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五十八章 夜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风灵谷内张灯结彩,士兵们忙着四处高挂起大红灯笼,谷内被一片红色所笼罩,士兵们和工匠们格外的卖力,因为秦中鹰通知他们,是镇守使大人要结婚了,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自从长城决战以来,等待他们的是继续作战和长期的驻扎在敌人环绕的地方以及不停的修筑防御工事,疲劳,死亡伴随在他们左右,他们实在是太需要一场喜宴来冲冲喜了。

李一中拿着一叠厚厚的计划书跟在秦中鹰后面,“婚礼主持方面在府内考虑了一些人,最终还是决定由宇文将军担任,地点已经决定在议事厅……”“那地方太小,不适合殿下这种身份的。”“没有更大的房屋了。”“谁说一定要屋子,就在谷内,当年安置风灵族人的地方,那里够大,把那里给我收拾出来。”“露天啊!”李一中惊叫了起来。“当然,殿下不是那种讲究的人,他喜欢和自己的兄弟们在一起,同样都是从士兵拼杀出来的,这样符合他的性格,把那里布置好,可以让更多的士兵和工匠参加。”李一中吐了吐舌头,这种婚礼从来没听说过,“把四周的栈道上挂满灯笼,然后再多放几面镜子用来反光,光线就足够了。”秦中鹰继续说,李一中飞快的在纸上记着。 “宴席方面,一定要有500大桌,3000小桌,菜色更要尽量保证足够,酒的方面直接把风灵族存的酒全部拿出来使用,拜堂的地方就在最中央,大桌在里小桌在外,交错排列,把军中所有能敲的响的东西都拿出来,盾牌也可以,参与宴席的所有人必须交出兵器,安全方面由尚志中大人负责,各处防御不能松懈,防止敌人的同时也要防止我们自己人闹事。”“是。”李一中明白,自己是别想休息了,“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想尽了办法,但是还是弄不到花轿。”“用战车代替,董连成他们不是从后面弄来了一批新战车吗,用红布把外面装饰一下。”“战车。”李一中吐了吐舌头,看来这个婚礼是要永久载入史册了。“最后一点,你收拾行囊,准备回北凉城。”秦中鹰回过头来看着李一中,李一中的笔掉在了地上……

庞大的骑兵队伍风尘仆仆的返回了北安府,夏龙扬始终守护在北宫月音的车左右,“殿下,不用那么担心,我会拼死保护嫂子的。”赶车的董连成说,“不过殿下回去后怎么跟宇文将军和秦中鹰解释呢,他们一定会气的火冒三丈的。”“那也没办法,生气就生气吧,过一段就好了。”夏龙扬满不在乎的说,“反正自从秦中鹰跟着我以来,他没少生过气,已经习惯了。”部队很快到达了风灵谷前面,马云鹰举起长枪,部队立即停了下来,夏龙扬策马走到马云鹰旁边,“殿下,谷内有点不对劲。”“什么?”夏龙扬仔细一看,果然原先布置的岗哨少了一半,谷内却发出一阵阵红光,“不是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有人打进来了吧。”马云鹰纂紧了长枪。夏龙扬却满不在乎,“不可能,有秦中鹰在你所要担心的唯一问题就是他不会趁我们不在把草原上的其他民族给灭了。”

一人骑马快速从谷内跑过来,跑到夏龙扬面前翻身下马,“属下参见镇守使大人,宇文将军和秦参军正在里面等候殿下,请随我来。”夏龙扬微笑着看了马云鹰一眼,然后径直走了进去,众人一起跟在他后面。

