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不会买日本货的,甚至日本影片也在韩国禁映。这是民主的现代,两个同属“资本主义阵营”的国家打的一场无声的战争。

韩国人不买日本货,不看日本影片,不是因为他们想看而看不到,也不是因为政府不准他们看,而是他们自己不去看。在崇尚经济自由化的国家之间,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壁垒。


在很大程度上,韩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是“自己买起来的”。他们很少进口国外的东西---特别是贸易出口大国日本的货品,而大量的进行出口贸易,而且政府又进行财团化经营,使韩国十大财团成为其国民经济的支柱。如此一来,很快便由战乱后的贫弱发展为了东亚的奇迹。

由于对日本的仇视,使韩国从一开始就摆脱了对日本出口行业的束缚,在日本电器业横行霸道一时,甚至将美国所有电视机生产公司完全收购之后,韩国人却享受着自己的成果,并且毫不担心外汇的流失。

这种极度的仇视源自于日本对朝鲜半岛的疯狂侵略。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又处于环太平洋断裂带,国民长年经受着自然和人为的双重挑战。地震与海啸不断,从太阁丰臣秀吉开始,就有了强烈地侵占大陆的意愿。大陆对于日本人来说,一直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日本许多著名的游戏,也是脱胎自日本对大陆入侵占领的意愿。而日本对大陆的进攻,自然要以朝鲜半岛作为基地。50年对朝鲜半岛和台湾岛的占领,进行奴役的教化,使得这两个被占国国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将日本人赶出了自己的家园后,却有了两种不同的态度。

朝鲜半岛对日本的仇视不断,无论是贫弱的朝鲜,还是后来大有发展的韩国,对待日本的态度却是如一的。而被国民党政府控制的台澎金马,一直对日本暧昧有加;而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大陆,却出人意外地宣布了对日本战犯的“特赦”。一方面大陆批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正确地制裁法西斯战犯,另一方面,大陆又将大量的日本甲级战犯放回该国。真正被处置的日本战犯可以说少得可怜。就是这么种政策,被认为是伟大而英明的决定。说实话,至今我也看不出到底英明伟大在哪儿。

对日本的宽宏大量,换来的是一片狼心狗肺。我不认为所有的日本人都仇视中国,甚至我也不认为大多数日本仇视中国。但事实告诉我们的是,日本政府从来就认为中国是纸老虎一个,钓鱼岛就是例子,由日本国公开派遣军舰占领该海域。

要是一个日本人在韩国展开一面日本国旗,那么这面国旗将当众被焚毁。这是我以前看的一篇文章中写的。要中国人当众焚毁一面日本国旗,那是什么待遇呢?我不知道,我估计这个人会依法被“处置”,因为我们在搞“法治国家”,怎么能随便烧别人的国旗呢,这不仅是一个严肃的个人问题,更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虽然烧日本旗的人确实很多。

所以,结果是,韩国人对日本“凶恶”一点,日本人毫不敢在韩国的国土上撒野,独岛就是例子。当然,这种“凶恶”,政府与民众是有默契的;而中国人对日本和善一点,日本人当然就觉得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了,我日本人打了你中国人,霸占你的房屋,强奸你的妇女,剖开你儿子的胸膛,你却以德报怨,把我放虎归山,我不欺侮你这种中国人,那还欺侮谁啊!于是,日本人可以在中国肆无忌惮了。

当印尼听到这个消息后,觉得日本人确实做得对,中国人那么好欺侮,不欺侮他们欺侮谁呢?何况,中国的海岸线都伸到印尼这里来了。所以印尼觉得中国人好欺侮,那么大家就来欺侮一下吧。于是,不久之前,印尼开始了对华人的大屠虏,同样是霸占你的房屋,强奸你的妇女,剖开你独生子的胸膛,开始觉得还有点害怕,中国可能报复吧?但几天过后,中国外交发言人开始了中国对印尼的“愤慨”、“抗议”、“警告”,还真把我印尼吓了一跳。再过几天,什么风声都没有了,中国政府没声音,中国老百姓也没有意见,看来中国人都默许这种做法了,那么咱们就来摆一下庆功宴吧。于是,印尼可以对华人肆无忌惮了。


所以,中国人根本就是好欺侮的,根本就是“东亚病夫”。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想仇视日本人,想仇视印尼人,但却不能,为什么呢?不是日本人、印尼人不准我们仇视他们,而是因为我们“不能”仇视他们。所以啊,最根源的问题到底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