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五章:云山战火 急促枪声(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1.html


急促枪声(下)

李剑宁如同一直在巨浪中搏击的海燕一般在顽强的不屈抗争……

把最后一颗美式手榴弹扔了下去,炸翻三个进攻的敌人,剩下的呼啦全卧倒了。李剑宁摸了摸自己全身的口袋,就剩下最后一个弹匣了。

靠着一具人民军的尸体,李剑宁把弹匣换上,然后一手擎着冲锋枪,另外一手摸着腰上的木柄手榴弹,万一要是敌人蜂拥上来的话,一旦抱住自己,自己就很难去拉弦了,干脆提前做个准备。

敌人暂时停止的进攻步伐马上继续开始了,不过刚刚站起来准备冲锋,接二连三的手榴弹如同一群饿急眼的乌鸦一般黑糊糊的飞了下来,而且居然各个儿都是空爆。

“我来了!”

李剑宁不用回头,听出来是辛雨的声音。

“回去!你下来干什么!还不让大家快撤!”

辛雨不再理会李剑宁的问话,从口袋里不时的掏出一枚手榴弹拉掉安全销,停顿几秒钟扔下去,然后从武装带上拔下两个弹匣扔给李剑宁。

飞身跃起接过弹匣,倒地的一瞬间,扣动扳机,几个敌人抱着胳膊腿倒了下去。

“妈的!如果是九五-+怕是八一杠也不能这么差的成绩!”李剑宁埋怨起手里这只破枪来。

面前的敌人刚刚被压制了一会,李剑宁明显感觉到自己侧翼的枪声更密集了,肯定是打的很激烈,这要是叫敌人黏糊上了,后边的任务还怎么完成?

公路对面的敌人越来越多,辛雨大声的提醒着对面的迫击炮都他娘的架上了,估计很快就炮弹伺候了。

“撤!我掩护!”去而复返的陈人芳大声的喊着,胸前却挂着一个用绷带做成背带的小木头箱子,里边装的是整整一条机枪特长弹链,正是康健刚才胡乱从车里抓出来的那个,被陈人芳胡乱的用绷带捆上挂在肩膀上。手里那挺重机枪仿佛玩具一般,枪托夹在掖下,枪口喷射着子弹,枪机处弹壳在清脆的射击声中不停的把弹壳弹出来。

李剑宁和辛雨连续射击,交替掩护的向山上开始撤退,陈人芳的机枪横扫敌人的进攻阵型,美国大兵们不知道是士兵守则上写着敌人的火力点要等迫击炮或者火箭筒清除以后才可以进攻还是真的怕死!都在卧倒头也不肯抬,任凭陈人芳的机枪子弹嗖嗖的从脑袋上飞过去。

侧翼

两挺巴祖卡配合冲锋枪,机枪的射击,虽然打的热闹,但是小分队这一方几乎都没有什么伤亡,李成龙和刘飞带着其他的同志拼死向山下倾销自己的充足弹药,康健慷慨的拿出十发三八步枪的子弹问候冒头的敌人,敲掉三四个倒霉的美军以后,侧翼的美军老老实实的原地进行射击,再也不肯冲上来了。

“老刘!李剑宁撤回来没有!”李成龙瞄准一个趴在地上的美国大兵搂了几发子弹,没打中,到是吓的敌人如同筛糠一般哆嗦,向上胡乱的开枪,也根本没有胆子去看到底上边的人在什么位置。

“回来了!”刘飞一边儿开枪,一边向李成龙的位置上靠拢,“都撤回来了!”

“手榴弹!撤退!”李成龙大声的下了撤退的命令,同时摸出一颗手榴弹狠狠的扔了下去。

小分队的人接二连三的扔出手榴弹,敌人本来见枪声稀少下来,正想进攻,天上飞下来手榴弹铺天盖地,几十发手榴弹的爆炸效果很是漂亮,炸出一团团火光,敌人在爆炸声中四散奔逃,躲避手榴弹的杀伤半径。

最后一批手榴弹刚刚出手,小分队的人纷纷向山上撤退,很快的就到了山梁上汇合,匆忙中李成龙四下看了一下人员情况,小分队的人都在,到是李剑宁手下的那些人民军的人都没有了!估计也都是牺牲了。