一进入谷内,众人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几天没回来,这里已经由一个军事据点变成了一个大的吓人的露天宴会厅,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布置。“秦中鹰呢?”夏龙扬抓住一个人问,“秦大人在那边。”对方一指中间的高台。夏龙扬快步走到高台旁边大叫,“秦中鹰。”秦中鹰三两步跑下来,“镇守使大人,不,新郎官,你总算回来了,新娘子呢,接到了吗?”“你在说什么啊?”“当然是你和北宫小姐了,都这么兴师动众了,那当然一回来就把喜事办了。”“这个,我们刚回来,是不是太快了?”夏龙扬不好意思的说,“而且这里是前线,应该一切从简,把负责警戒的士兵调动了一半来帮你布置这里,万一敌人……”“不会的,今天晚上就举办婚礼,水云,火月,土木山三族我都派人通知了,他们的使节也会来祝贺,所以其他事情都可以从简惟独这件事情,关乎我们北凉军的面子,一定要大办,一切我都安排好了,如果他们敢动的话,我就只好拿他们祭祖了。”一片惊叹的声音猛的在谷内传开,2人回过头,只见北宫月音已经下车,向他们走来,一路上两边的士兵和工匠都忘记了工作,直愣愣的盯着北宫月音看。秦中鹰一把抓住夏龙扬,“你看这样的美人你还有什么要求啊,再说你带兵抢人那么果断现在人抢回来了,拜堂就婆婆妈妈的了,这象什么话,今天晚上我不管你是否愿意,绑也得把你绑来拜堂。”秦中鹰恶狠狠的说。他们说话间,北宫月音已经飘然而至,四处看着周围的环境,夏龙扬急忙跑过去,“月音,这就是北安府,虽然简陋了点,但是起码是我们的容身之地,秦校尉已经给我们安排了婚宴,就在今晚,你看……”北宫月音转身对秦中鹰一行礼,“有劳秦大人了。”秦中鹰差点摊倒在地上,“新娘婚前不能跟新郎见面,请大嫂先去府内休息沐浴更衣,等晚上正式拜堂。”北宫月音点了点头,随即跟夏龙燕和几个士兵走了下去。看着她走远了,秦中鹰一把揪住夏龙扬,“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自己去了,这下麻烦大了,你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说完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纸条,“这是北凉王府今天的飞鸽传书,要宇文忠立即把你和北宫小姐还有我们这些人拿下押回北凉受审,幸亏我及时发现,把那只鸽子烤了吃了,把命令给偷走,否则就麻烦了。”“这么严重。”夏龙扬一把挣拖了秦中鹰,“不过这只是他一时生气,等过后就会好的。”“我怕就怕他生气的时候下一些命令,比如命令长城防线的守军进攻我们,王爷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很容易发怒的,一发怒就会做出那种令他和我们都后悔的事情,这个时候你用这种事情刺激他。”“好了,事已经致此,今天晚上我和北宫小姐成婚,之后你把我押送到北凉城交给我爹发落,事情跟你们还有北宫小姐无关。”夏龙扬斩钉截铁的说,“你让人家刚嫁给你就守活寡?”秦中鹰恼火的说,“听我的,今天晚上成婚后好好对人家北宫小姐,做你的镇守使,其他事情我去办,你好好照顾北宫小姐,镇守北安府就可以了。”“你想怎么样?”“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在把事情摆平前我不会回来的。”秦中鹰一招手,几个士兵跑了过来,“把新郎官带走。”“是。”士兵们立即不由分说的把夏龙扬拉走,秦中鹰看了看其他人,“南宫盛,你过来,其他人下去休息,今天晚上谁都不许睡觉。”……

夜晚很快到来,整个北安府笼罩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中,婚宴现场已经坐了上万人,府内的军官基本到齐了,大家都异常的兴奋。每张桌子上都摆满了酒菜,虽然菜色十分单一,毕竟他们所有的基本是军粮,但是对于这些成天在死亡线边缘作战的人来说,能够坐下来好好吃顿饭已经是很不错了。另外还有来自水云族,火月族,土木山族的使者也专程赶来参加婚宴。

