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房被拆难重建 南京一消防队全体住宾馆

410128242 收藏 17 963
导读:在南京,有这样一支武警消防部队:没有营区,所有战士一年多来都住在实际上是招待所的宾馆里;没有炊事班,战士们用一天只有14元的伙食费在小饭店里搭伙;没有停消防车的车库,消防车只能挤在停满了社会车辆的停车场里——而他们的训练场,就是停车场的夹缝空地。 这就是南京消防莫愁路中队,一个负责3.8平方公里辖区的中队。这个辖区掌管着南京市最繁华的地段——包括了40多家商场在内的新街口地区。 因为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扩建,这个中队让出了原有的消防站,转而在宾馆里过渡。但由于种种原因,承诺中的建站计划迟迟

在南京,有这样一支武警消防部队:没有营区,所有战士一年多来都住在实际上是招待所的宾馆里;没有炊事班,战士们用一天只有14元的伙食费在小饭店里搭伙;没有停消防车的车库,消防车只能挤在停满了社会车辆的停车场里——而他们的训练场,就是停车场的夹缝空地。


这就是南京消防莫愁路中队,一个负责3.8平方公里辖区的中队。这个辖区掌管着南京市最繁华的地段——包括了40多家商场在内的新街口地区。



因为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扩建,这个中队让出了原有的消防站,转而在宾馆里过渡。但由于种种原因,承诺中的建站计划迟迟没有着落,莫愁路中队的18名战士只得在宾馆里过渡,同时努力尽责地完成了各项消防出警任务。



能够拥有自己的营区,也成了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



为什么住在宾馆?



莫愁路中队自几十年前建队之日起,就一直在位于莫愁路和石鼓路交界处东南侧的区域内,直到去年的7月。



去年7月份,莫愁路中队原址拆迁,因为暂时没有新的地址重建消防站,中队在各相关单位的协调之下,临时搬到了益大宾馆。原来的计划是临时过渡一年。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一年零四个月了,新消防站的重建工作却遥遥无期。



中队长陈苏雷坦诚地说:“我们是南京市唯一住在宾馆的消防队。住宿条件是很好,但是训练、吃饭、器械维护以及出警等方面,都非常的不便。”而且,宾馆内的其他人员和部队的作息时间不一样,经常相互影响。



据悉,莫愁路中队搬迁之前,共有消防员26名,是一个比较完整的中队。搬到益大宾馆之后,因为一共只有七个房间,其中三间被用作中队部、接待室和通讯室,用作宿舍的只有四个房间,根本住不下26个人。所以,现在的莫愁路中队已经被削减到18人。



据介绍,自2004年起,南京市妇幼保健院开始向南京市政府申请扩建。而报批以及后面审批下来扩建的区域,都包括了莫愁路中队的营区。



对此,南京市妇幼保健院也有自己的苦衷。



“看一下妇幼的历史就可以发现,医院是有规律地扩大,”南京妇幼保健院负责人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准确点说,是十年盖一座大楼:1988年盖了一座大楼,1998年盖了现在的爱婴楼。”记者了解到,南京妇幼保健院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是人满为患,现在每年8000~9000人的分娩量让医院不堪重负。而扩大规模,新建一座产房大楼,早已提上了这个医院的议事日程。



经多方协调,去年4月份,在南京市有关部门的协调后,莫愁路中队让出了在莫愁路的营区,全中队搬到了现在的益大宾馆内过渡。“当时说好的过渡期是一年,同时,政府负责出面协调,将侯家桥的一块1000多平方米的土地拆迁,以作莫愁路中队新的消防站。”陈苏雷对记者说。



南京妇幼保健院基建科的曹科长介绍,妇幼出面付给了益大宾馆第一年的过渡费用,共42万元。莫愁路中队也就在益大宾馆里安下了家,但是新消防站的建设却一直没有下文。



据介绍,莫愁路中队久久未能复建的原因很简单:地价和房价的上涨,已经让拆迁费用一路飙升。“之前预估的费用是960多万元,但现在实际测算下来,要拆掉侯家桥的这块地,需要的费用已经高达2900多万元。”



费用一下子高了两倍多,消防站复建的事情难度也一下子变得很大。见这个事情落实起来实在困难,各方就更加谨慎,以致莫愁路中队现在连在益大宾馆的过渡费用都成了问题。



记者了解到,莫愁路中队在益大宾馆临时过渡是签了协议的。现在已经超过协议规定的期限四个月,莫愁路中队无处可搬,超期的四个月的费用也无人来付。



益大宾馆属于江苏省职工医科大学所有。主管宾馆经营的魏保庆说:“消防部队住在宾馆,双方都受到了影响。”



为什么“新家”难建?



