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三章丛林之王 第十七节剥夺兵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茂密的丛林就像无边的海洋,探路的侦察兵全靠地图和指北针摸索前进,侦察兵们心里抱怨为什么不找有路的地方走,如今的国军谁敢拦着?要有鬼子的埋伏拿迫击炮炸飞他完事,绕着路可麻烦到家了,尖兵挥舞着刀砍着树枝慢慢的前进,后边的军官拿着指南针和地图边看边走,生怕自己所走的路线偏离地图上画出的那条线。

侦察连全副武装的开路,工兵连紧随其后拓宽道路搭建简易桥梁,如到沟和坑人好过去,多不过先跳到坑里再爬上来,可驮迫击炮和机枪的骡马可没那么容易通过,辎重连和迫击炮连携带着大家当跟在工兵连后边前进,再往后是警卫连和机枪连,各营没有跟着张学义深入丛林,而是守着自己本团的补给线,补给品运不过来的时候他们一站一站的转运。

团指挥所留在了后方,只留几个值班人员,电话线由通讯兵一直拉到鲍特纳的前线指挥部去,鲍特纳打通电话就叫喊着,“张学义再那,让张学义接电话。”

团部里懂英语的参谋马上回答:“报告长官,张学义将军已经带着团部直属连向前推进,根据时间计算,已经推进到太白加附近,如果计算路程不错的话他已经跟第二道防线的日军第五十六联队打起来了。”

“天那,他像干什么,我命令他立即派两个营在三十八师主力抵达胡康河谷之前去救援一一二团,否则我就撤了他,你们立即转告他,听明白了没有?”鲍特纳是因为知道张学义要赶走他,他才生这么大气,其实不光要赶走鲍特纳,张学义连史迪威都看不惯,他发电报跟上边搞摩擦,他自己当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长官,我们补给太少,等补给抵达后我们一定派两个加强营从第五十五联队侧后发动反攻,请您放心。”

“好吧,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批弹药送到你们团,你们还不肯执行前敌指挥部的命令,我就不再给你们一发子弹。”鲍特纳咆哮着挂了电话。

参谋们知道事情严重立即拿电台呼叫行军中的张学义,张学义戴着耳机坐在地上仔细听了后边的汇,听完以后他把耳机往边一扔,“张顺,一会你下命令,命令二、三营去救援三十八师,不许带迫击炮、机枪、冲锋枪,步枪手子弹不能多于三十发。”

张顺拿着电台喊话,“命令二三营只派步枪手去救一一二团,子弹不能多出三十发,军官全派副职去,就说伤亡惨重补给困难,各营连机炮部队,各班机枪手自动武器射手不许出去,原地待命。”

团部接到命令开始由参谋组织二、三营行动,参谋们充分理解了团指的意图,参谋们打电话给各连,命令下的更缺德,“三营,团部命令你们立即增援三十八师,机枪迫击炮一件也不许带,冲锋枪卡宾枪也不能带,全拿步枪去,不许带好枪,M1903步枪就可以,军官连手枪也别拿。”

三营的军官听完了问:“机炮、侦察部门不去,那我们就把三个光杆连派出,那我们只剩下支援部队,要不我们营就派两个步枪连?留下一个连跟随营部?”

“可以,可以。”


山地团的部队开始动员,从保护补给线的阵地里出来去增援三十八师,二三营果然派出青一色的步枪连,连一支手枪也没有,如果他们要认真执行已经错误的命令,至少可以派出五六百个步枪手,可惜各营十分理解张学义,二三营只派两个连去,总共也有三百多个步枪手,可具体各连执行的时候连长们把第一排留给机炮排当掩护,实际每连只去两个步枪排,增援部队先来到团部,由团部参谋亲自带着他们去增援,两个营才来了不足三百人。

援兵借助夜色进入一一二团的阵地,这点兵补充进来跟没补充一样,每个兵才三十发子弹,一一二团的参谋心急如焚,他有点埋怨前敌指挥所,先是不给迫击炮,然后给援助简直给的是补给连,每个士兵才带三十发子弹。一一二团把情况又报告给前敌指挥部。

鲍特纳刚看着给山地团送补给的运输队后来,就收到一一二团的电报,他们说只来了二百四十多人,号称两个加强营,自称本团损失巨大抽调不出部队,子弹每人携带三十发,鲍特纳看完电报勃然大怒暴跳如雷拿起电话就责怪山地团,电话打过去就是一阵怒吼,“你们是怎么执行命令的,你们不是说得到补给立即派兵支援么,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派二百步枪手去,到底怎么执行我的命令的?”

