万众一心;顷刻间,一个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泛滥的国家,竟然变得众志成城!这,难道不是美国政府从9.11中得到的财富?


再来说美国的经济。如果说9.11发生的那段时间里你会对美国的经济前景感到悲观,那么现在,你还会有这样的想法吗?事实上,9.11对美国经济而言只是一个阵痛而已,美国主体经济根本未受到任何损害,美国经济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迅速复苏,如今,仍然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


再来说美国的外交和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的改变。我们知道,自美国抛开联合国发动科索沃战争以来,尽管美国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但美国的外交却一落千丈,美国的国际信誉大幅下降。美国对国际事务的介入虽然逐年加深,但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影响力却在逐年下降!看到这些,美国政府自己难道不着急吗?它急需要一种东西能改变这个局面。


这时,“9.11”来了。“9.11”使这一切都发生了根本的改观。国际社会对美国普遍报以深切的同情。各国元首的慰问电像雪片一样飞向白宫。美国政府在9.11事件的当天就宣布这是一起基地组织所为的严重恐怖事件,并发誓和基地组织及其他恐怖主义势力决战到底!很多国家都不假思索的随口附和!这,不正是美国希望得到的回应吗?


“9.11”给美国送来了一个“伟大”的旗号――“反恐战争”!这四个字足以诠释美国需要“9.11”的全部奥秘!


是的,“反恐战争”是美国最希望得到的一面旗帜。这是一面全新的旗帜。即便是以前对美国的所作所为持反对态度的国家,现在,也感动得自行站到了这面旗帜下!因为,这些国家都在想:即便强大如美国,也会遭受如此大规模的恐怖袭击,那我们自己呢?如果还不赶紧“团结”到美国的周围,岂不更无法应对这些可能的袭击?美国顺势高声说道:现在,恐怖主义是一个人类面临的全球性威胁,我们要携起手来共同应对,誓与恐怖主义势力决战到底!美国就这样登高振臂一呼,于是便应者云集!美国的全球领导形象又重新树立在人们面前。在世贸大厦轰然倒塌的同时,美国的外交局面和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和影响力却在一瞬间奇迹般的从谷底跃到了顶峰!通过“反恐”这面旗帜,美国人重新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将未来许多非法的战争行为提前变成了合理的和正义的行为!


而这,不正是美国所希望的么?这一切,不正是在说明:美国,其实才是“9.11”事件的最大的受益者!


有一种普遍的论断认为:“9.11”事件是现代国际政治关系的一道新的分水岭。这一分水岭的意义在于:人类面临的一个新的全球性威胁-恐怖主义威胁,从此登上了历史舞台。它深刻的改变了美国,也将深刻的改变这个世界。


但是,我对上面这一论断始终保持一种审慎的警惕态度。事实是,“9.11”并没有改变美国。美国仍然是那个借各种正义之名而行霸权之实的美国,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没有任何改变,如果说真有什么改变,那也只能说,它的霸权主义行径变得更加变本加厉而手腕却变得更加狡猾了。这个世界和世界的体系也没有发生改变,它仍然是以前那个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这个世界的格局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它仍然是美国一超独霸的单极世界格局,如果说真有什么改变,那也只能说,这种单极格局不是被削弱了,而是被加强了。


那有人要有疑问了:那么恐怖主义呢?恐怖主义不是人类面临的一个新的威胁吗?我要说的是,恐怖主义确实是事实,但它并不像美国所宣扬的那样是一个全球性威胁,更不能用它来作为发动战争的借口。不要忘了,“9.11”仅仅发生在美国,如果发生在其他国家呢?那美国可能仅把它当作一个普通的“空难事故”而已。美国和仅仅跟随美国的国家感受到了恐怖主义的威胁,但其他国家的人民并没有深切的感受到这种威胁,其他国家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当作国内头等大事。其实,美国在心底也没有把它当作头等大事,尽管表面上如此,这只是它的一个幌子,美国要借反恐来干其他大事!也就是说,“恐怖主义”是一个存在,但“反恐战争”却完全是由美国人杜撰出来的一个名词和旗号,是美国人精心编造的一个“美丽的谎言”。而这个“美丽的谎言”,却蒙蔽了世界上许多善良的人们的眼睛,也许,善良的你就是其中的一位。


有人还要问了:恐怖分子采用极端残忍的手段杀害平民,难道我们不要打击恐怖主义吗?


