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二十一章 暗夜惊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风影越野开动了,车轮在地面悠缓地滚动,汽车沿着公路慢慢向前行使。


江若虚不想打断郝松林片刻的沉思,他知道,照郝松林的性子他应该是很应该很快就会说话的。


果然,车还没开出20米,郝松林就开口了,“不对,左边,往左!”郝松林着急地比划着,恨不得自己来掌握方向盘。


在郝松林指挥下,越野车离开公路,驶上了一条不太宽阔的土路。开始路边还能见到零星的房舍,不多一会儿,就只有树林和黑黑的山丘了。下午刚放晴一会的天气,这时候重又阴云密布,月亮躲进了浓厚的云层中,大地到处是漆黑一片,汽车在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的坑坑洼洼中上下颠簸,车窗上挂着的一个小海螺工艺品毫无规律跳动着,车前灯胡乱地扫射路前方,灯影中一会儿现出一片草丛,一会儿现出一断赭色山岩,路也越变越窄。


“这是去那呢,松林......老哥?”江若虚的身体在座位上颠簸,说话声变得颤抖。


“去临海......乡集镇,我在......集镇上找一个铁匠......打了一些工具,大约......有四五百斤,今天既然遇到你了,你非得......帮我去拉一趟!”郝松林说。


“看样子你是......吃定我了?”江若虚开玩笑地道。


“唉,谁叫你......不早不晚在路边出现,谁又叫你遇上我呢?”郝松林说,“不找你......找谁啊。我正发愁......这么晚......寻不到人拉呢,你不知道......我们经费紧,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分钱用。”


“这就叫有缘了。”江若虚说。


“肯定是有......缘!”郝松林说,旋又收起玩笑神情,正色道,“江部长,没有耽搁你正事吧。”


“不耽搁也耽搁了!”江若虚说,“你看怎么办。”


“那真是对不起......”


“哈哈,其实没事,从今天中午起,我就放假了,清闲得很呢!”江若虚说。


“他能清闲?而且是台海危机到这样的关键的时候!”郝松林满怀疑窦,他瞟了一眼江若虚,这才发觉,一直说说笑笑的江若虚眉头间隐藏着淡淡的隐忧。郝松林想说什么,又生生咽了回去。


车头突然翘了起来,灯光刷地像天上射去,原来前面是一个陡坡,江若虚减到二档,打开加力,涡轮增压的发动机发出呜呜的轰鸣。越野车费力地爬上了坡顶,“突”的一声停在坡顶,熄火了。


江若虚重新打燃了发动机。车灯下可以看到是一个很长的下坡路段。


路已经变得非常狭窄,仅容一辆车走过,如果对面来一辆车的话是根本没法错车的。


“下了坡就快到了。”郝松林觉得让江若虚跑这么远有些过意不去。


“你打什么工具,要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江若虚说,“外面有好几个大集镇,再远点还有滨海市,什么工具买不到?”


“这种东西就是买不到,滨海市也买不到。”郝松林说,“我还是访了不少人才知道这里的一个佟姓铁匠能做。”


“什么东西?”江若虚好奇地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郝松林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江若虚看看了外面,四周都是黑色的山峰,汽车在绕着山峰行使。


并不像郝松林说的那样,下了坡就到,又继续走了很久,大约是半个多小时,江若虚也懒得再问,专心驾车,反正郝松林是吃定自己了,突然听得身边的郝松林大叫道:“停!”


江若虚一脚踩了下去,两人身体都猛地朝前一倾,


“前面还有路啊?”江若虚责怪道,“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


“好了,就停这里,前面没地方倒车了。”郝松林身手敏捷地跳下车,指着路边,这里有一块平地,可以倒车。


江若虚看着郝松林指的地方是漆黑一片,哪里看得见什么空地。


江若虚按郝松林指的方向打着方向盘,灯光照过去只见一片长势生猛的树林,树林傍有一块很小的斜坡,这应该就是郝松林所说的空地了,越野车勉强可以在斜坡上掉头。


“到了吗?”江若虚一面费力地打着方向盘一面问。


“没呢,翻过这座山就是。”


“天啊,看山一日程呢。”江若虚说道。


郝松林站在在车旁边,没说话,装着没听到。


江若虚依稀看到有两条路,一条是绕山而走的弯道,另一条是沿着山脚的直道,都不甚宽,山脚的直道稍微宽敞一些。


“那条路是去临海乡村的?”


“两条都是。”


“修两条路干嘛?”江若虚有些疑惑,“绕山的公路是弓弦,明显比山脚的直道长两、三倍嘛,不如把钱用在一条路上,好歹也能修出个样子来。现在这样子,车都错不开。”


“谁知道呢,我又不是他们村长!”郝松林说。


“对了,可以继续坐车啊。”江若虚说,“你让我倒车做什么?”


“坐不了,这几天下雨路塌方,一直修通。”郝松林指了指绕着山的公路。


“哦,远的那条才是公路吗?”将若虚指了指从山脚直插过去的直道,说,“走这里啊!”


“前面有个高坎,你这车上不去!”


“那就没法了!”江若虚在斜坡上费劲地把越野车掉了头,还没拉上手刹,就听郝松林便催促到,“走吧!”


“路好黑。”江若虚说。


“早准备好了。”郝松林变戏法地从身上摸出出一把手电筒来,在江若虚面前晃了晃。


“你倒是有备无患嘛。”江若虚说,“等一下,我车里有电筒。”


郝松林说:“麻烦你把金属探测器递给我。”


江若虚反身把探测器递给了郝松林,自己又探身到车后座下面的一个铁箱中摸出一把手电筒,关好车门,却见郝松林已经走出20多米远了。


突然路边一道绿色的光亮一闪即逝,光线发出的地方在路边,江若虚向那里看去,这才发现,原来路边有一坐很大的院落,一排排黑乎乎的影子是房子的轮廓,因为天色太黑,院落和黑暗融为一体,所以一直没有发觉。只见院落面对公路方向的墙上开着一个小窗,小窗上两扇木门虚掩,是公路边那种到处都能见到,最普通不过的小卖部。光亮就是从窗缝中发出。唯一有些异样的只有那种绿色的灯光,青幽幽地让人心里莫名一惊,脊背发凉。


“我买点东西。”江若虚对前面的郝松林叫道。


“顺着路来,快点。”郝松林头也不回叫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