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三件宝贝

爷爷的三件宝贝



我爷爷有三件宝贝,一套旧军装,一把日本佐官刀和一面日本“武运长久”军旗,旧军装是他服役时的军服,后两件则是他在一次战斗中的缴获物,在江西一次残酷的狙击日军一个联队的战斗中,我爷爷第一个冲出战壕并射杀一个日军大佐联队长,得到了上级的特别嘉奖,那是他的得意事。


若问让他最感动的事情是什么?他说是在他们部队即将离开广西奔赴抗日最前线时白将军的训话,白将军大声地问他们,面对日本人的飞机大炮,兄弟们怕不怕?他们齐声回答:“不怕!”白将军说:“这就对了,到了外面,你们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他猛地提高声调,“我们是广西人!”他们立刻跟着齐声吼:“我们是广西人,我们是广西人。”顿时整个阅兵场的上空充满了“我们是广西人”的吼声。从此往后,“广西人”这三个字在他们的心里,代表的就是家乡父老和比生命更为珍贵的崇高荣誉。


老人陷入深深的回忆,仿佛又回到那无比峥嵘和光荣的烽火年代。在那时,不管多么残酷的战斗,只要前线部队一听到来增援的是广西部队,便会勇气百倍,因为接着的肯定是无畏人的洪流和震天动地的“丢你老母”的吼声,跟着那吼声的是敌人哭爹喊娘的哀号和怆惶失措的溃败。


说到这里我总紧张地问:“我们的部队牺牲多不多?”作为小孩子最关心的是自己部队伤亡的多少,如敌人死的多,我们便高兴,如自己的队伍牺牲的多,便很忧郁。只见爷爷本来兴奋的脸沉了下来,默然良久,才平静地说:“孩子,等你长大了,我们中国人的武器比敌人的先进,那时我们的伤亡就会比他们少。”


这时我见他的眼中蕴着泪花,我知道,我的问题触着了爷爷内心的酸痛处,便赶紧把话题岔开,专挑他高兴的来问:“爷爷,你那日本刀和日本旗是怎么得的啊?”


一听这问题,爷爷高兴了,“那次,上级命令我所在的部队坚守一个阵地,经过一个白天的战斗,我们由于伤亡太多,眼看守不住,正在这时,一支增援的兄弟部队赶到了,”这时我插问:“是我们广西的部队吗?”他兴奋地回答:“是,”然后又接着叙说:“我看到是我们广西的队伍,知道他们马上要打冲锋,心想我们在这里已经玩了一天,如果让他们冲上去夺了功劳,我们岂不是白打工?”说到这里,爷爷的脸上闪过狡黠的笑容,接下来都是我耳熟能详的:爷爷一跃而起,冲出掩体,端着机枪边打边冲,爷爷这一冲竟冲在了所有部队的前面,还打死了一个日军联队长,缴获一面日军战旗,这个功可立大了,战斗结束后得到特别嘉奖,还把那把军刀和那面日本军旗作为物质奖励给了他。


爷爷的晚年是安详的、平静的,但是有点忧郁。听我爸爸说,当年他听到李宗仁回国的消息,曾愣了一下,嘴里喃喃地说:“你回来有什么用?只你回来没用。”他有两样爱好,一是擦拭那把日本军刀,跟我们讲他的英雄事迹,二是练书法。他练书法只练七个字“广西壮族自治区”,我很纳闷,但一问他,都被他严肃地责备:“小孩子别问这个,长大就懂了。”到了后来,他只写“自治区”三个字了,前面“广西壮族”这四个字也免了,我去问我爸,我爸犹豫了一下,说:“爷爷常练这几个字,是因为他对我们广西能成为‘壮族自治区’感到由衷的喜悦”。我不知道我爸爸说的对不对,看来爷爷他老人家的心思,真是只有天知道了。


今天,爷爷的三件宝贝仍然放在那个结实的红木柜子里,望着那褪了色的军装、锋利如旧的军刀和被战火舐过的日寇军旗,爷爷那深情的叙述和闪动的泪花便重现我眼前,它们的主人虽已西去,但他的一腔热血仍在沸腾,在那里?在我稚嫩的腔里,他们汹涌澎湃如惊涛骇浪、如万马奔腾,那向敌人发出的我们广西人的怒吼“丢你老母”仍隐隐可闻,在八桂的大地上激荡、回旋,和八桂天空的白云一道飘向远方……



后记:曾有日本人以3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求购那面日本军旗,被断然拒绝;有中国国内的收藏家分别以开价5万元人民币和2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那套第七军军服和那把日军佐官刀均被拒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