“人齐了!撤!”刘飞迅速的带人向大山深处出发,李成龙主动提出带着几个人留下来掩护。

看着刘飞带着人迅速小时在干枯的灌木从中,李成龙算是松了一小口气儿!进了大山,鬼子就是机械化也得下来和自己比腿,都是11路汽车,最多就是跑的狼狈一点儿。

回头看看敌人的方向,一辆坦克已经撞开炸毁的汽车慢慢的开了上来,步兵已经退缩到公路上依托坦克和汽车掩护,几个军官摸样的人正拿着望远镜看着自己的方向。显然一通手榴弹爆炸以后山上的突袭者仿佛消失了一般叫美军大兵们很是疑惑不解,不知道他们的敌人到底在卖着什么狗屁膏药。

“骑兵一师不过如此!”李成龙嘴角撇了一下,“我还当是什么虎狼之师!看来没有大炮飞机掩护的骑兵一师也就是个二流部队!”

“估计也就是阵地战和攻坚战是个战斗力比较强的部队!”丁健伟同样不一未然的哼哼着:“总之还是依靠装备优良活着。如果我们志愿军的装备能达到他们的一半儿!骑兵一师的建制能不能在朝鲜保存下来都是个问题。”

几个美军军官看着刚才突然响起急促枪声的战场上如此寂静,望远镜下的几双眼睛始终在山头上搜索着,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倒是十几个横七竖八的人民军尸体叫美军军官认为山上的人不是跑了就是被全部消灭了。于是几个军官商量了一下以后,一个排左右的美军大兵开始搜索着向山脚靠拢,坦克也慢慢的调整炮塔的位置,把黑洞洞的炮口对着李成龙他们的方向。虎视眈眈的等待着步兵指示射击。

“敌人的步兵要摸上来了!”李成龙和几个人卧在山梁上看着下边敌人的散兵线下了公路接近了山脚。

“还打?”丁健伟接过望远镜,看了几眼下边的情况。“敌人来势汹汹,大概一个满编的连队了!现在有了坦克装面子,这仗不好打,不过看敌人进攻的阵型来看,他们已经判断出我们是一只小部队了!否则现在早就开始炮火准备了。起码也应该先用迫击炮轰一通吧!”

“我看也是!”扬帆悄悄的探了探头,敌人正慢慢的摸上来。

“敌人现在并不想把我们彻底消灭!”李成龙拿回望远镜仔细观察着,“你看敌人的清理公路。”

果然!除了搜索前进的那个排的美军,公路上正在清理公路上的汽车残骸,五台卡车已经慢慢的开了过来。

显然敌人准备继续沿着公路向北面进发,李成龙的脑子飞快的旋转,这个地方距离云山还有段距离,志愿军115师这个时候应该在北面阻击敌人,同时还要阻击美军另外一个师的部队救援骑兵八团。这只美军部队到底是骑兵一师的什么部队?他们的目标和意图到底是什么?

“轰!”

一个大兵踩上了小分队撤退时在小树林里临时布置的地雷和手榴弹,爆炸以后美军士兵纷纷撤下来,坦克炮塔略微调整了一下炮口位置,向山腰打了两炮,见没有反击以后,几个美军的工兵摸了上来开始排雷!

“奶奶的!要不是老子刚才没有时间!我高低给你准备点夹心小点心叫你知道地雷是这个样子埋地!”丁健伟有些不屑的表情看着下边偷偷摸摸排雷的敌人工兵。“用地雷消灭特种兵我都干过!何况消灭工兵。!”

“哼哼!现在老子也没忘你个缺德的!”康健知道丁健伟话里有话。他的三八步枪早就探了出去,准星对着一个工兵的脑袋,工兵浑然不知自己的小命就在人家的手指一扣之中,此时他正耐心的看着面前一根葱绿色的地雷引线。

引线的一头连着一棵小树,另外一端在一个枯草岔儿上穿过伸入到了地下。

工兵咽下了一口唾沫,向后摆摆手,几个端着卡宾枪的大兵马上在他后边不远的距离举枪搜索前边的情况,尽量保证工兵的安全。工兵用探雷针小心翼翼的在绊索进入土下的位置扎了下去,然后拔出来又扎了一下周围的土,确定了地雷的位置。

工兵的额头上见了汗了,因为刚才深扎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找到的地雷下边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布雷的应该是个高手,这样的诡雷足以叫那些刚从工兵学校里出来的笨蛋们去见上帝。

“小子!最好小心点儿!排雷技能考试现在开始了!”丁健伟隐约能看清山下工兵的动作,偷着乐!