其实,美国人眼中的恐怖分子,都是一些理性的人,并非是布什所说的“疯子”:他们的行为都是为了实现他们心中所认为的“理想”,都是为了特定的目的,通常是为了建立一个他们理想中的国家和政权,而他们袭击的对象也都是有针对性的。这一点,看过美国剧《反恐24小时》的人应该更能体会。今天所说的恐怖主义,其实仍然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的问题,与传统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改变,如果说真有什么改变,那也是“军事意义”上的,而非政治意义上的。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恐怖袭击者和受袭击者在力量上是不对称的,这种力量上的不对称决定了双方采用的手段上的不对称:一方是自杀式的袭击平民的方式,而另一方则是先进的军事打击方式。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试想,恐怖分子采用自杀式袭击,难道这真的是他们心甘情愿的吗?不要跟我说他们是为了宗教的教义而献身,其实,在面对死亡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恐惧,都会感到生命的可贵。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不得不这样做。试问,如果还有另一种选择的话,他们还会选择自杀式这样的途径吗?不是宗教教会了他们自杀,相反,他们是为了减少对死亡的恐惧而求助于宗教。


关于“杀伤平民”这个问题,与其说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不如说是一个军事策略问题。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力量战胜对方的正规军队,而不得不采用这种杀伤平民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对敌方的心理震慑意义远大于它的实战意义。一个可怕的结论是,如英国军事历史学家MICHAEL HOWARD所言:“对平民的战争将被一切交战国视为合理”。难道不是吗?在对于战争的了解中我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二次大战开初,盟军对德国的战争屡屡溃败,从1941年开始,英国采用了震慑性的轰炸作为对付纳粹的一个基本武器。轰炸是当时能打击德国的唯一办法,但是大规模的轰炸根本无法精确识别军事的打击对象和一般的平民。随之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轰炸平民以瓦解德国的战争意志!这种对德国城市进行的大轰炸在1944-1945收效显著,达到顶峰,然后由美国在日本重演。在1945年夏季对日本城市的大轰炸中,死于火焰弹的日本人多过在广岛和长崎原子弹袭击中丧生的人数,而原子弹对平民杀伤的心理震慑效果更是达到了顶峰。由于不想造成更多的平民的伤亡,本想做最后垂死挣扎的日本终于宣布了无条件投降。


有人说,“面对现实的时候所谓的真理是暧昧的,只有立场,所以我们无法指责帮助我们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对敌国轰炸。但是在美国对南联盟、对阿富汗、对伊拉克的轰炸中又有多少平民成为了牺牲品呢?当有些人额首称快地看到极权主义的塔利班政权和萨达姆政权被终结者终结时,是否注意到这样的事实:数以千计的塔利班战俘和伊拉克战俘被虐待至死?战争本身的残忍性使得一切正义感和价值观都变成了悖论,多少美国越南老兵出了精神问题就在于无法经受这样的拷问。在战争面前,我们的伦理和真理都是孱弱的,它一面创造了结果,一面缔造了让我们困惑的过程。战争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怪胎,它基本只创造结果但不提供解释,战争本身就是罪恶。”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我并没有为战争辩护,也并非想为恐怖主义招魂。我只是想指出一点:恐怖主义被某些人别有用心的夸大和利用了。不是吗?看看美国借9.11发起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看看美国和日本借反恐之名在中国近海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名为“反恐”,实则剑指中国!正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好了,我们还是回到“9.11”的两个最大受益者身上吧。按照基督山伯爵的推理方式,我们是否能得出这样的结论:“9.11”事件的最大受益者,正是“9.11”事件的制造者。


但是,这只是一个推理。它提供了一种可能,也许还是最大的可能,但并非就一定是事实。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前面谈论的都是“动机”问题,但法理学和刑侦学告诉我们,“动机”和“事实”之间并不能形成直接的对应关系:“动机”是造成“事实”的必要条件,但并非充分条件。那么,怎么样才能形成充分和必要条件呢?我们还缺少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事实依据”,也就是“证据”。即:动机+证据=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