魏保庆告诉记者,因为战士们早起,经常在宾馆内活动,难免会发出一些噪音;同时学校的教学也受到了影响。每天消防战士检查器械时,发动汽车、拉动切割机的声音很响,一旦有火警出现,拉响警报的声音更是响彻云霄,严重影响了教学。



魏保庆说:“有些老师对此意见很大。因为一年过渡的时间已经到了,消防队没有继续给付费用,可以不让他们停车。”



对于超期问题,魏保庆说,他已经找过消防支队和妇幼保健院。妇幼保健院表示,当初签的协议只规定一年的过渡期,这笔钱由医院出;但是一年过后,医院就没有义务继续再为消防中队给付过渡费。而南京市消防支队表示,当初同意搬迁过渡,是为了妇幼保健院以及各方利益考虑,现在消防队新址遥遥无期,暂时无处可去,消防队放弃自己的利益而同意住到宾馆,没有义务也没有钱给付超支的过渡费用。



记者了解到,虽然宾馆方面有难处,但益大宾馆现在还是免费让消防中队住了四个月,魏保庆对于消防中队的工作也还是十分尊重的。在仅有的七个房间和一条走廊之外,魏保庆还尽量给消防中队提供更多的帮助。魏保庆说:“现在学校资金比较紧张,宾馆经营的主要目的就是盈利,希望各方面能尽量协调好这一问题。”



为解决莫愁路中队的问题,南京市消防支队于7月份将一份材料报给了南京市政府的相关部门。其中,就莫愁路消防中队的现状和未来提出了三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1 过渡费用的问题



消防方面:建议在新消防站投入使用前所有的过渡费用,全部由市妇幼保健院承担。



市妇幼:医院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第一年的费用就不应当由妇幼出,所以将不会继续替消防出其在益大宾馆过渡的费用。



2 在石鼓路和莫愁路原址复建消防站



消防方面:在医院底层或其他位置安排一千平方米的面积,归还给莫愁路消防站,作为营房使用。



市妇幼:基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一个是我们的新大楼已经开始施工,结构已经成型,二是让消防站的进入势必影响院区的环境。”一个负责人作了这样的假设:“如果突然有火警,他们拉响了警报,产妇和孩子会不会受影响?”



3 多出来的拆迁费用



消防方面:有关部门是否能审定通过,并尽快落实?



记者了解:这份今年7月份的报告中提到的问题,到现在也没有答案。

宾馆里的早集合



深刻印象:沿着马路长跑



昨天,清晨5点50分,初冬的南京天还没亮,窗外寒气袭人。



江苏省职工医科大学校园内的益大宾馆二楼,走廊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而低沉的哨声。“起床!”随着一声令下,几个房间内同时发出一阵响动。10分钟后,十几名身着迷彩服的消防战士全部站在走廊里,列好队。



“跟往常一样,45分钟课时,体能训练,向右——转!”班长下令后,消防战士们排着队,整齐地穿过狭小的楼梯,脚步很轻地来到一楼。因为怕影响宾馆内其他客人的休息,他们每天起床都轻手轻脚。



出了宾馆大门,一股寒气迎面扑来。战士们沿着莫愁路、建邺路、中山南路以及石鼓路这一环形路段跑步。几公里路跑下来,战士们浑身冒汗了。当这个城市中大多数人还在睡觉的时候,南京市消防支队莫愁路中队的战士们已经完成了45分钟的长跑体能训练。



虽然条件艰苦,但每天的训练必不可少。中队长陈苏雷说:“对于消防战士来说,体能是十分重要的,我们每天早上都要进行体能训练。”



7点整,战士们回到宾馆,早饭的时间到了。因为没有自己的厨房,早饭是战士从街上买回来的,他们在宾馆走廊内匆匆吃完了早饭,得到了一段休整的时间。但是,宾馆的空间过于局促,有些战士干脆站在宾馆门口,看着早起上班的市民,从门口的路上匆匆走过。



7点45分,集合,除了门岗和通讯兵之外,其他人检查器械。在益大宾馆作为停车场的院子里,停着两辆红色的消防车,它们在其他几十辆社会车辆中显得特别显眼。陈苏雷说:“消防车、以及消防车上的设施,是灭火战斗中最重要的武器,所以我们每天早晚都要对消防车进行检查维护。”