“报告长官,部队都去分发补给去了,因为我们团推进太快,已经抵达太白加一线,所以兵力紧张,您不要生气。”团部留守参谋给从中调和。

“立即把两个营派出去,立即执行。”鲍特纳的咆哮之后山地团二三营的步枪手全集结到一一二团附近,又找机会冲进阵地帮着一一二团一起守。

可没过多久鲍特纳又知道张学义再耍诈,亲自发电报给他,告诉他把一营也派出来,必须携带重武器,张学义立即回电,告诉他携带重武器无法穿越鬼子的防线,他退了一步把一营改编成步枪营也送给鲍特纳。


山地团这次成了架子团,各营只有机炮连和侦察排组成的加强连,各连除了机炮连外还有各班各排的机枪手和冲锋枪手,一个连的轻武器全是冲锋枪和卡宾枪,全连的九挺班用机枪全在,排属的M1919A4机枪也在,张学义的预备队全成了自动武器连,原先的三个营成了六个加强连,火力十分厉害,张学义带着自己的大部队走在前边一点也不担心安全问题。

侦察连的尖兵组聚集在植被茂盛的小山头上,侦察兵用望远镜看到了鬼子第五十六联队的一个阵地,鬼子凉晒的衣服很多,阵地上值班的鬼子很少,多数人不知道去那了,侦察连的连长拿过电台耳机戴上,亲自向张学义报告。

丛林里的临时营地里,张学义躺在吊床上听参谋报告,然后下了道命令,“现在开始不许生火,不许离开树林,设置警戒阵地,先好好睡一觉,等养组了力气再收拾他们。”

钱瑞带着缩编的三个营也抵达张学义的营地,张学义跳下吊床查看部队,一看机枪迫击炮全在,心里十分高兴,“看来我让鲍特纳拔了毛儿,就剩下干货了。”

“那能把机枪给他们呢,现在各营连的机炮连、排一个不少,步兵排每排有四挺机枪,十几支自动枪,打起来我们不吃亏。”钱瑞坐在地上打开肉罐头吃。

“弹药多么?”张学义问钱瑞,钱瑞笑了笑,“加上给补给的,还有克扣的,足够打一个礼拜,不管他鲍特纳怎么弄咱们,咱们还是闪到鬼子身后。”

出去巡营的张顺回来,满脸兴奋的说:“大哥来了,正好我有个好消息报告,我刚才出去看到一片地形,正好是鬼子的简易公路,估计是补给线,这公路不是直的,是个S形的路,有个山沟正对着公路,山沟高于公路几十米,山沟左右两边的山如刀切斧剁一般,如果占据山沟,鬼子是不可能从其他方向过来的,我们要派点兵在那,进可以攻退可以守。”

张学义听完来了精神,“顺子,你晚上就去,机枪连你全带上,然后把一营各排全带走,虽然没步枪手,可各连全剩下干货,光60毫米迫击炮还有九门,无坐力炮六门,你看这点人马够不够?”

“太好了,我这就吩咐一营的兵休息,不过打起来以后你可以从侧面接应一下,鬼子一旦冲进山沟你想办法阻击住,一路阻击一路帮我把山沟堵住,我想来个大包圆。”

“我会把侦察连从左右两侧派出去。”


清晨,几辆卡车运着粮食向五十六联队的阵地开来,阵地修在国军东进的必经之路上,又是选择险要地形修筑阵地,所以远离城市和后方的补给站,第十八师团的辎重兵可倒霉了,前线围攻新三十八师弹药补给消耗巨大,维持第一线部队的消耗就用去辎重联队三分之二的兵力,第二道防线因为补给问题很难前移,第三道防线里的一一四联队只能呆在密支那,因为这里好就地补给,没有足够的补给部队整个师团只能以联队为单位作战。

晚上埋伏好的机枪连和三个机炮排早看清楚了,张顺提着M1冲锋枪蹲在路边的草丛里,一营十几个端着冲锋枪的士兵也藏在他身边,张顺摸手榴弹当兵的也摸,“打。”张顺看车靠进手榴弹杀伤区就扔出去手榴弹,十几枚手榴弹全飞出去,原来一连的九个BAR机枪射手趁机会向卡车驾驶室开火,九挺班用机枪泼出的弹雨立即把卡车内的鬼子击毙,手榴弹也把卡车炸瘫。

“全去搬粮食,这东西可是香饵。”张顺一摆手三个M191A4机枪组立即部署在公路附近,他带来的一百多士兵全脱离阵地去扛粮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