宇文忠走到中央的台子上,清了清嗓子,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诸位大人,各位来使,今天是我们北安府大喜的日子,北安府镇守使,龙扬将军夏龙扬殿下,要在这里迎娶扬武城的北宫月音小姐。”“欧。”官兵们的叫喊声响彻云霄。“新郎官。”宇文忠的手一指左边,只见夏龙扬身穿甲胄,外披红色外衣,腰间跨着龙泉宝剑,骑着高头大马,在凌风等人的簇拥下昂首进场,人群中顿时发出一片赞叹声,来使全部看呆了,纷纷议论,“北安府镇守使竟然如此英姿飒爽,年少有为。”“恭喜镇守使。”“恭喜殿下。”北府的官兵纷纷抱拳,夏龙扬也抱拳一一回礼,连上已经堆满了笑容。“花轿。”宇文忠一声令下,只见8名士兵吃力的推着一辆被红色丝绸包裹的战车缓缓的从另一边走过来,战车被红色的丝绸包裹的密不透风,看不到里面的人,外面的8个士兵同样用红布披在甲胄外面,旁边还跟着夏龙燕,却是同样打扮,甲胄披红,紫电,清霜两把宝剑交叉着背在背后,剑穗也变成了红色,在众多士兵中间格外显眼。“那是郡主吧,镇守使大人的妹妹。”“真漂亮啊。”“别小瞧她,听说精武堂10大高手全部败在她手下。”“不仅如此啊,长城决战她一个人杀入敌阵,据说砍死了几百人呢。”众人纷纷议论起来。李一中捅了捅秦中鹰,“郡主可有点喧宾夺主了。”“没关系。”秦中鹰满不在乎的说,“红花也要绿叶衬,不对,应该是在一堆美丽的花朵中间显示出美丽才是最美丽的。”“北宫小姐真这么美?”“能让殿下带兵去抢的人,你说呢。”“不过不管怎么样,能嫁给咱们镇守使殿下也是她的福气了。”“花轿”缓缓的走到了夏龙扬跟前。“新娘下轿。”宇文忠继续喊到,众人的脖子都伸的老高,等着一睹新娘子的芳容,早已准备就绪的雷战和,董连成两人急忙率人在夏龙扬周围搭起了人墙,防止场面过乱。“新娘下轿。”宇文忠继续命令,夏龙燕急忙走上战车,掀起帘子,北宫月音缓缓的走了出来,一身鲜艳的红色长袍,头上盖着同样鲜红的盖头,在夏龙燕的搀扶下走下了车。夏龙扬翻身下马,快步走到北宫月音跟前,夏龙燕将一根红色丝绸的两端分别交给两人,让他们一起走向中央的礼台上,宇文忠面前。“她那身红袍是哪里来的?”楚进武问,“从风灵族那里缴获的,这里大部分用的红布料和丝绸都是当年我们送给风灵族的。”秦中鹰回答。“拜天地拉。”士兵们一起喊叫起来。宇文忠急忙高喊,“一拜天地。”2人回身面对众人的目光一起鞠躬。“二拜高堂。”宇文忠说完一拉身后的绳子,一副夏天行的画像就露了出来,众人吃了一惊,发出惊叹的声音,“王爷远在北凉处理国事,不能亲临现场,所以以画像代替。”宇文忠解释,台下的南宫盛悄悄跟秦中鹰说,“秦校尉,下次再找我画画我要收钱了,南宫家的画以前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知道,下次让你收个够本。”秦中鹰盯着礼台说。夏龙扬和北宫月音对着那副巨大的画像鞠躬行礼。“夫妻对拜。”两人转过身来,相互鞠躬行礼,进行最后的礼仪,下面的士兵早已经沸腾了,叫喊成一片,等两人起身的时候,周围战鼓声响起,铁虎用力敲打着战鼓,旁边是号角声,以及一些士兵用木棍敲击着自己的盾牌,虽然这肯定不是婚礼用的鼓乐,但是起码整齐划一。“闹洞房,闹洞房,闹洞房。”士兵们不等宇文忠的话,整齐的喊着,夏龙扬牵住北宫月音的手,正准备走下去,突然一阵风吹过,北宫月音的盖头被风吹的掀了起来。