工兵小心的用剪刀把绊索剪断,小心翼翼的绕在另外一端的枯草上,然后再次用探雷针确认了位置以后,小心翼翼的拔开上边的树叶和浮土,一个墨绿色的物体慢慢的露出来!

工兵看仔细了以后,愣住了!

Shit!一个标准的美军制式罐头盒出现在工兵满是汗珠儿的面前。

真狡猾!布雷的高手如果哪天我在战俘营里看见你一定要你知道我的厉害,工兵忿忿的慢慢用针继续扎下层,然后慢慢的把剪刀伸到罐头盒的底部,小心翼翼的喀嚓剪断一根绳子之类的东西。慢慢的把罐头盒起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又开始研究下边的东西。

工兵认为下边这个应该是真正的地雷了!所以这个动作比刚才还要小心。

等上面和周围的浮土全部清理干净,工兵的心情由敬佩转为愤怒!

又是一个罐头盒!盒里飘荡着半下脏水和几根烟头儿!

再用探雷器扎了几下,啥也没有了!

Fuck!!

工兵愤怒着向山上大骂!他认为敌人这么作完全超出了一个工兵起码的道德标准,缺少对对手的尊敬!亵渎了作为工兵荣誉。而且居然让自己这么一个高手折腾的如此紧张,简直是在侮辱自己的人格!

虽然工兵心口合一的把布置这个地雷的丁健伟祖宗十七代都给问候了,丁健伟不以未然,两个罐头盒能牵制敌人将近十分钟的前进脚步,这买卖简直一本万利!况且占了人家那么大便宜,让对手骂几下也就无所谓了!

带着脏字儿和回音的单词在山谷里回荡,工兵正打算把骂声升级到丁健伟的第十八代祖宗身上。酝酿好的单词还说出来上边的回骂来了。

“啪!”

清脆的枪声比什么骂人的英语单词、汉语词组都具有更好的效果,工兵的脑袋上炸开一个小酒盅大的窟窿,颈部开了一到大口子,子弹呼啸着穿脑而过,咣的一声击中后边美军士兵的钢盔边缘,不晓得飞到哪里去了。

“FIRE!”

山上山下的美军轻重武器,迫击炮、坦克炮一起胡乱的朝着山顶上开火。他们这个时候才知道山上居然还有敌人,这样的敌人让一直和朝鲜人民军作战时对敌人的印象大大的起了一个问号!山上到底是群什么人!有如此的耐心居然能隐蔽的那么安心!

“撤!”李成龙撇了一烟嘴上带着坏笑的康健,得意洋洋的丁健伟,敌人的报复开始了!赶紧撤退!要不吃亏了!

几个人刚刚打算走的时候!公路上炸了锅!

敌人已经占领了公路对面山腰上边,从山顶上打下来一阵急促的子弹。手榴弹的爆炸声也开始响了起来。两门迫击炮当时闭了嘴。公路上的大兵刚才还全身心的注意李成龙这个方向,突然间背后打来的子弹弄蒙了。

几个人看见情况又变,马上放弃了撤退的念头,回来观察下边的情况。

子弹是从山顶上打过去的!李成龙把望远镜从公路上乱哄哄跟没头苍蝇一样的敌人身上转向了山梁,依稀可以看见其中一个袭击者的身影。

一身黄土布的军装。

“恩?”李成龙仔细瞪着眼睛看着!

确实是黄土布的军装,那个人手里拿的是三八步枪!甚至看到了那个人投掷手榴弹的时候,手榴弹在空中旋转的样子就知道!

木柄手榴弹!

是自己人!是自己人!

李成龙一阵兴奋!

自己娘家来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