说话中,战士们迅速地打开车门,有的发动车辆,有的拉响切割机,有的擦拭着水龙头。



陈苏雷指着消防车顶端的一根竹竿说:“你看,竹竿都开裂了,消防车每天停放在外面,风吹雨淋温差大,损耗很快啊!别人用半年的设备,我们只能用三个月。”他介绍,一般每个消防队都有车库。莫愁路中队在原址的时候,就有一个专门的车库。消防车停在车库里,可以得到很好的保养。



现在天气冷了,消防车很有可能启动不起来,一旦发生火警,后果不堪设想。为了避免这个风险,到了晚上,战士们只好每两个小时发动一次消防车。陈苏雷说,原来莫愁路中队的车库里有保暖设备,完全不用让消防战士如此辛苦。



中专操场的训练



早晨8点半,训练的时间又到了。但是,狭小的空间根本无法让消防战士们施展手脚。陈苏雷说,现在战士们的训练场所主要在莫愁路上的南京女子中专和五台山体育馆。



记者看到,消防战士们跑步来到了南京女子中专的操场上。“女子中专的操场,是离益大宾馆最近的一块场地。我跟学校领导说明中队训练的难处后,他们慷慨地把场地借给我们使用。”陈苏雷说。



但即便如此,在此训练还是面临着两个难题:首先,女子中专离益大宾馆有两三百米远,一旦发生警报,跑回宾馆开车出动还是会耽误一些时间;其次,女子中专操场上的单双杠等器械,对于消防战士来说,是“袖珍”的,做个支撑、引体向上之类的训练,连腿都伸不开。



在女子中专训练完毕,战士们回到宾馆休息了一会,接着在室内进行力量训练。说是室内,其实是宾馆二楼的电梯口。记者了解到,原来中队有一台很大的健身器械,但是现在只有一块五六平米的地方。无奈之下,只好重新购置了一台小小的健身器,勉强放在电梯口,十几名战士轮流使用。



陈苏雷告诉记者,住在益大宾馆,不仅训练条件差,出警条件也很差。消防车出门就是汉中路,这条路上平时车辆就很多。一旦遇上早晚高峰堵车的话,消防车出门十分困难,会使抢险救灾耽误不少时间。



11点半,午饭时间到了。除了值班人员之外,其他战士来到100多米外的一个小饭店搭伙。陈苏雷说:“在饭店搭伙很不方便啊。”记者了解到,消防战士每天的伙食标准为14元。在新街口地区,每天14元钱、三顿饭都要在饭店吃,伙食质量可想而知。



中午往往是居民家庭火警的高发期,有很多次饭吃到一半就接到火警,战士们只好放下饭菜赶去救火。饭店不可能把饭菜留着,战士们回来后只能用方便面充饥。



下午的训练安排跟上午差不多。以前还会在宾馆旁边的教学楼进行爬楼训练,但是因为怕影响到学生上课,现在已经不大进行了。



晚上,在新街口丰富的夜生活的包围下,消防战士在宾馆看新闻、进行思想学习。因为没有专门的房间,宿舍又过于狭小,战士们就搬个小板凳,坐在走廊里学习。



晚上9点半,战士们熄灯睡觉。不过,宾馆嘈杂的环境,对战士们休息影响很大。睡觉之前,他们挤在小小的卫生间洗漱、洗衣,因为宾馆的房间没有阳台,衣服在很多时候都是晾在卫生间阴干的,穿着很不舒服。



周末的时候,战士们有自由活动的时间,但是他们连打篮球的地方都找不到。南京消防支队曾为莫愁路中队购置了一台卡拉OK机。现在每到周末,战士们就围着卡拉OK机吼一下午,唱机里的每一首歌他们都会唱了。



前一段时间,电视剧《士兵突击》热播,陈苏雷特意把整套碟买回来,每天晚上一集播放给战士们看。几十个战士坐在一起看《士兵突击》,在较为艰苦的条件下,体会着亲切的感动。



[记者镜头]



冬季一直是火灾高发季节,在应对繁忙的出警任务的同时,莫愁路中队18名官兵不得不与艰难的环境作斗争。



采访结束前,陈苏雷带记者来到宾馆院内的一个满是灰尘的小平房外。他说,这个平房有望能被中队用作食堂。到那时,消防战士们在凌晨出警回来时,也能喝口热乎汤暖一暖心胃了。



法规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二章第八条:



城市人民政府应当将包括消防安全布局、消防站、消防供水、消防通信、消防车通道、消防装备等内容的消防规划纳入城市总体规划,并负责组织有关主管部门实施。公共消防设施、消防装备不足或者不适应实际需要的,应当增建、改建、配置或者进行技术改造。(记者 吴杰 言科 /文 见习记者 唐伟超 /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