全场顿时静悄悄的,连跟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到,所有人都惊呆了,直愣愣的盯着北宫月音,连主持的宇文忠都发不出任何声音了,红光映衬下的北宫月音无暇的脸让星月都为之动容,谷内的红色被她的脸瞬间染成了银白色,所有人的大脑都只剩下视觉还在工作。夏龙燕急忙上去帮北宫月音把盖头盖上,刹那间谷内又恢复成了红色,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议论纷纷,“为了她,别说调3000人,就是调30万人再来一次长城决战我也认了。”“是啊,这叫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啊。”“镇守使大人真是好福气啊。”众人的议论只剩下北宫月音。夏龙燕猛的踢了一脚宇文忠,后者才清醒过来,“送入洞房。”宇文忠大叫……

夏龙扬在谷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每桌的士兵都不停的上去敬酒,原第17队和第5司的人站在他这边帮他挡酒,不一会儿就东倒西歪了。但是官兵们的敬酒却没有停,直到秦中鹰大叫,“给镇守使大人留点体力吧,否则一进洞房就醉倒,那就丢咱们北府军的人了。”只有楚进武则直接拿起一杠酒,同时跟几十个人喝,把对方全喝倒了,自己却没事,“我家是开酒坊的,我从小就在酒坛里泡大的。”楚进武嚣张的说,“哪个不服的来喝啊。”“好。”一些军官纷纷拿起大碗冲了上去,然后纷纷被人抬了下去。“干的好。”秦中鹰一拍楚进武,“兄弟,给我顶住。”“难啊。”楚进武说,“你没看他们前赴后继的。”秦中鹰转头看了一眼夏龙扬,夏龙扬心领神会,立即上马向新房跑去。“闹新房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众人一起跟着向夏龙扬的方向跑去。“等一下。”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众人前面,“想闹新房,过我这关再说。”夏龙燕大声说。众军官面面相觑,眼前这个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身份不同,动手赢不是,输也不是,夏龙燕看了众人一眼,冷笑一声,“这样,哪位能够打败我,我就嫁给他,婚礼也不用麻烦,就在这里一起办了。”军官们顿时眼冒绿光,一个接一个的冲了上来……

“镇守使大人那边没问题,但是郡主那边你不管管吗?”楚进武问,“万一真哪个人把她打败了,那不麻烦了。”众人一起去打擂,把拼酒搁置在了一边。“没关系,即使北安府藏龙卧虎,也不可能有人能打赢她,她的武功……”秦中鹰盯着楚进武的脸,“你的鼻子怎么了?”“刚才不小心撞的。”“你鼻子附近的印是个拳头状,告诉我哪里有这么奇特的石头。”秦中鹰摇头走开,接着看见凌风捂着眼睛一瘸一拐的从那边走了过来,“你不是跟她交过手吗?”凌风看了看秦中鹰,没有回话,径直跑过去喝酒去了,背后跟着雷战和和马云鹰……

李一中和南宫盛2人走到秦中鹰跟前,“都准备好了。”秦中鹰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这喧嚣的北安府,那些东倒西歪的官兵,现在是那么亲切。“你们确实准备好了吗?”2人点了点头,“记住,我们这次是为了北安府而去的,如果我们失败,不仅龙扬和北宫小姐有可能被生生拆散,我们这些跟着他的兄弟再无出头之日,甚至北安府也有可能毁于一旦,所以,这是豁出命的行动。”李一中看了看南宫盛,“在长城已经豁出去过一回了。”南宫盛则笑了一下,“看的出你比夏龙扬还疯狂,不过那很有意思,反正自从上了贼船就只能跟着你和龙扬走到底了。”秦中鹰点了点头,“出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